《卷伍》
  ∵
  
  「該死的無名又跑哪去啦!?」
  
  他不喜歡練武。
  
  「老太婆啊,你那樣吼,小無名也不會出來。」
  
  因為無姓跟他說會曬黑,那樣就變醜醜了,而且還會有硬硬的肉,一點都不好,所以他非常不喜歡練武。
  
  「老頭兒你也想想辦法吧,這樣下去無法跟騰薰那小子交待啊!」
  
  想想看,他穿了漂亮的衣裳卻力大無窮、肌肉滿身……唔啊──好、好噁心啊!
  他決定打死都不練武!
  
  「呵呵…那就別練了,反正依小無名的性子也練不下。」朝著後花園那座假山喊著,「小無名啊,老頭兒我給你個東西如何啊?」
  
  「真、真的嗎?」後山後方探出小小腦袋,無名看著那兩個加起來超過一百五十歲,但依然身體硬朗,還活蹦亂跳的一男一女。
  
  老頭兒朝他招招手,要無名過來自己身邊。拍拍他的頭,從懷裡掏出個布包遞給無名。「記住,無名,就寢前點上這薰香伴你入睡,無論如何都不能停止,懂嗎?」
  
  無名點點頭,可是還是好奇地反問:「老頭,這是什麼?為什麼都不能停止?」
  
  青筋迸出,兩手並用捏捏那柔軟的雙頰作為報仇,被一個不到十歲的小鬼叫老頭,怎麼想都很不爽啊。「這個啊…可是老頭兒我自己提煉的唷。改天我在教你一身扎功,加上……」手捧著無名的小臉左看右看,男性特徵可以靠後天補足或掩蓋,身高也不是多大的問題,就怕變聲期一過,聲音會變得粗啞…這得好生琢磨琢磨才行。
  
  不解的看著那佈滿皺紋的長者老臉,好奇地抬手輕戳,再盯住自己指尖……可以夾死蚊子耶。「老頭要做什麼?」
  
  「無名不喜歡練武,那老頭兒另外教你自保的功夫。」
  
  ∴
  
  身子懶散地癱坐在太師椅上,鳳無名嘴裡叼著瓜子緩緩動了下,無趣地翻動了茶桌上的書冊。
  
  「鳳無、唔噁──」鳳無姓才剛進到無名前廳馬上掩住鼻子,皺緊眉頭步入內室,這薰香聞了好幾年還是很不習慣啊…
  
  「嗯──?稀客…無姓怎麼來了?」抵著下巴斜看來人,無名挑高細眉問道。
  平日那三個可是不進來就不進來,直說不習慣他的臥房,連莞兒也是好幾年才可以在他房裡待上幾時辰。
  
  無姓啟口深深吸氣才放開鼻子,不多贅言直截了當說明來意。「笨蛋!那隻豬哥來了啦。」
  
  「豬哥?」無名趴在扶手上,腦中搜尋關於這詞兒的解釋。
  
  「笨啊!就是前幾日有名說的林公子啊!」無姓忍不住走向前輕敲無名頭顱,看能不能打醒他那顆腦袋。
  
  「哦?」撫撫被敲疼了的地方,「是是,奴家去就是了…下次也輕點嘛。」
  
  ※
  
  「怎麼那麼慢啊?本公子等得不耐煩了!還不去叫那鳳有名出來陪本公子!」大少爺此刻張揚得很,仗著龍騰閣好說歹說也不會給林家難看。
  
  一旁的小清倌你看我我看你,不敢也不想上去侍候,除了怕得罪人外,最主要還是這林少爺也是好色之徒,要是被看上了,這不是得不償失嗎。
  
  身為總護衛的鳳有姓雖很想把豬哥送去宰了,但礙於龍騰名聲,只好站一旁候著以防萬一,要是這豬哥衝進去,他就有理由拿豬哥當豬沙包了。
  
  「林公子,這不就找了人來陪你了嘛。」進去抓人的無姓終於出來,有姓吁了口氣。
  暗地使了個眼色,要圍著的人散開去做各自的事兒,這裡就交給她了。無姓推了推無名,低聲囑咐,「把他踢出去,要他永不能再上龍騰閣。」反正閣裡又不差豬哥那幾個臭錢。
  
  「林爺,火氣怎麼如此大啊,嗯?」紅唇上揚,無名雙臂輕攬住林公子頸項,媚眼如絲,在他耳邊低語。
  
  雖見過許多女人,眼前這女人相貌不頂美豔卻柔到骨子裡,林公子也不禁咽咽口水,手順勢搭上無名腰際。
  
  「嘻嘻…林爺,咱們龍騰女人可都是賣藝不賣身喔,想要女人你可跑錯地方了呢。」眼兒一勾,林公子頸後的手兒一晃,瞬時現出根細如牛毛的長針,輕輕劃著豬哥的皮膚,思考何時下手才好呢。
  
  頸後方那刺痛又帶點酥麻,加與無名身上的詭異花香薰得頭昏腦沉,林公子忙不迭點頭稱是。無名奪此良機,貼上他耳際輕聲喃喃:「記住,此生此世不準踏進龍騰閣…不然處罰可不止這些唷…豬、哥。」手上毛針毫不猶豫刺入。
  無名驚愕起身,高聲尖叫,「哎呀──林爺你怎麼昏倒啦?還不快來人…啊、有姓正好,還不快叫人把林爺抬出去站那幹麻?」揮揮絲帕,再輕拍肩及腰部。
  
  隨手支使了幾人把林公子抬出閣,有姓拿了壺茶替自己與無名倒了八分滿。「真搞不懂…」
  
  明瞭有姓話中意思,無名撐著下巴微笑道:「哎,小有姓搞不懂什麼啊?讓奴家來替你解答如何?」
  
  「就是你怎麼……還有那些人…」有姓回想小時,也不見無名學了什麼武功,甚至對練武是厭惡至極。以往都是他打跑宮中想欺負大家的人,怎麼換到了龍騰卻是無名在趕人?
  
  食指貼唇,做出噤聲手勢,無名眨眨右眼,「呵呵…這是奴家最大的秘密嘍,女人家的秘密可是很多的呢。」
  
  抽抽嘴角神經,「你是男人吧…」拜託他可不曉得兄弟做那麼多年,無名何時多了兩個肉包子在身上。
  
  不答腔,起身拍了拍有姓肩膀。「好啦,奴家要回房去歇息了…晚膳在讓莞兒送到奴家閨房就行了。」
  
  《女人天性‧卷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