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拾伍》終?

  《卷壹拾伍》
  
  又是個風和日麗的晴朗早晨,龍騰閣如往常的會議在後院正廳舉行,只是今日多了兩人。
  「哈──啊──」伸個懶腰打個呵欠,本該生龍活虎、活蹦亂跳的鳳無名乖乖窩在男人懷裡,不同的是今日身上那象牙白的男裝。
  這趟歸鄉本就倉促成行,自然連什麼行李都沒備著,一回來閣裡鳳無名只能望著那箱女裝發愣,當然不可能去借幾套男裝了,前幾日去布莊挑了匹布,昨日才拿到衣服。
  「累了?」撫著愛人青絲,低頭詢問。
  「哼,昨晚不知是誰害的。」腰好疼啊,鳳無名真搞不懂都那麼多年了,這人……精力到底從哪兒來的啊。
  似乎也能猜到愛人心裡想些什麼,宇文梔麒嘴湊進懷裡人耳旁,輕聲低語,「你以為我會任由你的心思放在這兒嗎?」
  霸道!鳳無名瞪了他一眼,但──「笨蛋。」露出了那讓甜蜜困擾著的笑容。
  
  縱使心裡多不願,男人仍是寵著自己、任著自己,雖然自己時常癱死在那強烈的獨佔慾下……
  
  
  
  
  
  ※
  
  
  
  
  
  「我要帶走無名。」一副今日天氣很好的口氣,宇文也是一派輕鬆地坐在太師椅上飲茶。
  
  「開什麼玩笑!」鳳無姓首先發難,無名哪是說帶走就帶走的存在。
  他們四人從小便讓太后收養,一起玩樂一起長大,對鳳無姓來說,另外三人等同自己兄弟姐妹一般,絕不允許任何人拆散。
  顯然鳳有姓夫婦也是懷著同樣想法,一同站在鳳無姓身旁。
  
  「不知二皇子意下如何。」這只是告知,只要人兒應允,誰都阻不了他帶走鳳無名。
  
  「……你用了什麼條件。」允飛龍早知曉鳳無名答案,他可不認為無名會輕易地接受妥協。
  
  「你認為呢。」抿嘴微笑,宇文起身伸出手掌,朝向主廳門口的男子。
  
  鳳無名一頭青絲仍是披散在肩上,華麗豔色的衣裳反倒襯托了他,絲毫無俗豔之氣;但令在場眾人驚訝的是他身上著的是男裝。
  注意到眾人視線,鳳無名微微一怔,後露出一往如常的笑容及三八口氣。
  「哎呀,我知道我穿上男裝仍是美豔動人,但大家也別這麼看我嘛!」
  
  ……剛剛以為無名會用正經口氣說話的自己是笨蛋!鳳無姓翻翻白眼。
  
  隨後鳳無名便讓宇文攬進懷裡,起先有一絲僵硬,眼角處往鳳有姓處瞄了一眼,苦笑地偎進男人懷裡。
  
  見了這等同應和先前宇文一席話的舉動,鳳無姓驚愕地朗聲問:「無名?你答應了!?」
  
  「我……」感覺腰上手掌一緊,鳳無名轉口又開始調笑。
  「奴家都讓他欺負去了,自然是要讓他領回去囉。」說罷還輕眨眼。
  那交易就沒必要讓他們三人知道了……鳳無名心忖。
  
  允飛龍也推略出宇文是用什麼條件,輕嘆口氣,若是無名下了決心的事,連他這個做主子的也不能反對,尤其事關龍騰安危,要改變無名的心意更不可能。
  「宇文公子……無名就交給你了。」事到如今,也只望宇文會善待鳳無名。
  
  「主上!」鳳無姓等三人一驚,才要說話,只看允飛龍抬起一掌,便知沒有置喙與改變的餘地。
  
  
  
  ※
  
  
  
  「無名!」在鳳無名踏進房前,鳳有姓出口叫住他。
  
  腳步一頓,並未迴身,「有事?」
  
  「你……是自願的嗎?」背對的人影點點頭,鳳有姓忍不住抓過他的手臂,逼迫鳳無名面對自己。
  
  兩人身長相近,鳳有姓輕易就能看見鳳無名眼角淚珠,不禁大聲斥責,「笨蛋!不想去就別去啊!」
  
  「吶,有姓……你還記得我小時候問過你的問題嗎,現在你會怎麼回答我?」
  或許是自己最後一絲冀望,宇文說明早會來接他,意謂自己還能有反悔的機會。
  
  「問題?」鳳有姓皺緊的眉頭逐一回想,隨後搖頭。「沒印象。」
  
  「是嗎……」輕輕一笑,鳳無名才曉得直到此刻,真該死心了。
  「我不會改變我所作的決定。」
  
  月光照射下,鳳無名那以著堅定表情說話,眼角卻又顯露脆弱,大大震懾鳳有姓心頭裏處。
  他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理由阻止無名的決定,但直覺不留下無名,自己便會失去了什麼。
  那股心情直到十年後才解開,卻已太遲……
  
  有姓討厭三八嗎?
  
  往後想起來,鳳有姓知道若他當時能曉得無名話語含意,那他倆就不會錯過了。
  
  
  
  
  
  ※
  
  
  
  
  
  公眾場合上,鳳無名也不在乎那頭幾人在商討事情,橫豎他現在是貴客,倘若又機婆管事,下場絕對是癱死在床榻上。
  咬了一口冰涼的荔枝果肉,心裡直呼爽快,將黏附在果核上殘餘的果肉舉到宇文嘴邊,不過那人是一點都不理自己,無名嘆口氣咬下果肉再扳過男人頭顱,將紅唇獻上。
  懷著笑意先慢慢咬住果肉,再一口吻住鳳無名,果肉汁液隨著接吻,順沿著無名嘴角漸漸流至下巴、頸項,宇文見狀便伸舌舔去,本欲更進一步,卻發現兩雙大眼直勾勾盯著他倆瞧。
  
  「怎了?」納悶那人怎沒行動,鳳無名轉頭往後一瞧,原來是有姓家的兩個小孩。「呵呵呵……哎喲!」低哼了一聲,為那突然擰了自己腰際的男人手掌。
  跟小孩吃什麼醋呀!白了身後男人一眼。
  「小傢伙,知道我是誰嗎?」一直沒時間與這兩個小孩打交情,趁著今日大家忙錄,鳳無名嘻笑逗弄兩個小孩。
  女孩怯怯地躲在哥哥後面,眨著大眼望著那漂亮的大哥哥;一旁男孩點點頭,好奇地發問。
  「你是男的還女的?」前幾天看這人穿女裝,今天卻穿男裝。
  「自然是……」聽了身後咳咳聲,鳳無名聳聳肩。「奴家嘛……秘密。」笑著戳戳男孩面頰。
  
  「宇文公子。」總管匆匆地奔進後院,議事的眾人也停下,平常時刻是不準擅闖會議,除了大事外。「外、外頭有人說要找您。」
  鳳無名嘟了嘴不太高興,「真快……」本以為至少會擔擱個一兩個月,卻不過十幾日就追到這了。「哎……真無趣。」
  「無妨,若他沒親自來,我們自然有法子繼續待下去。」宇文笑著說。
  「到底是什麼?」鳳無姓納悶問這如打啞謎的兩人。
  「呵呵,其實我們是……偷、溜、出、來、的。」鳳無名故做可愛地吐了吐舌。
  大伙傻眼地望著那兩人,自己家還需要偷溜?
  
  「爹──」
  「爹爹!」
  「你們兩個別跑……」
  怎麼是小孩子的聲音?大伙又丟了疑問的眼神給兩人。
  兩個小男孩各自撲進宇文與鳳無名懷裡,隨後追來的,年數略大的男孩扶著門框喘著氣。
  「小夏夏──」磨蹭著小男孩柔軟的面頰,鳳無名緊緊抱著。
  「他沒來吧?」宇文低聲問著懷中的孩子。
  「嘻嘻,沒有沒有,他囑咐我們絕對要把你倆綁回去,但可沒說時限。」笑得奸詐的孩子眼睛一個咕嚕轉。「自然我們就正大光明出來玩了。」宇文聽後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目光。
  「父王、爹。」門旁較大的男孩理了理衣服,認真的行了禮。
  「做得好。」宇文揉揉他的頭,知道要管這兩個小鬼為難他了。
  「……嗚!」沒想到男孩一聽宇文稱讚完,就跟著撲進宇文懷裡。
  
  「這又是上演哪齣戲碼?」鳳無姓代表大伙問出心裡話。
  感人的相會後,鳳無名將三個孩子推到眾人面前。「來來……自我介紹。」
  雙手放在身前,看起來最大的男孩恭敬的彎腰行禮,「我是宇文春喜,今年八歲。」
  「我是鳳夏怒,今年六歲!」說完又偎進鳳無名懷裡嘻嘻竊笑。
  「宇文秋哀,一樣六歲。」一臉天真地看著眼前大人,還害怕地縮進宇文懷裡。
  聽完孩子自我介紹,其餘人不禁質疑這什麼名字,鳳無姓首當其衝。
  「無名這一定是你取的!」就他這麼沒品味才會取這種名字。
  「無姓果然然好了解我!」
  「竟然有三個……」鳳有姓不太舒服地瞪著三個孩子看,打定主意要跟妻子再拼一胎。
  「好可愛!」鳳有名蹲下身子與宇文春喜平行。「春喜是嗎?」將從剛剛就躲在自己身後的兩個孩子拉出。
  「這個是小酉,這個是小茗,小孩子就是要玩在一塊。」
  
  眼前一團和樂的景象,鳳無名不經意抬眼,卻撞進座上男人的雙眼,一怔後露出甜笑,就看允飛龍寬心一笑。
  
  允飛龍注視著宇文梔麒摟著鳳無名,心想晚點捎封書信給皇兄吧。
  他們兄弟倆十年來的愧疚終於可以放下了……
  
  
  
  
  
  《他日再相聚‧卷終》
  2009/09/10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