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拾壹》

  《卷壹拾壹》
  
  飲茶的吸囌聲,幫愛人剝瓜子殼的男人……怎麼說,這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宇文梔麒嗎!?
  除了允飛龍之外,鳳無姓等三人皆微傻愣住…看來是傳言太誇大其實了。
  
  「我說無名,你欠我的瓜子債呢。」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十年來也沒見有多大長進。
  「欸?」剛要入口的瓜子停下,無名盯住拈著的瓜子,思考該不該吃下呢。
  「無名所欠下的債務自由我承擔。」微微一笑,宇文梔麒從懷裡掏出一綻元寶壓在案上。「就先抵上一陣子吧。」
  「嘖、喏…」無姓嘟嘟嘴示意身旁男人去收了那元寶。
  
  「梔麒又害你破費了呢,我真過意不去。」
  過意不去的話,就把手中的瓜子放下吧。
  「不要緊的,我自會討回來。」再遞上一個瓜子。
  「啊~我突然好渴喔,呵呵。」將瓜子推回去,端了茶杯研究起杯中菊花香氣。「對了,無姓,那位是妳……夫君?」眼向下移至鳳無姓那藏了個大皮球的腹部,再轉向她身旁的男人。
  「君謹嚴。」雖只是從妻子那聽來鳳無名的事蹟,但一天聽個好幾上遍,君謹嚴就算不識得無名人,從行為倒也猜得出──完完全全的嗜瓜狂。
  「哦…我是鳳無名…呃、」就算沒有轉向宇文的方向也知道此刻那陳年醋桶的表情是什麼。「咳、就是你來接了奴家的位子吧?嘖嘖嘖…想不到換個人無姓就嫁了啊。」
  「鳳無名你那嘴都沒變啊!」鳳無姓差點連人帶球殺過去拿針線縫住無名那嘴。
  「要是真變了才糟呢~哎呀呀,奴家好怕啊。」搖搖手,故作害怕的躲進宇文梔麒懷裡。「梔麒得保護我喔。」宇文梔麒撫著懷中人的背部,從頭到尾是一貫的淺笑。
  
  「我說你們也玩夠了吧,難得無名回來龍騰呢。」座上看戲也看夠久,允飛龍招了下人。「先帶他倆去安置吧。」
  
  「呵呵,不知奴家的閨房如何了。」挽住宇文梔麒手臂跟著下人前去臥房。「閨房?」宇文側過頭。
  「討厭當然是本公子房間了。」
  
  談話聲漸遠,眾人才有時間將觀察許久的感覺說出。
  「似乎威脅性沒很高。」十年前短暫的會面,不夠深刻,十年後的今天,鳳有名才道出。
  「反倒是無名耍著他玩的可能還大呢。」鳳無姓把玩著手上元寶。
  「無名很快樂呢…」鳳有姓舒心笑了。
  「我倒不這麼認為。」君謹嚴這話引了大夥注意。「我猜測他不喜歡鳳公子與龍騰人接觸。」轉向主座,「是吧,龍主。」
  「錯錯…」搖搖食指,「何止不喜歡,他是非常厭惡。」苦笑,想起十年前那段談話,真是場硬戰呢。「他的獨佔欲可不是你們能想像。」
  
  
  
  
  
  ※
  
  
  
  糟糕啊…沒想到出去吹個風也能吹出事,是料準了今日龍騰閣辦喜事疏於防備才來抓人嗎?最糟的是還被抓對了人。
  回憶不久前的會議,據探子回報,此次入境的是貴為景雀六皇子的宇文梔麒,性格特異,別人為了皇位爭來爭去,他則是悠閒地在涼亭裡作畫,說沒那資格搶皇位也不是,相反的眾臣最看好的就是他了,也不曉得他心裡在想些什麼,皇上不做寧可去做個沒沒無名的六王爺。
  要是讓人知道了他是龍騰內部管理者,可就糟了呢…但也能趁機打探打探此次前來的六皇子到底是要做些什麼。「喲喲~想不到貴為大國,待客之道是綁了個女人家,讓奴家落為階下囚呢。」鳳無名不改其態度,調侃眾人,按耐不住的差點就出去殺了那嘴賤的女人好一了百了,但看主子沒反應當然也不敢有行動。
  撇嘴,無名只好將主意打向最上頭那看上挺悠閒,還有佳人陪伴的男人。「敢聞閣下就是景雀的……大官?」
  「臭女人妳……!」剛大伙明都行禮晉見六王,這臭女人擺明了誰都不看在眼裡。
  鳳無名作勢向後退了下,揮起衣袖掩住鼻子以下。「奴家好怕啊。」
  「沒我命令誰都不準動她。」放下酒杯,宇文梔麒下了座走到鳳無名面前。
  這才發現原來下屬都挺沉不住氣,眼前這人根本就把他們耍了著玩,宇文梔麒搖搖頭,遣下欲上前保護的侍衛。「是我們失禮了,不知姑娘如何稱呼?」
  
  打量眼前這面目俊朗的男人,他……就是宇文祇麒囉,謠傳他善心計,不僅把大伙都哄的服服貼貼,還可為己所用……方才似乎也見了面熟的人,哎呀呀……「六王,她是龍騰主事内部的鳳無名!」果然……鳳無名哀嘆接下日子難過了。
  
  見是當地的林老爺發話,從景雀派去的商人之一。「哦……」本以為擒住的只是小侍女,沒料到卻是龍騰四衛之一,見鳳無名臉色哀淒,宇文梔麒勾起笑容,看來接下日子可有趣了。
  「呵呵……小小一個無名哪配入得了皇子殿下的眼呢。」識時務者為俊傑,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自尊這東西偶爾是不管用的,相信以他為人還不會對一個「弱女子」出手吧。「哼!臭娘們,我們六爺不吃美人計這套,妳就別嘟著那張臭嘴兒!」乍聞這話,鳳無名明顯愣一下……其實他若不好女色這才可怕吧,哈、哈哈……
  抬手止住屬下出口的狂言,宇文梔麒拱手道歉。「盡是一些武夫,讓姑娘見笑了。」鳳無名巧笑,再無禮的他都見過了,這些根本不算什麼。「若姑娘肯安份的在這兒做客,在下自是不會為難姑娘。」該死的……先禮後兵是吧?
  
  不過……他若安份的待在這兒,他就不叫鳳無名啦,嘻嘻。
  
  《有朋遠方來‧卷終》
  
  後記:
  哦…久未出現的無名(笑)
  既然是我喜歡的角色,當然不可能讓他真的沒沒無名嘍~
  只是要寫到我想要的感覺,還需要點時間(多少點就不曉得了XD)
  這邊後頭那段接的是卷十第一段的地方。
  
  啊啊,這麼說來,無名若要我具體形容就很像幻三四裡的勾陳>3<
  似男似女,小惡魔般的可愛性格(咦?)
  <b>猜~~猜~~我是誰~~~~(唱)
  猜對送你去黃泉~~~
  猜~~猜~~我是誰~~~~(唱)
  猜錯留你做花肥~~~</b>
  可惡我被勾陳唱的歌萌倒了XD
  
  哦呀,下一卷又是何時呢(遠望)
  
  2008/02/02→慶祝邁入2月的第二篇(才怪)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