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拾貳》

  《卷壹拾貳》
  
  「對了對了,怎沒看見有姓跟有名的小寶貝?」晚膳過後,眾人窩在後院主廳閒嗑牙,而鳳無名依舊是瓜子不離手,只是多了個幫他剝殼的僕人。
  「你怎麼知道?」記得送去的信件裡並無提到他與有名的一雙寶貝兒女。
  眼珠兒一轉,「本姑娘自有管道囉。」其實只是無姓的隱秘內容寫了一堆生活雜事。
  
  「這次回來會待多久?」座上的男人問。
  「嗯──」歪頭細想。「我想想……」他能待多久還是個謎呢,得看他家老爺的主意。
  剝好殼,將瓜子送到愛人嘴前。「待到合適的人前來。」言下之意就是,沒期限。
  無名習慣地將瓜子咬進嘴裡,後含住指頭輕啃咬,留下齒印後再退出偷笑。「合適的人呀……」一定是宮裡那三個可愛的小寶貝。
  
  鳳有姓皺緊眉,也是習慣自家主子跟情人打情罵俏,只是今日換了主角無名怎麼感覺有些怪異……
  微擔心的眼神看著夫婿,鳳有名苦笑,這是自己種下的果,就由她自己承受。
  養成的習慣是怎麼也改不了,尤其還是花了十年,鳳無名倒也不在意一旁觀眾,雙臂攀上宇文梔麒頸子,就咬起耳朵來了,逗得男人愛憐在他嘴上一親。
  身為局外人的三人,除了不知往事的君謹嚴,允飛龍與鳳無姓則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這遲來的頓悟,最後會變成什麼局面呢。
  
  「爹!娘!」一雙童稚的嗓音在廉後響起,長相俏似夫妻兩人的一男一女跑了出來。
  「對、對不住,兩個吵著要見三姑娘跟護院大人。」陪伴兩童玩樂的侍女在後頭,為了追這兩個可是跑了好個迴廊。
  「無妨。」兒女讓有姓分了心,原本的疑問也被拋至腦後,抱高兒子。「小乖乖,有沒有好好讀書?」
  「有!」男孩大聲應道,其實他剛剛都是在玩。
  
  「真可愛……」為什麼自己的三個就那麼不可愛呢。
  看穿了愛人的想法,不由得苦笑,的確,那三個小大人。「想要的話,我們在收養。」
  「也對,差了一個呢。」無名奸詐笑道,嘿嘿嘿……
  「……或許我可以了解三人偏執的原因。」春喜、夏怒、秋哀、冬樂……這名字也只有鳳無名這人想得出來。
  「有什麼不好!奴家覺得很好聽啊。」四季跟四情啊!只是春喜一點也不喜還很正經、夏怒整天笑嘻嘻的玩樂、秋哀鬼的像什麼,跟哀字一點干係都沒。「下次收個女的吧。」三個帶把看的他倒胃,來個小女生還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
  「這個嘛……」要是收個女的,愛人注意力一定會轉移……
  
  還是很奇怪……是他想太多了吧。鳳有姓搖頭笑笑,抱著自己兒子問,「你叫什麼,今年幾歲了?」
  「我是鳳酉,今年七歲!」朗聲道。
  「我是鳳茗,一樣七歲。」小女孩躲在母親後頭,好奇地看那兩個抱在一塊的叔叔。
  
  那一家和樂的景象,無名眼神中帶點欣羨注目著,帶著雙方血緣的兒女呀……他是不可能辦到的。
  倒是宇文梔麒會錯了意,誤以為愛人仍是戀著那人,臂膀不悅地摟緊懷人中,瞇起雙目也不曉得打著什麼主意,嘴角勾著詭譎的笑容。
  
  哎呀,麒麟在打什麼壞主意……允飛龍心想,這下可真是好戲上場了。
  
  
  
  
  
  ※
  
  
  
  鳳無名從不以為自己是貪生怕死之人,相反的,他還能在危險中玩樂,玩的大伙團團轉。看那掃地的僕人掃那瓜子殼氣的跺腳,看那掌管民生大計的總管瞪著帳簿遷怒地打著算珠,再看那一群無氣可生的六爺下屬──世界真美好。
  
  哼著在閣裡學的小調,他不像個被囚的人質,倒像是府中的主人,四處閒逛著。
  被囚的生活也沒那麼差嘛,只是就怕閣裡那些大驚小怪的人貼出通緝令──瓜子債未還,捉回者賞終生無代價上龍騰閣之權,無姓一定會這麼做。
  不過,這宇文梔麒在這骨子眼到龍騰國,打的是什麼主意……明明景雀各皇子搶皇位強得熱烈不是,就算這人無意萬人之上,也該是眾人所爭取要納入的對象才是,避難?探情?
  說真格,龍騰真與景雀對上了,可是一分好處都拿不到,說不準都易主了,尤其這宇文梔麒又是出了名的難對付,也不曉得他那葫蘆裡賣什麼藥。
  最訝異的是竟然境內那麼多為景雀的眼線,被抓去當日那什麼林……怪了,還真熟悉,哪兒聽過……罷了,想不起來;反正就是糟糕。
  越想越煩呀……
  
  不知不覺也走回了自己所居廂房,這隻麒麟也真怪,沒派人守著是料定他不敢逃──雖然他不會武逃不了是真的。
  一踏入內便是熱氣圍繞滿室,年紀尚輕的少年早已備好熱水等著鳳無名,立在一旁等著。
  「呵呵,謝謝啦。」朝那小伙子一笑,便看那沒經多少歷練的臉上佈滿火紅。
  
  雖眼前姑娘美不及六爺身旁美女,但那媚帶嬌又惹豔可是讓許多人又愛又恨,尤其每次接近鳳姑娘,那身上一股奇異的薰香就……
  「吶,小少年,」不知何時來到少年身後,無名從背後向前攬住,一雙手無忌憚地在少年胸膛游移,還想探入內襟。「有沒有興趣跟姐姐玩玩呀,嗯?」
  
  無名,你要記得,就算你身帶我調配的薰香,卻終究敵不過身為男子的事實。
  嫵媚、嬌豔、調笑、調情,你要學得比女人還精,記得嗎?
  
  是呀……他是個女人,一個得不到男子的女人。
  往那紅潤的耳朵吹口氣,細聲地問,「告訴姐姐……你知道六爺到這做些什麼嗎?」記得這少年跟在當日座上女人身後,應該會知道一些事。
  「六爺……六爺……」腦子像團泥似,少年昏昏沉沉地回答,「六爺進龍騰……」
  
  「鳳姑娘,我讓他來侍候妳,可不是服務妳。」房門口,宇文梔麒及時救下無辜的純情小少年。「退下吧。」
  「是、是!」少年臉上是能滴出血的深紅,急急行個禮便退出門。
  
  「若鳳姑娘想問些什麼,在下必是比任何人都還清楚。」有禮的笑容,替自己斟了茶。
  若問你能問出個屁我還犧牲色相幹麻……心裡頭嘀咕,無名臉上仍是保持微笑。「不勞煩宇文殿下了,我倒覺得由自己慢慢來是種樂趣呢。」
  「是嗎?」放下茶杯,「就怕我府裡僕人讓妳玩不夠。」聽的總管抱怨煩了,他這日處理的內務不外是鳳無名又惹了什麼事。
  「宇文殿下說那什麼話呢……」自己是女人還能得到些福利,早聽說宇文梔麒從不欺壓女輩,要是讓他曉得本來身份……「那,無名就不相待了,宇文殿下慢來。」
  
  以為這鳳無名會攀上自己來個美人計,卻是急欲逃開自己,這讓宇文梔麒心下多了份懷疑之心。當地的林老爺說過,龍騰四侍就以鳳無名最為令人不解,鳳無姓掌管財計、鳳有名是閣裡主事、鳳有姓是護院,那這鳳無名……
  看那鳳無名要離開自己視線,宇文梔麒下意識的拉住她左手。「鳳姑──」
  
  糟!
  趕忙扯回自己手腕,鳳無名忙著陪笑,「哎,可嚇到奴家了。」說罷還在他頰上落下一吻,眼兒一眨。「算是給你的禮物吧,奴家一吻可值錢呢。」
  
  瞇起的雙眼,眼裡闇火跳躍著,宇文梔麒好整以暇看那可以說是逃跑的人。
  看向自己手掌,嘴邊是一抹匪解的微笑。
  原來如此……
  
  《真假美人計‧卷終》
  
  free talk
  又憑了一股氣寫完,也算是快到最後了吧(笑)
  要是宇文換個個性,就變騰勾了(囧)
  不過勾陳沒無名這麼三八就是……
  一直讀書好膩(跪),我需要寫文當休閒orz
  
  2008/03/22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