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拾》
  ∵
  
  「我回來──」無名哼著歌踏入後院,才剛進正廳便停下腳步,壁上貼著的是大紅鑲金邊的雙喜字,雙眼呆滯盯著。
  
  聽聞下人說無名回來,便丟下手頭事,卻還是晚了一步。「無、無名…」無姓咬著下唇,擔憂的眼神直往廳中立著的人影投去。
  
  直挺的背狠顫了下,雙手握緊又放開,無名轉過身跑上前幾步,笑著問,「無姓無姓~是有名跟有姓,哪?」
  
  無姓垂下頭不語,默認。
  
  「真是的~沒讓奴家看見有姓提親的那刻真是吃虧了呢。」嘟起雙唇,有點惱兒的嚷嚷。「真麻煩,還得想要送什──無、無姓?」突如其來的擁抱及那壓抑的低泣聲,無名有點驚慌。「身子不舒服嗎?還是被人欺負了、別哭嘛……」
  
  「對不起…真的…」笨蛋!以為她看不出來嗎!她可是鳳無姓啊,那個打小跟鳳無名在一起的人怎麼會不曉得,無名那埋在心底的心思。
  
  「……謝謝。」這世上再也沒有比無姓更了解他的人了吧。「這樣就好了…真的。」
  
  ※
  
  與身旁人相握的手一陣縮緊,無姓木然看著接受眾人道賀的新郎,她想衝上前去撕破那礙眼的大紅布,狠罵那新郎一頓。她覺得有名卑鄙,她相信只要給有姓時間,他定然也會察覺到自個心中的感情,為什麼要趁無名不在奪過有姓…有名也知道的啊!
  可…心中卻無法斥責──我有權力追求我要的──有名一句話堵住她的嘴。
  
  新郎已入新房,一群人也跟著要鬧洞房,無名執起無姓的手拍了幾下。「我去外頭逛逛。」不知背後無姓是帶著什麼眼神,步出吵雜的大廳,抬頭望向夜空的明月。
  
  至少今天就小小放縱,讓淒涼的晚風伴著自己吧,所以……
  
  「誰?」
  
  ∴
  
  市集的喧嘩聲、叫賣聲,雜耍團圍邊的拍手叫好聲,他掀起窗口簾子一角,四處張望。
  「今日就要過去了?」馬車早已關不住雀躍的心。
  
  最終兩人多是花了兩個月多的時間才踏上龍騰土地,沿途玩啊玩的,都快讓他忘了本來目的。路上雇了人來駕車,更讓前進速度慢了下來…每次都得練練他那快生霉的扎功。
  
  「不先在城裡逛逛?」本以為依愛人性子會先玩上一天。
  
  「才不呢,直接去吧!」就快了、就快──「唔、嗯…」揪緊胸襟,額頭淌下冷汗。
  
  「你該曉得的。」摟過愛人腰際,男人低下頭附在他耳旁。「聽話,嗯?」
  
  「你、你真的很愛灌醋…」帶著怒意瞪了男人一眼,心底卻有一絲絲甜意。
  
  鼻子輕哼,似在駁回愛人說詞。
  
  頭偎在男人頸窩間,「還是先去客棧要間廂房吧。」蔓延的血色紋路,他也不得不改變主意…反正都在城裡了,不差這幾日。
  
  男人則下了沒三日不下床的決定。
  
  ※
  
  混蛋…豬頭…該死的…宇文梔麒你這陳年醋桶!
  鳳無名在暈倒前一刻,心中畢生所學之難聽字眼全都用上,偏要把宇文梔麒咒死不可,尤其還看到那豬頭滿足的笑容……
  
  《男人本性‧卷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