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捌》
  ∵
  
  「欸?」無名吃驚地望著前座上的男人,大抵其他三人也是相同情況。
  
  誰叫他們龍主子帶了個男人回家,這還不打緊,令人驚訝的是龍主子還要帶那男人上京……嚇皇上嗎?
  果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所以,無名就跟著我去吧。」允飛龍使勁抱好想掙脫自己懷抱的愛人。
  
  想回絕但見龍主子臉上不可反對的笑容,垂下雙肩無名開始灌起茶,「為什麼是我呀…」明明還有無姓有名有姓啊。
  
  「要理由嗎?」允飛龍思考了會,啟口說:「本來想找另外三個路上好照顧彌兒,但找無姓有名我怕彌兒會吃醋…哦!」懷中的人拐了他一下。「咳、找有姓龍騰就沒人保了,所以就你這沒事幹的上了。」
  
  「好過份啊!」不過無姓等人倒是很贊同的點點頭。「你們這群沒道義的人,想我為龍騰辛苦了那麼多年…竟然就這樣把奴家踢出去…」無名抽出手絹拭著半滴淚珠都沒的眼角。
  一旁早已習慣了鳳無名三不五時就上演的唱調子,好生地坐在位上喝茶閒聊。
  
  「就這樣決定了,即日啟程。」允飛龍順手捻塊糕餅餵懷中的人。
  
  ※
  
  「有名…」無姓捧著書冊想找有名鑽研,卻見有名與有姓兩人待在石亭裡談得正熱烈,皺眉使個眼色讓身旁的離絮上前侍候。
  
  明是侍候…
  
  ∴
  
  就這樣對著信紙怔愣住,本以為在男人控制下早已失了聯絡…沒料到十年後還能得到他們的消息。
  
  「如何,想去看看?」淡然地看著愛人將信件捧在心上,只有握住毛筆手指的緊曲才看得出他心中不悅。
  
  為怕信紙一離開身邊便成了灰燼,趕緊折好收入懷中。「可以嗎?」
  
  「有何不可,反正那幾個小鬼也不用你帶了。」起身離開桌案,來到愛人面前,雙指扣住貴妃椅上人兒的下巴,說著數年不變的話語,「記住,你是我的。」
  
  輕描淡寫的語氣,但裡頭含意讓他由腳底寒至腦頂。「奴…我曉得…」喟然,雙臂纏上男人頸項,送上唇瓣。
  
  男人打橫抱起愛人走入內室。
  
  ※
  
  小心越過身旁的男人,不時轉頭確認,卻沒料到最後一次轉過身之際,男人睜開了眼。出了內室來到前廳,燃起一根瘦長的紅燭,再攤開送來的信件,是無姓的字跡,時日再久,但依他了解無姓就如同無姓了解他一樣…裡頭必有什麼玄機。
  指腹沾了沾冷掉的茶,在紙上空白處畫著──果不其然。看完淡墨色內容,舒心地吁了口氣。
  
  早等候多時,愛人從頭到尾的行為落入眼裡。「就怕我發現?」男人抱胸倚著圓柱。
  
  嚇!「哪是…奴家偶爾也會有想要有秘密的時候嘛…呵呵…」……完蛋了。
  
  掃掉桌上的茶壺與茶杯,拈熄了跳動的燭火,自身的武功取得優勢,烏黑一片仍能準確抽掉愛人的紙片。話不多說,壓在桌面,將愛人兩隻大腿架上肩膀,撩起單衣下擺挺身撞進。
  
  「啊!疼…」男人一逕地抽動,臀部懸空讓他有點驚慌,手緊抓桌緣,痛楚逼出他的眼淚。「啊嗯、啊、嗯慢…」
  
  「不乖的小孩就得處罰…你說的。」
  
  「唔、嗯…才、才不…是對、啊…」亂來啦,是對那三個小鬼才是,嗚……
  
  《遠方來信‧卷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