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柒》
  ∵
  
  「三八,你在做什麼?」
  
  「哼!」撇過頭去不理來人,「我在做什麼不用告訴笨蛋。」
  
  「我不是笨蛋。地上有黃金嗎?」好奇的跟著蹲下。
  
  「因為昨天有人跟我說,人要為某樣東西而努力,我正在想要為了什麼努力。」撐著兩頰,偏頭繼續盯住同一點。
  
  「那個有人別跟我說是那個錢鬼。」
  
  「無姓不是錢鬼……」頓了頓,「好吧,是愛錢沒錯。」
  
  「你會變三八都她害的。」
  
  「咧──」朝身旁的有姓扮了個鬼臉。「啊、笨蛋有姓在為了什麼努力?」
  
  「為什麼而努力啊…我又不像那個錢奴一樣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所以我為我自己努力。」
  
  「那我要為誰努力呢?」
  
  「不必為誰吧。」
  
  「可是我沒想做的事呢。」待在宮裡,很輕鬆也很愉快,總覺得什麼煩惱都沒了。
  
  「那就做你喜歡的事就好了嘛。」
  
  他想做的事?「嗯…我想做的事…我想報答太后奶奶,也想穿漂亮的衣裳出去玩…還有跟無姓一起出去賺錢…還有……」
  
  「是跟那個錢鬼出去騙錢吧。」有姓懶懶的回應,用屁股想就知道。
  
  「哦!」理解地擊掌,「我知道了!為了報答太后奶奶,所以我要穿著漂亮的衣裳……跟無姓一起邊賺錢邊玩遍天下!」
  
  「欸!?」邏輯不對吧?
  
  「嗯!就這樣決定了!」
  
  ∴
  
  「噗哧……」
  
  「怎麼突然笑了?」閱書到一半聽見笑聲,男人不解地抬起頭。
  
  搖了搖手,「沒事沒事…只是想起一些事而已。」把瓜子丟向空中張嘴等瓜子落下。
  
  通常這樣講…定又是過往的事不想對自己提起。「以前的事?」
  
  「咦?你怎麼知道?」詫異的轉過頭,瓜子墜地。
  
  「直覺。」
  
  「啐…」還直覺呢。「對了,你有什麼目標嗎?」小時候的問題,來問問別人。
  
  「用盡一切不擇手段得到我要的。」男人朝他一笑。
  
  什麼鬼目標啊。「……哼。」捏起一個瓜子殼丟向男人,不過被男人手中的扇子輕輕一揚,掃掉了。「卑鄙、奸詐……」什麼難聽的、可以想得到的都往男人頭上冠去。
  
  「好說好說。」聽了好幾年,男人早習以為常。
  
  「哎呀呀…奴家呢,目標是玩遍天下,怎麼屈就於這小小的地方呢。」
  
  「哦?」端起桌上茶杯,打開杯蓋靠近鼻下。
  
  「呃?沒沒沒…」抓著前襟,身子開始冒冷汗。「剛、剛是開玩笑的啦!」識時務者為俊傑。
  
  「一點兒也不好笑。」從懷裡抽出張對折成四方形的紙片。「想看嗎?」
  
  「那是什麼?」好奇地起身走近。
  
  「你的信件。」在愛人眼前晃幾下。
  
  《人生目標‧卷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