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肆》

  《卷肆》
  ∵
  
  「皇兄。」後花園,跟在皇帝允騰薰身後走走停停賞賞花,允飛龍不太能理解為何國事如此繁忙,皇兄還能有閒情逸致看花。「你皇弟我啊,想出宮去闖闖呢。」
  
  「真難得。」迴過身,允騰薰訝異的望著皇弟。飛龍說要出宮當然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說要出去溜達的人這次卻改詞兒說要闖闖?
  
  「待在宮裡太無聊了嘛,出去闖闖也好,悶在這皇弟會長霉。」
  
  「別以為我摸不著你那一點兒心思。」無奈笑了下,好歹是自己從小疼到大的弟弟,出去闖闖是好聽話,一勞永逸待在外頭世界才是真正目的。
  
  「知我者,皇兄也。」摸著了就摸著了,他允飛龍要出宮可沒人攔得了他,今日同皇兄說可沒討論的意思,只是通報一聲而已。
  
  「罷了,讓你出去吃點苦頭也好。」就怕宮裡眾宮女們往後的日子會少了樣樂趣。「記得有我這個哥哥永遠跟你同邊…」金絲雀的牢籠是關不住想飛翔的鳥兒,鳥兒飛累了自然會有歸巢的一天。「皇宮大門永遠為你開啟。」允騰薰語落,轉過身繼續賞花。
  
  「這樣一說,還真讓皇弟捨不得離開皇兄了呢。」允飛龍走向前從背後摟住兄長。「飛龍從以前就很感謝皇兄。」當初父皇方歿,宮裡幾近大亂,近臣、外戚、官宦干政再加上鄰國也對龍騰這塊土地虎視眈眈,外憂內患更是雪上加霜。
  身為儲王的他被監禁,父皇近身重臣篡改遺旨,是兄長與母后聯合宮中最信任的太監與宮女才救出他。最後一手剷除所有問題,本想助他登基,最後則是他推托下皇兄才應允先以攝政王名義處理宮內大事,至於為什麼最後就成了皇帝……當然是他這做弟弟的賣了哥哥嘛,哈哈。
  但要沒了皇兄,怕是龍騰早已改朝換代,而他也成了一縷魂魄等待輪迴轉世。
  
  似乎…從弟弟有記憶以來就沒再抱他、跟在他屁股後跑…因為弟弟嗤鼻說那是女孩兒做的事。而十八歲出宮二十歲回宮更面臨大亂,年紀尚小的弟弟也被迫學習長大。
  想歸想,允騰薰可不認為此時皇弟的擁抱只是單純撒嬌這麼簡單。「說吧,要什麼?」
  
  聽聞允騰薰的話,允飛龍起初先是一愣,後轉而笑出聲,「總覺得我在皇兄面前,這心裡的想法都被看透了。」
  「飛龍呢,只是想跟皇兄要四個人罷了。」
  
  ∴
  
  「哎呀…真是忙呢。」鳳無名側臥在心愛的貴妃椅上,撐頭檢視手中名冊,偶爾打個呵欠、嗑個瓜子。
  後院正廳是四侍集會的地方,而最佔位的就是無名那貴妃椅了……謠傳是某大手筆的客人專程從西域挑選、購買,再送上龍騰閣。
  
  搬來桌案,埋頭苦打算盤的鳳無姓抬起頭瞪向那喊忙的某人。「鳳無名!你欠我的瓜子債還沒算清,你再給本姑娘吃瓜子試試。」真搞不懂怎有人嗑瓜子成性。
  
  「真糟糕…前日來的林公子放話說要最有身位的清倌接待…」雖不是大客戶,但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且說這林家在地方上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就那林公子實在是隻豬哥而已。「無名你看怎辦?」鳳有名頂傷腦筋的詢問,誰要龍主子說了他不在就無名無姓有名有姓照次序排下來做大。
  
  「嗯…林公子?」偏頭回想,雖他主內部管理,龍騰外部營運跟他扯不上干係,但閒暇就在前院跑堂倒也認得幾人。「啊!就是那個一臉像長了饅頭的豬哥嗎?」因為長得很奇怪,所以他印象也特別深刻。「哎,就讓廚房那隻清倌母豬接不就得了。」
  
  有名雙耳略過無名的提議。「無姓,怎辦?」龍主子有令,無名方法不適用時接下詢問其他人。
  
  「就讓無名去接。」想都沒想,無姓立即回答,聽得無名哇哇叫。
  
  「直接丟進後巷陰溝不就得了。」鳳有姓提出另個意見,那隻豬哥一踏進龍騰閣就指定有名陪坐,怎麼想都很氣人。
  
  伸了伸懶腰,總算批閱完畢,無名開心的把冊子疊了疊。呵呵,就知道他一認真起來,這疊輕鬆就可以解決。「啊──總算好了~」
  
  有名好奇伸伸脖子張望,「無名在看什麼?」
  
  端來一旁的碧螺春,淺嚐一口,「嗯…是這樣的啦,最近幾位客人興什麼交換日記…所以我現在跟幾位客人在紙上談心呢。」
  
  三人有志一同的決定,那位林公子就由無名去接了。
  
  《龍騰四侍‧卷終》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