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任】不浪漫的浪漫、for 阿昊

  
  
  
  
  
  
  
  
  
  
  對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仔,年輕就要瘋狂這句話還是通用的。
  當然了,我們的飛翔大朋友也是。把電視櫃下方放到快發霉的PS2拿出來,稍微檢視後對著手上的PS2輕輕一吹,灰塵飛滿天,任飛翔趕緊捏鼻子閉嘴巴,深怕吃到詭異的灰色棉絮物體。
  看著空中飛啊飛的灰色物體,任飛翔頭上掛了好幾條黑線。「到底是放了幾個月……」
  捧著遊戲機,先抽幾張衛生紙擦去表面上的髒物,再拿出3M魔布輕輕擦拭機體,別人家養狗養貓當兒子,他可是拿遊戲機當寶貝疼的啊,當然要拿高檔點的布來擦拭,就跟給土狗吃西莎,狗也會變高貴……似乎比喻有點錯誤,最近跟天晴玩太近連說話也被他傳染了!?
  
  好不容易拼拼拼,拼死解決掉可以先解決的……這有點饒舌,總之就是先OVER新年前的通告,好可以跟爹地媽咪四處遊山玩水,在家裡翹腳過好年。而且,學校早放寒假了,當然是大玩特玩啦!
  確定接好線路,插頭也沒問題,任飛翔心情愉悅、哼著歌的再爬爬爬,爬到電視櫃前翻遊戲片。「欸…冒險的都沒心情玩、啊!打打殺殺最適合發洩情緒了!」馬上翻出三國無雙四,放進遊戲機,拿起手把等了一會兒看見人物選擇畫面,隨便按了一個角色──大開殺戒!
  
  幾分過去,幾十分過去。「好無聊──」手把丟到一旁,爬回床上呈大字型躺著,雙眼盯著天花板發呆、啊,那裡髒髒的……呃,現在不是幹這種事的時候。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像師傅拿起竹廉開始捲壽司一樣,把自己當米飯餡料,把被子當海苔開始做任飛翔壽司捲。
  壽司捲過頭,就是任飛翔摔下床,「哇啊!」好險有棉被保護,不然此時真的變肉餡拿來包蝦捲。「啊,手機。」連手機都受到波及,被捲下床了。
  任飛翔眼兒不眨直盯著距離不到一公尺的手機打著主意,手機拿來做什麼的?沒錯!就是聯絡朋友,促進感情。「找人玩應該不為過吧?」翻著電話簿,到底要找誰好呢……啊,史蒂芬?要是能邀史蒂芬來自己家玩,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
  腦中開始勾勒史蒂芬到自己家玩的美景,雖然可能要好幾個月後才有可能實行,不過沒關係的,而且……捲著額前橘色髮絲,任飛翔不自覺的露出傻笑,但隨後便拍拍自己臉頰,「笨蛋任飛翔你在想啥啊…」
  
  事不宜遲,馬上打電話吧!
  不過任某顯然忘了接聽的彼端是什麼身份,耳朵貼近聽筒沒一會便聽見制式的女聲。「留言好了。」
  簡單留了幾句話,不管行不行,希望他們能盡早給自己回覆。任飛翔一掃方才的無聊感,再度拿起手把繼續稱霸大業。
  期待~期待♪
  
  
  
  ※
  
  
  
  『飛翔,你的邀請當然可以了,只要趕完通告就有空,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六點,順便一起吃晚飯吧。另外我會順手抓另外一隻過去。』
  
  雙手高舉,心中高呼萬歲,任飛翔再三回憶簡訊內容,順便把簡訊加鎖當鎮機之寶──雖然不太理解最後的順手抓一隻過去是什麼意思。呼喊完後馬上衝到衣櫃前,雖然不像漫畫裡的女主角一樣,在約會前一天將衣服全拿出來比對或一件件從衣櫃裡丟出來,但認真找衣服倒是真的。
  「在家裡不會有人穿西裝吧?」還是普通的穿著就好了,任飛翔挖啊挖的,拿出全部中最滿意的T恤往自己身上比,覺得不錯又隨手拿了件牛仔褲往浴室裡衝。
  
  
  
  
  
  「約幾點?」負責開車的丹尼斯,邊注意車況,分心問著後座的弟弟。
  「六點。」史蒂芬手上拿著MP3,耳機一頭在他右耳,另一頭在姚子奇左耳。
  
  被點名的姚子奇似乎不太高興的撐著下巴轉過頭去看窗外風景,感覺到耳機脫落,又把它塞回去,微上揚的嘴角這才偷偷說出主人的心情。
  在車裡的小貓怎樣也逃不了,有這認知的史蒂芬身子大幅度往右移動;早從玻璃窗看到他動作的姚子奇,手肘推了推幾乎快壓到他身上的人。
  
  後照鏡裡甜蜜的兩人,丹尼斯早練就一身好功夫──眼不見為淨,但心裡還是忍不住犯嘀咕…算了,專心開車。
  
  
  
  
  
  媽咪去阿姨家串門子,不到八、九點是不回來;爹地去公園參加同樂會,也是不到九點是不回來,家裡他最大,哈哈!
  距離史蒂芬說的六點剩不到幾分鐘,任飛翔早準備好晚飯,就像等候新婚丈夫一樣,在玄關處緊張的來回繞。
  聽見慢慢轉為大聲的腳步聲還有談話聲,馬上奔向前打開門──
  
  「歡迎!」
  
  食指才剛觸上門鈴,丹尼斯著實被突然開啟的門及門旁的人嚇了一跳。
  但任飛翔才不管那要按門鈴的人嚇了幾跳,看了丹尼斯一眼後馬上拉著史蒂芬進家門。
  「史蒂芬~快點進來!」除了準備晚飯外,他還用了一下午的時間打掃家裡。把人拉進客廳,蚊吶般地聲音輕飄進史蒂芬耳裡。「不好意思……」
  看任飛翔臉微紅的跑進廚房拿碗筷,史蒂芬不禁莞爾。被冷落在外頭的兩人先後入內,姚子奇看史蒂芬拍拍餐桌旁的椅子,心中意會地落座在他身旁。長方型餐桌,也就長的部分各兩張椅子,其中兩張被佔去了,丹尼斯也只能選擇另外兩張。
  
  擺好碗筷,做為主人的任飛翔率先拿起筷子挾了幾塊肉,「唔嗯…大家吃啊……」
  
  餐桌上的四人很安靜,直到史蒂芬打破沉默。「子奇,飛翔做的宮保雞丁很好吃唷。啊──」
  「笨、笨蛋!」姚子奇緊張地看了對面的兩人,只有任飛翔張開口呆愣,丹尼斯依舊吃飯,倒是筷子往身旁方向的次數增多。
  
  史蒂芬好厲害!
  心中崇拜度直線上升,任飛翔低頭要吃飯卻發現碗裡份量似乎變多了,對面的兩人很忙根本沒時間替自己挾菜,那就是……
  
  身邊納悶的眼神直往身上射來,丹尼斯舀好湯,湯匙朝任飛翔點幾下頭,「多吃些菜對身體較好。」
  
  小聲的回應,「呃…你也是。」垂頭努力把碗中飯菜往嘴裡塞,眼睛可以無視對面景象,但雙耳一直接收,任飛翔想當不知道還真對不起自己。
  
  「子奇,要我餵你喝湯嗎?」
  「……你不要指你自己的嘴啦!」
  「我很認真。」
  「你認真吃你的飯!」
  
  中間飯菜是楚河漢界似的,餐桌兩邊是截然不同的情況,一邊大玩我餵你你餵我;一邊則是安靜、詭異的比賽誰挾的多,丹尼斯隨手又丟進一塊雞肉,任飛翔也隨手丟了塊胡蘿蔔還擊,兩人樂此不疲。
  晚餐很愉快的結束了……大概吧?
  
  
  
  
  
  「史蒂芬你怎麼那麼強!?」姚子奇盯著電視螢幕上YOU LOSE八個英文字母,轉頭問。
  「哥哥是有練習的。」
  「喂喂…誰你弟啊?」彈吉他的手不可能不靈活,姚子奇不信邪的再一次挑戰。
  「呵呵,輸了要處罰唷。」像似計畫好了,史蒂芬從隨身的背包拿出台灣尚青啤酒。
  姚子奇傻眼地看著史蒂芬推過來一罐,「開玩笑的吧?」要他乾完這罐!?
  「男人的勝負,敗者請喝掉一半。」男人的勝負不是這樣用吧?
  「喝就喝,誰怕誰!」敗者不可能永遠是他,乾一半就一半!
  
  趴在床上看兩人互動,任飛翔好心地拿了礦泉水給姚子奇,誰叫他喝完一副想吐的模樣。「我可以喝嗎?」
  利用電腦上網瀏覽的丹尼斯一聽任飛翔的問題,馬上回過頭,「未成年不能飲酒。」
  「嘖…」下巴抵在手背上,繼續看史蒂芬兩人大戰。
  
  
  
  才過十點,任飛翔努力眨眨眼想使自己清醒,好不容易他們來玩,不想那麼早休息。
  打著PS2的兩人依舊努力,姚子奇氣極的再乾掉半罐啤酒。「史蒂芬你一定有偷練!」
  「這是天份的問題。」平時忙得要死,他哪會有時間練這東西,子奇是想太多嘍。
  「騙人──」雖然他也有贏,但跟史蒂芬比起來就差好多。
  
  丹尼斯翻翻白眼,喝完手中的啤酒──他看不過去姚子奇輸得太慘(是被弟弟欺負得太慘),順手拿了一罐──他等還要開車,不能喝太多。捏皺罐身空投進垃圾桶,注意到趴在床上的任飛翔似乎快睡著了,坐在床沿推推他。「飛翔?想睡就說。」
  揉揉眼,任飛翔隨便的點幾下頭,「嗯…嗯……」可是他還想看。
  看樣子是根本要睡了,「去刷牙吧。」若有似無的笑意,輕捏柔軟的臉頰。「別讓我等下抱你進去。」
  「我、我馬上去!」雖是玩笑話,但任飛翔不太清醒的腦袋卻被這句話嚇醒,快速溜下床跑進浴室。
  丹尼斯才轉個頭便見弟弟促狹的笑容,再看姚子奇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嘆口氣起身也走向浴室。
  
  
  
  「丹、丹尼斯!?」才刷完牙,任飛翔一抬頭看鏡子便驚見鏡中的人影,牙刷差點滑掉朝馬桶飛去。靠在門邊的丹尼斯看他驚慌的模樣,還以為任飛翔是見鬼了,他人沒那麼可怕吧?
  浴室沒多大,人能跑哪去,丹尼斯才跨出一步就輕而易舉地把人攬進懷裡。任飛翔先是掙扎,看見鏡中丹尼斯就靠在他身上又撇過頭去,臉頰的紅潤出賣了他。
  難得的可愛呢……揉揉那頭綠髮,丹尼斯好笑的看著,或許也可以稍微理解弟弟的心理了……
  
  「不要一直抱著我啦!」頭就靠在他肩膀上,丹尼斯那低低的笑聲要裝沒聽見真的很難耶。
  當然任飛翔打死都不承認其實是因為很迷人。
  
  「今晚謝謝你,晚飯很好吃。」
  
  任飛翔覺得臉上溫度有攀高趨勢,朝鏡子撇了一眼又移回去。「我又不是邀你……」
  
  嘴巴就是不誠實…丹尼斯拍拍綠色頭顱,隨口回應,「是是…」
  
  
  
  門外偷聽的史蒂芬噗哧笑了出來,哥哥也懂浪漫嘛。
  看穿史蒂芬心中想法,姚子奇涼涼吐嘈,「在馬桶旁說這種話實在是浪漫不起來。」然後他好像醉了……
  
  看愛人狂甩頭排除醉意,好笑之餘史蒂芬掏出手機把玩……偶爾甜蜜一下也不錯呀。
  
  
  
  
  史蒂芬,我是飛翔。有空要不要來我家玩?不管幾個月後都沒關係~還有,那個、你想帶其他人來也是可以的啦…像是丹尼斯……
  
  
  
  
  
  《End》
  
  後記:
  我敲完了ODO!
  阿昊,不敲史姚我敲不出丹任(被巴)
  
  然後,阿昊生日快樂XD!
  
  早早爬起來打文…因為怕來不及(囧)
  對了,下頭還有詭異的東西(笑)
  
  2007/02/01
  
  
  
  
  
  史蒂芬弟弟的愛情講座(屁)
  
  
  
  剛錄完音,SD兄弟在休息室裡休息、聊天。
  「哥哥,你這樣不行。」史蒂芬悠閒的捧著茶杯。
  
  「你要我把他拐上床?」那是犯罪…丹尼斯撫額。
  
  「我沒說拐上床喔。」被史蒂芬的一句話堵住嘴,丹尼斯無言回應。「成人的事當然不能,不過接吻或擁抱還是可以的,不是嗎?」雖然接吻完就很想繼續做下去,史蒂芬在心中吐舌。
  
  「……不行,我做不出來。」就算氣氛不錯,一想到飛翔的年齡就……
  
  「哥哥是禁……啊?」史蒂芬吃驚的盯著手機,聽完留言又詭異的看了哥哥幾眼。
  
  「史蒂芬?」聽電話就聽電話…為何要那種眼神?害他有種被猛獸盯上的戰慄感。
  
  「哪,拿去聽聽。」
  
  接過弟弟的手機,納悶的貼上耳朵,丹尼斯聽見熟悉的聲音,先是詫異,後聽見最後那小聲到像要給螞蟻聽的幾個字,臉上剛硬的線條柔和了起來,再三回味留言內容。
  
  「哥哥,我跟子奇當你的借鏡吧。」
  
  「不行,那是黃色的鏡子。」
  
  
  
  XD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