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名詞】男人與青年 r

    【代名詞】男人與青年 r
  
  
  
  
  
  
  
  
  
  
  「找到了?」青年前臂上停著一隻老鷹,拿了塊生肉讓愛鷹啣住,三兩下就吞進去。
  「是的,夫妻倆在台灣渡蜜月。」手下如實報告。
  「夫妻?渡蜜月?嘻嘻……」為這兩名詞感到可笑,真以為可以在自己眼下逃離嗎,過了那麼多年怎麼他依然如此天真呢,不過,會反抗的獵物才有征服性嘛……呵。「備機,我要立刻到台灣。」
  「是。」
  
  親愛的,逃不了喔……
  
  
  
  
  
  ※
  
  
  
  「老公,怎了?」女人親密地貼在丈夫身旁。
  「不……只是想到一些事。」與人,這話男人留在心中沒說出口。
  「真是的,來渡蜜月還想什麼事,想我就好了嘛!」撒嬌地偎進男人懷裡。
  一瞬間僵住,男人不露痕跡地稍稍退開,「你的鞋子差點踩到我。」完美的轉移新婚妻子注意力。
  「對不起嘛。」可愛地敲敲自己頭殼,還吐吐小舌。
  
  兩人停下腳步,前頭五六個來意明顯不善的大漢直直站立,黑色的轎車停在一旁。
  「先生,我們主人邀請你跟貴夫人聚聚。」口頭是邀請,不過口氣卻很強硬。
  「替我感謝閣下主人的好意,我們擔當不起。」男人護住身後的妻子,是他派來的嗎?
  「抱歉,我們只聽主人的命令。」看起來像是頭頭的黑衣大漢手一揮,其他人馬上圍住兩人。「麻煩兩位上車。」
  
  「老公……」
  「放心,就算……犧牲我自己,我也會保護妳的。」
  
  
  
  ※
  
  
  
  來到一幢小木屋前,兩位大漢駐守在門口。「主人說只讓先生進去。」
  「不!我要跟我的妻子一起。」已經不明白是害怕妻子會有危險,抑或是自己在害怕。
  「主人只要先生進去。」眼神一瞄,女人馬上被他人拉開,雙手被人攫住。「呀!老、老公!」
  「住手!我進去就是,別傷害她。」至此,可以完全確定「主人」是誰了,男人深怕妻子因自己的關係而遭受迫害,畢竟……他最厭惡女人了。
  
  才踏進去,門馬上被從外面落上了鎖,依稀可以聽見外頭的談話聲,男人看那悠閒坐在單人沙發上的青年,深吸口氣。「到現在,還來找我做什麼?」
  「你以為可以逃得過我嗎?」青年走到一旁木製小吧台,替自己與男人倒了紅酒。
  「這是父親定下的親事。」意謂你我兩人都不能違抗。「你再怎麼說都沒用,讓我離開吧。」
  「父親沒說我不能搶唷。」再回到沙發上,如老鷹般的銳眼射向男人。
  還未滿二十五就有這種氣勢,到底是先天養成後天父親教導有方,還是自己寵得青年無法無天始終拒絕不了他。「我結婚了。」他只能一再重覆這個事實。
  「法律沒規定你不能離婚。」這種爛藉口連三歲小孩都能反駁。
  「你……」畢竟青年說的也是事實。「……放棄吧。」
  倏然站起身,青年大笑,笑的眼都流出淚,「放棄?你跟我說放棄?曾經是誰跟我說事情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可笑啊。」
  「最後一刻?」男人苦笑。「結果就是我結婚,而你繼續在屬於你的路上走著──我們始終是無法相交的兩條線。」
  「無法相交?」哼笑幾聲。「別忘了你的妻子還在我手中。」
  「你!」
  「我?我如何?」偏頭。「想要她平安無事就乖乖的,做。」抬高下巴,命令男人。「你應該知道的……嗯?」青年把玩手上的酒杯,邪妄地笑道。
  「不──我不能!」男人恐懼地刷白臉色。
  「哦……?」青年淡笑,對著外頭待命的手下吩咐:「動手。」
  
  「是!」
  「不要──!不要碰我!!老公救我!!!」
  
  聽著妻子不間斷的尖叫聲,而隨著尖叫加驟,男人大聲怒吼,「夠了!我做…我做就是……」來到青年沙發座前,屈服的折下雙膝,顫著雙手解開青年褲頭,而後是拉鍊。
  早在見著了男人之刻,那慾望是登時甦醒過來,尤其見著了男人熟悉的請求表情,更是直叫囂著。「這才乖嘛。」輕輕勾玩男人埋在腿間,那淡金色的髮絲。「可以停手了。」
  
  「是。」
  「嗚……嗚、老公…老公……」
  
  就算做過多次,仍為那腥味皺眉,男人只想早點了事,早點救下妻子,早點出去,早點與妻子回旅館……但,他似乎忘了能否救出妻子平安出去還得靠自己表現。
  青年讓杯中酒液一滴滴,流落在陽物根處,男人順從地一滴不露舔舐乾淨。含住越發勃大的慾望,知道青年最愛自己將整根吃進,但男人委實有點受不了那抵至深喉的熱物,但他卻又很習慣地輕晃自己頭部,由最頂端吞進至最底部,再由最底部吐出到最頂端,後含住頂端部分,舌頭熟練的攪動、輕拍打,手也沒忘後頭兩顆囊袋。雙目往上一睹,果見青年舒服享受的神情,沉溺在情事中的他依然豔麗的不能讓人直視。
  青年盯著男人覆上自身慾望的手,臀兒也早就耐不住輕搖擺,這場景是男性生物都受不了。青年手微壓住男人頭顱,讓他再把自己吸進去,身軀顫抖,低吟一聲,在最深處射出。「呵……沒退步嘛……」
  「咳、嗯…咳咳……」青年抽出而跟著帶出的液體殘留在嘴角,男人不夠似的舔掉。
  「接下呢?」好整以暇地撐頭看男人繼續動作。
  「嗯……」羞恥地轉過頭去,雙腿微開。「看不到。」青年透過透明杯身看著底下男人。
  「是……」這時候還是乖乖聽令好。心一橫,大力展開自己私處,剛在自己愛撫下的慾望是半升起,男人一手撐住自己身子往後仰,另一手則繼續撫摸自己。「啊嗯……」唇微啟溢出愉悅的呻吟,不時輕擺著頭。
  青年仍坐在沙發上,眼前是活生生的春宮,男人自瀆的畫面。「對,就是這樣……還記得我怎麼撫摸你的……呵呵……」
  「哈、啊……嗯、嗯……」青年的聲音加速了情慾上漲,男人受不了刺激想合上雙腿,但一見青年微笑,幾乎是與笑聲響起的同時咬住下唇,手上加快。「……哈、呀、啊─嗯啊──」手上黏膜的液體,男人無意識地一一舔掉。
  迷離的雙眸與大開的雙腿,青年命令男人自己做前戲,聽的男人哀求目光直射青年,「不……我已經幫你……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歪頭狀似思考,青年純真的一笑。「當然可以囉,只不過……」臉上風雲變色,陰狠的眼神轉向外頭。「那女人可不能唷……」
  
  「咿呀!求…求你…不、別碰我──」
  
  「不──!」男人抱住頭,「我聽你的!我聽你的……求你放過她……求你……」看青年滿意的笑容並下令停手,男人轉身壓下身子,抬高自己臀部,微微濕潤的指頭尖抵在穴口,不花一分力氣便直入穴裡。縱使自己在怎麼反抗,經過調教的身子早習慣外來物,沒幾會便容納三指,緩慢抽動。
  好賤……厭惡青年如此,但身體卻很誠實的反應──好想要有東西狠狠刺穿……
  「其實我還是喜歡正面來呢……」花穴吞吐著指頭,青年看這景象就回憶起在男人體內的溫熱與緊緻。正面的話,男人可是會很可愛的抱住自己,雙腿攀上腰部取求呢……
  
  指頭離開,稍稍撐開穴口,無言地邀請青年。「該講什麼呢,親愛的?」只是將又昂起的慾望移向前,那誘人的小穴一張一合的,嘖嘖嘖……這身體要是讓其他人看到,他非得找人十幾個強暴那人不可……嘻。
  「嗯……」感受到那溫度,男人不滿足地低叫。「進來……快…我要你……」顧不了那麼多,反正再丟臉的地方都讓青年看過了,這副身子青年也熟到爛掉,男人直接往後自己來還快點,省得青年又要戲弄他。「啊嗯──」進入的瞬間雖仍帶痛楚,男人深呼吸要自己去接納,太久了……幾乎兩個月沒讓青年進來。
  「看來一陣子沒做……這副身子更棒了呢……」直接滑入最深處,讓男人習慣,青年舒適地輕喟。「那我要動囉……親愛的……」
  「啊、嗯……」
  
  
  
  「我要見我老公!放開我!」雖為何奇怪大漢不在抓住自己,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女人生氣地衝到小屋門口。
  黑衣男人也不多加阻止,恭敬地彎腰,「老大。」誰要來人比那女人更重要。
  「唉……還是發生了嗎。」知道小兒子飛到台灣,再想想養子在台灣渡蜜月……唉,罷了罷了。「我也老了……」年輕人的時代還是讓他們自己去創造吧,他也不想管了。「但也得讓我這笨蛋兒子留個兒子才行……試管嬰兒也不知行不行得通……」中年男人碎碎唸,真是煩惱啊。
  
  「啊、啊啊、哈嗯……再…深點、嗯……」
  「親愛的,你好主動呢……」
  
  雖猜不出另一個聲音是誰,但那呻吟的聲音是女人再熟悉不過了。掩住嘴,眼眶泛出淚光,「為什麼……為什麼……」原來蜜月這麼多天了,他始終不碰自己就是這原因嗎?他愛的是男人…是男人……
  
  糟糕,都忘了養子娶的老婆了。「咳、媳婦,不介意的話……你要不要做我那兒子的媽?」有現成的,不撿來用還可惜。
  「兒子?」頓住。「那不、不就是兄弟亂倫!?」
  「呃、他們是沒血緣的。」
  「我不想聽!我要我丈夫!你叫你兒子快滾!」
  喂喂……兒子幹的事干他這老子什麼事,還要他來擦屁股?算了,反正女人多得是。
  
  
  
  「嗯、唔……」床上交疊的兩具身軀,男人伸臂抱住青年,雙目相對。
  看著自己疼了十幾年的小弟,如今壓在自己身上,男人感觸還是很深。「你以前還很可愛的……」那愛跟在自己屁股後的小男孩,到底跑哪去了。
  「可愛?」眨眨眼,青年綻放如同他這年紀應有的開朗笑容。「我現在也很可愛的上你呀。」跟在男人屁股後是因為覺得他那渾圓結實的蜜桃比任何事物都還吸引人。
  「……可愛不用上我。」在自己二十歲那年被一個小自己六歲的男孩強硬吃乾抹淨,他說出去肯定不用做人。
  「呵呵,你是我的……永遠!」好不容易讓自己捱到十四強暴了這男人,青年說什麼也不會放開。
  
  初見這男人的第一眼,那疼愛自己而露出的笑容,他就下了決心一定要得到這男人。
  如今,終於實現了,從今爾後,就有他陪著了,
  不會在孤單了……
  
  
  
  
  over talk
  為什麼有個代名詞,因為我原先是用史姚下去想的,不過越寫越覺不像……
  請自動帶入名字(囧)
  不過還是可以見史姚的影子,男人髮色跟青年漂亮的臉孔=3=
  
  這篇是我在圖書館讀書,讀到最後趴在桌上小憩時突然就竄進腦子的東西。
  本來想回家再打,不過有些時機一過便抓不回的,我便拿出紙快速寫下。
  大概是在學校寫的也只到→O,所以後頭的嗯嗯啊啊我也懶得下去了:p
  
  我很猶豫要不要標上r18,我自己怎麼看頂多都只到r15啊(囧)
  管他的~
  
  2008/03/21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