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書終成眷屬
  
  
  
  
  
  
  
  
  
  
  「衛亞!我有本書要給你看喔!」任飛翔雀躍的蹦蹦跳跳到衛亞面前。
  「正好……我也是。」衛亞懷中抱了個用牛皮紙包起的方型物體。
  「那數一二三,我們一起拿出來!」嘿嘿偷笑,任飛翔心想這個禮物絕對能幫上衛亞。
  
  殊不知,另個男孩也是懷著同樣的心思──這個絕對能促成任飛翔跟丹尼斯。衛亞在任飛翔數一二三後默默遞出書本。
  
  衛亞在接到書看見封面後徹底僵化。任飛翔好奇地左瞧右瞧,衛亞包得很漂亮,在這裡拆有點費事。
  「那我回去在看囉!那本你一定要跟慕容一起看唷!」離開前不忘叮嚀,任飛翔眼尖的注意到對面不遠處朝兩人走來的紫色身影,最後一句特地放大音量。
  
  「才不可……」
  「什麼書要跟我一起看呢,我摯愛的王子殿下。」
  雙肩抖了下,趕緊把書抱好藏在自己懷裡,轉過身搖搖頭,「沒、沒有……」要是讓慕容看見這本……衛亞臉蛋漸漸泛紅。
  那本送給任飛翔的書是大學同學借他看後,便託朋友幫買的。起初還納悶為什麼要借他,一翻之下竟然是……想著想著,衛亞低下頭,一點都不敢猜測自己懷裡書本內容會是什麼。
  
  剛他停車的時候,一定有什麼事發生……慕容和希饒富興味的笑容,盯著衛亞緊抱著,狀似是本書的東西。
  
  
  
  ※
  
  
  
  「飛翔,今天你要跟丹尼斯對戲喔!」Staff提醒著,畢竟丹尼斯的要求之高,果然是未來天王的架勢啊。
  「欸──」忍不住大叫,雖然很高興能看見偶像史蒂芬啦,不過史蒂芬身邊總有個礙眼的人。
  「好好加油,不然丹尼斯會生氣喔!」
  「我知道!」反正又不是沒看過丹尼斯生氣的模樣,只要一碰上他,他就一副靠近我死的氣勢……唔,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想靠近他!任飛翔拍拍臉頰,還是來拆衛亞送的書好了。
  開心的拆開牛皮紙,心想衛亞會送自己什麼書呢,是不是電玩……
  
  「哇啊──這什麼東西啊!?」
  
  
  
  ※
  
  
  
  「哥,今天你要跟飛翔對戲?」充滿興趣地撥弄著子奇的吉他,平常作曲他是使用電子琴或鋼琴,除非出遠門不方便,才會帶上吉他,隨時能解解手癢。
  「嗯。」對著鏡子微調衣服雙領,隨手抓弄頭髮。
  
  看著哥哥的舉動,紅唇揚起有趣的弧度,哥哥在私人關係上除了特定幾人外,可說是不假形色,除了避免麻煩外,也顧及自己的想法,但現在他不是從前的他了──明亮的雙眸轉視身旁指導的姚子奇。
  「……史蒂芬,你不要那樣看我!」被某人以含情脈脈的目光注視,姚子奇有的不是害羞及甜蜜,是整身寒毛豎起!
  「哦?」挑起細眉。「你沒看我,怎麼知道我是如何看你?」
  「你──」那麼明顯誰會不知道啊!「……算了。」
  「呵呵。」眼眸一轉,史蒂芬隨手彈了個音。「子奇,不幫我上個指導課嗎?」
  「屁啦!你一定又要趁機──」想到那副景象,姚子奇就覺得腰開始痠痛。「再說別騙我你不會吉他!」
  無辜地眨眨眼,「子奇想到哪去了?我只是想請你教我SOLO的技巧,畢竟吉他還是你比較厲害嘛,指導是應該的啊。」說罷還用了你想到哪兒去了的眼神,曖昧的掃了掃姚子奇。
  「……我教。」有氣難伸,為了屁股好,還是讓史蒂芬的精力用在玩吉他這事上好了。
  「那為了回饋你──」語氣一轉,「嗯,我教你電子琴吧。」電子琴嘛,就讓子奇坐在他懷裡開始…嗯,彈奏愛的進行曲。
  我可不可以不要……姚子奇如隻喪氣的小貓,無力垂頭。
  
  身後打情罵俏的戲碼,每天總是上演個好幾遍,不管是在公司或是休息室裡……丹尼斯嘆口氣。「史蒂芬,你今天要跟我一起到片場?」
  「嗯,我想先拿劇本。」這部偶像劇的編劇之厲害,每每在拍戲前個星期就能拿到劇本。
  「是這樣啊,那應該花不了太多時間……」丹尼斯陷入沉思。
  「哥哥有什麼事嗎?」雖然這事不關他,但史蒂芬好奇得很。
  「沒什麼。」讓弟弟知道,想必又是一連串事件的開端。
  
  「喂喂,你哥是不是怪怪的啊?」姚子奇小聲地問。
  「絕對有譜……」史蒂芬小聲回答。
  
  
  
  ※
  
  
  
  「哇啊──這什麼東西啊!?」
  
  一陣慘叫聲嚇了門外三人一跳,丹尼斯要旋開門把的手也頓了一下。
  「這個任飛翔是怎樣……見鬼了喔……」姚子奇靜下神來,口裡忍不住碎碎唸。
  
  「在休息室大喊什麼?」突然蹦出的聲音足足讓任飛翔飛出的三魂七魄速速歸身,趕緊把書藏在身後。
  「沒、沒什麼!」傻笑面對門口三人,任飛翔慢慢移到自己放包包的地方,之後動作迅速地將書藏進包包裡。
  「……那準備拍戲吧。」丹尼斯皺緊眉峰,對任飛翔有事瞞著他感到頗不悅。
  「哦、喔!」見丹尼斯旋腫離開,任飛翔才意會他是來叫自己開始排戲,趕忙跟在他屁股後離開休息室。「史蒂芬等等見!」經過偶像旁不忘給個開朗的笑臉。
  
  「……他無視我啊?」一進休息室,他就被困在史蒂芬懷裡動彈不得耶,任飛翔眼睛長到哪去了。
  史蒂芬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真難得,兩個人沒有吵起來。」飛翔還狀似很快樂的跟在哥哥身後。
  「大概是趕著排戲吧。」姚子奇不以為意地說,丹尼斯的敬業程度又不是不曉得。「不過剛剛任飛翔那傢伙藏了什麼我倒很好奇。」嘿嘿笑了幾聲,掙開史蒂芬走到任飛翔包包旁,從裡頭摸出剛剛被藏起來的物體。「媽啊!這什麼啊!?」一看封面連姚子奇也忍不住拔高音。
  「什麼?」從姚子奇身後伸出雙臂圈住他,頭靠在他肩膀上。「……能告訴我我沒看錯嗎?」連史蒂芬也愣了。
  沒好氣地翻翻白眼,把書湊進肩膀上的人,「你沒看錯,確實是丹尼斯跟那小子。」
  「呵呵,我聞到不對勁的味道囉……」
  
  
  
  剛那本書的封面真是Shock到他了!
  他跟丹尼斯……他跟丹尼斯Kiss……他跟丹尼斯有親密關係……
  
  見任飛翔呆呆盯著自己出神,嘴角不由得牽起一笑,轉眼即逝。
  但工作歸工作,現在也不是發呆的時間。「OK嗎?」
  
  直到丹尼斯問自己,任飛翔才如大夢初醒,用力地點下頭,「嗯!」暗罵自己剛剛怎麼看丹尼斯看直眼,心裡還想著奇怪的事……有點尷尬地垂下頭,不敢對上丹尼斯那張酷臉。
  「在發什麼呆。」手指曲起敲了任飛翔一下。
  「喂!很痛耶!」摸摸自己被敲的地方,任飛翔雙手蓋在頭頂上,這副畫面再度惹笑了丹尼斯。「笑……你笑什麼!」
  「笨蛋。」
  「你幹麻罵我啊!」
  
  兩人相處意外地和諧,落在不遠姚子奇眼中,心中低喊又見鬼了,他竟然看見本來不合的兩人看起來像在……打情罵俏?
  低頭看著買來的飲料,貼進自己臉頰,嘶──好冰,那表示他沒作夢!
  嘖嘖,得趕快告訴史蒂芬這件事。
  
  丹尼斯突然轉頭四處張望。「怎了?」看他突兀的動作,任飛翔也跟著四處張望。
  「沒什麼……」怎地感到一陣惡寒呢……丹尼斯怪異的搓搓脖子。
  「我知道了!一定是有人在說你壞話!」
  「那第一個不就是你了?」丹尼斯一說完,馬上後悔自己太快出口的話,任飛翔本來笑笑的臉瞬時垮下。
  「對劇本。」任飛翔悶悶的說著。
  「我──……嗯。」想補救也不知該從何補救,丹尼斯無奈地嘆口氣。
  
  他沒有很討厭丹尼斯啊。
  看著以出色演技對戲中的男人,任飛翔心頭更加鬱悶了。
  只是很看不順眼丹尼斯總是用小孩子的方式對待他,當他好欺負!還說什麼要保護史蒂芬,明明對史蒂芬就那麼溫柔,為什麼就不能也對他、對他……任飛翔突然從鬱悶跳到疑惑的迷霧。
  他想要丹尼斯對他什麼?
  
  
  
  「史蒂芬,你確定要這麼做?」看著正大光明將書放進自己包包的某人。
  「當然,這東西不給哥哥看看怎麼可以。」
  我看你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姚子奇無語地盯著史蒂芬。
  
  
  
  
  
  ※
  
  
  
  
  
  哼著歌,任飛翔甩著鑰匙輕鬆地走進休息室,才想換上戲服便發現梳妝台上放了本有點眼熟的書。「什麼人那麼健忘……媽啊!」
  這不是上次那本他回家翻遍包包還差點把包包拆掉都一直找不到的書嗎!?
  立時轉頭像作賊似地驚慌察看,急急將書本揣入懷裡。雖然不知道它怎麼出現在這裡,但被有心人士撿去就完蛋了!
  乾脆等等就拿去丟……不行,那要是被拾荒的看見,拿去報社大賺一筆爆料費那怎辦?不如他自己拿去爆料……不對,他怎麼想到那裡去了,重點是要毀掉這本書!
  衛亞怎麼送他這種書啦!
  任飛翔抱怨時完全沒注意到自己也跟衛亞做了相同的事就對了。
  
  「你在那邊嘀嘀咕咕什麼?」
  
  嚇!
  一看是書本內容男主角之一,任飛翔雙眼瞟天花板瞟地板就是不正眼對上丹尼斯。
  「沒、沒有啊!我在、呃……復習…劇本,對,復習劇本!」真不虧是他的腦袋,能掰出這個理由!任飛翔心中不由得自豪起來。
  「哦……」那提高的語調,任飛翔心也跟著吊得老高,要是丹尼斯看過這本書……他會怎樣對待自己呢?
  但看見書的第一眼,丹尼斯會先做的第一件事是直接燒掉或丟進馬桶沖掉吧……反正他很討厭我嘛!任飛翔撇撇嘴。
  昨晚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他一直在想到底自己內心深處希望丹尼斯對自己如何。跟丹尼斯相處起來一直是在吵嘴,若能用對史蒂芬……不,內心更希望是更加一層……
  欸?那不就是那本書的封面了!?
  
  
  
  任飛翔又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世界了。丹尼斯不說話,靜靜注視著那可能因思考過度複雜事情,臉上表情很豐富的男孩。
  他是頭一次如此在意除了史蒂芬之外的人。當然在這之前,還有林芬芬,一直是用著半是補償的心態跟這女孩交往的,一開始是因為賀總的關係,中間覺得對不起芬芬而分手,直到後來兩人半復合的狀態,他始終用了滿懷虧欠的態度與她交往。
  
  “丹尼斯,你真的有喜歡過我嗎?”
  
  當芬芬問出這句話,他卻張著口吐不出半句話來,就算是敷衍的話語也說不了。人生不是演戲,要他對戲裡第一女主角說情話很簡單,但他不願欺騙芬芬──
  芬芬眼眶銜著淚珠,他想上前抱住她,最終卻只能放下手臂,自始自終,仍是將她看成妹妹。
  
  “只不過跟林芬芬分手而已嘛!丹尼斯憑什麼不理史蒂芬!”
  
  他沒忘記當時心情頗低落時一個人找了地方稍稍冷靜,卻在SD休息室門外聽見裡頭冒出了這麼句大聲的話,也不怕被當事人聽見──再說,竟然還是對著當事人弟弟說的。
  直到他們交往,但回想那情景,丹尼斯還是忍不住搖頭苦笑,順便糗了任飛翔一記。
  
  “史蒂芬沒關係!沒有丹尼斯還有我任飛翔,我能跟你組團喔!”
  
  門外的他不禁嗤之以鼻,但也是從這刻開始,將任飛翔這號人物塞進腦裡。
  有時會問起弟弟那個綠色小歌迷,在片場遇見充當臨演的他也會與他吵吵嘴,直到最近關係有較好了,上次自己卻不小心說錯話。
  那天沒被導演喊不專心實屬萬幸了,嘴巴彷彿不是自己的了,台詞照說戲照演,但一整幕下來心裡頭只想著到底該如何跟任飛翔道歉、道歉時要怎麼說跟說些什麼、任飛翔若問起自己做什麼道歉又該怎麼辦──到底他本來就很討厭自己不是嗎。
  就算不是任何人都買他的帳,至少……任飛翔對他的態度能好點。
  
  
  
  走出迷霧的任飛翔,卻換見丹尼斯自己沉思,低頭遲疑地看了看書本。
  剛剛他才想起究竟衛亞會送他這本書的原因──自己曾跟他抱怨過若丹尼斯對自己能好點就好了。
  但也不是這種好過頭的方法吧……不過說不定很有用?
  直到日後,任飛翔才醒悟原來他是被一本書賣了,而且還傻傻幫人家數鈔票呢……不過丹尼斯戶頭裡是一疊疊鈔票也是真的沒錯啦。
  
  扭捏了一會兒,任飛翔小聲地開口問,「呃……你要看書嗎?」
  一愣,後拾起淺淡的笑容,走到那略顯緊張的男孩身前,舉起手有些猶豫,最後還是將人摟進懷裡。
  任飛翔呆若木雞,丹尼斯在做什麼?怎麼辦,他心跳好快好快。
  喉頭發出低低一笑,丹尼斯才開口答復,「其實我已經看完了。」
  
  咦────!?
  
  
  
  
  
  over talk 2008/12/09
  極限了(扶額)
  日天可怕的飆到七千多字,我四千是極限了(抖)
  話說這篇的構想就是“我想跟你說”開頭粗體大字那行XD
  
  總之不管是被日天賣了還是被書賣了(咦),
  小飛翔生日快樂!
  
  
  
  
  
  PS.
  看著史蒂芬很樂的模樣,姚子奇心頭一陣無力。
  「你真的把那本書……」真是不能想像丹尼斯會不會一衝動就把書撕爛。
  「嗯?我只是『不小心』把書放在客廳桌上而已。」說的時候最好不要一臉狡詐的笑容才有說服力。
  懶得甩你……姚子奇翻翻白眼。
  「那本書很棒不是嗎。」他還看完了呢。
  「『不順眼』這書名是很有看頭啦……」簡直就是──
  「哥哥跟飛翔兩個的寫照囉。」史蒂芬眨眨眼,說出姚子奇心中所想的。
  
  下次再來個看對眼也蠻不錯?(我絕對沒在問日天XD)
  
  
  
  PPS.
  「對、對不起!」明明錯的不是自己,衛亞卻習慣地將錯攬在身上。
  「親愛的,為什麼要跟我道歉呢?」扣住衛亞下巴,輕輕將之抬起。
  「因、因為……」目光送到桌上置著的書本。「那本……」
  「我昨天看完了。」
  「欸?」和希把他看完了!?漲紅了一張臉,衛亞想低頭也不能,眼睛也不曉得要擺哪。
  「這麼說來,自小我就沒玩過『捉迷藏』呢……」
  「和、和希……」不會玩也沒關係啊……衛亞心裡暗叫。
  
  現在購買“捉迷藏”一書即馬上擁有書籤三張與丹任宣傳小卡!
  衛亞拿到了唷(後者已在某丹手上),你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