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小貓史蒂芬
  承晴朗的一天
  
  
  
  
  
  
  
  
  
  
  皓薰低頭不敢看某人的臉色。「我要跟著史蒂芬……」
  現場靜默一會兒,只聞紀翔把書闔上的聲音。
  「我先去趕通告了。」臉上毫無異狀,只是語氣溫度至少降到零下二十度。
  
  碰!喀、喀、喀……
  
  「皓薰哥……你完了。」怡青坐在位子上,撐著下巴看呈石膏像的皓薰。唔哇,關上門後在裡頭還可以聽到紀翔的踏步聲……怡青不敢想像紀翔怒氣到什麼程度。
  「紀翔也太會吃醋了。」阿威苦笑,希望今天跟紀翔對戲別受到殘害。怡青轉移目光至他身上。「阿威第二個完。」語畢,只見蹲下身抱頭慘叫的阿威。慘了!說要選擇的人是他……幹麻大嘴巴啊!
  「為什麼關大哥會有事?」嫚君不解。
  「對呀,為什麼?」天晴也不解。
  「因為說要選的人是他嘛!」莉鈴又拿起筆繼續算帳。
  「再說,若沒有意外,皓薰哥今天還是跟著紀翔。」意外,就是指史蒂芬打電話去叫人起床囉!
  算帳不甘無聊,莉鈴與怡青一搭一唱。「早上被吵起來,經理選來選去又沒跟著自己,難怪紀翔會生氣。」
  握拳擊了擊掌心,嫚君大澈大悟。「我懂了!難怪關大哥會有事!」
  撫著下顎,「嗯……這就是禍從口出嗎?」
  「欸──天晴,這句用得好!」怡青給他一個大姆指。「真的嗎?最近進步很多耶!」天晴笑得開懷,難得沒用錯詞。
  
  完全沒聽到眾人的談話聲,一旁皓薰陷入自我的情緒中。他真的完了……紀翔偶爾生氣,但也只是冷嘲熱諷帶過去,自己順著他氣也就消了。
  今天完全無視他,而且早上被吵起來的怒氣肯定還未消,他這次死定了。
  幽幽嘆氣,皓薰轉眼注意到手上的時間,抬頭說:「史蒂芬,我們該走了……」
  總算放開手,史蒂芬拍拍子奇的頭寵愛說:「那我先走了。」
  「喂──」明明自己比他大,為什麼總是被他當成小孩?
  明白他在氣惱什麼,史蒂芬再拍了拍他臉頰。「乖乖做你的事。」
  「好啦!」翻白眼,真的被他當小孩。
  擰了擰他鼻尖,隨即走向不知何時移到門口的皓薰身旁,離開前不忘再看子奇一眼。朝他搖搖手,子奇便背起電吉他往錄音室走去。「我寫曲去。」
  他可不想面對其他人有色的目光跟連珠炮似的詢問。
  
  「我不懂耶……雖然可能會有難聽的言論,但也有人會接受,為什麼史蒂芬不像紀翔一樣,公佈事實?」
  現在同性戀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好萊塢很多明星不也坦承自己是同志?影迷、歌迷不至於反應過度,有的還樂意接受。
  再說,得到外人的祝福是很好,但得到自己人的祝福才是不容易的吧?
  丹尼斯完全不在意史蒂芬喜歡的人是同性或異性,當初知道還笑著祝福,高興他弟弟終於有喜歡的人。
  雖然她覺得可能是看習慣另一對所以才免疫啦!但結果總是好的嘛!
  「丹尼斯,為什麼?」怡青馬上好奇問當事人的哥哥。
  「我無條件支持史蒂芬的作法。」迴避問題核心,丹尼斯祭出回答媒體訓練出來的語言能力。某些事,還是當事人才清楚,外人別多加攪局吧!
  「好吧!哥哥都支持,那我們這些外人也不能說些什麼。」丹尼斯可不這麼認為,照歐小姐的性格,哪可能不說什麼?對,她不是用說的,是出一堆鬼主意。
  「好啦!都要八點了,你們也去上通告吧!」莉鈴筆尖指了指牆上的時鐘。
  精神喊話時間到,天晴高舉握拳的右手,「好!加油吧!不能輸!」
  眾人跟著動作,「哦──」
  奇怪地看著這幕,莉鈴嘀咕,「又不是出征……」罷了!有活力也是很好,低頭繼續跟數字奮鬥。
  
  
  
  ※
  
  
  
  一個人落漠的坐在椅上,低頭像在懺悔,周圍散發出的陰霾往休息室的大夥襲去。
  
  他是被倒會了嗎?受害藝人甲無聲問。
  不,我覺得是被他的愛人紀翔甩了!受害藝人乙無聲回答。
  
  明明低下頭,卻可以清楚攔截到兩人在空氣中無聲的談話,皓薰抬眼怒瞪藝人乙。
  乾笑,藝人乙目光趕緊往別處去,以免被射殺而死。
  
  休息室的門開啟,似一陣清新溫和的風吹進,史蒂芬慢慢走到位上,藝人甲、乙迅速跳下椅子向門口飛奔,心中疾呼──我要新鮮空氣啊!
  把劇本丟向一旁,史蒂芬當然知道皓薰現在心情低落到什麼程度,也不能否認……他是存心的,他嫉妒紀翔與皓薰,撇開工作,其餘時間都黏在一起,反觀他,唉……
  所以一大早,聽聞眾人皓薰連日跟著紀翔,午、晚餐消失不見,便以此事為藉口,打電話擾人清夢。而皓薰愧疚之餘,一定會馬上更動行程,變更了兩天,剩下的今天……沒預估錯誤,就是他。
  但看這情形,這事嘛……可難解決了,跟他猜想得情況不同,他原以為紀翔會生氣是會生氣,可出乎他意料──是盛怒。
  還氣得無視皓薰,他忽然有點慚愧,還是先想辦法吧!
  
  「皓薰?還好吧?」
  「還好……」但聽你口氣完全不像還好的樣子。
  「紀翔沒打電話給你?」史蒂芬小心翼翼地問。「是我打去完全沒人接……」
  ……踩到地雷了。「對不起,我不應該一早就打去吵你們。」他可不能做拆散情侶的事。
  死命搖頭,皓薰完全不在意。「不,是我太在乎紀……翔,我都沒注意陪翔有一段時間,一直冷落你們,是我的不好……你們提醒我是應該的。」不想連名帶姓,怕越叫……就越遠離他一步。
  但若提醒後是這種情況,史蒂芬寧可自己沒提醒。「皓薰……若紀翔不喜歡你了……呃,是假若、假若。」看見淚在皓薰眼角凝聚,史蒂芬加重假若兩字的語氣。
  「就算是假若……我也不要翔不喜歡我。」
  「算了……那你會繼續追著紀翔嗎?」不再執著喜歡與否的問題,直接點出主題。
  「當然會!」史蒂芬訝異他如此肯定,「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沒為什麼,我就是喜歡他啊!」皺眉想了一下,皓薰才繼續說,「其實……我也很怕,一開始不知道彼此的感覺,他會喜歡我嗎?我每次都這樣想……可是,要我放下他、不再追他,那我做不到。」
  「史蒂芬你是不是在煩惱什麼?」越這樣想,他越愧疚了!朋友有煩惱,自己卻都沒發現。
  不理會他的問題,史蒂芬再開口問,「可是……你不會覺得單方面的喜歡,會造成一個人的困擾嗎?」
  「這個……會吧!翔一開始也是抱持這樣的想法,他常說有告白真是太好了。好笑的是我們兩個都浪費了很多的時間,在那猜對方的感覺……這樣想想,應該算是困擾吧?但我很喜歡這樣的困擾。」
  「為什麼?」
  又為什麼……皓薰完全忘記自己還沉浸在陰霾的氣氛中,雙手一伸,把史蒂芬那張讓人嫉妒的臉往旁一拉。「因為翔在意我,才會有這樣的困擾啊!翔常說我小時候發育不好,腦細胞才會那麼少……史蒂芬,你跟我一樣嗎?」
  對他的調侃聽而不聞。「但……那是你們已經知道彼此的感覺,才這樣覺得,不是嗎?」問話之餘,也不忘把停在臉頰的手「拔」下來。
  「那就直接說嘛!你的感覺、你的想法、你想要的!」
  他的感覺、他的想法、他想要的?他喜歡子奇,他愛子奇,只要子奇待在他身邊!
  
  「而且,史蒂芬我告訴你喔──」聽見自己的名字,史蒂芬才從思考中回來,繼續談話。
  「說完問題才一堆,翔很會吃醋,常常我跟哪個人說話就會開始唸我,也不想想,他跟哪個明星拍戲,我有唸過他嗎?」若皓薰是在抱怨,那很可惜他失敗了,用這麼可愛的語氣……是在撒嬌吧?史蒂芬竊笑,往自己袋子摸去。
  沒注意到他的動作,皓薰繼續他的可愛式抱怨。「看他跟阿威拍戲我會吃醋!看他跟黎華坐在一起討論我也會吃醋!看他對女明星說情話我更會吃醋!可是……我都忍下來了,他是明星,我是經紀人……當初我在公佈時就明言,絕不妨礙他的星途,所以我只能乖乖坐在一旁……」坐在一旁灌醋。
  看來有很多怨念呀,皓薰!史蒂芬愉快地想著,手上動作也更加愉快。
  「不說了!越說我的氣就上來……可惡的翔,還敢生我的氣……哼!要是見到他,我一定要好好唸唸他、罵罵他!」不忘加上動作,拳頭一直揮呀揮,述說主人是如何生氣。「對了,」停下,皓薰轉頭。「史蒂芬是不是在煩惱感情?」
  被發現了?史蒂芬挑了挑好看的眉,「你知道?」
  「不知道,可是覺得你跟以前的我很像。」
  料得真準,小羊的直覺還是敏銳的,看來是被吃太多次。「哪裡像?」
  「愛問東問西、會煩惱一堆、很想問別人對喜歡一個人的想法。」靜了一會,史蒂芬伸出食指頂著皓薰的鼻。「那你的想法呢?對紀翔。」
  「什麼什麼想法?我喜歡他、我愛他嘛!有什麼想法?可是……」
  「嗯?可是什麼?」重點來了?
  「翔越想聽,我就越不告訴他,誰叫他那麼愛欺負我!」臉上明顯寫著我很聰明吧。
  「不怕他誤會?」呵呵,史蒂芬終於了解紀翔為什麼那麼愛欺負皓薰了,有價值嘛!
  「才不會!雖然我嘴上不說,但翔可以從行為感覺得到,不喜歡他、不愛他,我哪會任他……任他……」
  「怎麼不說了?」他等著呢!
  「史蒂芬你不用知道啦!我跟翔知道就好……」要他怎麼說?想害自己不用見人嗎?「嗯嗯……的確,你跟他自己知道就好……嗯嗯。」一語雙關,史蒂芬點頭稱是。
  「不談我了,史蒂芬難得跟我一樣耶!這樣我就不會被翔說腦細胞短少了!」至少扳回一成!
  跟他一樣?少見的奸笑染於史蒂芬嘴角,拍了拍皓薰的臉。
  「史蒂芬?」他要去哪裡?皓薰看著他往門口,眼看他要出去。
  「啊!對了,皓薰,」手握門把、腳踏門檻之際,史蒂芬迴頭對他笑了笑,「我還是跟你不一樣的。」小羊的腦怎麼可以跟他的腦比呢?
  「什麼?」小羊不太明白史蒂芬話中意思。
  不回答他的疑問,「我先走了,我的戲份已經OK。」
  剛剛那隻小羊竟然捏他臉,是想害他臉變大嗎?就算是報復吧!
  呵呵,我這份禮物……喜歡吧?大野狼。
  
  
  
  ※
  
  
  
  專注於紙上的音符,子奇邊試音邊修改不對的地方。
  「嗯……還是不要用這個……」
  史蒂芬已經站在門口將近二十分鐘,子奇一直沒發現……是太過專心,還是不想理他?
  不,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皓薰也說了,不說清楚永遠不會知道。
  但這場景,就讓他想起見到子奇的第一天──
  在EAMI的休息室裡,趁著空閒作曲的子奇,那認真的神情,愉悅的氣氛……吸引著他。
  這也是剛剛他進來時不要莉鈴發出聲音的原因,他喜歡子奇作曲的時候。
  本身就像是首多變的歌,隨著曲調上揚高興歡笑;隨著曲調低下哀傷悲痛,有時熱情如火;有時冷淡如水。
  不過,史蒂芬更愛的還是他生氣,那表情……
  
  「史蒂芬?」一陣低笑聲引起他的注意,子奇終於發現在門口的史蒂芬。「站那幹麻?不進來?」用腳拉開一把椅子,要他坐下。「剛好,來幫我看看。」
  「嗯……」他的定位被定在同為音樂人嗎?唉……
  想歸想,還是拿起筆修改,可心思卻飛到──該不該說?
  他不想讓現在美好場景化為一場夢。雖然他們抱也抱過了,但朋友間也常抱來抱去的,子奇會不會認為只是友誼?
  一廂情願的是他啊……雖然自己常常喜歡來喜歡去、東講愛西講愛的,但子奇完全沒什麼表示。
  
  子奇手在史蒂芬眼前上下晃動,「喂?」這傢伙怎了啊?說要改,手一直沒動。靠近史蒂芬,發現出神的人根本沒聽他說話,心一動,出手捏住史蒂芬那張比女人還好看的臉。
  「唔……子奇,你幹麻啊?」為什麼今天一直被捏?
  「我剛叫你,你沒聽到。」意思是捏臉作處罰。
  「抱歉,我出神了……」
  嗯,我知道。子奇放下手,手指彈了彈史蒂芬額頭,「認真點。」
  「嗯……你捏我,皓薰也捏我……真奇怪。」今天跟捏字有緣。
  「皓薰捏你?」語調明顯的上揚。「咦?對呀,我問他一些事……就被捏了。」呃,子奇沒必要站起來強調說明他被捏的事實吧?
  「你問他什麼?」捧住史蒂芬的臉,一會摸來摸去,一會上移下移。
  「子奇?」史蒂芬知道自己的臉常被人誤會,但子奇確定他是男的不是嗎?
  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太過頭,「抱歉。」趕緊放下雙手。旋即轉過身,拿起電吉他撩撥細弦,無意識的彈著。
  史蒂芬一陣納悶,低頭看紙上明明是男生訴說情意,深情而纏綿……怎麼跟子奇彈的不一樣?
  無奈?裡頭的男生還沒被甩吧?
  抬頭想問他,卻想起方才他的舉動,史蒂芬越覺怪異……感覺子奇好像……
  吃醋?
  可能嗎?
  
  「子奇……」
  「嗯?」平平的,聽不出喜怒哀樂。
  「你可以待在我身邊嗎?」
  吉他聲停止,又揚起。「我本來就待在你身邊啊!」子奇回答得那樣理所當然,史蒂芬有點轉不過來,本來?
  噗,史蒂芬忍不住抱肚子笑了出來,原來、原來……
  皓薰說得果然正確,感情並不是只在意會中,該說出口的還是要說出口。
  
  對身後的笑聲不以為意,子奇繼續彈吉他,而原本的無奈轉為紙上……男生訴說著情意,對他所愛的人。從後頭圈住他,史蒂芬下巴擱在他肩膀上。「你好可愛。」
  「別用那種形容詞,請說我好帥。」什麼可愛?大男人怎麼可以可愛!
  「嘻嘻……」就是這種反應,氣不過的表情。
  「別笑了!」又沒什麼好笑的。「對了,你到底問皓薰什麼事?」任由自己往他身上靠去。
  「你在乎?」
  「……」
  「……」
  「我在乎,非常!」哼!大男人對什麼事都要說得出口,他姚子奇是大男人。
  「我知道。」雖然不知道他是在乎什麼,但能得到答案,夠了。
  「知道就好,你總是亂想些有的沒的。」敲了敲史蒂芬的腦袋。
  瞇起眼瞪住敲他腦袋的手,史蒂芬發現今天被別人爬到頭上好幾次。「子奇……」
  「嗯?」不覺史蒂芬眼裡閃過的一絲詭譎,子奇自然地回答。
  「我們最好了,對不對?」
  「沒丹尼斯跟你得好。」哦,透露出一絲醋味。「不過,我覺得我跟你最好!」而且是非常好的那種。
  子奇心裡暗自樂了一下,史蒂芬說跟他最好,嘿嘿!「你這麼說,就是囉!」不過嘴巴就是不承認。
  「那我今晚去住你家好不好?」迷湯灌完了,該辦正事。
  「好啊!」回答得很順口……咦──不對!「喂,你剛說啥?」他怎麼聽到疑似要去住他家?
  「你剛答應了,不能反悔。」
  「……」大男人,說話要重信用,他姚子奇是大男人,是大男人……
  可是他好想哭!
  「乖,我跟某人不同。」他不吃羊,只吃一隻有爪子但不夠利的小貓。
  「這不是同不同的問題……」是誰會被吃掉的問題啦!
  他姚子奇最大的危機,誰來救他啊!
  
  
  ※
  
  
  從門縫朝裡頭偷看的皓薰,一看到史蒂芬抱住子奇,趕緊摀住嘴巴制止自己發出聲音。小力、輕輕地關上門,「太好了……」
  冷不妨,皓薰身後冒出個他熟悉的聲音。「是很好沒錯。」
  慢慢轉過身,皓薰有很多話想對紀翔說……但真碰上,又什麼都不敢。
  「怎麼?舌頭被咬掉了?」紀翔抱胸問。
  是啊,被你這頭狼吃掉。「沒有啦……」但他沒那個膽說出被狼吃掉。
  「不是說見到我之後要好好唸唸我罵罵我?怎麼不唸不罵了?」
  忘記紀翔還在生氣,抬頭驚訝道:「你怎麼知道?」這不是他跟史蒂芬講的話嗎?
  晃了晃手上的手機,「史蒂芬有打電話給我,而我接了。」
  皓薰腦中開始回想……史蒂芬好像在他說話時,手在袋子裡摸什……啊!
  「他──」察覺聲音太大,放小小聲,「他打電話給你?」
  「嗯哼。」
  「啊……」他沒說出什麼吧?沒有吧?
  「你甭擔心,雖然前半段我沒聽到,但依照你腦細胞看來……哼哼。」發出嗤笑,其實是史蒂芬的事他也沒興趣知道。
  早上打來吵人的帳,他還沒算呢!但看在史蒂芬送了個禮物給他,他也很喜歡,將就抵過吧!「不過嘛……也託他的福,我才能聽到你的真心話。」雖然是對史蒂芬說。
  望著紀翔臉上幸福的笑容,皓薰也跟著傻笑,他最愛紀翔這樣子,紀翔不是一個人,永遠有他的陪伴。
  不過……「那樣,能不能不要生氣?」他好怕明天不能出現在辦公室。
  像陣風,笑容馬上斂去。「我沒在生氣。」
  是呀!你沒生氣,你是憤怒!皓薰心中碎碎唸。
  「嗯?要唸我了?」
  「欸?沒、沒、沒……」拼命搖晃雙手。
  「沒關係……」皓薰臉上出現光芒,紀翔不生他的氣──
  「回家我讓你唸整個晚上,在床上。」說完這句,便打算要莉鈴轉告史蒂芬說皓薰他帶去「忙」,通告自己找人陪他去。
  「不要啦──翔!別這樣啦!」死命抱住他的腰不放手。
  「抗議無效。」
  嗚──誰來救他啦!
  
  
  莉鈴看著皓薰抱著紀翔腰不放,紀翔也不在意地朝門口走去。
  經過她身邊時只是微微對她點點頭,皓薰繼續哀嚎。
  「嗯……這就稱為雙喜臨門吧?」一喜,紀翔颱風警報解除;二喜,史蒂芬與子奇戀情終於撥雲見日。
  不過,莉鈴忘掉的是……福無雙至,明天翱翔天際辦公室將會缺席兩人。
  兩人名字不巧叫金皓薰與姚子奇。
  
  
  
  附註:CG一枚得到「史蒂芬少見的奸笑」
     CG一枚得到「金皓薰死命抱住紀翔腰不放」
  
  
  
  
  
  《End》
  
  2006年2月12日
  
  
  
  吃掉小貓史蒂芬之番外小劇場‧未來貢品小貓一枚
  
  子奇抓著翱翔天際門框不放,死命呼喊著,「救我啊!天晴──怡青──」
  「子奇乖,大男人要言而有信、要言出必行、要言行一致,所以囉!乖乖讓我去住你家吧!」
  「不要啊──我不要像某人被吃掉!」某人已經被打包帶走,不在現場。
  丹尼斯皺起眉頭,他覺得他有必要提醒一下。「史蒂芬,」子奇抬眼充滿期待看著他。「嗯、咳咳咳……量力而為。」轉頭不忍心對上子奇的目光。
  「哇啊──丹尼斯,他你弟啊──」
  「呃……史蒂芬決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好自為之。」阿門。
  「不要啊──救命──」
  門輕輕帶上。
  
  子奇,這是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