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阿魅,祝妳生日快樂OWO/
  
  
  
  
  
  傻愣愣地盯著床柱發呆,關古威不太明瞭為什麼他會在克烈斯的房間。
  
  不愧是克烈斯,房裡的擺設比起歐洲貴族有過之而無不及……呃,是說他本來就是一國的王子,奢華點也不為過。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到底他為什麼在克烈斯房間。
  
  據說,好像是金皓薰接到一通遠洋電話。
  據說,是某國皇族王子打來。
  據說,電話內容是這樣的。
  
  「你好,這裡是翱翔天際。」翱翔天際可愛小秘書甜美的聲音。
  電話筒裡傳來低沉的嗓音,「我是克烈斯,麻煩給我的弟媳接聽。」
  「呃?」弟媳是指……「經理,你的電話。」把話筒遞給金皓薰,功成身退,繼續跟帳簿努力。
  
  「你好,我是金皓薰~請問你哪位?」
  「克烈斯。」
  「欸欸──」克烈斯?「怎麼了嗎?」記得他說要處理點事便告假回國。
  低笑聲,「是有點事想麻煩皓薰。」頓了頓,「想麻煩你幫阿威排休假。」
  「阿威啊?等等喔…我看看……」把話筒夾好,金皓薰翻翻行程表,「嗯…阿威的電影要殺青了,很快就有空檔,要休假沒問題。」
  「那就麻煩你了。」
  「不會不會。」反正關古威電影殺青後的確是有段假期,所以他便沒拒絕。
  於是電影殺青後,關古威就連夜打包被丟進克烈斯安排的私人飛機上。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他人就站在這片土地上。
  
  出神的魂被門外的人喚了回來。「阿威?行李放好了嗎?有帶泳褲吧,換上我們去海灘。」
  「啊、好!」
  所以說,他關古威在這裡,是因為要渡假…吧?
  
  
  「嗯──」伸伸四肢,關古威恨不得奔向那蔚藍的大海,但熱身還是要熱。
  「阿威。」聽見自己的名字,關古威轉頭想回應,但一見到來人,喉頭硬是吞了口口水。
  
  任何時候看眼前的男子,都是那樣地魅惑人心──任何人都甘願成為他的俘虜。
  神在創造他時,一定多花了點心思。
  異色瞳雙直勾勾盯著自己看,唇角微揚,身上披了件黑色絲質襯衫,往下是……
  哇!自己怎麼像個色狼似的!
  關古威甩甩頭,努力把心中所想的甩出腦內。
  
  克烈斯好笑地看著關古威,不太明白他的動作是在做什麼,不過…更有欺負的價值。
  「就算是熱身運動,頭甩那麼大力斷掉我會心疼的。」
  「……哪有那麼容易斷掉啦!」克烈斯在鬼扯什麼啊。
  
  關古威環視了克烈斯的穿著,「你是要游泳嗎?」正常人不會穿絲質襯衫來海灘吧?
  克烈斯看看自己身上的行頭,「嗯?有什麼不對嗎?」異色雙瞳蘊含著戲謔,「怎麼?想扒掉我衣服嗎?」
  「你……」關古威敗陣。
  「不是嗎?不然這麼在意我穿什麼,嗯?」低笑,克烈斯深深覺得生命中有關古威這號人物真是一、大、樂、趣。「我是不在意你現在扒掉我衣服。」
  啊啊──「我去游泳!」關古威決定到海裡消消怒火。
  
  
  
  悠閒地躺在沙灘椅上,克烈斯享受日光的照拂,順便注視著在海裡暢快游泳的愛人。
  也只有在心裡,才會坦承自己愛他啊……讓他知道,會很樂吧。
  還是保留一下吧,酒越沉越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也是一樣。
  
  「克烈斯你不游泳嗎?」緩緩靠近岸邊,關古威擦著髮梢的水珠,豔陽照在他身上,映著身上的水滴,形成了一股曖昧的光暈。
  看著這樣的他,克烈斯只覺自身下腹一陣燥熱,若有所思地望著地上的沙灘布。
  嘴角微微上揚,「阿威…需要我幫你擦防曬油嗎。」明明是疑問句,但從克烈斯口中說出來是不容拒絕的肯定句。
  「呃?哦…好啊。」反正也拒絕不了,關古威就答應了。
  
  
  倒在手上的防曬油,克烈斯自然讓它從指縫中一滴滴,滴落在關古威背上。
  忽來的奇異觸感,背部忍不住一陣戰慄,雖然關古威馬上隱忍住,但在克烈斯身下,他就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一舉一動都逃不了獵人那雙銳眼。
  沿著背部肌理推開防曬油,特意滑過關古威敏感的背脊,克烈斯見他手抓緊了沙灘布。
  克烈斯大手游移腰際兩側,被服務的人終於忍不住了,「克烈斯!你是在吃豆腐還是在擦防曬油啊?」可惡,就知道克烈斯沒安好心,突然幫他擦起防曬油。
  「嗯?我幫你擦還被說成吃豆腐,阿威你真傷我心。」再說,他明明是準備吃人。
  「……算了,我說不過你。繼續吧。」關古威再度敗陣。
  腰部以上完成,那……就換腰部以下吧,克烈斯惡劣一笑。
  無視泳褲,直接深入那令人遐想的臀瓣。「克、烈斯…你!」關古威欲抬起身子趕緊逃離這危險人物。
  「不行啊,威…一看見你,我就忍不住了。」思念之苦、慾火之身一碰到關古威便不可收拾。
  克烈斯手指殘餘的防曬油被推入關古威久未被疼愛的後穴裡。「啊啊…」無力地趴伏在海灘布上,
  「克烈斯、你停下啊…會有人、啊嗯…」關古威試著想阻止克烈斯的企圖。
  再深入一指,「有人?我早就吩咐僕人別來打擾我們,今天這沙灘都是我們的囉。」
  「你──」他是來渡假不是來做這事的啊。
  修剪漂亮的指甲輕括著肉壁,克烈斯知道這對關古威是折磨──難受又甜美,但自己緊繃的慾望可不適合越沉越香,只有越沉越狂,想一舉進入,在裡頭盡情的馳騁,可就怕會傷了愛人。「還好嗎?」
  「唔嗯…嗯、可以……啊哈!」前頭微昂起的男性被掌握,關古威發出一聲驚喘,隨後則是感到舒服、鼻音頗重的呻吟喘息。「嗯…克…烈斯…哈啊……」被握住的慾望得不到紓解,後頭的空虛又沒被狠狠填滿,早就不耐地扭擺腰身。
  「嗯…讓你先去吧。」在關古威體內的手指緩緩抽動幾下,配合前頭的動作,關古威手緊揪住海灘布,迎接高潮的來臨。
  「克、烈斯…」身子一再抽畜,關古威在沙灘布上喘息,克烈斯舔掉手中那屬於關古威的一部份。
  側著頭,一見到那情景,關古威羞的半掩住臉,「你……」
  「不喜歡嗎?」並沒完全吞下喉,克烈斯翻過關古威身子,端起下巴吻上。
  不在乎是唾液或愛液,關古威伸出舌頭與他交纏,張臂摟住克烈斯頸項,溢出呻吟,雙腿也爬上身上人的腰部。
  「難得看你那麼主動……」總是像隻害羞的小兔子,今日怎麼轉性了…不過也驗證了小別勝新婚這句話。
  喉頭發出不滿意的咕噥聲,他也是男人,這樣的撩撥他,正常人當然會受不了。「囉、囉唆…」關古威臉頰還是不爭氣的漾起紅暈。
  指尖畫著關古威因繁忙而略微消瘦的臉頰,克烈斯暗暗心疼。「回房吧,我怕你著涼。」
  「抱我回去。」有免費運將,不用白不用。
  輕鬆的抱起關古威,克烈斯露出一個涵有他意的笑容。「當然了…待會就怕會累壞你了。」
  「克烈斯!」
  
  
  
  ※
  
  
  
  「嗯──那下星期的行程就這樣……阿威?」看著關古威怪異的姿勢,金皓薰不禁停下話。
  皺著眉頭扶著腰部,「啊…沒沒沒,皓薰你繼續…」該死的克烈斯…
  「真是的,渡假就應該好好休息啊…你的聲音幾乎都啞了。」
  「……抱歉。」他下次不要再渡什麼鬼假了啦,寧可去醫院跟歐醫生好好聊天。
  「我在安排你休息個幾天吧。」金皓薰擔憂的看了看關古威,不時彎下身探看他腰部。
  「皓薰!」無奈的關古威。
  「好嘛好嘛…」他也只是好奇嘛。
  
  
  
  
  
  《End》
  
  後記:
  別怪我不厚道的沒敲完全套,因為……懶XD
  一想到還要先○○再XX之後又●●的動作,光想頭就開始疼OTZ
  是說,我家阿克是溫柔的,要看鬼畜的別找我XD
  
  最後,阿魅生日快樂ˇ
  繼續開克威拉普小花吧OWO!
  
  2006年11月24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