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啦啦隊】問題

  問題
  
  
  
  
  
  
  
  
  
  
  這是他們第一次壓床單的前兩個星期。
  
  
  
  「瀧……」待在月瀧懷裡上癮的獅因,頭靠在頸窩間磨蹭。
  「……怎?」對月瀧來說,獅因的行為根本是折磨。
  
  愛人磨啊磨的還可以忍耐,但頸間吐出來的氣讓他不由得一震。
  幸好沒被發覺。
  
  猶豫了一會,獅因才吶吶問出他一直好奇的問題。
  「為什麼你…技巧……那麼好?」
  真的很好奇啊!若是第一次…那也太舒服了吧……
  
  顯然這個問題,讓我們的月瀧僵在那。
  「怎麼問這個?」翻翻書轉移對話題的注意力。
  「因為…你很熟練啊……好像、不是…」緊張地抓住月瀧衣服,這問題好難啟口。
  淡淡接下獅因未完的話,「好像不是第一次。」
  「呃!嗯……」很在意這問題。
  把書放向床旁櫃子,「我是第一次幫人。」
  馬上反駁,「騙人!」
  「我作啥騙你?」
  
  「可是我很舒服啊!」理直氣壯的說出原因。
  
  邪笑,「我很高興我讓你很舒服。」再說這種話,會讓他很衝動。
  獅因才發覺到自己說了很曖昧的話,紅著臉低下頭。
  欺負不能太過頭,等等小獅會變身猛獅。「我會那麼熟練是因為我自小就看醫書,不管是男人或女人的生理構造我都很清楚。」附在獅因耳旁,「也知道哪些地方會讓男人很舒服……」
  「嗯、嗯……」根本不敢看向月瀧,頭象徵性地點幾下。
  「呀!你──」不預警的,月瀧啃咬著獅因耳朵,手鑽進鬆垮的衣服內,尋找著敏感的紅點。
  害羞外加點害怕,想檔住月瀧侵略的手,「瀧、瀧…」
  輕聲誘惑著,「別怕…我不會做到最後的……」月瀧在心裡嘆口氣。
  
  天天看卻吃不到是多麼地痛苦,總不連摸摸、抱抱、撫撫都不行吧?
  總有天他一定會得不到紓解而死。
  也不能一直把獅因的小嘴當作……
  
  想歸想,月瀧手還是一直動作,獅因的呻吟聲也繼續。
  「瀧……」不過幾會,可愛純情小獅子臣服。
  「我等幫你……」後肩烙下紅印宣告所有權,空閒的手早潛入最私密的地方。
  「嗯……不能、到…最後喔……」
  「好…認真點……」
  
  他的小獅子還沒長大吶。
  
  再等些時日吧。
  
  
  
  
  
  「他們不閒熱嗎?」躺在沙漠綠洲草地上,咬著冰棒的浣理用棒棍點了點那兩人。
  趁著休息時間,獅因又窩在他專屬的座位,一隻冰棒不時在兩人口中來回。
  盤腿坐著,軍傻笑,「可是看起來很幸福啊!」前幾日兩人的陰沈連怪都不敢圍過來,陰暗電波太可怕了。
  
  閒聊著,突然蹦出個聲音,「阿囉哈!我們能在這休息嗎?」一隻俏麗的貓兒,後頭跟著一隻狐狸。
  「啊、啊!當然可以,請坐請坐。」
  
  才剛坐定位,「欸欸、貓佑…看那看那。」瑚珞扯著貓佑衣角。
  「什麼什麼?噢噢──」反應不過來,但一抬眼見到那端帥氣男人托著陽光男孩下巴舌吻,熱血起來。
  「唔呼呼──這景色太美好了。」十指交握,瑚珞眼睛閃出亮光。
  「可不是可不是。」跟著一起發出亮光。
  
  這兩隻有點怪。浣理用著眼神與軍談話。
  呃、哈哈…找點話題吧。軍使了使眼色。
  
  「兩位跑到這來幹麻呢?」把冰棒棍往後一丟,浣理半好奇半轉移注意力。
  「我們兩個先休息,其他隊友還在打神奇的章魚腿。」嘴巴說,眼睛卻一直黏在愈來愈熱情的兩人。
  哎呀呀~帥哥把手伸進去了,男孩發出喘息聲,呼呼──
  瑚珞頭上,愛心小花滿天飛。
  
  另外一隻也是相同情況。
  
  沉浸在兩人世界的獅因總算發覺到有外人在場,眼倏地睜大,推推月瀧。
  月瀧早就注意到了,此時才不甘願地離開,不過沒忘先吻個獅因沒氣再說。
  要命的是某隻色龍還不滿足地舔舔上唇,兩個女人跟著他動作發出一陣尖叫。
  
  快速起身,快速走到月瀧身旁,快速坐下,獅因臉也快速爆紅。
  太令人害羞了啊!
  
  
  
  
  
  這是他們第一次壓床單的前一個星期。
  
  
  
  上次神奇章魚腿的偶然相遇,奠定了卡巴拉啦啦隊與卡巴拉寶寶隊的友誼。
  
  獅因窮極無聊地看著貓佑及瑚珞翻著不知名本子,一邊偷笑一邊討論。
  基於人性天理,他好奇的問,「妳們在看什麼啊?」
  
  對望,嘀咕了幾句,轉過去看著獅因,問題一發!
  「小獅子,你跟那隻龍到幾壘了啊?」瑚珞奸笑著靠近獅因。
  「咦?什麼意思?」
  後頭的貓佑幫補充,「哎呀~就是牽手、接吻、愛撫還有…愛愛囉!」前頭瑚珞嗯嗯嗯的點頭。
  獅因臉像塊布似地被染成大紅色,「什、什、什麼啊!」
  
  再對望,貓佑從身後抽出三本封面是很正常的本子。「來來來,這三本先拿去好好鑽研,有純情版、色氣版、極濕版!」
  雖然存著很大的疑問,但獅因還是接過去。
  
  室內只有翻書聲……「啊啊啊!這是──」一下就從極濕版看起的獅因,翻沒兩頁臉再度竄紅。
  不過這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之後的幾分鐘、幾小時,獅因真的認真讀起來。
  
  是「讀」。
  
  啃掉好幾本,獅因正襟危坐,問著兩人。「那個…我拒絕瀧……他會不會很傷心啊?」他想到上星期的事。
  兩人同時點點頭。
  「有可能會認為是討厭自己。」瑚珞喝著招待的綠茶。
  
  「啊啊……」聽見她的回答,獅因雙肩垂下,臉上一片死寂。
  
  「安啦~月瀧他八成是捨不得啦!不然早一開始就把你吃掉了。」貓佑啃著招待的餅乾。
  
  「真的嗎?」臉上又充滿希望。
  
  看了看彼此,兩個女人有志一同地抓著獅因嘰哩呱啦。
  
  她們嫌獅因臉上紅得不夠。
  
  
  
  
  
  這是他們第一次壓床單的後幾天。
  
  
  
  「妳們到底灌輸獅因什麼啊……」月瀧無力地問著那兩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
  他是知道這兩個非比尋常,沒想到尋常到這種地步。
  
  「呵呵,只是教他什麼是誘受順便提供春藥給陽晴而已啦!」兩人笑得一派無害。
  
  挑眉,「……只準教這個,不能再教些有的沒的。」順便揚揚魔仗──
  
  要是敢犯,魔法轟飛。
  
  
  
  所以說,月瀧真的只是討厭被綁而已XD
  
  
  
  
  
  《End》
  
  後記:
  「問題」是比「願望」早敲,承於「情侶」後,沒想到一直卡住(癱死)
  只好更改預定內容…算是未成年續,吧?
  
  卡巴要先小憩一下了(茶)
  明三開始努力~
  ↑這兩句有可能是屁XD
  
  2006年4月29日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