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時間
  
  
  
  
  
  
  
  
  
  
  「瀧耶,為什麼大半夜的,我們要到這啊……」看著荒涼的景象,獅因無聊地玩著樹枝。
  「因為那兩個女人想看流星。」倒了杯水。
  「啊啊,我也要。」手指指杯子要月瀧也倒杯水給自己。
  含住一口,月瀧扣住獅因下顎,把水送進獅因嘴裡。
  「唔、嗯……」隨著兩人舌頭交纏,水一滴滴從嘴角流出。
  
  紅著小臉,「我都指杯子了……」手背抹去曖昧的水絲。
  「這樣比較有味道,不是嗎?」嘴微含指尖,月瀧低笑。
  「是什麼味道…」冷汗。
  月瀧好可怕喔…是因為夜深的關係嗎?
  
  是說獅子啊,這是完全沒關係的。
  
  
  
  對著星空發呆。「好熱…」獅因脫下手套,挽起袖子。
  「的確。」贊同點頭,月瀧突然覺得衣服布料少也是挺不錯的,很通風。
  眼看月瀧大方地掀開兩片遮不了什麼的布,獅因吞了吞口水。
  自己的情人真的很美耶…走在路上一堆男的跑來搭訕,雖然最後總是會被魔法嚇跑。
  眼睛愈瞄愈下去,獅因迅速低下頭……令人臉紅心跳的景色。
  「獅因?」不解他的動作,而且臉還紅紅的…「感冒了嗎?」
  「沒沒沒!」乾笑,獅因急忙搖搖手。
  「…是太熱的關係嗎?」月瀧認真思考原因。「我記得附近有座很隱密的綠洲…要不要去那泡泡冷水,涼快一下?」其實自己也很想泡水。
  「可以嗎?」他們原本是在守夜…吧?
  「這邊安全得很…再說她們需要我們保護嗎?」答案肯定的是不用。「所以我們偷溜也沒差。」
  那……就溜吧!
  
  
  
  獅因動作迅速,衣服丟啊丟的,三兩下就衝進湖裡面玩了起來。
  「瀧你快來啊!」對還在岸邊的月瀧招招手,要他快下來。
  看著小孩子心性的獅因,月瀧露出個無奈的笑容,「好好好。」
  
  卸下自身鈴鈴鐺鐺的裝飾品,拉下髮束甩甩頭,月瀧倚著月光脫掉上衣…或許該稱為斗篷?
  垂下眼欲脫下裙子,注意到獅因一直盯著自己看,戲謔地笑,「怎麼?晚上還看不夠嗎?」
  出乎意料,獅因不如以往紅著臉,很認真的回答,「是看不夠啊!誰叫瀧每次脫掉衣服時都在對我做色色的事,我想看但都閉著眼睛,沒辦法。」
  反而是問的人愣住,怎樣都沒想到會得到看不夠的答案。「呃…是這樣啊。」
  探頭四處望了望,獅因眼睛在湖面上飄移。「那個…瀧啊,」見月瀧給了自己一個說下去的笑容,才敢開口,「那個……我們來做好不好…?」湖面下,害羞帶點被拒絕的害怕玩著手指。
  若說方才月瀧是小愣,這次一聽獅因說出口的話,愣得連魂都飛了。
  嘴巴詫異地張成O字型,月瀧眨眨眼,確定沒聽錯──獅因向自己求歡?
  
  等不到回應,獅因險些流下淚來。「你…不要嗎?」
  「怎麼可能不要。」難不成那兩個女人又灌輸了什麼…
  「那你剛剛都不回答我…」他真的差點哭出來了。
  掩嘴撇過頭,小聲但足以讓對方聽見,「…我呆住了……」好丟臉。
  「不過…」月瀧繼續未完成的動作,折好衣物往湖裡走去,「我現在沒有反應…你要不要做點讓我『性』奮的……嗯?」站定。
  獅因呆呆看著月瀧走進來。「咦?」是要他……做就做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牽起月瀧的手,走向鄰近草叢中,「在這站好…」背對著他爬上有點高度的石頭,一手撐在石面上,兩腿打開。
  在月瀧屏息下,獅因撫著脆弱的男根,昂首呻吟,「嗯…啊嗯…瀧…嗯──」在身後男人的注視下,不知名的快感充斥全身。
  
  盯著獅因放蕩地愛撫著自己身體,月瀧早想狠狠撞進他體內。但他想看,想看愛人為自己點燃慾火的淫蕩模樣,何必用什麼春藥?獅因本身就是一帖最佳的春藥。
  
  月瀧遲遲沒什麼行動,獅因抽噎著聲音地哀求,「瀧…進、進來…求你…」搖晃臀部,惑著那端的男人。
  「獅因…我很久沒看你自己來了…」頓了一下,「還記得我第一次幫你嗎?我用嘴幫你……吶,想像一下吧。」食指輕點自己下唇。
  「嗚……」咬著下唇,獅因閉眼回想月瀧第一次幫自己口交的情形。「嗯…啊、哈…」是這樣的吧…他幫自己的時候…「嗯…啊…啊…好舒服、唔…瀧…」
  舔舔自己食指,月瀧走向前。「是這裡想要嗎……?」輕輕按住粉紅小穴,惹來獅因一陣輕顫。
  「啊、啊嗯…那裡…嗯哼……」狂擺腰身,冀望月瀧愛撫自己。
  兩手撐開臀瓣,姆指微剝開小穴開口,雖然只是一個小洞,但足以讓月瀧手指潛進去作亂。
  「啊!啊呀…啊…不要、啊…我要……」顫抖的身軀,獅因強忍著異物侵入身體的不適,卻又折服於月瀧帶給他的快感。
  縮回,月瀧有趣的問,「到底是要還不要?」
  「哈…哈、哈啊…」兩手緊抓住石緣,「不要手指…我、我要你的…」
  「我總得先潤滑啊…小傻瓜…」輕斥。每次做完的隔天,月瀧一見到獅因癱在床上的樣子,便巴不得痛的人是自己。
  「啊哼…不要緊…進來、快進來…」狂搖頭,獅因毫不在意隔天會有的痛楚,完全沉於肉慾的天堂。
  苦笑,握住自己腫脹的下身抵在開口,慢慢的推入,深怕傷到愛人。
  「啊、啊…再深…點……」覺得濕潤度可以,月瀧才慢慢讓獅因容納他。「啊、啊…哈…頂、到頂啊…」
  「到底是誰教你的…變得這麼色…」往前一頂,一口氣送到最深處。
  「呀啊啊──啊…好、好棒…呀…啊哈、是…你教的、嗯…啊…」獅因配合著後頭的抽動,一前一後搖動臀部。
  「傻瓜…你是不是又偷看漫畫…」在背上烙下紅痕,手伸到前頭握住獅因脹熱的男性。
  唔呃、被抓到了…「我怕、怕你不滿…足嘛…啊、瀧…我好、愛…啊、你啊嗯…」
  「我也好愛你…」
  
  「嗯…疼…」低喊,雙膝在石面上磨得好疼。
  月瀧注意到了,一把抱起獅因,撐住腰部,抬高一支腿。「踏在石頭上…才不會疼…」
  「啊、嗯…好深、啊…」自己也使勁分開雙腿。
  「啊嗯…嗯、嗯……啊哈、啊…」緊貼住後頭胸膛,金色枕在月瀧肩上喘息。
  獅因努力套弄自己的昂物,想得到最極致的快感。「嗯哈…哈…啊、別再…嗯啊…」體內的巨大狂野的抽動,手中的昂物開口露出白色。
  腦中一片空白,「啊啊…不行、了啊──」身子一顫,頂端噴出液體,在月光的照射下閃著淫光。「啊、啊…啊哈……」
  雙腿一抖,月瀧也在獅因體內射出。「嗯…呼、呼…」
  
  坐在石上,讓獅因坐在自己腿上,替他清洗身體。
  眼快闔上卻還是硬撐著要與月瀧談話。「瀧…」欲說的話含在口中。
  移了移身體,讓獅因靠在懷中,輕吻他額頭。「睡一下…」抱起他往湖岸走去。
  
  
  
  「嗯…嗯…」緩緩睜開眼,獅因看了看四周。
  早上了嗎……什麼時後回到房間的?
  坐起身,才剛伸出腳…「唔啊啊!」撫著臀部。
  吃痛的緊鎖眉頭,「瀧呢…」想下床洗臉刷牙也不行。
  
  聽見慘叫聲,月瀧趕忙放下準備到一半的早餐衝進房間。「獅因?」
  淚汪汪地巴望著門口的男人,「瀧……」
  露出苦笑,走到床邊。「真是的…叫我一聲就好了啊…」坐在床緣,月瀧覺得自己好像老媽子。
  往月瀧懷裡鑽,「嘿嘿…這樣比較快啊…」
  嘴邊掛著微笑,手上下撫著金色柔軟的髮絲,時而挑著幾根細絲纏繞手指。
  
  
  在月瀧看不見的地方,獅因眼偷偷往上瞄,竊笑。
  屁屁痛是痛啦…但能享受到月瀧不同以往的溫柔,什麼都可以承受。
  
  
  聰明如月瀧,怎麼可能沒猜到獅因那小腦袋瓜的心思呢。
  總是會加倍的疼愛獅因……然後再加倍的欺負獅因。
  
  月瀧心裡很樂。
  
  
  
  
  
  《End》
  
  後記:
  唔呃…這篇從十幾號開始敲,到現在才完成…
  真是神奇(茶)
  註定在生日當天要A掉(笑滾)
  
  是說,敲了老半天…還是只有一篇(茶)
  繼續加油吧(無力向前爬)
  
  2006年5月28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