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啦啦隊】家

  家
  
  
  
  
  
  
  
  
  
  
  「獅因。」推開門,月瀧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闖了進來。
  「啊啊啊──」我趕緊拉下脫到一半的衣服,「你幹麻不先敲門啦!」媽啦差點要被看光了。
  稍微皺了下眉,「……幹麻不繼續脫?」
  「你在說什麼啊!」害我臉都開始發熱。胡亂抹了把臉,我試圖讓臉上的燥熱快點散去。
  
  「要不要去MYSHOP?」隨性地坐在我家的座墊,隨性地拿起桌上的冰綠茶,月瀧你當這是你家啊?
  「去那幹麻?」那不是敗家的地方嗎?我這沒錢的小子只能去那流口水。
  他看了看空曠的房間,「去買傢俱。」
  我吃驚到差點把口中的綠茶往對面的月瀧臉上噴,「我沒錢啦!」
  真奇怪,明明大家都說我們感知型的很會賺錢,但我是愈賺愈虧錢……好鬼。
  月瀧又習慣性地拿起魔仗開始擦拭,我真懷疑他是不是有潔癖。「誰說你要花錢的?我花。」
  
  噗──
  
  「……」月瀧臉上的十字路口開始亮紅燈。
  「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越過小和式桌,笨拙地拉起衣服替他擦臉上我剛噴出去的綠茶。
  偷偷抬眼,月瀧垂下的眼瞼裡藏著我無法讀取的心思,好想知……我在想什麼啊!
  「我花我的錢,你噴什麼茶?」月瀧抓著我的手,往他衣服上的綠茶漬擦去。
  「那到底是……什麼?」打死也不能承認,聽他說完,我心中有小小失落感,我是在失落什麼啦!
  「走吧,浣理跟軍還有珞漓跟陽晴都已經到那了。」他站起身,看到衣服上的痕跡又瞪了我一眼。
  話題扯太快了吧,「啊啊?」送個傻笑回應他。
  「我們六個剛好兩人兩人住,而你──跟我。」
  為什麼不是我跟浣理住……我心中有無限的委屈,眨眨眼望著他。
  
  「別以為你眨眨眼流個眼淚就能改變事實。」冷冷地潑了我一桶冷水。
  
  「好啦!走啦。」無奈,只好接受。
  不可思議,看著走在我前面,月瀧的背影,心中失落感頓時成雀躍……我是在搞什麼啊?
  
  
  
  
  
  「你們兩個真慢……是不是在房裡做什麼啊?」珞漓眼露奇怪光芒地望著我跟月瀧兩人。
  「我們能做什麼事?」我抓抓頭。
  她可惜地嘖了聲,「原來沒什麼啊!」
  珞漓真的是個很奇怪的人。
  
  ※
  
  「媽啊……」光看椅子的標價我就暈了一半。
  月瀧沉默了一下,「先選最重要的床吧。」
  我指著那些床,「可是都好貴……」
  月瀧瀏覽了那堆床,「喏,就那張。」
  「咦?一張而已?」不是兩個人住嗎?
  白了我一眼,月瀧沒好氣的說,「就是因為兩個人住才要省一點,笨獅子。」
  「哦!」對喔,我都沒想到。
  不過不至於要罵我笨吧?眼珠部份稍微移過去。
  
  見到我們兩尊立在寢具區,店員馬上走過來微笑問,「請問需要什麼嗎?」
  指著剛看中的床,「這個…」月瀧稍微想了一下,「king size。」
  「咦?」店員頓了一下,眼角瞄到我,才笑開。「好的,馬上為你們準備。」
  等到店員離開,我才問月瀧,「月瀧,那個人為什麼用很曖昧的眼神看我?」
  雖然我不確定是不是曖昧,但怪怪是真的。
  「天曉得。」
  「噢。」連月瀧都不知道,那我一定不知道。
  
  把一個家該有的傢俱都買齊,看著月瀧付帳,我的心在淌血啊……
  
  「錢會一點一滴從你那拿回來的,你用不著哭。」這是月瀧付帳時說的一句話,很謎。
  
  一定又是叫我蹦出藍水,再給他一袋……嗯,沒差啦。
  
  
  
  
  
  「月瀧,這要擺哪裡?」
  「那裡。」
  「月瀧,這要放哪裡?」
  「這裡。」
  「月瀧,這要吊哪裡?」
  「上頭。」
  
  鏘─鏘─鏘──完成了!
  看著我跟月瀧合力佈置的家,心裡有無限的開心吶。
  
  「呼──」我把瀏海往後梳,讓我可愛的光潔額頭出來透透氣。
  伸了伸懶腰,把自己往那張大床拋,真是超舒服的,好軟喔……「嗯~」磨蹭磨蹭。
  「先去洗澡。」月瀧也爬上床,扯著我的裝飾獅尾巴。
  我好想睡……伸出兩隻手臂,無意識地攀上東西。
  「別吵…好想睡……」側過頭去。
  
  「那……我不客氣了。」
  
  嗯…「什麼不客氣啊…」我半睜開眼,喃喃唸著,「你不睡啊…」周公長得跟月瀧好像喔。
  拍拍周公的頭,「晚安唷……」
  
  矇矓中,我好像感覺到嘴唇有道溫熱的…的……
  
  
  
  看著睡到被偷襲了還不知道的小獅子嘆氣。
  這樣真危險啊,不管是姿勢還是人。
  月瀧半撐起身子,柔順的髮絲隨著移動,散落在沉睡的獅因臉上。
  
  「是否就像太陽沉到海裡呢……那我願做那片大海……」
  
  你可以安穩沉睡的臂彎。
  
  
  
  
  
  《END》
  後記:
  本來想要H的,羽寶說太快了…那就往後再說吧XD
  不過這樣也算嚐到甜頭吧?
  其實熊熊要我敲出一篇H文也很難,這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合啊(茶)
  天時→三更半夜。地利→孤軍奮鬥。人合→感覺對了。
  三要素缺一不可啊(遠目)
  
  明明自己就是偷襲的那個人,竟然還敢說啊你,色龍。
  對於珞漓是個奇怪的人…真正奇怪的是我的心(笑奔)
  
  劇情跳很快吶?
  一下龍就愛上小獅子了,就留待幾篇後說明吧(光速逃)
  
  2006年4月17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