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啦啦隊】寵物

【卡巴拉啦啦隊】寵物

  寵物
  
  
  
  
  
  
  
  
  
  
  注意到那隻小獅子一直盯著浣理看,心中直冒酸味。
  盡量壓抑自己的心情,我試圖以平靜的語調說話,「獅因…你怎麼一直看著浣理?」
  絕不能讓他知道我在吃醋…絕不能。
  「咦?」轉過頭,獅因試圖掩飾什麼,「沒沒沒有啦!」
  說謊…小獅子一說謊就會開始摸耳垂,這習慣只有我知道。
  「是嗎……」反正我自有辦法招供。
  
  哼哼。
  
  
  
  
  
  「啊…啊…瀧、啊!」我稍微停止抽刺,獅因哈哈喘氣。「嗯?說是不說?」
  「嗚、你很討厭耶……」
  「不說?」懲罰似的,我握緊那腫脹的玉莖。「啊哈!不、要…我偏不說!」側頭含淚怒瞪我。
  真倔強…「愈不說…我愈想折磨你吶…獅因……」我把那耀眼的金色往自身壓,貼緊那泛紅的臉頰,緩緩動作…偶爾擦過敏感的凸點。
  「啊…哈啊…啊嗯……」那令人亢奮的吟叫聲在浴室裡迴響,助長情慾。
  嘖…忍不下去了。更加分開獅因雙腿,我開始抽送…慾望真的會奪走人的意志…吃醋什麼的我不想在意了,現在我只想感受獅因還有…好好愛他。
  「呀!啊哈、啊!瀧、啊嗯……」獅因甩甩頭,我知道他想要我疼愛那昂立在空氣中的玉莖。
  「我讓你後面舒服…前面自己來吧…獅因…」身上的人兒微微顫抖,怯怯的伸出手,獅因握住自己分身上下套弄。
  「啊…瀧…我想、嗯…要寵物…啦…」獅因臀部配合著我上下晃動,斷斷續續但我還是聽得懂…
  
  寵物?…浣理後頭的寶貝熊?
  
  停下動作,「那隻熊?」怎樣也沒想到是那隻熊,我傻愣在當場。
  「啊…對啦…嗯哼……」不悅的動了動臀部,「別吃醋了啦…瀧、好…可愛、嘻……」
  原來從一開始就被發現了啊…「唉…真是……」聽見答案瞬間,我差點無力。
  偎進我懷裡,獅因仰頭看著我,「那…能動了吧?」
  「當然。」低下頭吻住那令我愛不釋口的小嘴。
  我一手滑到下頭覆住獅因套弄的手。「嗯…唔…嗯嗯…」皺緊眉頭,緊閉雙眼……我愛看獅因這神情,真美…最耀眼的太陽專屬於我。
  膠著的兩片唇分開,我抱緊他。「啊哈…啊…瀧、我…嗯、要去……」
  手一握緊,我手中的脹熱便斷續射出液體,「獅因…你好棒…」一陣陣縮緊包覆著我,終於忍不住在他體內釋放自己。
  
  平復激情,我摟著獅因,掬些水輕澆在他身上。「不出去嗎…」顯然獅因還無法調適過來,直呼呼喘氣。
  我沒答話,替他沖掉身上的汗珠。「……很害羞耶…」一低下頭就可以看見我們結合的地方,是該害羞沒錯。
  「不會更『性』奮嗎?小獅子…」哼了聲,獅因輕閉上眼稍作休息。
  
  抽離獅因身體,我隨手拿了條大浴巾裹住兩人,抱起他離開浴室。
  靠著枕頭躺坐在床上,也不想理會濕透的頭髮,「剛剛…什麼寵物?」
  懷裡的他笑開,拉了拉我雙頰,「笨蛋!浣理後頭那隻啊…我也好想要一隻喔…」
  「想養寵物?」雙手覆住在我臉上亂亂來的兩隻小手,把玩著。
  點點頭,獅因對我撒嬌,「行不行嘛……」沒點頭也沒搖頭,他口氣更加可憐,「我想養嘛……瀧不想嗎?」
  「……我已經養了一隻了。」他睜大眼詢問在哪在哪。
  笑笑,我點點他的頭。「……我?」獅因指了指自己,我微笑輕點頭。
  「我哪裡是寵物啊!」頭輕輕撞了撞我胸口,述說著他的不滿。
  「行不行嘛……」我開始懷疑剛剛的歡愛沒有吞掉他最後一分力氣嗎?還能跟我撒嬌。
  
  「……我不想牠奪走你的注意力…」再說我可能會失手轟飛那隻寵。
  
  「笨蛋瀧!」又回復老習慣,總愛蹭來蹭去在我身上點火。「我想養隻龍嘛…」養龍?
  「養我不就得了?」好歹我也扮成龍。
  他送了眼白給我,「算了…」
  嘆氣,我揉揉他的頭,「沒說不讓你養…只是……」
  「耶!我就知道瀧最好了!」開心地捧著我的臉左親又吻的,喂…我還沒說完。
  
  ……只是你最好別讓我想轟飛那隻該死的寵物。
  
  
  
  
  
  《End》
  
  後記:
  卡巴…你真夠卡的(何?)
  明三敲一敲,卡巴回不去……整個就是沒感覺敲文(滾)
  先沉一下吧(再滾)
  
  2006年5月17日

Comments
Share
王各

搭訕歡淫 一生明願廚 史姚一生一起走,哪些姿勢沒試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