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啦啦隊】敵人

  敵人
  
  
  
  
  
  
  
  
  
  
  踏著沉重的腳步,我們一行人來到毀壞的斯比亞宮殿。
  最終決戰嗎?
  
  「終於……」我握緊了拳頭,該來的還是會來。
  「獅因?」浣理擔憂地看著我。
  露出一抹苦笑,「我可以的。」……大概吧。
  
  沒人能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曾經是同甘共苦的同伴……如今是我們的敵人。
  
  
  
  
  
  「怎麼可能……」浣理瞪大眼看著站在他們面前的男人。
  俊魅臉上有的只是冷漠,單只是站在原地,就給了他們莫大的壓迫感。
  
  「月瀧!?」軍吃驚的指著他。
  「怎麼可能……」珞漓也傻了。
  「……」陽晴詫異地遮住驚呼的嘴。
  
  「好久不見。」嘴角扯出淡笑。
  
  我與他四目相交,「瀧……」
  不可能,他怎麼還活著?
  
  「這個嘛……該說是新生的力量嗎?」
  「很抱歉,為了感謝他,我現在是你們的敵人。」說完,月瀧便舉起手中的魔仗對準我們。
  
  「糟!快散開!」注意到月瀧的施法,浣理趕緊大喊。
  
  我趁著閃躲的空隙,拿出背後的槍,手一頓──
  該扣下板機嗎?
  但……
  
  「獅因!還猶豫什麼!他現在不是我們的同伴了!」浣理看出了我的猶豫。
  
  是啊,他已經不是了……
  
  碰!
  
  
  
  
  
  「你們進去吧。」我停下腳步,對前頭的同伴說著。
  我感覺得到,月瀧並不在宮殿裡。
  
  「那你呢?」
  「……四處晃晃吧。」
  「小心點。」浣理拍拍我的肩,便率先走進去。
  其他人陸續跟進,獨留下陽情,我疑惑地看著她。「怎麼了?」
  躊躇,可能是在思考什麼吧。一會,才下定決心跟我說,「獅因……你要小心點唷。」
  「當然。」我笑笑,安慰她。
  「你……」
  「嗯?」我?
  搖搖手,她乾笑「沒、沒什麼,我先進去了。」
  
  剩我一個人。「呼──那現在,他會在哪呢……」
  他們放心留我一人的原因,是不想見到昔日好友卻是今日敵人,讓我在外頭……散散心。
  
  
  
  朝著特定方向走,我知道他在前頭等我。
  遠遠地,就看見一個修長的身子,是注意到我的目光嗎?他此刻面對我,看著我一步一步踏上階梯。
  
  這會是通往死亡之路嗎?
  
  「瀧。」神色複雜地看著他,可以的話我不想與他為敵。
  我緊緊握住手上的槍,見狀,他只是淡淡一笑,「你贏不了我的,獅因。」自信的表情、肯定的語氣,讓我整個人一震。
  
  喀、啷!
  
  月瀧撿起我掉在地上的武器,隨手一扔。「嗯?我說得沒錯吧?」抬起我的下巴,直直望進我眼裡。
  對上他深沉的藍色眼眸,滿載慾望。
  
  我看過不下百次。
  
  
  
  「啊、啊…瀧……」口中破碎的呻吟,被月瀧抓壓住的雙手想反抗卻使不上力,「不…要……求你、停下…啊嗯!」用力一挺,月瀧頂在我體內最深處。
  哈、哈啊……「確定嗎…但你的身體希望我繼續…獅因…緊緊吸住我不放的可是你唷…哪、感覺得到嗎…你裡面好緊……」在我耳邊,月瀧用著沙啞聲音說著情色的言語。
  
  是稍停止還是故意折磨我,不時輕擦內壁,引起我輕聲低叫。前端早已冒出乳白色,我只感覺得到我在月瀧手中,好熱、好熱……
  極緩慢的抽送動作,瞬間加快,窒息的快感朝我而來,化為動聽的高亢嬌吟。「啊!啊啊……嗯、求你…啊哈、哈…呀啊!」忍不住了…全身一陣酥麻,射在他手中。
  
  身體一再地被撞擊,「啊…呀…」嗚嗚、不要了…我不要……咬住下唇,想要停住那女人似的叫聲。「真不乖啊…」月瀧手企圖撬開嘴巴,「嗚…」認輸了,我贏不過在我身體裡那抽送的昂物,放任他手指在我嘴裡也作著抽送。「唔、唔…嗯…嗯嗯……」嘴角流下泛著銀光的細絲,連月瀧手上也是淫濕一片,那是我剛剛解放的液體混合著唾液。
  
  放開我的雙手,月瀧兩手扶住我的腰,一下接著一下,「啊!啊!呀啊……」強而有力的抽、插、抽、插……嗚…不、行了…「嗯…啊啊啊───…」緊抓床單,我放聲尖叫,灼熱的液體射在我體內。
  
  鬆開手,眼皮沉重的闔下。
  
  
  
  害怕、恐懼侵蝕著我的四肢,慢慢睜開眼,我顫抖著手輕摸他,眼、鼻、嘴、鎖骨至胸前……有溫度,他存在。
  他沒死,月瀧他還活著。
  「瀧…」猛地抓住他的衣服,「我……」
  月瀧一手撫著我的髮,一手在我的背部遊移。「有話想對我說?」
  「我…我、我……」
  
  「我…喜歡你、喜歡你……」忍不住低聲抽泣,「好、好…好喜歡你…」這句話我放在心裡好久,曾經死掉的心又活過來。
  
  「嗯……」他親吻我的髮旋,「我知道…我都知道……」
  
  耐不住思念,我好想感受月瀧的存在,唇舌嬉戲滿足不了我,「瀧…我想要…」
  
  「嗯…獅因…」
  
  
  
  
  
  「獅因…獅因…」好像有人在叫我…但我不是跟月瀧在無人的小屋裡……
  唔嗯…「咦…咦咦!?」迅速起身望了望四邊的環境…在家?
  那我剛剛……夢?
  「獅因?」月瀧著實不解我的動作,鎖著眉頭問我,「生病了?」
  「欸?沒沒沒!」嘿嘿傻笑。
  「是嗎?那就快點起來吧。」月瀧拍了拍被我睡扁的枕頭。
  「嗯……」身子一動,想下床去換衣服卻定格,「啊啊!」
  被我嚇一大跳,月瀧語氣透著緊張,「怎麼了?」
  咕嚕一聲,我吞吞口水,「瀧…麻煩你幫我拿衣服……」垂下頭拜託他。
  「喔…好啊。」雖然疑惑更加深,但他還是幫我到衣櫃前拿衣服。
  
  趁著月瀧不在床上,我試圖讓雙腿間的燥熱趕緊退去。
  
  竟然有反應……我又不能當著月瀧的面、的面、的面……
  
  怎麼辦啦?
  
  
  
  
  
  《End》
  
  後記:
  媽啦是誰說第十篇之後才要讓龍吃啊(是我(跪)
  沒關係、沒關係……一小段而已、一小段而已……一小段就讓我囧死了啦(奔)
  我竟然還想接著怎麼辦啦繼續下去……啊啊啊──(逃)
  
  雖然我很想說龍是強上,但沒全套根本看不出(滾),我也敲不出(攤)
  反正,小獅子你開…開苞了(毆飛)
  第二篇H獻給你了,小獅子(拍),啊啊──我要練習H文!(吼)
  
  話說,其實這篇不是這樣的,甚至可以說是蹦出來的=口=
  應該是龍喜歡小獅子已久,又得不到他,趁著這次機會把可憐的小獅子綁在樹上強嗶──
  然後一切又是某人在筆記簿上揮灑(很合吶,狐狸),但這套玩過了~就小獅子你做做春夢吧!
  
  然後,我要接續下去嗎?(囧)
  
  2006年4月20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