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前情請見【敵人】
  
  
  
  
  
  
  
  
  朋友的界線,很模糊也很容易破壞。
  
  我不能破壞掉那條界線。
  
  我害怕看到討厭的目光。
  
  
  
  沒想到會被…趕出門外,獅因有那麼討厭我嗎?
  幾十年沒嚐過的心情,從認識他以來三天一氣、五天一怒簡直是家常便飯。
  若告訴他自己的心情,會怎樣呢……
  
  獅因,你能接受我嗎?
  
  
  
  奇怪,就算換個衣服也太慢了吧?
  雖然也不趕時間……但這樣太鬆懈了。
  
  走進屋裡,從房門空隙偷偷朝裡面看,自己竟然可憐到要做這種事……
  不過今早起來時獅因有點怪怪的,是生病了嗎?
  
  「哈、哈啊…討厭……」
  
  ……什麼聲音?
  
  「嗚…怎麼弄不出來啦……」
  
  ……搞什麼?
  
  「瀧還在…啊、等我、嗯……」
  
  ……獅因還在床上,這種聲音…
  
  「獅因!」
  「啊!」見到我突然闖進來,他嚇得躲進被子裡。
  「瀧…怎麼了?」隱藏什麼的眼睛不敢對上我的目光。
  雖然沒當場看到,但同為男人…我當然知道獅因是在做什麼。
  再說,自己又從小把有關醫學的書當童話故事看……
  
  爬到床上,「瀧…你、你做什麼啊?別扯我被子啦!」比力量我當然不會輸他,再則經過剛才的「手部運動」,我就不信獅因還有多餘的力氣。
  
  一手把他肩頭往床上壓,一手扯開被子,才突然發現我在自虐……
  
  該死的!
  
  獅因眼角掛著淚珠,雙手早已沒力氣的垂放在床上,男性最脆弱的部位微微揚起──最上好的美食。
  眼神一暗。「獅因……你那麼想要嗎?」他身子一抖。
  「不、不是……啊!」輕觸分身的根部,我滿意地聽到驚呼聲。
  移動,手上下套弄。「瀧…住手……」滑到敏感的溝環,來回繞圈。
  「啊…停、下…嗚……」翡翠綠的寶石流下最美的珠光,我改以跪坐在他雙腿間。
  
  猛獅也沒力氣了吶,伸手把腿往旁一張,連後穴也看得一清二楚。
  「不要!」他掙扎著想要起身阻止我。
  握住分身,我俯下身子伸舌輕舔囊袋,聽見輕喘聲後改以含住。
  「唔…嗯…啊、瀧……」如美味的佳餚般,我慢慢舔食著,手繼續在分身上點燃熱火。
  只吃一個不夠,我改變目標往另一個。「哈、哈啊……瀧、啊…住手啊……」
  
  還要反抗吶……注意到獅因雙腳依然不放棄地想合起來,我不悅地以一指探進後穴裡。
  「啊、啊啊──痛、好痛…出去……求、你…」我抬起頭來。「嗚嗯、瀧……」他緊閉雙眼,咬牙硬忍住我更深的插入。
  是在懲罰他還是在虐待自己,下腹也跟著手指進入而緊繃發熱。「不舒服嗎?」緩緩做著抽插的動作。
  「嗯…還好……」果然是小傻瓜一個,被人做這種事還乖乖回答,不是更應該要掙扎。
  
  因為是我嗎?
  
  「瀧……」別那樣看著我,會讓我忍不住的。
  再轉移陣地,微含住分身頂端,舌頭在口裡翻繞。「啊啊…哈啊、瀧…瀧、瀧……」
  「快……」本能地,獅因輕輕搖晃腰部。
  「嗯……聽你的……」我加快吸吮的速度,手也沒閒下,輕輕抽插著。
  「嗯…啊啊、啊……」最優美的旋律從他口中吟出。
  
  「瀧…啊!別、在…別、了……」我察覺他要解放了,感覺到口中的頂端冒出些微的液體。
  不理會獅因,我繼續口中動作,更有加深趨勢……「瀧、停下……我要、射──呀啊啊!」
  直達咽喉的液體,順勢吞下去,我舔舔手指看著床上的小獅子。
  
  微濕的金髮貼住緋紅的雙頰,輕喘的小口,顫抖的身體……誘惑著我。
  
  「獅因…我能……」努力壓制著自身的慾望。
  他搖搖頭,「不…要……」我在他眼中看見害怕。
  「嗯……」苦笑,唉…他解決了,換我了。
  等去沖冷水吧……
  
  拉鍊聲把我從思緒中喚醒,我訝異地看著褲襠前的金髮,「獅因,你做什麼?」
  眨著濕潤的大眼望著我,「我…幫你……」
  
  我比較想要進去你體內。到喉嚨的字句又被我吞了回去。
  一旦發生關係,什麼都會不一樣……不如讓獅因以為只是互相解決的好。
  
  輕撫著那道燦爛陽光,「你會嗎?」
  「可以學……」含住我的慾望,他開始學著我的動作。
  「嗯……」仰起頭,喉頭忍不住發出愉悅聲,不純熟甚至可以說是不行的技巧,卻取悅了我。
  輕按住他的頭,我在他口中緩緩衝刺,快感直衝腦門。
  獅因口中不時發出淫穢的水漬聲,抽動著我的神經。「啊…嗯……獅因…哈、哈……」
  隱忍許久的慾望,在前線叫囂著,早想潰堤傾出。「獅因……停下…呃、別做了……」不忍心見他吞下液體的難過樣。
  「不、要……你吞我也吞…唔嗯、嗯嗯──」他真倔強。
  
  在他口裡洩出我的種子,見他皺眉,我壓低身子吻住他。
  想要吸取屬於我身體的那一部份,卻已變質。
  摟住他的腰,我加深這個吻,是情慾的關係,獅因熱烈地回應我。
  
  我緊緊抱住他。
  
  ……會崩壞嗎?那條界線。
  
  
  
  門鈴聲叫醒了我,看看床頭的時鐘……沒想到一睡就到下午。
  輕輕抽起抱住懷中人的手,小聲地離開房間。
  
  「怎麼了?」
  「月瀧,你跟獅因是睡死了啊。」珞漓首先發難。
  「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吧!」陽晴笑著說。
  
  有點心虛,雖沒中亦不遠。
  
  軍提了個袋子給我,「給你跟獅因的。」
  接過去,我打開一看……「昨天的戰利品?」
  
  獅因及我一比一縮小製造而成的娃娃,栩栩如生。
  
  「不覺得很棒嗎?我們大家都有一隻自己的模樣唷!」獻寶,珞漓拿出屬於她的那個娃娃。
  嘆氣,我心中充滿無奈,「我會拿給獅因,你們先回去吧……我有點累。」
  從頭到尾都沒吭聲的浣理推推眾人,「好了好了,月瀧都說他累了,我們就先離開吧!」
  揮揮手,跟他們道了聲再見,我走進房裡拿出兩個娃娃呆看。
  稍加思索,我把他們擺在床頭,兩個坐在一起的樣子,挺像親密的愛人呢。
  
  「我們能像娃娃這樣嗎……」
  
  
  
  「真奇怪,我記得昨天只是去逛逛街……有這麼累嗎?」步回自己屋中的路程上,軍好奇地問著。
  「不知道耶。」聳聳肩,浣理也不曉得,他猜大概是腳痠吧。
  
  還有可怕女性的摧殘。
  
  「隊長你剛剛心裡在想什麼啊?」陽晴露出甜美笑容,但背後掛著「我很可愛,但我腹黑」字樣。
  「呃、這個……哈哈哈、沒什麼啊!」乾笑往後退幾步。
  
  那端是大戰爭,這端珞漓拿出筆記本,一邊寫一邊搖頭晃腦地說,「『惹熊、惹虎,千萬別惹到恰查某』。」
  軍傻笑,頭頂掛著一滴水珠。
  
  
  
  朋友的界線很模糊也很容易跨越。
  
  我想要跨越到那條界線。
  
  我希望看到愛戀的目光。
  
  
  
  
  
  《End》
  
  後記:
  ……我討厭口嗶──(毆死)
  最後龍的部份帶過去就好(茶)
  還有,YAHOO搜尋真的是好物(大姆指)
  
  下一篇就是送作堆系列結束ˇˇ
  色龍你可以滾蛋了(踢)
  
  廢話留待等下說吧ˇˇ
  繼續努力敲(跑)
  
  2006年4月22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