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
  
  跟某腐友A聊卡巴,就這樣扯到酒──
  沒錯,就是酒。
  結果無意中就跑出愛的卡巴小劇場。
  黃色蒟蒻是小女子我,我不黃色啊(認真←小色而已)

  某腐友A 說:
  獅:……你們到底要我喝多少(汗)

  黃色蒟蒻 說:
  龍:灌醉,然後……

  某腐友A 說:
  獅:然後?(天真的眨眨眼)

  黃色蒟蒻 說:
  龍:嗯咳咳……我來教你一些老師沒教的事。

  某腐友A 說:
  獅:什麼什麼?(好奇湊近)

  黃色蒟蒻 說:
  龍:想知道?(挑眉)

  某腐友A 說:
  獅:嗯!(大大點頭)

  黃色蒟蒻 說:
  龍:唔呼呼……(色!)

  某腐友A 說:
  獅:?(偏頭)

  黃色蒟蒻 說:
  (我不能黃色啊~~~留給MSN一個乾淨美好的空間)

  某腐友A 說:
  噗

  某腐友A 說:
  不可能的啦你!

  黃色蒟蒻 說:
  XD

  黃色蒟蒻 說:
  龍正準備對獅出手,門途然被撞開,狐狸衝進來扒開兩人。
  對著龍義正詞嚴道,「不能對未成年少年下手啊你!」

  HAPPY END~

  某腐友A 說:
  綿羊笑著跟了近來,很快把解酒液灌入獅子嘴巴(喂)

  黃色蒟蒻 說:
  (腹黑羊=口=)

  某腐友A 說:
  (哪裡黑啦!)

  黃色蒟蒻 說:
  (你真的灌解酒嗎XDDDD)

  某腐友A 說:
  (其實他灌春O)

  然後就完了完了完了……(無底深淵),我被激到了XD
  補完補完補完(心底的吶喊)
  最重要的是,可以連接上題目之不知幾號的「未成年」

  以上,就讓我們進入正題吧。

 

 

 

 

  未成年,一個令人厭惡、被限制住的代表。
  
  我剛好介於那將要成年的十七歲。
  
  未成年,不能騎機車、不能喝酒、不能去PUB……
  
  一大堆的不可能,壓得十七歲的我喘不過氣。
  
  今天我一定要讓自己有十八歲的感覺。
  
  
  
  
  
  「瀧,我要喝。」盯著瀧手上那杯酒,我暗暗打量情勢,想挑個最佳時機搶過來。
  皺眉不悅地回應我,「不行,你還沒成年,這酒很烈。」
  
  成年、成年、成年,真煩的兩字!每次都要提醒我。
  
  「討厭,未成年又沒什麼關係,反正沒人能抓我嘛!」所以給我喝一下是會死嗎。
  沉默,瀧看著我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臉色很怪。「瀧?」
  他嘆口氣,「的確,未成年不能做很多事……」
  
  時機!
  
  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酒杯。「該死!獅…」叫我的名字也沒用,謝謝招待啦~
  酒液流過的地方都發出灼熱感,喉頭、胸腔、胃…好怪……就連腹部也熱熱的。
  「瀧…變好多個喔……」我數著,「一、二、三…嗝!」
  「吶,瀧啊~你剛說未成年不能做的事有什麼啊?我今天要一次做完!」討厭,變那麼多個做什麼,我兩手一抱、兩腳一跨,整個趴坐在瀧的身上。
  「獅、獅、獅、獅因?」咦?瀧難得那麼緊張耶。
  好溫暖,呵呵……在他胸前磨啊磨的,是我最近的習慣,也是一輩子的習慣。
  
  「你想知道嗎……」點點頭,我今天一定要十八歲一下。
  抬起我的下巴,瀧的眼神好像含著什麼似的,「我來教你一些老師沒教你的事吧…獅因。」
  老師沒教的?我是個好學上進的好學生,一聽到老師沒教的,「嗯!好呀,教我教我。」
  
  碰!
  
  門突然被撞開,珞漓衝了進來,把我拉離瀧的身上,「月瀧,不能對未成年少年出手啊你!」
  瀧不知是高興還是失望的癱坐在椅上,「好險……」
  「可不是嘛,剛剛的狀態一觸即發啊,月瀧。」陽晴笑著拿了一罐疑似飲料的瓶子。
  走到我面前。「陽…唔……」被她把飲料塞進嘴裡的動作嚇到,我乖乖喝下。
  甜甜的,可是身體好像更熱……
  「陽晴妳讓獅因喝下什麼?」瀧看著我愈紅的臉問著那隻笑著的羊。
  
  偏頭,「唔嗯…解酒液吧。」嗚…明明是解酒,但我怎麼感覺又像喝了罐酒。
  
  「解酒液?但……喂!」瀧看著她們就這樣離開,低咒了聲,扶起我軟趴趴的身子。
  「獅因?好熱…就跟你說不要喝了……」上下撫著我的臉。
  好冰、好舒服……下意識地貼進那發涼的物體,「嗯…好舒服啊……」
  
  「……什麼鬼!?」
  
  好吵,大叫什麼嘛……看著那開開合合的紅色雙瓣,我好像找到不錯的停止方法吶。
  「該死的兩個……唔嗯──」撐大眼看著我。
  反客為主,壓住我後腦勺,加深,「嗯……」交換彼此的唾液,泛著銀光的液體從嘴角流出。
  不夠、根本不夠…扯開瀧的衣服,裡面會更冰吶……「獅因?住手啊!」
  真的好吵!抓住衣服,連衣帶人直接拖進房裡。「獅因?你…要做什麼啊?」
  
  看見大床,注意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瀧緊抱住我。「停下!獅因…我不能……」
  想掙開,但瀧的力氣好大,「唔…放開我啦!我好熱…好熱、你好冰…你的身體一定更冰、瀧……」尤其是下腹,熱氣直衝上腦門。
  「不會是春……」趁他一愣,我馬上撲上,壓著他倒向大床。「啊!」
  
  居高看著瀧仍回不了魂的臉,我不悅地扯著他衣服,要愣自己愣,我要冰冰又舒服。
  「停下…獅因!」阻止我扯衣服的手,那我先扯他皮帶。
  哼!不乖。啪的一聲,我拉直皮帶。
  被我嚇傻的瀧,不自覺地停下動作,我抓住他的兩手,皮帶繞個幾圈,困住。「乖乖的……」
  「獅因…你……」
  
  脫下早已被汗水沁濕的衣褲,順便脫掉瀧的褲子,我就不信他還沒反應。
  「哦…該死……獅因你馬上停下!」緊閉著眼的瀧,身體微顫。
  說停就停?那我多沒志氣!
  掏出那脹熱、微揚起的男根,我笑了笑,「每次都讓瀧先…這次換我吧。」
  握住根部,我輕含頂端,小舌畫著。「嗯…獅因……」我往上一瞄,眼睛閉著,嘴巴閉不了,嘻。
  
  「哈啊、啊……」更加賣力取悅他,同時另一手不滿足地上下套弄自身下體。
  嗯…好怪,不是只要發洩就好嗎……套弄的手移到後頭,想學之前瀧對我做的那樣,但好緊…進不去……
  稍微離開嘴裡的碩物,我吮濕手指,試圖再進去一次……
  嗯──「啊…瀧……」縱使想努力不讓呻吟溢出…好難。
  「獅…別做下去……」搖搖頭,我不要!
  我不知道瀧每次都忍得很辛苦,這次藉著春藥,我想感受瀧在我體內。
  
  一指、兩指、三指…我緩緩作著抽送,「嗯…哈、哈…瀧、我想要你……」好想要有什麼來填滿體內的空虛。
  「獅因…」不忍地看著我,「不行…我是很想要……但我不想傷害你…」
  「哼!反正我說要就要!」差不多了吧,抽出手指,兩腳跪在他腰側,我一手微撐開後穴,一手捧住堅挺。
  
  只是一瞬間,「啊啊──」好痛…嗚、下體好像被撕裂,好痛……
  
  只進去一小部分,我不敢動,真的好痛。「獅因…別……」
  泛著淚的眼直望著他,「不要…我要瀧……我喜歡你、我想要你……」
  「好、解開我的手…我說過我要教你…獅因……」
  咬著唇,我怕瀧會偷跑,但我真的不行了…「好…你別騙我喔……」
  
  才剛解開瀧雙手的束縛,他一翻身壓住我,「獅因…你敢綁我…嗯?」
  我是不是惹到什麼了啊…「這個、那是…呀啊啊──」好痛、痛死了啦!
  知道我痛還一次擠進來,這個…「色、瀧!」咬住他肩膀,這是我的報仇。
  痛哼了聲,抓住我單腿架在他肩上。「獅因…我要懲罰你……」
  不自覺地,我嚇得想往後縮,但體內的他沒讓我有時間退縮,「啊啊!瀧你…色、啊──」
  「不喜歡嗎…是你說要的……」
  「呀呀──不、那裡……啊啊──」瀧碰到的那裡好怪啊──
  「是這嗎……」還故意磨擦那裡。「啊!停、我不要那啦……」搖搖頭,淚跟著滴在床舖上。
  「別哭…就是這樣我才不敢要你啊……」舔掉我眼角的淚珠,一手握住我的前身,緩緩移動,讓我習慣。
  「嗯…嗯啊、啊……」漸漸的,方才的痛楚變成甜膩的酥麻。「瀧、啊啊……」
  加快套上下的速度。「啊啊、嗯…我啊!」瞪大眼,我看見下頭令人害羞的畫面。
  
  汗水一滴滴,滴落在我身上。瀧在我體內抽動,單手愛撫著我的分身。
  天啊──我沒想到會是那樣的…刺激。
  
  甩甩頭,喘息聲更加頻密,我知道我要…「真可愛的反應…這裡也是……」姆指壓住頂端開口。
  「啊啊──瀧、你……」一定是故意的…嗚、色!
  「該說什麼啊嗯?」壓在開口的姆指移了移。「嗚、瀧…讓我出去……求你、嗚…」
  「乖…我的獅因…一起…」加快速度。「嗯啊、啊呀─啊!」
  白色液體濡濕了瀧的手,體內一陣抽畜,溫熱的液體在流動,那是瀧的……
  
  「嗯…呼……」癱在瀧身上,我揉了揉眼,思緒飄向遙遠的一端。「想睡就先睡吧。」
  「晚安……」好累,但她們果然沒騙我…好舒服……
  
  月瀧看著身上熟睡的獅因,愛憐地替他拂去貼在頰旁的金髮。
  心情很複雜……不知道是要謝謝那兩個,還是要生氣竟然讓獅因……
  
  
  
  月瀧你就承認了吧,你只是不喜歡被綁而已XD
  
  
  
  
  
  《End》
  
  後記:
  媽啦這啥鬼文(抱頭奔)
  我太粗俗了太粗俗了!我要唯美啊!(←不可能)
  
  啊啊…不行了,先讓我去撞豆腐自殺謝罪吧(衝)
  
  2006年4月29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