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啦啦隊】記憶

  記憶
  
  
  
  
  
  
  
  
  
  
  「月瀧,你以前是什麼樣的生活呀?」那隻小獅子問我一個問題。
  
  以前?
  
  「不會懷念什麼嗎?」那隻小獅子再問。
  
  對我來說,只是一段記憶罷了。
  
  「對我來說啊~我超懷念童年的耶!媽媽當初買給我的第一個機器人還在我家櫃子裡……被我解體而已。現在想想,真是美好的回憶!」那隻小獅子看我沒回應,自問自答。
  
  不懂,美好的回憶嗎?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兒子。」我看著眼前的男人,他蹲下來摸摸我的頭。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疼愛。
  
  
  
  我愛我的養父養母,所以我照著他們的希望走一條他們希望的路。
  
  「瀧,別再讀書了,偶爾休息一下。」
  「母親。」我放下手中的醫書,走向前去。
  
  喝了口茶,母親拍拍我的手背,示意我坐下。「你也長這麼大了……當初你才這一丁點大小呢!」
  「母親,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對於父母親始終把我當個小蘿蔔頭,我非常不滿意。
  「傻孩子,孩子無論幾歲,在為人父母的心中永遠只是個小孩呀!」
  嘆口氣,母親頗哀怨地看著我,「唉……你從小就很優秀,我連操心的機會都沒有……」
  不讓您操心不是更好嗎?「母親……」
  
  小小的年紀裡學著做大人,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小時伴著我的是每天一疊疊的書本。
  
  
  
  看著自己感興趣的占星書,一字一字、一句一句慢慢理解其中的意思,是我在忙碌的學習生活裡給自己的一點小調劑。
  「痛……」翻頁時,食指不小心劃到,小小一張紙也是有殺傷力。
  吸吮著,這才發現到,書裡血滴落的地方顯現了一排文字。「血的召喚……重返吉普賽……」
  闔上書,我看著自己的左手腕,這裡頭流著吉普賽人的血液……我是他們的同伴。
  
  該怎麼做,我自己心裡有數。
  
  
  
  「父親、母親。」
  「瀧……」父親皺起眉頭看著我,「你確定嗎?」
  「是的。」
  「孩子的父親……」母親深怕父親不答應我提出的要求。
  父親應該很生氣吧……我違背了他的希望。
  「孩子長大了啊。」父親轉頭望向窗外,吐出煙圈。「瀧,你要記得──夜思家的人不是好欺侮的。你該知道你一去會造成什麼後果吧?」
  握緊,「是的,我明白。」
  「那,你就去吧。」
  提起行李,微微傾身。
  
  謝謝您們,爸爸、媽媽。
  
  
  「孩子的母親,幾十年了,我們終於可以嚐到為人父母心了。」
  「可不是嘛…」
  
  
  
  
  
  一手建立家園,無任何資金的協助下,說是一場夢也不為過。
  
  我勢必得在這場夢中追求。
  
  我幫助族人追求安穩的生活。
  
  我自己又在追求什麼?
  
  
  
  「月瀧?」一雙戴著鮮紅色手套的手在我以前上下搖動。
  從記憶從回來,「啊…嗯,怎麼了?」發現到那翡翠綠瞳離我不過三公分。
  他插起腰看著我,「難得看你發呆耶!」
  
  「或許被你傳染了吧。」言語上的佔便宜,每一次都讓我見到他那想回嘴又怕得罪我,不回嘴又悶著生氣的表情。
  這時他總是會轉移話題。
  
  「這片大海不錯吧!」不過,轉得很硬。
  
  「我有一天也會回到大海裡吧?」他突然笑著轉頭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在說什麼傻話?」他是吃錯藥了嗎?他是人,可不是浦島太郎裡那隻海龜。
  他指著他那頭金髮,「不覺得很像太陽嗎?」伸開雙臂,感受海風的吹拂。「那我也會像太陽一樣,在海裡休息囉!」
  
  平常的我,會覺得他言語很幼稚,但今天的我,不知怎的…他很可愛。
  
  「嘻嘻……」聽到我的笑聲,死命地把兩隻眼睛黏在我身上。
  大聲嚷嚷,「你一定又覺得我很幼稚,對不對?」
  本來只是小聲小聲地笑,被他這一嚷,「呵…哈哈哈哈……」
  他先是訝異地看著我,才又迴過頭嘟嚷著,「笑、笑、笑……你就這樣天天笑,笑死好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是你叫我笑的唷。
  
  
  
  
  
  「瀧,我昨晚有做什麼事嗎?」或許是昨晚共眠的關係,他倒是很自然地改變對我的稱呼,還很大方地在我眼前換衣服。
  
  提供我吃冰淇淋。
  
  「怎麼會這麼問?」翻著手中的書,但我的眼與注意力卻始終在床的一端。
  「呃…沒、沒什麼!」他笑笑,頭套進衣服裡。
  
  手指輕畫著唇,我昨晚感覺到的溫度……
  
  是追求的溫度。
  
  而我勢在必得。
  
  
  
  
  
  《End》
  後記:
  我把龍設定得很黑暗吶(囧),其實他只是冷靜過頭了(茶)
  我已經不知道這篇想傳達的是什麼了(抱頭)
  
  龍喜歡上小獅子的原因,怎樣想啊…果然還是只有小獅子擁有自己沒有的東西吧(偏)
  原諒我腦殘只擠得出這個(淚)
  
  放上這篇,突然覺得很惶恐(跪)
  媽啦我到底在敲什麼啊(奔)
  總覺得會修改…(偏目)
  
  2006年4月19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