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啦啦隊】願望

  願望

 

 

 

 

  吶,瀧的願望是什麼?

  我的願望?……等到實現的那天再告訴你。

  啐,小氣巴拉瀧。

  光說我,那你呢?

  我?當然是能參加大賽囉!

  就這樣?

  喂喂!你是在取笑我嗎?這是目前的願望,以後還有更多更多的。

  是嗎。
  
  
  我看著瀧,他眼神穿過大海、陸地,飛往他的家鄉。

 

 

  「媽──我回來了!」我興奮的打開大門…嚇!「媽啦妳幹麻拿支掃把站在門口啦!」
  「死小鬼!說要去尋寶,那麼快就滾回來啦!我養你好幾十年,連一點點吃苦都不肯──」
  我敢緊出聲制止老媽接下來的滔滔口水,「我回來休息啦!」老媽妳掃把別一直靠近我,兒我怕怕。
  掃把停住移動,「啊?原來是休息啊?哈哈哈,那還不快進來!」妳轉變未免太快了吧。
  
  「真是的,要不是你兒子我開門進來,那會嚇死一群人。」喝著冰綠茶,心中感嘆世界無限好啊。
  「哼哼,你老爸沒那麼早回來。尋寶怎麼樣啊?」
  拿出最近挖到的卡巴拉島一號卡片…的照片,獻給老媽看,「喏,這是尋寶的卡片之一唷!」是我無意中挖到的。
  「看來你混得還蠻不錯的嘛!」老媽說得好像我以前混得很差勁似的。
  「我還交到很多好朋友唷!」
  「你以前朋友就一堆,就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呃唔,這次朋友的定義有點不同…
  該說嗎?老媽能接受嗎?傷腦筋……「有什麼話就說,扭扭捏捏像個女孩似的。」

  「媽…我有男朋友了……」

  「嗯…你有男朋…」老媽喝茶的動作頓了一下,「男朋友!?」

  垂下頭,「嗯…」果然不應該說的啊啊──現今社會對同性戀還是不太能接受……
  「兒子,你是說你是……同性戀?」
  「雖然是同性戀,但他很值得信任,是個很棒的人,所以……」我忙說好話,希望老媽別歧視同性戀。

  抓著我雙肩,「兒子你太先進了,也跟人搞起斷背山啊!你媽我最近看了斷背山,覺得還不錯,你要不要趁回來也去看?」呃?

  「媽妳不反對啊?」我有點傻眼。
  「還有王的男人…反對什麼?對了,有沒有照片能看啊?」我點點頭,從包包拿出我們的合照。
  指著瀧,「這個……」
  「兒子你抓了個好男人啊!」老媽開心地拿走其中一張,跑到冰箱前用磁鐵吸住。
  「媽不要啦!很…很…我會不好意思啦!」拜託…明明就有正常點的合照,為什麼要放我跟瀧接吻被偷拍的照片。
  呵呵笑說出原因,「吾家有子初成長啊!紀念紀念~」
  什麼啊…「兒子兒子,」對我招招手,「他是個怎樣的人?」
  偏頭我想了會,「什麼樣的人啊?」……
  
  天打雷霹──我對瀧一點都不了解……「呃…很冷靜、很有責任感、很會照顧人……」覺得我好像在說相親介紹詞,籠統的形容詞。
  
  笑著拍拍我的臉,「沒想過為什麼在一起?」
  「因為我喜歡他啊。」需要為什麼嗎?
  「兒子,喜歡不能構成一切。或許現在你是錯把友情認作愛情,等到你發現的那天,可是會後悔的唷。」
  低下頭,是這樣嗎?但我對浣理跟軍不會有想在一起、想接吻、想……我只想任何時候都跟瀧在一起。
  
  「什麼時候要回島?」老媽突然轉變話題,我有點進不了狀況。
  「我大概幾天後要到印度……」
  詫異地張大眼,「印度?」被我的發言嚇到了吧。
  「嗯,我要先去找瀧再一起回島上。」
  「是這樣啊,那好好想想媽媽的問題唷!」對我眨眨眼。
  
  為什麼啊……
  
  
  
  
  
  看著他一邊指導小孩子,一邊與大人討論生活瑣碎事宜,我動作迅速溜進帳棚裡倒了杯冰水。
  沙漠中,水是珍貴的物品,一點一滴都不能浪費。我小心地傾倒,深怕濺出杯子。
  
  看著那八分滿的水,離開家到這也已經有兩天了,遲遲沒回到島上,瀧要處理的事太多了。
  多到就算給上一個月的時間也處理不完。
  
  「怎麼坐在這發呆?」走進來,瀧拿起杯子朝我點點頭表示謝意,一口氣喝光杯中的水,想來是講得口也渴了。
  我沒回答,只是盯著他看,瀧回以不解的眼色。「怎麼了?不習慣嗎?」搖搖頭,我沒說話。
  
  我打不進瀧的世界,看著忙碌的身影,我卻幫不上忙…更可能幫倒忙。
  好鬱卒……
  又想起老媽的問題,怎麼想我跟瀧也不是湊在一起的料嘛。
  
  感到背後一陣溫暖。「獅因?」我貼進瀧的胸膛,聽著裡頭沉穩的跳動。
  就只是這樣…靜靜的,我們一句話都沒說。
  
  
  
  「瀧,你要去哪啊?」從剛剛就拉著我走他自己的,「瀧?」
  停下,「到了。」咦?我看了看四周,荒涼的大沙漠中心?
  
  逕自坐下,拍拍一旁的空位,「獅因。」
  要我坐那?我繞到他前頭,鑽進他懷裡。「我,要坐這。」這是我專屬的位子。
  
  調好坐姿,瀧張臂圈住我,「看。」依言我抬頭看向夜空,廣大無邊的沙漠,不像城市光害嚴重,天上掛著水鑽直逼入眼。
  「心情有好一點了嗎?」
  「咦?」迴過頭,直視那深藍海瞳。
  額頭貼著我的額頭,「今天你有點怪。」果然還是被瀧發現了。
  「沒有啊…很好……」
  在吻上我的唇前,我聽到瀧低聲喃喃,「別讓我擔心……」
  心一動,我微微抬高頭,主動送上,難得看見瀧驚訝的眼光。
  原來是擔心我才帶我到這裡看夜景啊…沒想到瀧還挺浪漫的。
  嘻嘻。
  
  看著星空,我猛然想起之前的問題,「瀧…你的願望是什麼啊?」
  他的臉貼著我的臉,「你不是問過了?」
  嘻嘻,這樣的感覺還挺不賴的,「你沒回答我啊!」
  靜了會,「我…想幫助我的族人,這種環境要生活下去實在難了點。」
  
  的確,但吉普賽人血中,流浪、漂泊是一種延續、一種傳承。
  
  「瀧,我說過我還有更多願望……」他看著我,「我啊~想幫瀧一起實現這個願望。」
  瞇起眼咧嘴笑,決定了,我的新願望就是這個了!
  瀧倏地摟緊我,頭靠在我的肩上,「……好,一起實現……」
  
  願望中有你也有我,我要在你身邊,我要陪你站在這沙漠上。
  
  
  
  
  
  老媽,我不知道什麼在一起的理由,但我想這樣一直下去──
  
  熱力無限的太陽總有一天也會回到海洋中,我這個太陽已經找到屬於我的那片海洋了吶。
  
  
  
  
  
  《End》
  
  後記:
  來到這篇,感覺都已經變調了(囧)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敲什麼了啊(淚奔)
  手抖著貼文啊…
  本該出現的不是這篇,另一篇感覺更慘OTZ
  第三人稱是太久沒敲了嗎…好可怕啊(抱頭)

  其實文中小獅子的老媽也是我想表現的,我一直在想啊~
  要是有天我兒子跟我說他是同性戀,我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腐女的精神是感嘆養出小攻或小受了(喂)
  但人還是要接受現實面吶,所以會怎樣……天曉得(攤)
  
  2006年4月26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