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大是別人家的
  
  
  
  
  
  
  
  
  
  
  吾家有子初成長。
  
  兒子神情愉悅地談著他的男朋友,做母親的我感到欣慰。
  
  或許我的話是重了點,交交朋友、談談戀愛在他這年紀裡很正常。
  
  兒子你準備好了嗎?
  
  當你的戀情會受到社會異樣眼光的那天。
  
  
  
  
  
  叮咚──叮咚──
  
  聽見門鈴聲,我趕緊擦乾手,快步走向玄關。「來了~來了~」
  真是的,按那麼勤是在催魂啊。
  
  「誰啊…」打開門,「獅因?」兒子後頭還跟著一個男人。
  男人彎下腰,「阿姨好。」
  呵呵笑,我招招手,「快進來吧!」心裡很訝異,但表面上我還是不動聲色。
  
  這就是兒子口中很冷靜、很有責任感、很會照顧人的男人啊。
  
  笑著把茶遞給兒子與那男人,我一邊打量著……嗯,本人果然比照片帥。
  咳了咳,我打破沉默,「兒子,不先幫媽媽介紹一下這位帥哥嗎?」
  手忙腳亂地放下杯子,「老媽…這就是我跟妳提到的那個男人。」
  不等兒子說完。「阿姨妳好,我是月瀧。」雖然挺有禮貌的,但臉好像就是冷了點啊。
  「呵呵,在這裡不必拘束,我也會把你當我兒子看唷!」聽見我的話,他嘴角好像微微上揚了一點。
  
  嗯哼哼,「……兒子啊,去幫老媽切些水果招待客人吧。」
  點點頭走進廚房開始翻冰箱找水果。趁這機會,岳母要開始會見「女婿」啦。
  「月瀧,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母親…獅因早跟我說你們的關係了,要過我這關係很容易…」朝他露出個苦笑,「可是難就難在他老爸…」
  唉,老爸回來當天見到冰箱當場愣到二重天去,氣得差點撕成碎片灑到門外充當鹽巴趕霉運。
  「他…很難纏嗎?」看來提到過不了關,他臉上總算露出一絲絲緊張。
  「也不是很難纏啦…」端起茶杯小啜一口,「只是他對某些事特別堅持。」
  
  「水果切好囉!」端著林林總總的水果大拼盤出來…雖然是要招待客人,也不至於要……太誇張了吧兒子。
  「吶,瀧不是最愛吃梨子嗎?我切了很多唷!」兒子閃亮的笑容。
  「謝謝你獅因。」往兒子手背親了一下的女婿。
  兒啊,你娘我也很愛吃梨子啊……怎就不見你服務過我勒?
  
  兒子養大是別人家的。看著女婿,我油然而生的想法。
  
  
  
  「我回來啦…啊啦?多兩雙鞋子,是誰的啊?」聽見老爸的大嗓門,我匆忙跑到玄關替老爸拿著西裝外套。
  一臉笑嘻嘻的靠近他,「孩子的爸啊…今天有個很令人驚訝的貴客喔!」
  「貴客?」他馬上就會知道嚕,呵呵。
  
  
  「啊啊啊──」老爸很沒禮貌的指著甫下樓要吃飯的兒子與女婿。
  拍下老爸的手,「孩子的爸,這樣很沒禮貌。這是月瀧,在他懷中的是咱們家兒子。」
  兒子臉紅紅的,掙脫後安靜地走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坐下。我對月瀧眨了眨眼,要他坐在兒子旁邊。
  整頓飯,吃得很詭異,老爸一直用奇怪的眼光看著女婿。
  害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見異思遷了,女婿長得很漂亮呢。
  
  
  
  「老媽…放瀧跟老爸在客廳好嗎?」一臉擔憂的不時察看那兩人相處的情形。
  「總要得讓女婿與岳父相處的時間啊。」我剝掉黃帝豆的殼。
  「什麼啊…瀧又沒說要娶我…」低頭繼續處理黃帝豆。但我比較擔心兒子會捏爛它。
  
  「老媽…老爸會不會為難瀧啊?」安靜不到三分鐘,我家愛操心的兒子又發問。
  也好啦…以往他神經那麼粗,讓他多點在意的事也不錯。「安啦安啦~老爸是個很明理的人。」眼睛移到冰箱上……應該吧。
  
  
  
  「阿姨,叔叔要我進來端水果。」我指指冰箱,他走過去剛要打開冰箱門卻愣住。「這不是我跟獅因的照片…」
  「瀧!」丟下剝到一半的黃帝豆,兒子跑過去抱住女婿。「老爸有沒有為難你?」
  微笑揉揉兒子的頭,「沒有,叔叔人很好。」聽見回答,兒子呼了口氣。
  「為什麼我們的照片…」我偷偷摸摸地溜到他們身旁,「這是我精心挑的唷,」打開冰箱端出老爸最愛的荔枝給兒子。「哪,端去孝敬你老爸。」
  
  抓住女婿要他接替兒子的工作,訝異地看著他熟練的動作。「你比獅因還會剝耶。」雖然是很簡單的動作,但兒子粗手粗腳的,我最愛吃的黃帝豆常會缺這角缺那角的。
  「自己一個人住,我會煮點簡單的菜…獅因挺喜歡吃黃帝豆的,所以……」
  看來兒子都丟女婿一個人做家事。「改天我會唸唸他。」
  「不會,我喜歡照顧他。」
  好男人啊!「月瀧…有沒有意思…來我家當我兒子啊?」收為自家用,多美好啊!
  
  「老媽!這樣我跟瀧不就變兄弟了!」廚房門口傳來兒子聲音。
  
  「哎呀~又沒差…」我對兒子搖搖手。
  「當然有差啦,還差很多勒。」硬擠進來我跟女婿中間,這小伙子啊…
  「瀧你別理我媽說的話…她常常搞些有的沒的。」啊啦~馬上洗腦人家的惡劣兒子。
  「呃嗯…」汗顏,女婿對我投以抱歉的目光一記。
  「老媽最八卦了。」兒子你又捏爛我的黃帝豆了啊!
  「……這裡交給你們,我去客廳休息一下。」我要去傷心我的黃帝豆還有兒子是別人家的了。
  
  
  
  「孩子的爸。」我坐在墊子上,「喜歡那孩子嗎?」
  喝了口啤酒,「是個好孩子吶。」雖然老爸眼睛還黏在電視上,但我可以感覺到老爸真的喜歡新加入的成員呵。
  「真讓兒子抓了個好男人呢。」我拿了個荔枝放入嘴裡,唔嗯──冰冰涼涼的。
  
  「對了,孩子的爸啊,你上次差點把帳單撕成碎片耶。」咬著荔枝肉,我撐著頭看電視。
  「……那種丟臉的事就別提了。」
  
  雖然聽見兒子被別人搶走了,但反應也太大了吧。
  
  
  
  
  
  《End》
  
  後記:
  五月初的稿子被我拖到現在(囧)
  對了,又有未收錄片段…請看VCR之傷心老爸(拍手)
  
  傷心老爸片段
  
  「你摃啥──」老爸一臉嗯不出來的屎臉看著老媽。
  「我尚愛的兒子讓人拐走了!?」不相信地聽著老媽的話衝進廚房又衝了出來,抱頭奔到門口,「吾愛兒啊──」拿起信箱裡的…
  「啊啊啊!孩子的爸那是這個月帳單不能撕啊!」老媽急忙衝過去奪下差點慘遭分屍下場的信件。
  抱住膝蓋蹲在門旁,頭上有著弔詭的黑線與水滴。「吾愛兒…」
  老媽抱胸看著逕自沉溺在兒子被搶走旋渦中的老爸,「有個熱血老爸也真辛苦。」
  
  
  
  唔嗯,我突然想到公主裡裕史郎的熱血教師老爸(笑倒)
  
  2006年6月11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