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莫名其妙劇情有(囧)
  
  
  
  
  
  
  
  
  「孩子的娘,前幾天有人到市集喊著要買女娃兒,不如……」
  「你、你這老不死的!賣女兒這種事你也做的出來!」
  「痛、痛痛!明天販子就要來拿人了,銀子我也收了,不賣也得賣!」
  「那可是我懷胎十月生下的寶貝啊,你竟然……」
  「孩子再生就有了嘛,而且女孩都是賠錢貨,不如我們那對兒子就好。」
  「嗚嗚……我好命苦啊,我的心肝寶貝啊……」
  
  輕巧的躍下床舖,清秀的面孔透過小縫窺視自己爹娘,耳朵沒漏掉方才聽到的事情,眉頭皺起,看著床舖上睡得安穩的小妹,心裡偷偷下了決定。
  
  
  
  ※
  
  
  
  「大娘啊──」
  揮舞著絲帕,妝扮豔麗的中年女人氣急敗壞的衝進房間。「丫頭妳在鬼叫什麼勁,外頭有客人的啊!」
  愣愣指著浴桶裡的小孩兒,「大、大娘……」
  「不過就是個女娃兒……」不對,剛怎麼好像看見帶把的……「哎呀呀呀!」女娃怎買回來了變個男娃?
  
  
  
  喝口涼茶舒舒心,打量站在大廳中央的小男孩。「你說……你是偷偷換了身份賣進來?」
  點點頭,小男孩突然雙腳一屈,跪下磕頭請求,「我妹妹還小,就讓我代替她吧!」
  「哎喲我的天,我們這種地方要個男孩做什麼呢。」看看,四周姐妹個個比花嬌,她頭疼了。
  徐徐走進,扶起尚跪著的男孩,紗雪笑著拍拍他膝上的灰塵。「我說大娘啊,不如就收了他吧,難得這麼小的孩子有這心意,可不能辜負了。」鼻頭不禁一陣鼻酸,家中的小弟從自己離家算來,現在約莫也是這麼大了吧……
  「罷了罷了,買也買了,人也拿了,雪兒就讓妳發落吧。」也只能怪自己識人不清。
  「仔細瞧你長得還蠻俊的嘛……告訴雪兒姐姐,你叫什麼?」
  「史…史蒂芬……」
  
  
  
  
  
  ※
  
  
  
  紅門宴,城裡首屈一指的酒肆,賣點便是美豔的姑娘。這可不是紅樓,裡頭姑娘個個可是身懷絕藝,又只賣藝不賣身,看得到吃不到,更讓許多人扼腕不已啊,投了大把銀子也不過想得佳人一笑,說不定郎有情、妹有意,又是一樁姻緣啦。
  嗯?說酒家姑娘配不上?咱們雪兒姑娘與當年太子的故事可為一段佳話傳頌著呢,憑著絕代風華的身姿與慧黠的頭腦還不讓太上皇與皇太后當寶疼著。
  「喂小二,送酒來!」
  哦,來了來了!
  
  ※
  
  「姐姐。」
  「還不快來坐著。」招招手。
  「許久不見,姐姐更為嬌美了。」輕拍弟弟的手,「嘴巴是餵了糖啊,這麼甜。」
  「只是說出事實囉。」史蒂芬聳聳肩。
  「不過……你不是自從滿十四後就很少穿女裝了嗎?」怎麼今日……紗雪好奇地打量,還挺上等的布料呢。
  詭異的笑容,「前陣子有位客人送我的,不穿白不穿。」自從成長期後,他的身長快速拔高,要不是這張漂亮的面孔亦男亦女,他男兒的身份早已天下盡知。
  「樓裡最近可好?」身為貴妃,自是不可能隨意出宮,就算想知曉樓裡消息,也得經他人輾轉得知。
  「嗯……」該不該說他又撿了好幾人回樓,鬧得雞飛狗跳呢。
  
  「貴、貴妃娘娘,皇上駕到。」侍女急急打斷兩人談話。
  身著黃袍的儒雅男子,笑著揮揮手要行禮的兩人起身。「愛妃,這是姚將軍的長子。」
  「見過娘娘。」僅僅抱拳,紗雪有趣地望著眼前這男子,想必他與皇上關係不淺了。
  「愛妃還未見過子奇吧,平常他不進後宮,今日這兒算是他第一次來。」高處不勝寒,身為皇上自是明白這道理,不過也多虧父王明察,小時便安了個心腹與知己在身旁。
  翻翻白眼,姚子奇無奈的回應:「拜託你也不想想那些嬪妃個個像怨婦。」意指皇上專寵一個人。「那是你還沒遇到生命中的另一半。」牽起愛妻的手,臉上如沐春風,龍心大悅啊,最近雙喜臨門,就連睡著了也會笑。
  「男人三妻四妾,天經地義。」聳肩無趣地反駁。
  「連將軍之子也在意這繁文縟節嗎?」史蒂芬諷笑。「不是我在不在意,是有人天天在我耳旁像誦經般的唸著。」姚子奇倒也不生氣,史蒂芬訝異的看著他,還以為是性格暴怒的人呢。
  「老大不小,是該成家了,子奇。」拍拍好友的肩,皇上模仿將軍夫人的語氣。「去你的。」瞪了那拿自己當笑話看的人,姚子奇頭一撇,乾脆往天上望去。
  「難得有如此好興致,來人,備酒!」侍女聽了趕忙去準備。「對了,愛妃,還沒聽妳介紹這姑娘呢。」
  「呃…是我認的妹子……」
  
  
  
  ※
  
  
  
  「咦?你也是紅門宴的人啊?」姚子奇依娘娘之命送身旁這姑娘回去。
  「看不起?」回答是的話,就算他是將軍之子也要讓他吃不完兜著走,史蒂芬暗想。
  「啊、沒有,就我所知,還蠻多老臣望自己兒子娶裡頭的姑娘。」丈二摸不頭緒,到底是哪來這種風氣。
  細想之下,不難明白。「不會是因為皇上獨寵雪兒姐姐的關係吧。」那還真是好玩了。「……不會吧。」是因為這原因!?
  「怎麼?姚公子沒想過?」貴為皇上交心之友,就不信沒有。
  「呃……」看這姑娘犀利的目光,姚子奇不禁摸摸腦勺。「我承認當初清犽大婚我是有心動啦,紅門宴出美女誰不愛,不過……」想到後宮如豺狼虎豹般的女子,姚子奇覺得真可怕。
  原來他還蠻單純的嘛,史蒂芬憋住笑容,捲著細髮打趣地問:「我們樓裡的人個個以膽大出名,沒有做不出的事,就算要娶個男人也行──我娶你吧?」
  姚子奇這下真是呆愣了。
  
  偏不巧兩人談話內容落入一旁若甘下人耳裡,過沒幾會馬上傳遍城裡,連帶也傳進皇上耳中。
  反正都是一男一女,湊合湊合也沒啥關係,當下皇上也就允了;連皇上的愛妃都是紅門宴的姑娘,自然將軍夫婦也沒話說了,只要抱得到孫子就好。
  紗雪只能暗中歎息,弟弟這下可是作繭自縛了。
  
  真不能不說效率之快,連旨都下了。
  
  
  
  ※
  
  
  
  「我想先說一件事。」喝完交杯酒,史蒂芬慢條斯理退下自身衣物。
  「什麼事?」雖不是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但看一個女子毫不忸怩的在自己眼前脫衣,姚子奇臉上不得一紅──再慘白。
  「我是男兒身。」
  
  胸前平坦的一片是怎樣啊啊啊啊──
  
  
  
  
  
  
  …END
  
  後記:
  我承認寫這篇就是來亂的XD
  只是剛好上家庭婚姻相關的課,老師提到賣女兒就寫了=W=
  而且發現越寫性格越發怪異,所以就怪異下去吧XD
  其實還有很多,像童養媳、和親、指腹為婚…中國古老的婚姻真是令人…樂趣無窮(誤)
  然後,不要在意紗雪,反正是過場人物(被巴)
  我另外想說的是,我一直想打史姑娘(笑滾)
  啊對,小妹就暫定為芬芬小妹妹吧(喂)
  
  2007/11/10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