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劇中人,戲外人

  劇中人,戲外人
  壞事做多了,在學校也會碰到鬼
  
  
  
  
  
  
  
  
  
  「你有錢嗎?」男孩雙眼上下打量著男人。「看起來就一副窮酸樣嘛!」就算身後是名牌車天曉得是不是租來的。男人隨手抽出十張大鈔,滿意地聽見倒吸口氣的聲音,雙手一晃,白花花的鈔票從男孩眼溜過,想抓也抓不到。
  「知道我有錢了?」隨性地抱胸靠著身後愛車,男人漂亮的眼瞇起,盯住眼前男孩躊躇不前的模樣,心中暗自嗤笑,不就是缺錢嘛還裝得一副清高樣。「放心,跟我過一夜的錢比這多了幾倍不止。」
  「好吧!」
  
  
  
  
  
  ※
  
  
  
  我是解煬辭,今年十六歲,就讀於市內某高中,是所以爛出名的不良高中,反正就是小混混充斥的地方──當然我也不例外。
  
  「昨天那妞上起來超爽的!」班上的某混混,我暫且稱他為A男,反正也不是什麼大尾的。「奶頭又粉又嫩,那小穴又緊又濕,我還找了阿志跟阿幾一起上她,她叫得超浪的!」
  
  我撐住下巴望著窗外,不過雙耳卻一點兒也沒漏掉A男的話,又是一個發情男,四處找女人幹。反正這年紀的男生最愛吹牛自己玩了多少個女人來彰顯自己多強多男人多大哥。
  像我身後的也是。
  
  「他媽的昨天工廠那出事,要不是我及時趕過去,地盤就被搶走了!」
  
  說到這B男,前幾天入了個…什麼會的,反正也是一個夢想當大哥的人。
  
  「喲阿辭!」叫我的是朋友A。「要不要去跟南女的聯誼啊?」雖然是朋友,不過其實交情普通,酒肉朋友。
  他說的南女是市內有名的升學學校,一群笨蛋女生做著當大哥女人的夢,最後一起被輪流上,記得第一次參加時我在旁邊觀看,也不知那群同學身上有沒性病,誰想沒準備套子就隨便亂玩,玩也要玩得有原則嘛。
  
  「咦你不要啊?我記得你只去一次……哦!不會你還是處男吧!?」處男這話題顯然引起了很多人注意與……同情。
  聳聳肩,我不作反駁,某個角度來看我是處男沒錯啊,除了我後頭那個小菊花外。
  
  
  
  ※
  
  
  
  「嗯、啊…嗯…」男人在我體內衝撞,細長的髮絲隨著動作落在我身上、臉上,他隨手撥掉,那無形中的氣質讓我猜想他到底是何方人物,但…似乎沒那麼多時間讓我思考。
  套弄我男根的手加快,神智似乎離我越來越遠了,腦中殘存的是一片空白,身體也忍不住顫動──我知道我快高潮了,但他玩得很高興,埋在我體內的男刃一再地撞至最深處,我抓緊了床單求他不要了,回應我的是他嘲諷的笑容。
  「看來男人上起來也是不錯嘛…呵…」性愛中他還能維持平穩語調說話,我不禁佩服起他…不過我剛說了,我時間不夠了……
  
  「不、啊…啊、要射…啊、啊──」仰頭放聲尖叫,反正也沒人聽到,他玩得爽我也叫得爽。「哈…哈、哈…」高潮過後,他抹掉我腹上的精液,要我舔掉,我還蠻好奇男人精液的味道是啥,沒當女人口交吃過,現在嚐試看看──說實在的,那實在不怎麼美味,當然的吧。
  我舔舐著,而他依然在我體內,菊花被撐大很痛苦,比便秘大不出來還痛苦,而且長時間被插更是雪上加霜,我真怕我菊花最後會縮不回去就這樣被玩鬆,不過偶爾一次應該還好吧,只是明天不能上體育課。
  他抬起我腰部,我順從地擺動著,與慾望過不去一向不是我的原則,人嘛,及時行樂──雖然靠後面高潮的經驗我沒有過,通常都是我DIY。「嗯、啊…好舒服、啊…」不用他,我自動自發的抬高腰部讓他插得更深,雖然剛射過了但讓人插別有一番滋味…我再次聲明,我不是男同志。
  「看你不像第一次嘛…」不曉得我身上那男人是什麼名字,反正是一夜情我也不計較那麼多。「嗯、啊…」其實我也不缺錢,他要怎樣看我都行,要給錢我不收白不收,而且我花勞力精力,當然要拿個補償費。「隨你想…嗯、繼續動啊…」大概是他經驗較多,我都射了他還沒射,搞屁,我累了。「你快點…」
  「呵…」扶起我身子,要我取悅他,反正都拿了他的錢,我也盡本份做好事,坐在他身上像個女人似的用菊花吞著他的男根,雖然很痛,不過痛得有快感,也算不吃虧了吧。
  他撐著頭悠閒地看著,我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是羞恥感吧。
  
  反正就這麼一夜,無我的放縱吧。
  
  
  
  
  
  ※
  
  
  
  要我說,這麼芭樂又夠八點檔的劇情怎麼可能會在我身上發生!?
  
  未成年少年援交,對象竟是自己學校的理事長!
  ──我腦中頓時浮出這句話。
  
  「大家好。」嗯,他的聲音還是很好聽。「未來我將是這學校的理事長,敝姓宮,宮皇宿。」
  
  理他叫什麼,反正未來我日子難過了。
  
  
  
  
  
  …XD?
  
  後記:
  下品充斥的文一篇,一定會很好奇為什麼會有這個的存在。
  還記得史姚「從開始到現在」裡兩人所演的戲嗎XD?
  沒錯!就是這篇O3O
  其實我只是很隨性的寫出來,什麼鬼的都沒設定=W=
  看看就好(笑)  
  
  
  
  
  
  MINI STORY…
  
  
  
  ⅰ 初次會議(相親會?)
  
  「總而言之,姚子奇所飾演的角色是個離經叛道,力圖改變自己世界的十六歲男生;而史蒂芬剛好相反,是個擁有家世、權力、金錢、樣貌可稱為完美的二十五歲男人。」
  「為什麼有床戲?」姚子奇不敢置信的死盯著劇本,而且是第一幕就來。
  王瑞恩輕咳,「這是刪減之後的成果了。」言下之意,本來是更火辣熱情的橋段。「這是功課。」讓身旁副導放下紙箱。
  「什麼?」看紙箱四邊都寫上大大的祕字,兩人一同有不好的預感。
  微笑公佈答案,「同志性愛片,請兩位在演出前揣摩同志性愛方面的肢體語言。」
  
  趕羚羊,炒雞排!
  
  
  
  ⅱ 初次上陣(初體驗?)
  
  彆扭的脫下上衣,看史蒂芬都率性地展露好身材,他再不脫就說不過去了。
  至少兩人不是真槍實彈演出,還隔了一條內褲……連著幾天被迫看完那一整個紙箱的男男片,姚子奇整個人很不舒服,害他現在看見史蒂芬都怪尷尬的,畢竟兩人是難兄難弟。
  
  雖臉上表情平靜無波,但史蒂芬內心之掙扎也只有自己能知會,要跨越心理障礙撫摸親吻同性實在不是一件易事。
  
  ──開拍了。
  
  雖然能體會他們兩人的掙扎,但NG十來次還有增加的趨勢,王瑞恩也皺起眉頭。
  很怒力要將眼前人想像成女人的兩人,無奈的嘆口氣……這是超高難度啊。
  
  
  
  與男人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史蒂芬硬是忍住噁心感與第一千兩百二十一次想打飛賀總的衝動,把理智拉回來專心演出。
  
  「呀啊!」身下人突然以高亢的音調發出尖叫聲,史蒂芬不自覺呆然與他對望,姚子奇掩住嘴巴,眼神慌亂,雙頰燒紅與……底下慾望的覺醒。
  
  「剛子奇的叫聲不錯。」總算有點進步,王瑞恩出口稱讚。
  
  天知道那不是演的,而是真的。
  
  
  
  ⅲ 戀愛NG(來真的?)
  
  「卡、卡、卡──」執導的王瑞恩受不了的大喊。
  之前兩人像是中間隔了個太平洋,現在卻是像黏皮糖;明明只是個吻戲,但史蒂芬把手伸進制服裡,順便褲頭皮帶都一起解開──見鬼的真是熟練。
  
  由於劇情內容是極保密,現場也只有重要的兩三個員工,一喊卡化妝師馬上前去補妝。
  「那個…」史蒂芬在一旁看姚子奇補妝,笑著提醒,「脖子也麻煩一下。」
  被漂亮的笑容迷得團團轉,化妝師點點頭手移到脖子上……這記號要蓋可能有點麻煩了,而且還不止一個!?
  
  再度開拍,兩人依舊在劇中恩恩愛愛,一旁副導看化妝師面色哀悽,關心的問:「身體不舒服嗎?」
  「我只是在哀悼世上好男人不是死會、結婚不然就是同性戀。」
  
  
  
  ⅳ 公開(戀愛發表會?)
  
  在媒體的閃光燈下,終於這引起國人注目的同志片首映就在今日,姚子奇是皺著一張臉,史蒂芬倒掛著淡笑回答每個問題。
  
  播放完畢後,兩人精湛的演技引起一陣討論,更有人說劇中兩人簡直是真情流露,王瑞恩一律笑而不答腔,但心裡倒是被那一針見血的話語小嚇到。
  
  似乎自己變相經營戀愛仲介所啊……
  
  
  
  ⅴ 某天(戀愛進行式!)
  
  「子奇,今天要住我家嗎?」微笑詢問。
  偏頭思考幾秒,「好啊。」
  
  一旁金皓薰默默在星期三寫上姚子奇休假,省得明早還要被電話鈴聲吵醒。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