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天外飛來一撞、上

  天外飛來一撞、上
  
  
  
  
  
  
  
  
  
  
  「哪個不長眼的啊!」急著趕去教室,卻在轉角硬生生撞入陌生人懷裡。
  「這位同學……」一道冷淡的聲音在姚子奇耳際響起,心下正覺得這聲音耳熟得緊,下一秒姚子奇馬上陷入自我厭惡的世界裡──這不是外語系的美人實習老師嗎?
  誰不好撞,去撞到這人!
  「你還要抱多久?」
  咦咧?姚子奇這才回神過來,發現自己正以小鳥依人的姿態縮在人家懷裡。「老師抱歉!」
  懷中學生跳開,史蒂芬拍拍身上衣服,撫平皺褶。「下次就算趕時間,走路也請看前面。」
  「是……」理虧在先,姚子奇只能摸摸鼻頭自嘆倒楣。「老師,你應該常笑,你長那麼漂亮,不笑真是可惜……」兩道寒冽的目光朝自己筆直射來,姚子奇馬上住嘴。
  「快進教室吧,你遲到十分鐘了。」瞄瞄腕上手錶,提醒眼前同學。
  「啊死了!」姚子奇匆忙地奔向教室。
  
  ※
  
  「阿奇你今天又睡過頭啦?」下了課,咬著冰棒,任飛翔坐在好友前頭。
  「別說啦,衰爆了。」翻白眼扒扒金髮。「本來可以順利上壘的,好死不死去撞到煞星。」
  「煞星……」任飛翔是滿頭問號。
  吸了口奶茶,「史蒂芬啊!」
  聽了任飛翔馬上拿擦子往姚子奇頭上丟,「史蒂芬是我們的神啊!」雙手交握,眼睛發光。
  「是喔是喔,那你還對人家哥哥那麼兇。」馬上吐嘈。
  「呃──那是誤會啦!史蒂芬長那麼漂亮,身為後援會會長我當然要防範色狼啊!」我看第一個要防的是你們……姚子奇在心裡嘀咕。
  「對了你不是說你要打工?找到了?」
  「找到啦,Gay吧。」
  「喔Gay……等等!Gay、Gay、Gay、嗚、嗚……」
  「噓、噓──」姚子奇趕忙掩住任飛翔嘴巴。「你是想讓全國人都知道啊!」吼那麼大聲!
  拿下姚子奇手掌,「你怎麼去那種地方啊!」
  「哪裡有錢哪裡去~」
  「你不怕被、被……」想像姚子奇被壞人抓住,這樣那樣又那樣這樣,任飛翔抖了下。
  「喂你腦裡在想什麼齷齪的事啊!」敲了任飛翔頭殼一記,制止自己在好友腦裡被翻了幾次。「Gay吧又不是全都很髒,而且面試我的經理也說他們店長很要求客人跟服務生的安全。」
  「那、那怎麼又請人?」一定是前服務生被嚇跑了嘛。
  「喔因為經理說那個服務生跟他男朋友要移居國外,不做了。」
  「什麼嘛…」任飛翔拍拍胸口。「原來Gay吧裡也有女……」
  「是男生。」
  「欸欸欸──」男朋友!?「阿、阿奇,你不要進去打工後,告訴兄弟我你交了男朋友啊!」
  「你找死!」
  禍從口出,阿門。
  
  兩人打鬧的情景正好落入經過的史蒂芬眼裡,偏頭過了幾秒似乎是想起什麼,覷了其中金髮男孩幾眼。
  
  
  
  
  
  ※
  
  
  
  
  
  「墜星」會如此門庭若市不是沒原因,光說它位址大膽就在警察局正對面,據說警局內部某位高層人士也是「墜星」的會員,可想而之在此區其地位之高而不可聳動了。
  雖然說是Gay吧,但其實人群不限男女,多半還是來小酌、聊天居多,姚子奇端著飲料遊走於各桌其中。
  「服務生。」一道男聲將姚子奇喚住。
  「杜先生有什麼需要嗎?」姚子奇認得眼前男子,白金級會員啊!要不認得也太難了。
  「老樣子。」拿了本文件,眼也不瞧姚子奇一眼。
  「好的。」早也習慣了,姚子奇聳聳肩回到吧台邊。「經理~杜先生老樣子。」
  搖著雪克杯的手停下,將酒液倒入杯中置於托盤上。「天晴吧台先給你。」白毛巾擦拭雙手,放下肘部的袖子離開吧台。
  看著經理走向那白金常客的專屬座位,姚子奇不禁納悶,「奇怪了……到底老樣子是什麼啊,每次看經理都空手去。」記得第一次他還傻傻站在吧台前等咧。
  「欸?阿奇你不知道啊?」天晴熟練的加著酒液與糖漿。「那位大客是為了我們經理來的。」
  「嘎?」為了經理……「欸欸欸欸──!?」
  「噓、噓──」食指壓在嘴唇上。「阿奇你想嚇跑客人嗎?」天晴說完看看附近有無客人在注意這裡。
  「經理跟、跟那個男人是……」姚子奇翹起小指頭。「是……這種關係?」
  「別說了,快去送吧!」
  「喔。」行經那塊特別區域,姚子奇特別往那兒看了幾眼、耳朵也張大幾分。
  
  「天天來,不膩嗎?」
  「等你下班。」
  「……嗯。」
  
  沒漏掉桌面下相握的兩手,姚子奇趕緊轉移視線。
  「客人你點的……啊咧?」放下酒杯,抬眼望了座位上的男子,姚子奇瞬間呆滯。「史、史、史、史──」
  拿了桌上本課本敲上姚子奇頭顱,「史不用說那麼多次。」
  「呃老……」在這裡應該叫老師嗎?
  「叫我名字就可以。」課本攤開擱在大腿上,紅筆在上頭圈了幾個重點,端起姚子奇送來的酒杯小啄幾口。
  「老…呃、史蒂芬……」直呼老師的名字感覺也蠻怪的,姚子奇抓抓頭。「你怎麼在這?」整個超顯眼的!有伴沒伴的男女都往這兒看,這人的魅力真的是超越性別啊……
  「……想聽什麼理由?」身子往後貼,手臂撐在沙發背上,食指指頭輕含在嘴角。
  理由還有分版本……「呃、正常的?」
  揚揚課本,「預習課本內容。」
  「那不正常的是啥?」
  忽而傾身向前靠近姚子奇,「呵……狩、獵!」說罷,挑起姚子奇下巴,紅唇貼上。
  這幕看得其他客人目瞪口呆,身為當事人的姚子奇愣到二重天去,連史蒂芬什麼時候把他挾帶上二樓都不曉得。
  
  「不去阻止?」
  輕搖頭,「小老闆有令,身為員工的自然要聽。」
  「今晚到我那?」
  「……上班前送我回家。」
  「可以。」
  
  ※
  
  「史蒂芬,等會有人要來應徵喔。」
  「哦?」轉著筆桿的手停下。「代替衛亞的?」
  「是啊。」擦好杯子擺放好。「衛亞臨時辭職,店長也抓不到人來頂,只好請新人。」
  說到這就有氣,慕容和希把人拐跑丟了違約金就飛到國外,雖然違約金足夠他們開銷三個月還有餘,但這口氣怎麼想都吞不下。
  「呵呵,其實讓我……」
  「不、行!」店長再三申令,史蒂芬出入就算了,因為這兒是他名正言順的家,還情有可原;要是真攤上這工作,老師飯碗鐵定丟了。
  「反正當老師只是我的興趣。」史蒂芬聳聳肩,他壓根兒就不在意。
  「史蒂芬,你別讓我被店長炒魷魚。」
  「呵呵,」眼見那斯文的臉蛋上浮現了無奈,史蒂芬抿嘴輕笑。「反正杜司臣能養你嘛。」天天都到這裡報到,杜司臣還真閒啊。
  「……不是這個問題。」提到那個男人,讓他頓了幾秒。
  「真令人好奇啊……」杜司臣與城仲瑄的情史一直是店裡人人津津樂道、口耳相傳,從什麼櫻花樹下版到梁祝版的,但當事者兩人都不輕易鬆口談論,他也只知其中一二而已。
  「咳、小孩子別知道那麼多。」轉過身擦著雪克杯。
  「我都成年了。」
  「你跟我大弟差不多。」
  「我問哥哥就好囉。」哥哥是唯一見證那段戀情的人,嘻。
  「真是……」風鈴聲清靈的聲音響起,城仲瑄未說完的話讓史蒂芬如一陣風消失給嚇住。「史……」
  「城先生?我是稍早打電話過的姚子奇。」
  打量吧台前的金髮男孩,「啊,你好。」一看制服,原來是史蒂芬實習學校的學生。「那邊先坐吧。」
  
  趴在二樓階梯欄杆,正因認出是學生才跑得飛快,史蒂芬抱著好奇心觀望底下兩人,同時打量那金髮男孩,由這角度看不見他的臉,只能借由言談的肢體動作來猜測他的性格。
  似乎是談妥了,兩人起身,城仲瑄替那男孩拉開門,在門被拉開的一煞那,傍晚的暈黃光芒射入,史蒂芬眨了眨美眸想看清,但男孩早已轉身離去。
  
  送男孩離開,城仲瑄才轉過身便見史蒂芬拼了命衝下樓直到自己跟前,出聲詢問,「怎了?」第一次看見史蒂芬那麼著急的模樣。
  「剛那……」
  「啊,是來應徵的。」將門上牌子轉向營業中的那面。
  「有履歷嗎?」這是他頭一次急切地想知道陌生人的名字。
  「咦……」詫異地看向他。「沒有,他是臨時打來說要應徵的。」
  略帶失落的垂下雙肩,「這樣啊……」
  「姚子奇,他的名字。」微笑丟出個人名。
  「姚…子奇……」慢慢咀嚼著那男孩名字,史蒂芬嘴角漸上揚。
  
  
  
  回想兩人不算初次見面的初遇,在看看眼前略帶驚恐的男孩,史蒂芬覺得自己心情非常之好。
  「喂你幹麻啊!」哪有人一碰面講不到幾句話嘴就嘟過來啊。
  「我不是說了,我……」居高臨下望著男孩,手指描繪著男孩側頰至下巴。「在狩獵嗎?」
  「狩、狩、狩……狩獵!?」
  「呵呵。」與其說明不如付諸於行動,史蒂芬壓了姚子奇後腦便吻了上去。
  一直打轉著自己上牙關的舌頭,姚子奇還是頭次知道原來嘴巴裡也是有敏感的地方,渾身酥麻地癱在椅上任史蒂芬擺弄。
  「哈、那個……你在…獵……我?」被吻得不知今夕是何夕,姚子奇神情茫然地再一次確定。
  史蒂芬的回答是下幾秒再度貼合的雙唇,姚子奇心裡忍不住大叫──
  媽啦我的貞操啊!
  
  
  
  
  
  free talk 2008/09/06
  喔棍我好久沒寫文XD
  阿史的賀文被我拖到今天(掩面跪)
  而且還是上而已囧
  本來是司瑄先出來,這篇是相關聯,這下倒過來溜XD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