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天外飛來一撞、下
  
  
  
  
  
  
  
  
  
  
  擦撞果然是會迸出火花啊……
  姚子奇眼瞪著陌生的天花板心想。
  
  
  
  ※
  
  
  
  「阿奇你走路怪怪的耶。」超像機器人的,任飛翔左看右看的。
  「……被一隻狗咬到『卡稱』啦。」咬著巧克力棒,姚子奇看起來很不爽。
  「欸~那很糟耶,你要不要去看醫生?」
  「不用啦,至少我肯定那隻狗沒啥病。」
  「是哪裡的狗啊?」他也要小心一點才好。
  「哼…店的。」真是衰爆了!
  「那你上班要小心點。」
  
  「姚、姚、姚子奇!外外外外找!」女學生急急地大喊。
  
  「啊?誰找我…嘶──」痛痛痛痛……姚子奇一起身馬上牽扯到身後的傷口。
  「姚同學,你昨晚有東西忘在我這。」出現的又是冷豔的臉孔。
  「……我等下課去拿,史蒂芬老師。」這男人竟然還能若無其事出現在他眼前!?不、不行,打老師會被記過,姚子奇強忍住衝上去打一拳的欲望。「既然都有東西忘了幹麻不順便幫我拿過來啊……」邊扶著腰走回位上,口裡嘀嘀咕咕。
  臨走前掃了姚子奇一眼,嘴角揚起呵笑一聲後離開,正巧經過有幸看見冰山溶化的同學,都臉紅心跳地望著史蒂芬高挑的背影。
  
  回到辦公室,史蒂芬想到剛剛姚子奇那一副巴不得咬他的肉,喝他的血,啃他的骨的模樣,摀住嘴抖著雙肩,憋著不讓笑聲外洩。
  淡淡回應同個辦公室老師的關心,史蒂芬也不免擔心自己太過性急把人給嚇給跑,至於那個「性」是指個性還是下半身這就不用多加贅述。
  
  「阿奇你認識老師!?」任飛翔緊握著姚子奇雙手,雙眼蘊含水光,看得姚子奇亂噁一把的。
  甩開好友的手,「收起你那花痴笑容!你要是知道……」知道他昨晚怎麼把你好友我這樣那樣又那樣這樣翻了幾次──這話打死姚子奇他都說不出口,就算史蒂芬不怕人講,他還要清白啊。
  「知道什麼?」
  「沒什麼。」
  一定要撇清關係才行……
  
  
  
  屁!
  這是姚子奇穿上制服,看見座位上某亮麗身影,心下馬上出現的字眼。
  「經理……」轉過頭想抱怨,卻發現經理馬上低頭繼續忙他手中的事。
  他今年是犯太歲嗎!?姚子奇心中怒罵著,但還是得去招呼客人。
  人都還沒走近,倒是有個身影比他快了幾步──
  
  「小美人,沒人陪你嗎?」
  
  這人姚子奇認得,之前想泡經理被某人以寒光掃射後不戰而退。
  「滾。」史蒂芬看都不看一眼,就怕污染了自己眼睛。
  「哎呀別這樣嘛~來這裡的都是同道嘛~」還特意靠近史蒂芬耳旁,手繞至一端攬住史蒂芬肩膀。
  「這位客人很抱歉,麻煩請注意你的言行。」基於工作義務,姚子奇還是得出言制止他的過度肢體語言。
  「服務生來得正好,幫我上兩杯酒。」姚子奇皺眉想阻止,城仲瑄注意到史蒂芬被纏上,馬上丟下手邊工作。
  「這位先生,本店絕對禁止任何過度動作,更何況,另一位先生顯然很不樂意與你喝酒。」
  男人一看是之前想泡的經理,雙眼一亮,「喔!你也來啊!我們一起喝,喝完再一起去賓館──」
  
  喀、鏘──
  
  「你剛剛說什麼?」
  嘴角抽了抽,對著太陽穴的是手槍口,剛剛的聲音是上膛聲,男人直冒冷汗。
  「呃……似、似乎有些誤會…」男人也認出拿槍指著他的是之前用寒光瞪他的男子。「哈、哈…那我先失陪……」悻悻然縮回史蒂芬肩上的手,飛似地逃離現場。
  
  眼看杜司臣面不改色的把弄著那把手槍,姚子奇禁不住好奇問,「那把槍是真的嗎?」
  「那是店裡的B.B槍。」城仲瑄替他解答。
  「嘁…還以為是真槍咧……」
  「真的哪可能拿出來,當然是放家裡。」熟練的擦拭槍身,杜司臣淡淡說道。
  「咦?」……意思是他有囉?
  城仲瑄瞪了杜司臣一眼,「你別嚇唬小孩。」轉頭看向史蒂芬。「史蒂芬?」
  「可惜我還蠻喜歡這件外套呢……」輕嘆口氣,將外套脫下丟進一旁垃圾桶。
  「你幹麻啊?」那一看就是高檔貨耶!
  「啊,子奇是嫌我沒拿去燒嗎?」果然是他相中的人吶,史蒂芬心想。
  「……算了。」溝通不能。
  
  兩人相處似乎不錯……看史蒂芬與姚子奇吵嘴,城仲瑄笑忖。
  本來還以為是史蒂芬一廂情願,但看姚子奇雖然嘴上討厭史蒂芬,卻也習慣兩人摟摟抱抱,是好兆頭。
  「唉…果然身體是最誠實的……」城仲瑄的低語,惹得身旁杜司臣湊進他耳旁。
  「你昨晚不也是嘴上說不要,嗯?」
  「惦惦。」暗地拐了他一下。
  
  那頭兩人你來我往,看得姚子奇抬頭小聲問,「是吵架嗎?」
  「打是情罵是愛囉。」
  「喔……不對,」剛剛他是抬頭?「你、你、你……你啥時抱住我的啊!」講話講一講就不知不覺被摟住,姚子奇趕緊跳開史蒂芬懷抱。
  低嘖了一聲,突然失了溫度的雙臂,史蒂芬不悅地想扯回姚子奇。「放開我啦!」
  「你們好好玩吧。」城仲瑄起身笑道,隨即回吧台繼續工作。
  「慢用。」留下這匪夷所思的話語,杜司臣也從原先的沙發座轉移到吧台前。
  「……這對夫妻在說啥啊?」姚子奇納悶地自問。
  「呵呵。」竊笑望著又讓他摟在懷裡的人,史蒂芬將下巴靠在那金色頭顱上。「子奇好可愛喔。」
  「啊?」他剛怎聽到很詭異的形容詞?
  「怎辦…放不了手呢……」或許一開始只是高度的興趣,但怎知一撞就撞出火苗,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啊……
  「你!──」這人要丟下他!?姚子奇感到憤怒,提起史蒂芬領子。「你對我做出那種事,現在還說要放手!?」
  「呃…子奇……」史蒂芬有些搞不清姚子奇為何會如此憤怒。
  「混、混帳!」連他都搞不清自己的心情,到底是生氣還是傷心。
  等等,子奇生氣是因為……他?「子奇,你有一點喜歡我嗎?」緊張又期待,史蒂芬抬高姚子奇下巴。
  「唔……」有些尷尬的移開視線,不敢對上那雙美眸。
  「告訴我嘛~」貼上那被火燒紅的臉頰,開始磨蹭。「子奇~」
  「你、你…幾歲還撒嬌!?」姚子奇忍不住大叫。
  
  ──不過對姚子奇蠻受用就是了。
  
  「子奇──」
  「警告你、唔、嗯……」
  
  
  
  擦著酒杯的手停住,看向背景開滿花朵與飄滿愛心的某處,城仲瑄呼地嘆口氣,「該不會又要請新人了吧……」
  「呵…有什麼不好呢。」晃著酒杯,看著杯裡酒液,杜司臣一口飲下。
  「啊,該去阻止他們才行。」店裡禁止上演限制級畫面呢。
  
  
  
  
  
  over talk 2008/09/18
  據說這篇是史蒂芬生日賀文?(憨笑)
  那我接下該寫司瑄還是瑞文呢…(思考)
  看心情吧(挖鼻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