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之鎖
  
  
  
  
  
  
  
  
  
  
  他從未對失去父親而感到難過,或許心中是有那麼一絲,卻都被轉換成厭惡。
  
  媽媽抱著他及妹妹低泣,小小年紀的他只能不甘心地伸出瘦小的手臂,盡力安慰瞬間老了十幾歲似的媽媽。
  
  街坊鄰居見著他們也會低聲竊語,說得也對,警察都找上門了。有道是人言可畏,沒多久媽媽就決定搬家了。
  
  童年會影響人的一生與性格,於他卻是更加警惕自己別走上那種男人的後路;縱使那男人回來了,自己仍是心懷芥蒂,事情發生不用一秒,造成傷害卻是一生。
  
  其實他根本不想唸書,要不是媽媽再三堅持,他早早拋下學業出外工作了;本來唸書就不是他的長處,不如孵小黑豆還實在點。
  
  很多人說他個性叛逆外表又不良,只要有媽媽及妹妹瞭解他就夠了,而他還擁有音樂。
  但,仍是少了什麼……
  
  
  
  ※
  
  
  
  姚子奇撐著下巴,呆然地盯著某一點發呆,私毫不管金皓薰在說些什麼。
  直到電視螢幕畫面被切掉,姚子奇才終於肯看…不,是瞪著娃娃臉男人。
  
  「幹麻關掉電視!」說完又按下ON鍵打開,可惜,他想看的畫面已經結束。
  
  「子奇,要專心聽我講話嘛,我在安排你下星期行程。」
  
  撇嘴嘁了一聲,翹著二郎腿低頭省視自己未來一周行程表,注意到某個通告吃驚的瞪圓眼。
  「喂金皓薰,這個……」比了比星期三預定要錄的節目。
  
  「怎麼……哦,那個啊!」說到這通告來由,金皓薰就非常興奮。
  「本來我去詢問時不抱希望,沒想到製作人很中意你,說一定要邀請你上節目,一定是你推出第一張專輯銷售量就衝到第一的關係!」
  
  當然,會受邀上節目是頗意外啦,不過……若主持人之一有先看過他的資料,或許會拒絕咧。
  姚子奇抓抓金髮,猜測說不定星期二就會突然接到被退通告的消息,哈哈!
  
  「不管如何,子奇你絕對要好好準備,這可是你奠定未來歌壇位置的大好機會喔!」
  金皓薰腦中已經開始計劃姚子奇搖滾巨星之路。
  
  「是是是。」姚子奇不耐煩的挖挖耳朵,那些重覆性質的話他都聽了好幾百遍了。
  
  到底有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呀……金皓薰煩惱地想著。
  再說節目主持人可是SD呢,子奇應該不會……當天還是跟著上通告好了。
  
  而姚子奇盯著行程表上,想到那知名節目的主持人,不禁回想上次在公園的偶遇。
  真想巴死自己,竟然說了那種話……
  
  
  
  ※
  
  
  
  背著電吉他,口裡吸著波霸奶茶,經過公園之際停下腳步,本想回翱翔天際,不過……
  瞇起眼注視即將沒入地平線的夕陽,姚子奇突然想好好欣賞眼前美景,反正時間也還早,便轉了個方向進入公園。
  
  本來想找個無人的草地,躺著好好觀賞日落,卻意外地在長椅上發現熟悉的背影,雖那人有特意變裝,不過天生的氣質及氛圍是掩蓋不了的。
  
  說是熟悉,自己也只與他有過一面之緣,且還是轉著電視頻道偶然見到的,一開始理所當然地是注意到他的音樂。
  
  明明是毫不相同的歌曲風格,音樂人的敏銳卻讓姚子奇聽過一次旋律,便感受到那曲調裡的情感──孤獨、寂寞。
  
  見鬼,他憑什麼下斷論?他也不曉得。
  再說,SD兄弟出了名的就是兄弟倆感情之好,孤獨?連三歲小孩都會恥笑。
  
  「一個人嗎?」
  其實姚子奇自己也是問心酸的,拿下好伙伴放在大腿上,不等那人回答早已坐下。
  「能坐在你旁邊嗎?」
  
  「你不是已經坐了?」
  
  這一來一往的對話,姚子奇不禁露出笑容,「說得也是。」不知怎的,他就是覺得這情況很好笑。
  
  「公園的涼椅還那麼多張,不要坐在我旁邊。」
  對方還轉過頭不想看他帥氣的臉孔,口氣中大有不滿之意。姚子奇聳聳肩,反正公園不是他開、椅子不是他買的,自己想坐他也管不著,何況眼前美景,姚子奇也大方不與他計較,如變戲法般拿出調音器,導線插好便開始調音。
  ──都隨身帶音箱了,區區一個調音器難不倒他。
  
  隻身看夕陽,不免讓人感覺落寞不是嗎。
  「我覺得我們是同類人呢,SD的史蒂芬。」調著琴弦,姚子奇低聲道出感受。
  
  
  明明比誰都還要孤寂,卻硬裝出堅強的模樣。
  
  看著人影變成黑點直到消失,姚子奇自討沒趣地揉揉金髮。
  呿!他是怎啦……無緣無故管別人家死活作啥?
  
  「啊──不想了不想了,回家回家!」整理整理隨身物品,掏了掏口袋,把玩著手上鑰匙。
  
  若任何事情都能像一隻鑰匙配一個鑰匙洞那麼簡單就好了。
  
  
  
  
  
  
  over talk 2009/08/12
  我寫了( ′,_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