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開始到現在
  
  
  
  
  
  
  
  
  
  
  一
  
  「喂我說你是不是白痴啊?」姚子奇靠著窗戶,毫不留情地給躺在病床上的金皓薰賞了個痛快。「皓薰你還陪她們兩個一起蠢。」
  「我在檢討了!」啃著蘋果的金皓薰很認真回答。
  「拉肚子清宿便還能順便清清腦袋。」坐在桌面上,紀翔一樣刺死人不償命。
  「真奇怪,我們兩個沒事怎麼皓薰哥有事啊?」
  「因為妳們是鐵胃!」姚子奇瞪著兩個始作俑者。「不會吃還跟著去吃,不拉才怪。」
  真、真悲慘…堂堂經紀人落得被旗下藝人唸到臭頭的下場。「下次絕對不會了啦……」
  「下次?」紀翔挑眉。「我進公司不是三天兩頭看你拉肚子。」
  「呃、是往後絕對不會有這種事…」金皓薰摳摳臉頰,無奈。
  有人為了甜食奮鬥,不嗜甜的人只有閃一邊納涼的份兒,還湊上去跟著吃一堆盤子幹啥勁呢。
  「啊,我先走了。」他可是一下課就飛奔過來,等會還有工作。「最近我先打打工或是訓練。」姚子奇轉過頭對經紀人交待。
  「我廣告拍完就先回去了。」紀翔臨走前還朝金皓薰露出笑容──絕對是諷刺的笑容。「好好滋養你的腦袋吧,親愛的經紀人。」
  
  「紀翔不用說,子奇絕對不喜歡吃甜的。」剛離開的兩人右一句白痴左一個滋養腦袋,金皓薰忍不住猜想。
  「欸?」擺弄花束的姚子瑩聽見。「不過我記得阿奇小時還蠻喜歡吃餅乾。」回想童年哥哥常會分一塊餅乾給她。
  「男生多半不喜歡吃甜的吧。」補妝中,林芬芬對著鏡子塗上唇蜜。「吃一點蛋糕就不行了。」
  「芬芬要去跟丹尼斯約會?」
  搖搖食指,「嘖嘖嘖──就是……啊!我先走了~」
  
  「到底是……」急如風的林芬芬跑遠了,金皓薰才剛想與藝人好好溝通溝通。
  「啊,那個啊~是大學部的學長唷。」姚子瑩笑著替好友說明。「溫柔成熟型的大哥哥,會被芬芬吃得死死的吧。」
  「……不行!改天我得去鑑定一下!」背著好友離開前要他好好照顧芬芬的大石,金皓薰無論如何都要去會一會才行。
  「學長很包容芬芬呢,要是有這樣的哥哥也不錯。」想起學長總是陪著好友上刀山下油鍋的。
  「子奇也是很好的哥哥。」除掉他那張嘴…哈哈…金皓薰心裡乾笑。
  「不過阿奇要是肯陪我聊天就好了啦!」姚子瑩熟練地削著蘋果,「……其實爸爸在時,哥哥也是很開朗,還會陪我玩,不過都是很久的事了。」
  「子瑩……」
  把蘋果遞給金皓薰,「喏。皓薰哥不用擔心啦,雖然哥哥那樣不過他很關心我跟媽。」
  雖然外表開朗,但內心其實也很寂寞的吧……揉揉姚子瑩粉色的頭髮,「子瑩是很棒的妹妹唷。」
  「嘿嘿!」姚子瑩不太好意思的吐吐小舌。
  
  
  
  
  
  二
  
  「媽媽?」頑皮的小男孩趴在桌面上,望著擠麵糊的媽媽。
  深怕兒子偷吃,姚媽媽叮嚀,「子奇不能偷吃,會壞肚子的唷。」放下手中的擠花袋,端起旁邊的圓盤。「來,跟爸爸還有妹妹一起吃。」
  圓盤裡是各式各樣的小餅乾,出自姚媽媽一雙好手,姚子奇吞吞口水,迫不及待地拈起一塊送進自己嘴巴,「好好吃!」露出兩顆小虎牙,比個大姆指給媽媽。他最愛媽媽做的餅乾了,不像外面麵包店的那麼甜,總是可以吃下好幾大把,不過只有在假日時媽媽才會做給他跟妹妹吃。
  
  「哥哥!」妹妹抱著皮球跑進來,「我們去玩丟球球!」軟軟的童音,笑得燦爛,抓住哥哥衣角不放。
  「等等,我先幫媽媽端東西。」像母雞帶小雞似的,妹妹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姚子奇有種當哥哥的成就感。
  姚媽媽看著兒子與女兒,有這樣可愛的子女是她人生中最值得驕傲的事,丈夫與子女也是她生活中最重要的重心。
  
  ──若事情不要發生的話。
  
  
  
  
  
  「我回來了。」背著心愛的吉他,脫掉鞋子擺好走進客廳,敏銳的鼻子聞聞,發現熟悉的香味從廚房傳出。「媽?」看見媽媽在工作檯前調麵糊。
  「啊,子奇你回來了呀,媽媽正在做餅乾唷,明天帶一些給公司裡的朋友吧。」餐桌上有一包包的餅乾,全都用紅色的包裝袋再繫上金色的帶子綁成小蝴蝶結。
  
  媽媽臉上的笑容勾起了姚子奇的回憶,從爸爸離開後就很少看見媽媽露出笑容,整天為了家計傷腦筋,全職家庭主婦毅然走進社會,在他終於是個成年人也踏入社會,才能感受到那困難與承受的壓力。
  「不用啦。」沒說出口的是希望媽媽不要太勞累,要感謝公司的人去麵包店隨便買個幾樣就好了。
  
  相處了十幾年,再不知道自己兒子的個性,那她這母親就白做了,這孩子啊…就是口不對心。
  「不要緊的,而且子奇跟子瑩也很久沒吃了不是嗎。」擠花袋繼續擠出漂亮的小花,偶爾在帶上幾個長條狀,也準備了草莓果醬可以點綴裝飾。
  
  玄關開門的聲響,不久便轉到廚房。「我回來了~好香喔…啊!媽在做餅乾嗎?」姚子瑩拿起一旁的圍裙穿上。「我來幫忙!」
  「子奇要來幫忙嗎?」姚媽媽讓出烤盤前的位置,朝兒子微笑,揚揚手上的擠花袋。
  「啊?不要!」要他去碰那個?他寧可去抱小貓小狗的。
  「阿奇來做啦~」鼓起雙頰,姚子瑩勾著哥哥手臂。
  「姚子瑩妳放開我──」要不是背上是吉他,他早拿來敲人了。
  「呵呵,兄妹感情一樣很好。」欣慰地看著吵鬧中的兄妹,姚媽媽慶幸兒子女兒並沒有因為家裡沒有爸爸這角色,而在人生道路上造成無法挽救的深坑,或是性格上的缺失。
  
  注意到媽媽臉上恬淡的笑意,姚子奇切了聲甩掉妹妹的手。「我先去放吉他。」
  「耶~」知道哥哥話下就是答應的意思,姚子瑩歡呼。
  
  兒子的貼心她始終曉得,就算他表現出的外在是多麼地如外人說的──孤辟、叛逆──但若是真心去瞭解,一定也能體會那言談下的關心。
  其實他是個很溫柔的孩子……就是嘴壞了點而已。
  
  
  
  
  
  三
  
  姚子瑩深信任何時候,哥哥與媽媽都不會拋下自己,與家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時光。她曾經跟芬芬說過,哥哥其實是很寂寞的,卻讓好友笑著說不可能不可能。在慕容大哥出現時她一直希望哥哥可以與慕容大哥成為好朋友,畢竟從以前到現在,哥哥的朋友一直都只有音樂啊……
  
  對於年幼時的事,還小的她只知道爸爸犯了錯,所以離開了家裡,媽媽努力在外頭工作,哥哥把自己關在房裡,震天價響的搖滾樂是他的救贖。
  她只能跟家裡其他的人聊天,他們總是會說些很有趣的事,譬如為什麼手斷了,為什麼臉只剩下半邊。
  
  
  
  
  
  「妳好,我是史蒂芬。」在一次的合作機會中她親眼見到那漂亮的男人,不只是震撼兩個字能形容。丹尼斯是男人的陽剛,史蒂芬是介於中性的美,而且比起哥哥丹尼斯的認真與嚴肅,較之弟弟史蒂芬更為柔和,不過同時也帶了點距離感。
  「史蒂芬其實也很適合拍戲啊!」在劇組中年紀最相近的就是史蒂芬了,她在拍戲空檔總會與他聊天。
  
  有妹妹的感覺就是如此吧……史蒂芬心裡想。自己的異性友人不多,姚子瑩頗合自己的個性,自然相處起來也很愉快。
  「不,我的臉不適合。」不是討厭自己的臉,而是就事論事……沒有觀眾想看一個比女主角還漂亮的男主角或配角吧?再說自己的興趣與長處並不是演員與演戲。
  
  「啊……史蒂芬跟阿奇一樣呢。」姚子瑩總是用很開心的表情與輕鬆的言詞談及家中的成員。「阿奇也是個音樂狂喔,他可以不眠不休的作曲……當然也可以一覺到下午啦。」
  「阿奇?……子瑩的哥哥?」是曉得眼前的女孩有個哥哥,不過沒機會見上一面。「我記得是……姚子奇吧。」
  用力點著頭,「嗯嗯!哥哥的音樂很棒喔~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就會喜歡上,不過是越聽就越棒!」
  姚子瑩這一捧,捧出了史蒂芬的興趣,同走在音樂的道路上,有個亦師亦敵亦友的人能互相切磋也是不錯。「改天有機會我一定要聽聽。」
  「真的嗎?」雙頰興奮的抹上嫣紅。「之前本來想要讓慕容大哥跟哥哥作好朋友,不過哥哥似乎……很討厭慕容大哥。」當然好朋友計畫就失敗了。
  慕容大哥…慕容和希吧,略有耳聞他將姚子奇作為一生的對手。「我記得慕容和希的音樂風格與姚子奇志不同道不合。」
  談到音樂風格,姚子瑩就想到上次的事情,還讓皓薰哥擔心了幾天。「是啊是啊!哥哥看見慕容大哥的樂譜就把它……丟進馬桶裡了。」
  史蒂芬皺起眉頭,就算不喜歡也不能如此,不管是對作曲人本身或是樂譜本身都是件很失禮的事。
  沒注意到他的臉色,姚子瑩繼續說著,「其實不管最後結果是如何,我都希望哥哥能交個好朋友啦……」
  「姚子奇有妳這個妹妹,該值得驕傲。」史蒂芬真心的稱讚。
  「真的嗎?我有阿奇這樣的哥哥也很棒啊!」靦腆的笑容,能受到稱讚令姚子瑩很開心。
  「有機會…我也會與姚子奇碰上的吧。」嘴角微微勾起,史蒂芬不吝惜笑容,讓週遭工作人員看得眼裡紛紛冒愛心。
  
  若哥哥能與史蒂芬交個朋友……也不錯啊!姚子瑩笑著再對史蒂芬說些哥哥的趣事。
  
  
  
  
  
  四
  
  史蒂芬不悅地臉色引起了一旁丹尼斯的注意。
  「怎麼了……」一頓。「是賀總嗎?」最近兄弟倆與賀總間有點磨擦,能讓史蒂芬氣到把劇本丟在一邊可真不多見。
  「差點氣到剪掉他的小鬍子。」雖能理解弟弟的怒氣,但……形容頗好笑,丹尼斯噗哧了一聲,招來弟弟的白眼。
  輕咳幾聲,丹尼斯狀勢拿起劇本察看轉移注意力。不看還好,一看就愣到二重天去──媽媽咪。「賀總沒先問過你的意見?」
  或許是時代轉變,探討同性愛情的電影情節如狂風巨浪席捲而來,就像眼前這本……「不錯了,至少你的角色看起來是……一號。」雖然也不是什麼值得欣慰的事。
  就算想解約,但龐大的違約金不是說付就付,再說賺來的錢還在賀總口袋裡。
  「希望對方是正常點的人。」遭騷擾的經驗過多,早讓史蒂芬受不了,就差在身上標示此人重病在身請遠離三十公尺不過當然不可能。
  
  
  
  
  
  雖然是很偶然的錯誤,不過人其實也就這樣簡單吧。
  
  初接的同性愛情電影,另一個男主角是個正常到心中很想將他變不正常的人──如願見到姚子奇?雖然第一次見面的方式有點詭異,電影第一幕是姚子奇的角色找援交對象──也就是自己飾演的角色。
  就像姚子瑩說的,就算你認識他從他身邊經過打了招呼,但他不認識你就一切無視掉當然包括你的招呼。其實接到角色還有個好處吧,姚子奇不得不正視自己……看身旁人苦惱的神情,史蒂芬不由得一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對他產生了興趣呢……其實就在與姚子瑩對話中吧,畢竟能把樂譜丟到馬桶的人是少數,姚子奇就佔了個名額。
  
  「喂!你不會覺得彆扭嗎?」姚子奇忍著摔劇本的慾望,問身旁交疊雙腿,端著義式熱巧克力有一口沒一口喝著,看劇本的史蒂芬。
  「彆扭?」咬著脆笛酥,史蒂芬側過頭納悶的望著他。
  「就是……跟一個男人拍這種戲。」而且第一幕就是在床上相見歡,好險不是什麼激烈的……
  「嗯……你把我看成女人如何?」史蒂芬微笑提出建議。
  「……誰會想讓一個女人壓在身下啊!」而且還是身材比自己好的女人,姚子奇想到上次脫掉上衣看見的景象。
  「那你只能跟金皓薰抱怨了。」說到這姚子奇心中就爆發一股怨氣。
  「可惡要不是為了我的製片金我哪會下海啊!」而且一接還是這種……
  「呵呵呵……」反正只是被摸盡了而已嘛,沒必要如此生氣,史蒂芬帶笑看著姚子奇咬牙切齒巴不得將金某人大卸八塊的模樣。「對了,有興趣到EAMI嗎?」指著旁頭擱著的簿子。
  嘴角咧開,姚子奇笑瞇眼點頭答應,他曾經偶然看見史蒂芬拿那本簿子打著拍子,不時停下寫東寫西,湊過去一看發現是小豆芽而引起了興趣,當然前提是史蒂芬寫的東西他看得入眼啦。
  
  一旁工作人員莫不對此景嘖嘖稱奇,本來怕兩主角不對盤,沒料到……開盤直衝新高點,王導演更讚許這對是好榜樣──咳,幕後大黑手?
  
  「要順便去吃飯嗎?」
  「嗯……」早就翻開簿子看,姚子奇根本不覺史蒂芬說了些什麼,單以嗯、好、喔回答。
  
  
  
  
  
  五
  
  躲在門後,朝裡頭偷看,媽媽坐在床上哽咽的哭泣。「哥哥……」妹妹在身後,小手抓著裙襬,不解的望著。
  「子瑩乖…爸爸做錯事離開我們了……」抱住心中一團迷霧的妹妹,姚子奇知道未來的他絕對不能也不會再留下一滴眼淚。
  
  幾天後,媽媽帶著他跟妹妹搬到市區重新生活。在新學校認識了很多人,不過一談及自己家人,也總是吱吱唔唔說不出個所以然,久了,他便習慣遠離人群……人多嘴雜,他沒必要將困擾往身上攬。
  
  鎖上房門,戴上耳機,音樂才是他的世界。
  
  
  
  
  
  「姚子奇?……子奇?」
  
  「啊?」猛然回神,眼前特寫震得姚子奇身子往後移。「史、史蒂芬!」嚇死人!
  「你不吃飯嗎?」筷子尖端指指桌上的菜。「再不吃會冷掉喔。」位在某家知名餐廳包廂內,享受安靜不受干擾的晚餐。
  「嗯……」想起往事,姚子奇食不知味地將飯菜往口中送。
  「子瑩說以前的哥哥很可愛呢。」如期看見姚子奇端著酒杯的手一僵。
  「那個笨蛋跟你說了什麼啊!」轉頭瞪住眼前掛著詭異笑容的史蒂芬,他怎不知道那個老妹人緣廣大到這程度。
  「子奇……」撐住下巴偏頭盯住。「你……慕容和希怎樣?」
  「別跟我講那個火星人。」咕嚕咕嚕喝掉杯中豔紅色的酒液。「我跟他是不同世界的人,那是從構造上就不同的兩種人類。」能若無其事講出那種噁心巴啦外加肉麻至極的話,一定是從火星來的!
  「其實他也用他的方式……」史蒂芬眼中閃過一絲暗淡,未出口的話含在嘴裡。
  「哈啊?」咬著筷子,姚子奇暗中敲定目標──史蒂芬的藍色珊瑚礁。「……史蒂芬,你剛點給我的那杯是啥?」跟這杯比起來,口味差了十萬八千里。
  「有興趣再自己去問調酒師吧。」
  「喂……」
  
  
  
  
  
  「子奇,子瑩說你最近交上新朋友啊?」看著螢幕裡兒子的風姿,姚媽媽想起前幾天女兒說的話,問身旁咬著西瓜的兒子。
  吞下冰涼的西瓜,姚子奇眉頭像毛毛蟲一樣皺在一塊。「朋友?……有這號人物嗎?」啥時的事,他這當事人怎都不知道?
  「嗯…好像是叫什麼芬的……」
  「……史蒂芬?」反正絕不可能是林芬芬,還有芬字的除了史蒂芬,姚子奇想不出其它人。「他人不錯啊。」不會讓他三餐逆流,個性上還相處得來。
  「有空帶回家玩嘛…啊,媽媽前幾天又做了餅乾喔,帶些給朋友吃吧。」
  不置可否,姚子奇繼續啃西瓜,不過──「明天帶一包好了。」讓他請了幾頓晚餐,挺過意不去的,姚子奇笑著摸摸後腦勺。
  眨眨眼,感覺到兒子無形中的變化,姚媽媽好奇到底是如何的人呢。
  
  
  
  
  
  終點也是起點
  
  手臂撐著後腦,嚼著小餅乾,而一旁史蒂芬頭髮盤起戴著耳機,姚子奇不自覺回想到底是怎麼與史蒂芬越走越近呢,反正接了那部電影就是脫序了。
  「子奇?」轉頭就見姚子奇發呆的模樣,史蒂芬忍不住拿下耳機走近,手在他眼前揮幾下。
  「啊……」遞出一旁的小袋。「哪,還你的晚餐。」雖然小餅乾是寒酸了點,不過這可是集結了媽媽的心意。
  「是姚媽媽做的餅乾吧。」上次也從姚子瑩手中接過一包,史蒂芬拿起一塊果醬小餅乾。
  嘿咻一聲從沙發上起身坐好,姚子奇掩不住好奇的問,「喂你還沒說昨天那杯酒的名字。」雖然看起來就單純只是紅色酒液再點綴一顆櫻桃,但下喉後,嘴中卻散著不同的風味,就像一次吃了好幾種水果,連呼出的氣都是甜的。
  「真的想知道?」
  「拜託不過是一杯酒你賣什麼關子啊。」送一枚白眼。
  「呵……接、吻、者。」
  
  
  
  
  
  …END
  
  後記:
  本來是稿子,不過隨著明願合本取消,所以我就想發上鮮網好了,但也延遲了一段時間(是很長一段=W=)
  不知不覺就暑假了,文也少碰,更沒什麼文思構想,雖然不曉得是否還有人繼續注意這地方,但依然很感謝各位(笑)
  依舊會繼續努力的(大概吧XD)
  
  2007/08/01

  部落格限定,貼去鮮網語法實在太麻煩了。

無法出口的戀愛經驗──現在進行式  史蒂芬v.s姚子奇

 

共同演出同志戀情電影的史蒂芬與姚子奇被爆出假戲真做,身價不跌反漲,讓衛道人士莫不抨擊,但更多的是廣大歌迷影迷支持的聲音,讓人直稱這世界真奇怪。

今日邀請到兩人,主題仍是前次姚家兄妹對談的「戀愛經驗」,姚子奇又鎖緊眉頭,反觀史蒂芬倒是遊刃有餘,與記者說說笑笑,還拗了一杯咖啡。

一改以往台前紅色大衣的裝扮,史蒂芬漂亮的長髮簡單綁在頸側邊,黑色內裡白色襯衫搭了件黑色皮褲,那修長雙腿疊起的線條讓人忍不住抹抹口水。

姚子奇嫌麻煩,還是一樣紅色襯衫白色長褲出現。

 

 

「為什麼還是戀愛經驗啊!?」姚子奇瞪住貼著題目的板子。

「應該跟這個有關係吧。」史蒂芬攤開一旁店家準備的報紙,微笑指著演藝頭條。

史姚戀情加溫,劇中劇外大談禁忌之愛!

「嘖……」事實,姚子奇也辯不過去,只是撇過頭去。

「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沒什麼好說了。」史蒂芬很坦然地出口。

「哼…」姚子奇仍舊不講話,大概是……害羞吧?

 

禁忌戀情背後的辛苦與心酸。

其實…還好啦。」姚子奇手扒了下前髮。

「我媽是很傳統的婦女,被爆出時她整個嚇呆了…那臉超經典的。」雖然姚子奇說得很輕鬆,不過輕鬆的背後,母親這道應該很難過關。

「哥哥是很認真的問我是認真的嗎,我也很認真的回答我是認真的。」史蒂芬講話像在繞口令,一堆認真繞來繞去。

「大概是形形色色的人看多了,皓薰他們很快就接受了。」

「禁忌戀情,圈內也很多呀。」微笑端起咖啡的史蒂芬,這在爆料嗎?

「也是有用異樣眼光看我們的啦,不過我一向不在乎他人,反正生活是我在過,我也沒礙著人。」聳聳肩,姚子奇不以為然的說。

「反正只要重要的人認同就好了。」史蒂芬說完這話,兩人有志一同地笑了。

 

始終無解的三角習題,慕容的執念。

「我才不能理解為啥總是會扯到那個火星人。」多次經驗令姚子奇無力的撐頭。

「嚴重聲明,我跟他八竿子打不到一條船,他要說啥是他家的事,跟我沒關係。」姚子奇認真的口氣不自覺讓人正襟危坐。

「從頭到尾根本就不是三角習題,當然也不可能是無解。」話是輕輕吐出,但史蒂芬週遭氣息大有再說一次斬首示眾以殺雞儆猴。

「反正別把我跟他扯在一起就好。」

「要扯也是我跟子奇扯在一起,對吧?」史蒂芬轉過頭徵詢姚子奇意見。

 

兩人的開始據有心人透露,很謎?

「連怎麼開始的都不曉得。」姚子奇語。

「該說連怎麼有感覺都不曉得。」史蒂芬補述。

兩人真的是情侶嗎?()

「要說告白當然是史蒂芬先!」

「表面上看起來是。」史蒂芬感覺話中有話啊。

「什麼表面上,是從裡到外就是你先。」

「本來那杯接吻者是我自己要喝,沒想到你搶去了。」

「拜託你點的時候根本沒說誰喝,我當然選最順眼的紅色!」姚子奇說完還指身上衣服。

姚子奇的意思是指史蒂芬其實是有預謀的!?

「子奇這樣誤解我,有點傷心。」傷心的話,史蒂芬臉上不要笑得很開心會更有說服力。

「不過跟史蒂芬在一起很輕鬆也很愉快啦…這構成在一起的理由吧。」

「是…不自覺就會去注意吧,子瑩推銷很成功。」史蒂芬這又不是在賣豬肉。「總而言之,我們是情投意合。」

 

最讓人好奇的關係!

「什麼東西?沒頭沒尾的。」姚子奇不解的眼神投向身旁。

「呵呵…不是有句話說戲如人生嘛。」史蒂芬這話肯定有暗藏其他意思!

是我們理解的那樣?

「就是你們理解的那樣,當然我單指關係。」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姚子奇對始終進不了狀況感到生氣。

「子奇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安撫身旁快爆發的人。

 

最後請自由發揮。()

「要說啥?」

「結束。」

「好那來去吃飯。」

 

  結語:對談就在姚子奇說要去吃飯結束,兩人也不管旁人眼光牽著手離開咖啡廳,粉紅光線刺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