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心理

  心理
  
  
  
  
  
  
  
  
  
  
  「子奇你作曲作得那麼好,怎麼不去組個樂團玩玩?」男學生一手接過一疊樂譜,另一手把一信封袋遞給他。姚子奇聳聳肩不置可否,對他來說,比起讀書、搞樂團,還有更重要的事。
  點頭意會,對於姚子奇的家境只要是認識的人就曉得,姚子奇就算想玩也不見得有本錢去玩。男學生是學校樂團的主唱,偶然間看見姚子奇所創作的曲譜,絲毫不遜色於時下的流行歌曲,當下馬上請他擔任樂團的專任作曲,不管是抽成還是版權照樣算給他,才讓姚子奇點頭答應呢。
  
  「學校女學生聽過你的歌,總是在那邊尖叫要你親自上台演唱。」好奇地先偷看手中紙張內容。
  
  要是可以親自演唱,他還會任由學校樂團拿他的曲子嗎……
  苦笑,再埋頭繼續抄筆記。
  
  ※
  
  看著被擱在床頭的電吉他,姚子奇伸出手觸上,卻又似觸電般地快速縮回,不適地跪坐在地板上,臉埋入手掌中。
  就算過了幾年,那恐懼仍然盤踞在心頭,永遠散不去……那是場夢魘。
  
  「阿奇?」打開門發現哥哥坐在地上,姚子瑩不解地上前探問,「身體不舒服嗎?」阿奇總是這樣,身體有不舒服也不講……
  「沒有,只是抄了一天筆記眼睛痛而已。」露出小虎牙,姚子奇嘿咻一聲起身,拍拍妹妹頭頂。
  「真的?沒有超時打工吧?」懷疑的眼神送向哥哥。
  「我覺得妳才會做這種事。」到底是誰一次兼好幾份打工。
  微嘟著嘴,「沒辦法啊,要趕快賺學費跟生活費。」家計只有她跟哥哥兩人撐著,當然要拼命賺錢啦。「我知道。」
  「不過!」指尖停在姚子奇鼻頭前。「身體不舒服絕對要去醫院。」
  「……我不喜歡去醫院。」到醫院就會想起不好的事,能避則避。
  「啊~~不管啦不管啦!」忽略妹妹哇哇叫,姚子奇躺在床上拿出手機把玩。
  
  
  
  ※
  
  
  
  「你不去讀書,泡我工作室做什麼?」托托無邊鏡框,男人不解地問身陷懶骨頭的任飛翔。「唉……我只是想到我一個朋友而已啦。」晃頭晃腦的,任飛翔綠色的髮絲隨著動作飄呀飄的。
  「哦?」這倒是帶起了男人的好奇因子。「是什麼樣的朋友?」
  「雖然他家境不太好,不過人酷,又寫了一手好曲……想必吉他應該也不錯。」雖然沒看過姚子奇彈吉他,不過他發現姚子奇的曲子多半是以吉他音色為主軸再去搭配其他樂器,一定是作者本身也愛吉他。
  「不把他攬進你樂團?」失笑問,不行動還在這哀聲嘆氣個什麼?
  「不行,子奇他除了學校外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家裡只有他跟他妹妹兩人,擔子不輕。」所以他才沒強求呀,不然這種人材當然是先搶為快。
  「但偶爾玩玩也是可以呀。」反正又不是職業性的,抽空玩玩也不錯,當調劑身心。
  「說到這……」似乎是想起什麼。「子奇其實不碰樂器,我還問過他不碰樂器怎麼作曲,他很酷的回答我……」任飛翔馬上將聲音轉調,表情變得一臉不削。「拜託你是不知道現在手機也可以自編音樂喔?我用那個玩玩在聽你們彈完稍作修改就行了!」他也很佩服姚子奇能有這麼大的耐心玩手機。
  「聽你敘述,他是個很熱愛音樂與吉他的人,卻又因為某種因素不碰這兩個……」職業的敏銳度讓他聞到一絲絲屬於他領域的氣息。「我不認為單單就家境會是他不碰的原因。」正確來說家境只是一個引發的誘因。
  「是這樣嗎?」他是沒什麼感覺啦。
  「不妨帶他來吧。」微笑。
  「欸?」來這?「……我不覺得他會來。」姚子奇一定又會不削的看著自己。
  「努力看看吧。」
  
  「任飛翔!」大門一開,隨之而來的就是一聲怒吼。
  
  「哇啊!糟了糟了……」如無頭蒼蠅亂竄的人,急著朝樓上奔去。「史蒂芬,我會盡量帶他來,到時就麻煩你了!」不忘朝沙發上看書看在興頭上的男人提醒。
  
  
  
  ※
  
  
  
  取下眼鏡,看著眼前略為青澀、表情不安的男生,史蒂芬笑著拍拍一旁的躺椅。「不用拘束,就把這當你家吧。」泡了花茶,伸手壓上那不馴的頭髮。
  「呃、嗯…」依言乖乖坐躺好,心裡的不安似乎讓那大手給安撫住了。
  「我是史蒂芬,你應該聽飛翔提過我。」按下播放鍵,輕柔的音樂緩慢傳出,配合著史蒂芬那溫柔潤耳的嗓音,姚子奇不覺有些醉了。
  「我問你一些問題,你只要當下直覺想到什麼就回答什麼。」姚子奇點點頭。
  「紅色。」
  「襯衫。」
  「圓形。」
  「太陽。」
  「吉他。」
  「車禍。」
  「音樂。」
  「……媽媽。」媽媽?史蒂芬不著痕跡地記下。
  
  「吉他與音樂兩個,與你回答的答案都沒有直接的關係。」看著眉頭深鎖的男生,史蒂芬不自覺伸出指尖替他展開。「願意與我談談嗎?」媽媽跟車禍都是敏感性的字眼。
  「若不是我堅持要玩音樂…堅持要買吉他……」拼命眨著眼,不讓眼淚滑出眼框。「媽媽她…她不會出車禍……」抹去眼淚,咬著下唇抑止哽咽。
  「子奇,因為自責,讓你不想碰,甚至是厭惡吉他與音樂,」掏出手帕替他擦乾淚。「現在,你把自己換成姚媽媽,那裡坐著的是你的兒子子奇,你會想對他說什麼?」
  「……我會想對他說什麼?」看著空無一人的沙發上,似乎自己就是媽媽,而兒子就坐在那。「子奇…媽媽希望你能繼續完成學業……好好的朝音樂這條路前進,好好擅用…媽、媽媽買給你的吉他……」
  看那眼框又紅,淚水如雨般直落下,史蒂芬忍不住抱住姚子奇,輕拍著他的背部以言語安慰他。「姚媽媽會如此希望的,你不能辜負她對你的期望喔。」靠在胸膛的頭顱輕輕點頭。
  
  ※
  
  「呃……謝謝。」自己哭那麼慘,連媽媽去世那天都沒今天慘,姚子奇有點不好意思地道謝。
  「不必客氣,這是我應做的事。」眼前的男生打起精神了,史蒂芬高興之餘仍不忘詢問,「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我、那個…還能來找你嗎?」跟他談話很舒服,姚子奇不想放過機會。
  略微詫異,「若有問題當然可以囉。」
  「私下也不行嗎?」有點緊張的問。
  「呵呵,」笑著拍拍姚子奇肩膀。「來找我談心當然是可以。」
  「嗯!」笑容大開,姚子奇穿好鞋子朝仍在門口的男人點點頭便開門離去。
  
  「跟當事人太親近可不行的,史蒂芬。」丹尼斯站在樓梯口,剛才弟弟與那男生的談話可是一清二楚。弟弟這行業,總是容易讓當事者喜歡上,分不清是信賴或是愛情,不好好處理往往會有許多麻煩,依前例弟弟這次「應該」是要拒絕才對。
  「拒絕不了呢……」傷腦筋地揉揉太陽穴,本以為自己可以很果斷的說出若有困難自己仍能幫助他,往後也能阻絕掉許多麻煩,但一見姚子奇那帶著期待的神色,自己卻忽然說不出口。
  「畢竟他還處於單純的年紀。」語帶深意,掛著詭譎的笑容。
  「哥哥!」是在暗示他什麼。「感覺我好像是糟老頭似的。」
  「酒越沉越香,頂多沉個兩年就能開封了。」揚起笑容,丹尼斯只餘下一段值得研究的話。
  
  
  
  
  
  over talk
  這次背景阿史大約是25.26左右,阿奇則正值16青春少年呀XD
  會想寫這個,是最近課堂上在看有關心理醫師的港劇,我們老師本身就是心理治療師,感覺超讚的=W=
  其實我敘述的不多且不深,很快就帶過,不過仍是很有趣!昨天看的就是使用這兩種諮商法。
  至於為什麼要等兩年,是因為是有規定治療師與當事人不得有親密關係,除非除掉諮商關係後再經過兩年,好妙的規定(笑)
  
  然後,最近我不太碰電腦,文也是一天一天寫一點…不過這篇倒是我拼著一股氣快速寫完(囧)
  反正,想說的就是別太想我唷♥
  
  2008/03/06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