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要叛逆、三
  
  
  
  
  
  
  
  
  
  
  若你想做件事──不管好或壞──而時機正在前方等你去掌握,那結果會如何呢?
  克烈斯會告訴你,皇家的教育沒教他放棄好時機…但並沒有說不能做壞事唷。
  
  自從上次挑選打歌服一事過後,克烈斯似乎是愛上換衣服這遊戲。
  三不五時就包一堆衣服供史蒂芬換著玩,順便拍幾張照。
  而史蒂芬總是掛著無奈的笑容,衣服一件換過一件,姿勢擺了又擺。
  
  今日,克烈斯又帶了幾套日本和服,沙發上展示著不同花樣、色系的和服…但為什麼會有女式的呢?
  史蒂芬有時真猜不透克烈斯啊…
  
  
  先挑了件深藍色的浴衣面對鏡中比了比自己,覺得挺不錯的。脫下外套,穿上浴衣,史蒂芬詢問身後的克烈斯,「沒腰帶嗎?」
  「若你喜歡的話,我再請專人送到你家。」
  吃了一驚,「不用了,穿穿過過乾癮也好。」
  「是嗎?挺可惜的,這和服我得丟在家裡呢。」不在意的口氣,克烈斯笑著執起淡綠色的長髮。
  「你又來這招。」但卻屢試不爽,史蒂芬真有種被包養的錯覺。
  
  休息室的格局非常簡單,一張小桌、一套沙發落座在小桌旁、液晶電視懸掛於半空中,每個藝人都有各自的櫃子,用於放自己的東西。
  全身鏡立於沙發一旁,正好背對門,所以此時史蒂芬是面向克烈斯、背對門口。
  
  暗地把門被打開個小小細縫收入眼中,克烈斯噙著微笑替史蒂芬轉了個身,兩手整理整理和服領子,指尖有意無意輕劃過史蒂芬鎖骨地帶。「對了,剛才我看你進來時抱了隻小貓,就是牠嗎?」
  「嗯,是牠沒錯。」
  「哦…牠剛好像跑出去了呢。」克烈斯左襟壓住右襟,收攏和服下擺,手也順勢停在史蒂芬腰際位置。
  「沒差的,我跟皓薰說過了。」也不在意,還是該說沒發覺克烈斯的動作,史蒂芬只是伸手欲撥弄垂至頰旁的髮絲。
  克烈斯自動替他拂去擾人的髮絲,「也好,小貓在這也會打擾到我們兩個。」再說走了隻小貓,卻來了隻大貓呢…呵。
  
  
  
  姚子奇心裡掙扎著,此時休息室裡只有克烈斯與史蒂芬,隔著門板就能聽見裡頭兩人的互動。
  到底該不該做個小人偷聽偷看呢…
  
  握住門把,姚子奇猶豫了許久,深吸一口氣用力旋開門把──打開個小細縫。
  眼睜得大大,怕遺漏掉哪個細節;耳張得大大,怕漏聽了那句話。
  
  一見史蒂芬任由克烈斯替他整理領子,姚子奇心不禁沉了下去。
  那個變態王子別用你的手亂摸史蒂芬啦!
  磨磨小虎牙,巴不得克烈斯的大手在嘴前讓他一口咬下去。
  
  啊啊啊!幫史蒂芬穿和服就算了,手別亂吃他豆腐啊!
  雙眼射出光線,姚子奇恨不得衝進去分開那兩人。
  
  很想知道兩人到底都談了些什麼,但再往前一定會被發現。
  姚子奇只能用眼睛視姦…呃、是用眼睛發出的殺人光線努力刺向克烈斯。
  
  再看見兩人親暱的靠在一起不知在說些什麼,史蒂芬露出個笑容後,姚子奇關上門,跌坐在地上。
  手抹了把臉,頭埋在雙膝間,他一逕地喜歡史蒂芬,希望他能回頭看自己一眼,卻忘了此刻站在史蒂芬面前的人。
  那個男人──克烈斯,是自己最大的阻礙。
  握緊雙拳,姚子奇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坐以待斃下去,一定要做些什麼才行。
  揉揉太陽穴,但說要到行動…又沒什麼實質計畫,背貼住身後門板,姚子奇無奈地抓了抓頭。
  寫曲子他行,但擬定追人計畫……
  
  
  
  「克烈斯?你不舒服嗎?」史蒂芬輕推推頭壓在他肩上的好友。
  「不…我、我…噗、咳咳…」要不是克烈斯自制力夠好,他早笑倒在地上亂滾了。
  剛才那隻大貓瞪向他的眼神,似乎是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啃他的骨還不能消去的怨恨呢…呵,果然很有趣。「只是看見史蒂芬穿起來很好看,頭暈了下而已。」
 「在說些什麼啊。」史蒂芬被克烈斯一番話逗笑,他再一次發覺到克烈斯有當諧星的天份。
 
  料想是受的刺激過大,克烈斯發現大貓關上門,心中不禁暗嘆這姚子奇怎麼沒衝進來呢…真不上道。
  要不是今天他心有所屬,史蒂芬可是讓人傾心的對象呢。
  「嗯,就這些吧。」克烈斯說完,便摸進西裝暗袋掏出手機按下通話鍵。
  「欸?可是我只穿一件…」這些的意思難不成是指沙發上與他身上的所有和服吧?「這一件就可以了。」再這樣下去,家裡會被衣服塞爆的。
  結束與彼端的談話,克烈斯皺起雙眉,異色雙瞳像似冒出水氣,「史蒂芬…你知道吉祥的性格,所以我無法幫他挑選衣服體會當哥哥的感覺…至少我希望親如我弟弟的你可以滿足我這個做哥哥唯一的請求。」據克烈斯使用心得,這招對史蒂芬非常有用。
  「唔……」嘆氣,「我明白了。」看克烈斯那麼大的一個人像隻小狗似的巴望著自己…還是答應他吧。
  就是這想法讓他每次都敗陣下來,家裡衣櫃要考慮再買幾個了。
  
  迅速恢復臉部表情,快得剛才那淚眼汪汪的人不是他似的。「呵呵,那就這麼說定了。」戰蹟再添上一筆。「好了,我們去看看那隻你口中的小貓吧。」其實克烈斯更想看大貓的反應。
  點點頭,史蒂芬便離開休息室,忽略了後頭克烈斯算計的笑容。
  
  
  
  ※
  
  
  
  姚子奇慢慢晃進會議室,思緒仍然被休息室裡的兩人佔得滿滿的。
  越想不會發生事情,就越覺得好像會發生什麼事。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下去,陷入自己的世界。
  得做些什麼…得做些什麼…啊啊啊──要做什麼啊!
  兩手抓抓頭,搞得頭髮亂成像鳥窩一樣,但姚子奇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一旁把姚子奇行為看在眼底,秉著要與旗下藝人當好朋友的金大家長,馬上翻翻記事本猜想是不是給姚子奇接太多通告,亦或是最近又被捲入了什麼事件。
  合上記事本,確認無誤。
  「子奇,你臉色不太好喔…」關心旗下藝人,了解旗下藝人的心情,金皓薰視為一大要事。
  「唔…」看經紀人這副樣子,看起來像沒追過女人,更別說是男人了,「沒什麼啦。」問是白問的。
  「嗯…那我幫你排幾天休假好了…」
  「不用了啦,這樣之後還要用好幾天來補足,照本來排定的就好了。」今日事,今日畢,姚子奇可不想之後去凱文醫院跟歐醫生聊天。
  金皓薰儼然一副爸爸模樣。「那你要好好休息,要知道……」
  「身體是藝人的本錢,」翻翻白眼,「你說過幾百遍了啦~」還用小指挖挖耳朵,看看有沒耳屎。
  「嗯,知道就好。」燦笑,「啊、對了子奇,史蒂芬有抱隻小貓來唷,你要不要看看…很很很很、很可愛唷!」比手畫腳,金皓薰想說明小貓的可愛之處。
  本來是敷衍性的應了幾聲,但雙耳攔截到必殺性的三個字,「史蒂芬…」,本來毫無興趣的姚子奇馬上轉頭,「哪…啊!」看見會議桌上的小貓,馬上站起身來,手臂打直指著用後腿搔癢的小貓。
  
  不就是那隻在公園拋下新主人的無情無義小貓嗎!?
  
  「啊啊啊──可惡的小貓,你害我擔心得要死要活的,不知道我為了你差點遲到嗎?我還跑遍整個公園怕你被當成乾貓皮丟到垃圾桶裡去耶…你竟然…竟然…」進駐史蒂芬家啊你這隻小貓,比他還要好命!姚子奇不甘心地抓住兩隻前腳,進行貓類進化訓練。(←不良示範,愛貓請勿抓兩隻前腳,要輕輕抱住牠唷)
  旁人一見此景,對姚子奇提醒,「子奇你對著一隻貓生氣做啥啊…」敢情這就是愛的溝通嗎?
  「枉費我還花了十八塊替你買水,」雖然最後都進了他肚子,「知不知道十八塊可以讓我買半條吐司耶!」改以兩手弧口托住前支,姚子奇與小貓眼對眼、鼻對鼻、嘴對嘴。
  小貓顯然不太滿意這姿勢,猛踢後腿,真有在跳踢踏舞之韻律感。
  漫畫中常見並令人很萌的小貓肉拳也輕輕揮動,似乎想拍打姚子奇。
  該慶幸小貓沒張開嘴對姚子奇咬下去,否則此刻他也不會如此放肆地捉弄小貓。
  姚子奇笑得很開心,兩隻小虎牙也露出來,似有要與小貓一較高下之氣勢。
  輕噘起雙唇,點吻了下小貓額頭、鼻頭,再用臉頰蹭著小貓臉頰。
  
  
  一踏入會議室,馬上入眼的便是姚子奇逗著小貓玩的景象。「唔──」史蒂芬趕緊摀住嘴巴制止驚愕聲溜出,雙頰有著淺淺粉暈。
  「史蒂芬?」克烈斯納悶的看看這頭再看看那頭,心中有所頓悟──史蒂芬在家裡也常對小貓這樣就是了。
  
  這就是間接接吻囉?
  
  
  「啊,史蒂芬、克烈斯,晚安呀。」金皓薰發現兩人,笑著打招呼。
  姚子奇動作停下,皺眉盯住眼前小貓,才走向史蒂芬。「你的貓…」臉撇向一邊,心想剛才丟臉的樣子都被看光了…媽啊。
  「呃…嗯……」史蒂芬雙手接抱住小貓,低下頭注目在小貓額頭與鼻頭。
  一聞到熟悉的味道,小貓馬上用前腳輕抓住史蒂芬胸前衣服,撐高小小貓身,鼻頭輕擦適巧低下頭主人的雙唇。
  雖然小貓的撒嬌行為,身為主人的史蒂芬很高興…但時機好像不太對啊。
  不過,感覺蠻不錯的。
  
  雙眼沒漏掉剛才一人一貓的互動,姚子奇震了下,手背掩住嘴,頭左轉右轉像在找什麼。
  剛好有個現成的人。「慕容小子我們該去十九號了!」抓住人馬上以百米速度衝出辦公室門口。
  「不是慕容小子,你要叫我和希也行就是不要小子小子的叫。」
  「你真是夠囉嗦的啦,管我怎麼叫你!知道是誰就好了啦!。」
  「那我要叫你小奇奇喔。」
  「我警告你別給我用那個鬼叫法!」
  「真是的…我要告訴妹妹你威脅我。」
  「別拿子瑩當擋箭牌啦!」
  
  離開的兩人對話持續著,金皓薰不禁汗顏,下次要提醒子奇與和希在公司裡不能大呼小叫……會傷喉嚨的呢。
  其餘幾人望了望彼此,聳聳肩繼續自己的工作。
  
  史蒂芬瞇著美目注視門口方向,小貓似乎感覺到主人周遭氣氛變化,抬起頭輕叫。
  
  克烈斯環著胸有趣地盯著史蒂芬落差極大的改變。
  慕容和希啊慕容和希…希望你別被史蒂芬列入黑名單中囉。
  史蒂芬還要多久才能清醒呢?他的可愛小貓可是要被搶走嘍。
  
  
  
  
  
  《待續》
  
  後記:
  混了幾天…總算敲出來了(茶)
  
  每次一想到阿克容易臉紅,我就想…惡搞他(認真)
  以後出現阿克淚奔、笑滾、陰暗蹲…別介意(遠目)
  然後,圓舞曲裡克史這麼曖昧,那我也要曖昧一下。
  啊…反正之後會交待清楚的啦…大概(喂)
  同理,希奇也是,只是交待得比克史早(茶)
  
  2006年8月22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