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愛情要叛逆、四

  愛情要叛逆、四
  
  
  
  
  
  
  
  
  
  
  無聊轉著手上的酒杯,看著杯中檸檬角隨著轉動,覺得無趣改而趴在吧檯檯面上,眼睛瞪著杯中綠色液體出神。
  綠色啊…跟史蒂芬髮色相同呢。
  
  沒想到那隻無情無…呃不,改叫牠邱比特小貓好了。
  讓他與史蒂芬…唔、嗯……間接接吻。
  不知道史蒂芬是怎麼想的,是裝作不知道,還是會在意呢…就算只有微弱的一點也好。
  他會不會覺得很噁心呢…
  
  
  「阿奇?」天晴的臉突然放大幾倍出現在姚子奇眼前。
  「唔哇!」媽啊,嚇死人啊。「天、天晴你幹麻啊?」要是一個不注意,害他跌到地上怎辦啊?
  眨眨眼,「我跟阿希講完話,一轉頭就發現你出神了嘛~」無辜的用純白毛巾擦拭酒杯。
  撇開被嚇到這事不講…「阿希又是什麼東西?」怎麼天晴那麼愛取小名啊。
  放好酒杯,天晴轉過身來,「你是阿奇,那當然就是阿希了嘛!」
  姚子奇見一臉高興的慕容和希,臉上不自覺滑下三條線,戀愛中的人果然都會變白痴……不,不對,姓慕容的又還沒成功。
  
  「天晴~幫我調杯墨西哥牛奶~」坐吧檯周圍的盡是衝著天晴而來的小姐。
  
  急忙要去替點酒的小姐調酒,「唔,阿奇阿希你們慢聊。」但意識到手上的雞尾酒杯,再把酒杯放在慕容和希前頭。「啊…阿希的藍月我調好了。」
  小姐眼中盛滿的是對天晴滿滿的愛意,慕容和希根本沒那心思喝天晴為自己調的藍月。
  「嘖,真不想跟你這阿希擺在一起…」姚子奇拿起天晴特別贈送的紅櫻桃放入口中。「而且為什麼你要找天晴還要拖我來啊?」
  看來有人忘了剛是誰在翱翔天際裡抓了人就跑。「……因為你跟天晴較要好。」慕容和希眼睛黏在一旁天晴身上。
  左手支頤,姚子奇一副看好戲樣,「那你應該找路敏來才對。」翱翔天際眾人都知道,路敏那小姑娘對天晴情有獨鍾,偏偏天晴還是拒絕了人家可愛小女孩。
  「再不快點,天晴就要答應嘍。」拿著櫻桃梗點點慕容和希。
  調回視線,一見姚子奇動作,慕容和希皺起眉頭,「別把你咬過的東西指向我。」再往天晴方向瞄,發現那小姐竟然把手疊在天晴手上,而天晴只是掛著緬甸的笑容。
  是可忍,孰不可忍…那隻鹹豬手還往上爬…忍無可忍則無需再忍,慕容和希優雅的朝那小姐微笑,「這位美麗佳人……」
  小姐一見貴公子,手馬上離開天晴,捧著臉頰故作嬌柔。「是、是的…先生…」
  「我有榮幸能請這位調酒師替我再調杯酒嗎?」
  「呃?」小姐當下愣住,帥哥不是要約她嗎?
  
  後頭姚子奇看好戲之餘,不禁也瞪著自己酒杯旁剛剛慕容和希丟下一句請你喝的藍月…這慕容小子為了奪回天晴無所不用其極啊。
  算了,反正是他請的,不喝白不喝──姚子奇端起藍月,小啜幾口。
  
  「咦?阿希我剛調的藍月呢?」天晴見著慕容和希身前空著的檯面,納悶問。
  「剛剛子奇說想嚐鮮,我便讓給他了。」底下的腳順道踢了身旁人一下。「這次麻煩來杯…甜心。」一語雙關。
  搔搔臉,姚子奇附和,「我好奇公子哥都喝啥酒嘛…」趁著天晴轉身,賞了個白眼給慕容和希。
  
  「沒想到你們感情變那麼好哇~金大哥說的天晴下雷雨好希奇團說不定能成真唷。」手腳俐落,精確的量了所需白葡萄酒與柳橙汁用量倒入搖酒器,上下搖了兩三下倒入香檳酒杯,並覆上一球香草冰淇淋,再點上粉嫩的紅櫻桃,端出。
  慕容和希接過,「謝了,天晴你的…甜心。」輕啜杯中淡黃色液體。
  「喂…你剛說啥?天晴下雷雨好希奇團…天晴是你?」一聽到團名,姚子奇酒杯差點滑下去。
  擦擦手,天晴笑得很樂,「對呀,因為金大哥怕你們兩個真組起來又會開始吵架,所以要我做調停人囉。」而且正好符合他的名字呢,天晴天晴天天都晴天。
  
  那金皓薰又在搞什麼名堂啦…姚子奇忍住捏碎酒杯的欲望,明天一定要去問清楚!
  慕容和希則選擇暫時失聰,反正自會有人代替他出頭,但他其實想說經紀人亂沒品味的…盡取些怪團名。
  
  ※
  
  「你們兩個──路上小心唷。」天晴揮揮手,臉上酒窩又出來見人。
  慕容和希朝天晴搖搖手,姚子奇只是點點頭。
  
  在與天晴道別之後,姚子奇腳一蹬,撐著身子坐在欄杆上,望著黑夜中直立的路燈散播點點橘黃色光芒。
  慕容和希則打開天晴剛給的巧克力牛奶糖包裝紙,放入口中含住。
  
  此時兩人和平的相處,多半也是仰賴天晴這座友誼橋樑吧。
  
  
  「喂姓慕容的…你真的要追天晴啊?」姚子奇也不是歧視──畢竟他自己也沒那資格說別人,只是一聽見慕容和希大方坦承喜歡天晴,怎麼反覺得自己沒他爽快呢。
  「我不是與你說過了。」口中散發的甜度,使慕容和希露出一笑。「勢在必得。」
  側頭盯著那靠著欄杆的身影一會,姚子奇內心暗打如意算盤。「那…你應該有追人計畫吧?」內容借用一下應該無妨吧,希望不是從什麼追人一百祕訣出來的。
  慕容和希很乾脆的賞姚子奇一個痛快,「沒有。」
  「喂喂喂…那麼乾脆啊…不然你要怎追?」
  不回答問題,促狹地看了姚子奇一眼,「怎麼?想剽竊內容?我們的叛逆王子喜歡上哪個人了?」
  姚子奇撇過頭去,「才不是勒…沒那種事。」
  
  話說嘴硬就是這一回事,明明都被人看穿了。
  
  「是嗎?……」慕容和希語帶可惜,「我本來想分享些心得呢。」
  迅速轉過頭,姚子奇不禁放大聲音,「快說快說!」
  還說不是呢,明明看上某個人了。「要記住三句話: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是送給自己的話;知己不知彼,一勝一負──這是送給努力中的人;不知己不知彼,每戰必敗──這是送給有情敵的人。」
  姚子奇敢發誓,他在慕容和希臉上看見一閃而逝的狠絕。「這不是軍法嗎?」
  搖搖食指,「軍法都能用在商業上了,同理,愛情怎麼不適用?」清清喉嚨,「要曉得愛情就像在戰場上打仗,首先你要曉得雙方對彼此的感覺、心情,這是知己知彼。當你確定了彼此的心意,撇開喜歡與不喜歡的問題,反正不討厭就是喜歡,這時就要使出真功夫,寫信送禮送花死纏爛打都行;不過一旦追求方式錯了,就要慘遭滑鐵爐,這是知己不知彼。」
  姚子奇思考了會,發現對慕容和希講的……完全不懂。扯那麼多,重點就是他有克烈斯這一大號情敵,所以應該適用第三句。「那第三句呢?」
  挑挑眉,慕容和希輕笑,「不知己不知彼,是指當你有強勁的情敵就要小心了,站在同一條線上的眾追求者,一不小心便會讓其他人超前。不知道自己本錢仍自以為是,更不曉得被追求者對你毫無感情可言,甚者另一號追求者比你更瞭解被追求者,簡單來說就是三句綜合加減乘除──那、你、註、定、要、當、拿、破、崙。」
  呆愣,姚子奇頭一次曉得原來愛情中還有這麼複雜的追求箴言啊。「慕容和希…我頭一次想稱讚你耶!」。
  「……我突然後悔跟你說慕容追求心訣。」
  拍拍慕容和希肩膀,「別這麼說啦!至少我今晚對你另眼相看了。」
  「只有今晚嗎?」再三搖頭,「至少平常時日也另眼點吧。」
  「有一晚就不錯了啦,計較──」啐了聲,姚子奇跳下欄杆。「既然你都送我三句話了,那我不好好應用怎麼行呢。」
  
  「若你想追史蒂芬我建議你登堂入室,直接說你喜歡他。」冷不防,慕容和希順口的溜出了一句驚死姚子奇的話。
  
  詫異的迴過身,手指直逼慕容和希鼻尖,「你你你你你…你怎麼知道……」就算是萬里無雲出太陽的大晴天突然打雷還劈中路人也不能形容此刻姚子奇的驚駭。
  抓住鼻尖前的手,「其他人我是不知道…但我很肯定克烈斯與我都看出來了。」尤其是當局者迷的兩人更不曉得,慕容和希這樣一想,便與克烈斯有相同的想法。
  
  真是太有趣了。
  
  
  原來自己那麼容易被看出想法啊,姚子奇無奈地以另隻手揉揉頸子。「連那個吉祥的哥哥都看出來了…」
  「需要幫忙嗎?」若有似無地看向不遠處的草叢。
  揮揮手,「能幫得上什麼忙啊…」垂頭,姚子奇才發現慕容追求第一心訣就要被三振了。
  慕容和希暗笑,其實今晚站在這就是個大忙了,稍微握緊了手。
  姚子奇這才覺得怪異,「姓慕容的你幹麻抓我手?」還不放勒。
  「因為你剛沒禮貌的指著我。」順便抓著玩,一上一下移動的,發現姚子奇手臂柔軟度不錯,跟著波浪一起動。
  「啊?」
  「時間差不多了。」自家司機也該來了。
  
  說車車到,慕容和希身後發出的亮光刺得姚子奇睜不開眼,等到車子駛過,停在兩人身旁,姚子奇才睜開微澀的雙眼……怪了,剛好像有看見白光。
  姚子奇四處察看,確定自己視力不錯,也沒色盲到把黃看成白。
  
  坐上車子後座,慕容和希探出頭來,「在看什麼?」當然,他心中是曉得的。
  「沒,沒什麼…」應該是他看錯了…姚子奇看看時間。「那我先回家啦~」
  「嗯……」慕容和希關上窗戶,想起了什麼又再拉下窗。「啊,對了,替我跟妹妹說聲晚安。」
  「好啦好啦!」姚子奇不耐煩地做個揮蒼蠅的手勢,要慕容和希快閃人。
  車內的人一個指示,車子緩緩開動,馬上就消失在姚子奇視線內。
  伸伸懶腰、轉轉脖子,姚子奇手插口袋準備牽車回家。
  
  
  
  「哼哼…翱翔天際又有能爆料的了。」
  眼中閃精光,手持相機的小狗仔。
  
  
  
  ※
  
  
  
  手拿了本他永遠不會去翻的雜誌,克烈斯敲敲EAMI休息室門板。
  
  「請進。」史蒂芬撐著下巴,精神仍舊集中在紙上的黑色小豆芽。
  語帶笑意,入內的克烈斯拉開椅子坐下。「史蒂芬,給你帶了探班的好東西。」
  皺起細眉,「是什麼?」激發靈感的東西嗎?
  克烈斯隨性地丟出雜誌,見到雜誌封面史蒂芬瞬時睜大了眼。
  
  一翻開雜誌,便是今日明星頭條,「繼紀翔與經紀人金皓薰傳出為同性愛人…翱翔天際再多對情侶…叛逆王子與優雅貴公子…夜晚私會…互動親暱…不和傳聞打破…真相大白,實為熱戀中的愛侶……這是什麼!?」看到最後,史蒂芬抬頭厲聲詢問克烈斯。
  
  「能是什麼?就你看到的,慕容和希與姚子奇的誹聞。」克烈斯不禁讚嘆起弟弟的愛人,心臟夠強…嗯,很適合做穆勒家的媳婦。「再不把可愛小貓領回家,就要被其他人抓去養了…吶,史蒂芬。」百分百調侃語氣。
  
  「……我辦點事。」史蒂芬連桌上的紙都不管了,宛如一陣風的像門口襲去,頓時不見蹤影。
  克烈斯收了收東西,與周映彤報備了聲便離去。
  
  
  ──對不起,周小姐,今天史蒂芬要抓小貓回家養,所以請假。
  
  
  
  
  
  《待續》
  
  後記:
  若沒意外,下篇就能結束了。
  是沒意外(被巴)
  其實要在五篇內短短結束掉感覺很多地方無法說清…
  但一開長篇又肯定會斷…(趴)
  希晴希晴吃西芹(被打)
  等到有心力再來敲番外吧…(預備滾)
  阿珞一心無法多用…今天結束掉後就要去忙別的(快速滾遠)
  
  2006年8月25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