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愛情要叛逆、完

  愛情要叛逆、完
  
  
  
  
  
  
  
  
  
  
  「喂?皓薰嗎?我想問姚子奇現在是在哪……跟慕容在公司裡!?」一聽見要找的誹聞男主角與另一個男主角在一起,史蒂芬尾音不自覺提高。「好,我知道,謝謝。」啪的一聲,合起手機。
  
  EAMI到翱翔天際大樓路程不算短,但夠讓史蒂芬釐清思緒。
  他,真的很討厭姚子奇,討厭姚子奇每次一見到他就迴避兩人目光,像似他瘟疫般。
  就連姚子奇與他講話也是用一隻手還有找的次數。而看到他們兩人吵架似的談話,但其實是友情的表現──刺目,史蒂芬總有股踢下慕容和希替換成自己的衝動。
  史蒂芬不懂,為什麼光是個姚子奇就能使自己心情起起伏伏,至少姚子奇對他惡言相向,就像對待慕容和希一樣,他感覺還好點。
  
  以往的他也沒去解開這疑惑,飄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
  但雙眼觸及兩人誹聞那刻,照片上慕容和希抓著姚子奇的手,狀似親暱,他是努力壓下自己的氣憤才不讓自己在當下撕爛那本雜誌。
  
  那是比不上慕容和希的挫敗。
  
  臨走前克烈斯說的話,小貓指得是誰史蒂芬心裡也有數…是不能放任小貓流浪了,該抓回家養了──不擇手段。
  
  既然察覺到自己的感情,在還沒成功前他絕不允許自己失敗,但勢必成功者也將會只有他一人。
  
  ※
  
  坐在辦公桌前的莉鈴才抬起頭,便見到熟悉的淡綠色長髮背影。「史蒂芬?你今天不是應該在EAMI嗎?」
  「姚子奇跟慕容在休息室嗎?」沒回頭,只是環胸蹙眉瞪著休息室方向。
  慕容和希…那個將姚子奇視為一生勁敵的人,他會在今天讓慕容再多名強敵,不管是事業或是感情。
  有競爭才會有進步,相信慕容會很樂意與他作良性競爭。
  
  「是啊,因為經理怕他們誹聞越鬧越大,要他們兩個今天就在公司裡休息。」寫寫停停,不時在打打計算機。
  「麻煩等會聽到什麼聲音都別進來。」丟下這句,史蒂芬抬腳跨向休息室。
  「咦?」打計算機的手定住,莉鈴剛好像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話。
  
  
  
  
  「你覺得我應該去解釋嗎?」把雜誌一丟,姚子奇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無聊的記者光寫堆無聊的廢話來毒害眾人雙眼。
  
  「你又不是他的什麼人,他也不是你的什麼人……解釋什麼?」撿起雜誌,有趣地翻了幾頁,「我們至少佔了五、六個篇幅呢…知名度應該上升很多。」
  嗯,照片拍得還不錯。
  
  「我的自信也跟著上升很多。」撐頭斜睨另一方。
  言下之意,跟慕容和希一起上鏡頭還是他姚子奇略勝一籌。
  
  但慕容和希永遠不會是無言以對的那方。「也是,我的才智與口才也上升到金先生準備讓我獨攬最近名嘴節目大權。」
  自信比不上又如何,腦袋瓜與嘴贏了便成。
  
  「喂,你別去殘害國家社會大眾啊,我擔心未來翱翔天際會被取締。」哼,想贏他?省省吧。
  
  一陣沉默。
  
  「我們好像跑題了?」姚子奇發現原先討論的主題好像不是這個。
  走向角落的咖啡機沖了杯咖啡,喝幾口潤潤喉,「趁這氣勢衝去像他告白如何?」
  「啐,告白的又不是你,當然這麼說…要是可以我早做了。」今天若立場相反,他就不信慕容和希還能輕鬆說出這些話。
  扒扒頭,姚子奇難得靜下心來侃侃而談。「先別說追不追啦…光是能不能入他眼就是個問題,他也不在意我這個人…根本是拿熱臉去貼他冷屁股。」頭枕著沙發,閉上眼就是史蒂芬的笑容,手在半空中寫著史蒂芬英文拼音。
  「慕容小子,」側過頭去,「我若去跟史蒂芬…」講到一半,姚子奇便打住,揉揉眼,「……史…蒂芬?」輕戳戳他認為應該是幻影的人。
  
  「你若跟我怎樣?」淡笑,抓住臉前人的手腕,輕易地扯入懷中。
  
  「媽我大白天見鬼!」顯然姚子奇以為此刻的史蒂芬是靈魂出竅。「這是生靈、是生靈。」手開始摸摸被誤為是生靈的臉…「還有溫度勒…現在『地下業者』越做越大,連生靈都有面具還有自動控溫系統。」
  你以為這是漫畫嗎?子奇。
  
  心頭一陣無力,史蒂芬突然不曉得是該打醒姚子奇還是怎的。
  
  「啊!慕容和希你戴史蒂芬面具啊?我就知道…你把不到就想來玩我。」姚子奇語意曖昧,正確意思該是──你把不到天晴就想裝史蒂芬來惡搞我。
  
  又、是、慕、容。
  史蒂芬氣結,扣住姚子奇下巴,雙唇貼上。
  「唔──嗯、嗯…」姚子奇皺起眉頭,使勁想推開「慕容和希」。
  手按住後腦勺,不讓姚子奇掙脫,口水交換進一步到雙舌糾纏。
  一開始的掙扎,到之後的沉溺,姚子奇本欲推開的手緊緊抓著史蒂芬衣服。
  
  大概是覺得處罰夠了,或是另一位參加者似乎換不過氣,史蒂芬很滿意的鬆開手──最主要,姚子奇吻技有待加強這認知讓他很高興。
  
  「現在,你還認為我是生靈嗎?」
  
  
  ※
  
  
  來到休息室前,史蒂芬突然想起之前也是這樣子。
  他站在外頭聽著裡頭兩人吵架似的談話聲後選擇離去。
  但,這次不一樣了。
  
  旋開門把,本來模糊的對話聲倏然一清二楚。
  坐在沙發上的目標物似乎沒發現到自己的存在,史蒂芬皺眉。
  而站於門口附近的慕容朝他舉舉杯子…這是示威嗎?
  瞇起雙眼,史蒂芬不悅地抬高下巴,朝門邊一努──滾出去。
  
  慕容和希露出潔白的牙齒,果然史蒂芬沒讓他失望,比他預估的還早二十分鐘,想必是看見雜誌了──早上拿給克烈斯是正確的。
  反正自己留下也沒什麼用途,還會被美人瞪,慕容和希很乾脆地抬腳離開。
  經過史蒂芬身邊,小聲地丟下句話,「好好加油吧…」
  身為朋友必要時就得拉一把,但人情也不能不欠,改天再拿回吧。
  
  訝異地挑高細眉,史蒂芬不太了解慕容和希給他這話的意思……他們不是情敵?
  
  輕聲坐在姚子奇身旁,等他一轉過來見著了自己卻是一副看到什麼的表情。
  甚至還被當成是慕容和希戴著他面具……玩姚子奇?
  雖然曉得姚子奇可能是太過驚訝導致口不擇言,也預想慕容不是情敵……但聽到那四個字湧上心頭的還是一陣憤怒。
  有個方法既能馬上確認他的存在感還能…咳、吃豆腐。
  心動不如付諸於行動,還廢話那麼多做什麼呢。
  
  
  一吻結束,剛才問話沒得到回應,史蒂芬捲起那棕色髮尾,「嗯?舌頭被我咬掉了?」再勾起微笑,「還是…」傾身,嘴貼在姚子奇耳際旁,「想再來一次呢……」
  
  「哇啊啊啊!」掩住耳朵,剛才史蒂芬呼出的熱氣讓姚子奇身子不禁一顫,臉紅得像顆小蕃茄。
  臉可以複製,但聲音不可能…那、那、那這人是貨真價實的史蒂芬…怎麼跟他認識的差一大截距離啊…姚子奇臀部不覺往後移。
  
  注意到他動作,史蒂芬也跟著往前移,正好把姚子奇困在懷中,兩張臉相距不過五公分。
  很開心的笑容,「想逃去哪啊…嗯?」一隻手滑到姚子奇身後,摸上頸子,細細摩擦。
  
  「呃…請問你現在是在幹麻?」姚子奇真的不太了解事情怎麼變成這樣。
  跟慕容和希的談話到一半,史蒂芬突然竄出,吻住他又……摸他脖子的那隻手是怎回事啊!?
  
  「來找你談些話。」雖然很想摸進去,但有時太超過是會造成反效果的。
  「談話就談話!你幹麻吻、吻…」掩著嘴,「幹麻吻我…還有鹹豬手別亂摸啦!」誰來拿掉那隻亂來的手啊。
  目光柔和,史蒂芬撫上姚子奇右頰,額頭碰額頭。「就是這樣…我多想要現在這樣子…」
  一愣,「什麼這樣那樣的…」他怎麼都聽不懂,但確定的是不喜歡看到史蒂芬略帶哀愁的神情。「史蒂芬?你……不舒服?」這麼一想就通了,史蒂芬因為不舒服行為才如此怪異,原來如此啊。
  姚子奇緊張地摸來摸去,完全忘了剛是誰高喊鹹豬手別亂摸。「你哪裡怪怪的…要不要去找歐醫生泡茶啊…」
  「你在擔心我?」史蒂芬看著身下人朝他伸出手摸臉、戳胸、掐腰的,雖然很…愉快,但還是得制止。
  再看過關大哥與好友相處情形,史蒂芬當然深知箇中道理。
  
  「廢話!」拍拍那張美臉,姚子奇很認真的捧著史蒂芬面頰左看右看的。「面有菜色…你幾點睡啊?」從追蹤SD兄弟一天的報導中得知史蒂芬只要靈感一來,連睡眠都能省略努力作曲。
  雖然他自己也只睡少少的五小時,但至少「有睡有保庇,沒睡出代誌」。
  
  「昨晚靈感突然來…想說睡不著來作曲…但寫到一半卻又沒了感覺,折騰了許久,大概凌晨五點多才睡吧。」不敢對上姚子奇雙眼,輕咳幾聲,「現在不是說那的時候。你剛是要跟我…說些什麼或是做些什麼嗎?」一絲絲的期待,史蒂芬不是不想告訴姚子奇,但…心裡又有些抹恐慌。
  
  滴答、滴答、滴答、……
  
  靜得只有掛鐘秒針移動的聲音,姚子奇額頭冒出冷汗。
  突然想到追求第一箴言,他喜歡史蒂芬,可是……「史蒂芬你喜歡我嗎?你喜歡我就告訴你。」不多想馬上脫口問出。
  
  ──被問的人愣在那。
  
  「……噗!」反應過來的史蒂芬頭埋入姚子奇頸窩間,身體顫抖……普通、普通應該不是這樣…問的吧…
  「笑什麼啦!」磨磨小虎牙,「我這樣問有什麼錯啦?」知己知彼啊…他知己但不知彼嘛!
  「你…應該是…是要告訴我…你喜歡我吧?」真的受不了了,史蒂芬環住姚子奇頸子,笑倒在他身上。
  「我沒要說我喜歡你啦!又不知道你對我感覺怎樣…」他怎敢亂說。
  笑得喘不過氣來,「但、但你這反向的意思…意思就是你喜歡我…噗、嘻嘻…」
  頓住,稍加思考…他是在無意中說出來……是吧?「啊!」姚子奇看在自己身上笑到顫抖的史蒂芬,惱羞成怒的敲敲他那顆貼在胸口的頭顱。「好啦好啦!既然…既然我都說了,那你的答覆呢?」雖不是很正式,但也說了,姚子奇就不想管那麼多了,直接要答案。
  
  雙目膠著,這氣氛合該是女生(?)對男生告白後,過著幸福又美滿的日子才對,但史蒂芬很煞風景的吐出一點都不浪漫的話語。「我們去吃午餐吧,奇。」起身,拍拍皺掉的衣物。
  「喂!史蒂芬!」追過去。「還有…誰準你叫我奇的啊!」要知道他可是不準其他人亂叫這名字的。
  定足,端著下巴思量,「對了,我好像還沒幫小傢伙取名字呢…」轉過頭,「你覺得呢?」史蒂芬詢問姚子奇的意見。
  「小傢伙?」又是哪個東東…啊!「是……那隻邱比特小貓?」印象中好像有聽過金皓薰說過史蒂芬要替小貓命名。
  邱比特?挺不錯的。「那就叫邱比特吧。」
  「欸?」看史蒂芬打開門,忙跟上腳步,「我亂說的耶…史蒂芬你當真啊?」
  
  還真的邱比特啦?
  喂!史蒂芬你別走遠啊啊!
  
  
  
  吭?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啊。
  史蒂芬還沒給我答案,怎麼可能完呢。
  我打定主意要追他追到他肯鬆口告訴我答案。
  
  而史蒂芬聽到的反應是,甩甩那頭漂亮的長髮,帥氣地丟下一句話。
  
  「那你就追一輩子吧。」
  
  
  
  
  
  《End》
  
  後記:
  誰說公主與王子一定是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可愛的阿奇,別想了(拍)
  不過反而是兩人間互動變少,而且想打的橋段沒出現。
  
  然後,愛情要叛逆其實我也不曉得到底叛逆在哪。
  (↑永遠無責任&無意識打出文名後才思考的人。)
  要硬擠的話嘛…就是阿奇不是告白的告白,還有史蒂芬吃阿奇沒追出答案前會繼續追他這點吃得死死。
  啊,雖然想說公主與王子的幸福生活,不過也有很多這種肉體沒在一起但心靈在一起的結局。
  這就不用提了。
  
  預定的嘛…史姚番外無責任幾篇。
  慕容少爺追求心訣應用篇…寫在支票上的通常是芭樂(被打)
  哎(抓頭),其實還有很多想打上後記的東西…不過你有看過哪個後記比正文還囉嗦嗎?
  嗯…當然有,不過留待下次吧。
  
  2006年8月27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