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就是身教言教並重
  
  
  
  
  
  
  
  
  
  
  「同學,護理課不止是女生要上,我們這些男性也是應該要學習。今天請了校外的醫生來教大家如何戴保險套,保護好女生也保護自己。」導師開場白說完,便下台坐到一旁。
  「同學們好,我是史蒂芬。」走到講台上的,是個綁著馬尾,穿著白袍的人,精緻端麗的面孔讓底下的男同學好奇地猛往他胸部瞧。「咳、咳咳……」突然聽見一道咳嗽聲。
  笑意一閃而過,史蒂芬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性別為男性,不過我也不怕大家知道,我是同志。」轉身拍拍手上粉筆灰。
  底下有人馬上舉手發問,「請問,你有男朋友嗎?」台上的男人實在太漂亮了,比他們班上的女生都還漂亮好幾倍,吹彈可破的白晰肌膚,那時而眨眼的雙眸,不點而紅的雙唇──若對象是他,同志算什麼!
  「當然有囉。」視線若有似無的掃過某處,抿抿嘴紅唇上勾。「還是個比我小好幾歲,跟大家差不多的年紀呢。」
  雖然大家可惜地喔了聲,但聽見年紀差不多希望又復燃──沒道理那個人可以,他們這些人就不行嘛!
  「我說出我是同志並不是推廣,而是想要告訴大家,不管你的伴侶是異性或同性,做好安全措施是很重要的,不僅保護對方也保護自己。」從箱子裡拿出勃起的陰莖。「我想這個大家都知道,是勃起中的陰莖。」再從袋裡拿出三盒保險套。「現在我發下去,大家將保險套打開來看看。」每個拿到保險套的反應都不一樣,幾個頗得意地說自己用過了,幾個害羞的連撕開都不敢。
  「當然不可能讓大家掏出來戴,所以我準備了半截的小黃瓜。」又將切好的半截小黃瓜發下去給男同學。
  「很好,看來有經驗的男同學都已經拿出保險套在戴了,嗯……」拿出點名板對照座位表。「那位同學有問題嗎?」
  「請問,小黃瓜太細太小怎麼辦?」男同學A的問題一說出,大家笑得人仰馬翻。「你們笑屁啊!又不是我的太細太小!」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男性們都會很介意自己的尺寸問題,在這給大家一個正確的觀念,其實普遍在勃起的時候,增長的長度是差不多的,換句話說,size小的進步空間很大,size較大的在怎麼刺激也只能達到某種限度,這些又因為人種而有差別。你的問題很好,加分。」給發問的男同學一個鼓勵的笑容。
  「那就拿出保險套開始戴吧!戴完的同學可以先休息。」將模型放在第一排的桌子上。「請記得,要捏住上頭小汽球的部分,讓空氣跑出去,以免戴完進入女性陰道受到擠壓而破裂。」說完將開口套住陰莖模型頂端。
  「接下來請往下捲直到最底部,是最底部喔,若沒套到最底,精液還是有可能會流出。」看看同學都完成,史蒂芬鼓鼓掌。「很好。不過,並不是戴了保險套就保證一定安全,記得在性行為高潮後,射完要握緊底部退出女性身體。」邊說邊示範。「這是為了保全精液不會流出。」
  「老師……真的有可能嗎?」男同學B發問,那種時刻哪還會在意那麼多!
  「呵呵,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對我而言就不太可能了。」同學們咦了好大一聲,顯然是因為美人老師不是零號而吃驚。「在激情時刻,理智可以說是揮發到空氣裡了。」說完還偷偷覷了一眼,果然看見某人臉色不太好的瞪著自己。「這些都是保護對方的作法,我想同學們也不想年紀輕輕就做爸爸。」
  「那接下來我們繼續上點性知識吧……」
  
  一堂課就在史蒂芬風趣的教學下渡過,而下課時除了剛回教室的女同學外,男同學大部分都圍在史蒂芬身旁,女同學一直尖叫著,還帶著好奇的用手指觸碰戴了保險套的小黃瓜。
  姚子奇揮著套上保險套的小黃瓜,一旁好友無言的看著。「子奇你在幹麻?」
  「想像我拿刀砍人的模樣。」沒好氣的翻翻白眼。
  
  
  
  ※
  
  
  
  
  
  「你你你!」跨坐在男人身上,姚子奇抓著他的領口。「到我們學校上課也不先告訴我!」不然他就翹掉了!
  「要給子奇一個驚喜囉。」姚子奇是一下課就到他家,身上仍穿著制服,平常很少看到呢。「子奇穿制服呢。」解下領帶改在他頸上打個蝴蝶結,還拍拍他的頭頂。
  「別把我當小孩!」跟戀人差了十來歲就讓他很不爽了,每次都像對待小孩那樣對待他,他早就不是當初那個抓著男人衣角的小男孩了!
  「將子奇當小孩?」淺淺一笑,史蒂芬突然往上頂,還磨蹭幾下。「我不會對小孩做那種事。」想想他好不容易忍到子奇滿十六歲那天,才正式吃掉的呢。
  對身下的反應有點驚到。「你、你……」
  史蒂芬笑著從櫃子拿出方型包裝物。「來,子奇將今天我上課的內容複習一次。」指指自己升起的慾望。
  咕嚕一聲咽下口水,姚子奇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沒得反對的模樣,只好無奈的解開史蒂芬褲頭,拉下褲子與內褲。「……真的要做?」要將眼前漸漸昂起的物體想像成早上課堂裡的小黃瓜也很難,咳咳……尺寸就差很多了。
  「當然囉,我還得打分數呢。」他可是有領薪水的。
  充血的海棉體,表面佈著噴張的青筋與皺褶,姚子奇伸出舌頭試探性的輕舔。濕熱的舌頭一觸上,史蒂芬忍不住低吟,聽在姚子奇的耳裡心中萌生一陣得意,畢竟他總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就算自己發脾氣耍任性,他也總是包容著自己,知道自己也能使他失控,這感覺棒極了!
  輕淺地在他口中抽送,史蒂芬美眸微瞇,「子奇,在發什麼呆?」
  「才沒嗯……」含著最敏感的頂端,舌尖在相接處的溝環打轉。
  「是誰教子奇的、哼嗯……」看那埋在自己雙腿間努力的小情人,史蒂芬撩起他一絡淡金色髮絲纏繞在手指上玩耍著。
  「不都…你、唔嗯……」在吐出的空閒說話,又低下頭像舔冰棒似地舔著陰莖表皮,不忘照顧垂下的兩顆小圓球。
  「別忘了……」撕開包裝,將粉紅色的保險套遞給姚子奇。「哪。」
  嘖了聲,無奈地捏住套子頂端套住龜頭,後又善用嘴巴與靈活的舌頭推至底部,終於完成戴保險套的大業後,姚子奇吐了口氣。「這樣,及格了吧?」哼哼,他可是有專人指導的!
  「還沒唷……」挑起姚子奇下巴,「接受我個別指導,怎麼可以忘了要確定是不是戴緊了呢……」意思就是說要做到他射。
  他沒興趣對著保險套口交……有點為難的盯著那粉色的陰莖。「不要……」
  「我幫你潤滑進去吧。」可以理解含著保險套的怪異感,史蒂芬笑著從床頭櫃上拿來潤滑液。
  「不要!」姚子奇大聲反駁。
  「子奇?」莫名地看著鬧彆扭的小情人。
  「我…不想要你戴…射、射在裡面就好……」他不得不承認,他還是喜歡史蒂芬射在他體內。
  「子奇你好可愛!」猛然向前抱住小情人,讓那句話DOKI到。
  「喂喂!」手忙腳亂的想推開,因為下面一根棒子猛捅他身體。「你你……不要玩了啦。」害他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那麼……」倒了點潤滑液。「張開吧。」
  為了避免多餘的痛苦,姚子奇雖不太甘願但還是躺在床上,膝蓋曲起,自動打開大腿,羞恥的私密處就展現在男人眼前,就算沒親眼看見也能感受到那炙熱的視線一直盯著某處。「要做就快啦!」
  「好好好……」搖頭笑笑,倒在手上的潤滑液順利地突破第一道難關,緩緩沒入他身後穴口,姚子奇稍感不適的皺緊了眉頭及喉頭一記悶哼,史蒂芬一邊注意著小情人的表情,慢慢地深入,見了後穴開始習慣了才加入第二指與第三指,最後三指做著抽送的動作,為了等等的活動打頭陣。
  姚子奇知道史蒂芬一直很溫柔,尤其是在情事這方面,真是溫柔到……殺千刀的。額際沁出熱汗,身體熱度可能可以煎個蛋加燒個開水,想說快進來也說不出口,姚子奇只好用行動表示。
  史蒂芬詫異地看著含住三指的後穴,剛剛那裡……縮了一下,不是他的錯覺吧?
  「笨、笨蛋!」姚子奇再用力縮緊,史蒂芬挑眉。
  「這是為了等等不讓你受傷,再忍忍……」他也很想提槍上陣,但看著子奇疼,他心口就跟著疼。
  「唔……」問題是他忍不了那麼久啊。「別管了……」
  「那,會痛要說。」握住下身已然蓄勢待發許久的男根,才貼上穴口,敏感的龜頭馬上讓他含了進去,史蒂芬忍不住發出一聲愉悅的低哦,隨即將自己更推向裏處。
  「嗯…史蒂、芬……」疼痛在他溫柔的前進後退下飛滅,一陣陣的酥麻惹得姚子奇扭著腰身企求更多。「嗯、啊…啊啊……」略微纖瘦的臂膀攀住覆在身上的男人頸子,那一絲一絲的長髮搔著姚子奇面頰,口中不時發出輕笑。
  將長髮撩撥到後面,「絕對要把你養胖……」一手在後頭托著臀部,一手撐住自己身子。
  「唔……反正、嗯…做完…運動又、啊……」吃下的食物熱量都消耗在激烈的運動下,姚子奇深覺……這真是保持身材的好方法。
  「吶…子奇……」被搖狀態中的子奇,強忍著要出口的呻吟,不解地回問。「嗯、什麼……」
  「你吸得我…好緊……哈嗯、好舒服……」語落幾秒,史蒂芬發覺腹上粘濕的液體,竊笑。
  「你你……」姚子奇摀住接收到話語的耳朵。「別說那種話啦!」史蒂芬是不知道他的魅力大到每人都臣服在他的石榴褲下嗎?而且剛剛的聲音真是超──色的!
  「我只是很誠實的表達我的感受嘛……」無辜的說道。
  「啊、該死的你!」成年的情人絕對是故意的。「改天、嗯…我一定要抱你……」現在他還小才會被壓制的死死,等他成人後就不一定了。
  瞇了瞇美眸,史蒂芬只是一個快速有力的挺進,撞得姚子奇高聲尖叫,「啊COW!你幹麻突然…啊、輕…點啊……」撞那麼用力是想搞死他啊!
  他是醫生,又同為男性,自然了解哪裡是男人的弱點,說真的,每當接納的一方射精,那種後穴的收縮是人都無法抗拒的毒藥,要不是他耐性堅強,早就去了一次。「子奇這樣的身體……還能抱人嗎……」史蒂芬愜意的有一下、沒一下突進,姚子奇不太滿意地眉眼一瞪。
  「混帳…還不、都…哦…你嗯……」死都不承認當初愛得要死要活的人其實是自己。
  「好好…是我的錯……」這種時候當然是乖乖認錯,以免等等小情人不爽,他可就得DIY了。
  「唔…也不全然…是你啦……」就是見不得那張臉蛋出現任何受傷或是黯然的表情。「你到底……哈、要射了沒呀……」難道說醫生的持久力就較高嗎?兩者沒直接關係啊。
  「唔…就要了…呼嗯……」說完一個強力的喘息後,深埋在姚子奇體內,洩出屬於他的慾液。
  「嗯──」緊環住史蒂芬頸子,後穴一緊接受了全部液體的射入。
  待情潮餘韻平復,史蒂芬才將自己拔出,盯著那洞口看,姚子奇急著伸手去遮掩。「你在看啥啦!」輕易的抓住那隻手移開,瞄了眼姚子奇不解的神情,笑了笑,史蒂芬俯下身子舔舐著剛容納自己的小穴。
  「別這樣……」怎麼也沒料到史蒂芬會如此大膽,姚子奇雙手撐起想逃開,但那穴口猛然的一吸,又讓他軟下身子,癱在床上喘息。「嗯…這樣會…別吸、啊……」
  剛自己射入的液體再回到口中,史蒂芬滿意的起身抿嘴舔舔上唇,見姚子奇下頭那慢慢轉醒的慾望,口一張便吞了進去。
  「唔嗯──你、想…讓我……精盡人亡啊……」但真的好舒服……姚子奇擺著腰,配合史蒂芬口腔運動。
  被撐開的嘴巴從底部一直慢慢上拉到皮肉相接的環處,舌尖留戀不已的玩弄著龜頭,在離開那噴張的陰莖,曖昧的發出一聲『噗滋』聲,「嗯……子奇還年輕,不會那麼容易就精盡人亡。」在那小小的鈴口處輕輕一吻,姚子奇微起身就見這種令人燥動不已的景象,一股血氣往腦衝,不受控制的寶貝射得史蒂芬滿臉,連那纖長的睫毛也沾到。
  「哇啊、對、對不起……」趕緊抽了衛生紙。
  「唔哼……」手指沾了沾臉上,甚至髮上的液體。「……子奇弄髒的,要負責舔乾淨唷。」
  「真是的……」姚子奇面色無奈的照做。
  史蒂芬怡然的享受售後服務,不時在偷摸幾把。
  
  
  
  ※
  
  
  
  
  
  「吶吶,子奇,上次的護理課你拿幾分啊?」好奇的甲同學看著分數,問著姚子奇。
  「還用問?」得意的哼聲。「當然是滿分啊!」
  
  他可是有專人指導耶,只是他腰痛的很就是了。
  
  
  
  
  
  over talk
  這篇搖很久,而且搖完我的廣播劇還要繼續搖…
  啊,不過那篇就真的是子奇搖咧搖咧了XD
  
  反正,就這樣啦。
  下篇先去寫幻三好了,不然亡得變我(囧)
  
  2008/05/1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