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司瑄】異端

  異端
  宗教有,嚴重慎入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者。阿門!」劃完十字聖號。
  
  晨禱結束,出了教堂姚子奇張著嘴猛打呵欠,連遮都不遮。
  一旁學生群的談話飛進他的耳裡。「吶吶,Steven神父真的好漂亮!」嘎?Steven神父……誰?姚子奇挖挖耳朵,問了問身旁好友。
  「子奇你禱告時都在睡覺吧!」好友無奈地敲敲他的頭殼。
  「沒辦法嘛……哈啊──」伸伸懶腰,禱告真的好無聊。
  「你啊……啊啊!」拉拉好友。「那個就是Steven神父!」
  
  教堂大門走出的是兩個交談的神父,一個是長髮綰在頸側的漂亮男人,另外一個是戴著無框眼鏡,斯文俊秀的男子。
  Steven神父似乎是察覺到視線便轉過身來,一見廬山真面目,姚子奇宛如讓雷電劈中般地呆立在當場。
  他認得這神父!
  
  ※
  
  「嗯…神父……」
  「嘻嘻,乖孩子……天父會寵愛你的。」
  
  誰三更半夜不睡覺在那神父天父的啊,一點道德都沒有!姚子奇半想罵人半帶好奇地走到聲源處。
  透過微弱的月光,姚子奇見到談話兩人正進行的事,驚愕地瞪大了眼。
  
  男學生跪在地上,口中吞吐著男性的慾望,而慾望的主人是個身著黑袍,信仰天主的神父。
  神父靠在牆邊,狀似閑適的壓著男學生頭顱,口中微微發出舒服的聲響。
  
  姚子奇摀住嘴,不敢置信會讓他撞到這種畫面!
  不若男學生的投入,神父注意有人到來,嘴角勾起,完全不在意,甚至還特意表演給來人看。
  驚慌地退後幾步轉身快步奔跑,跑回房間用力關上房門,倚靠著門板滑下坐在地上,姚子奇腦中充滿的都是那雙魔魅的眼眸與冶豔的臉蛋。
  
  ※
  
  「怎麼那麼衰啊……」揉揉頭髮,姚子奇想溜了。「姚子奇你想去哪啊!」大聲喊出名字的好友,讓他心中哀號了一聲。
  
  「Steven?」斯文的神父不解地看著談話中的人突然把視線移到一旁的學生。「你認識的學生嗎?」
  「不……」瞇起眼,露出富含興味的笑容。「等等再談吧。」同時朝對面不遠處的男人點點頭。
  Steven才剛靠近兩人,姚子奇抓了好友趕緊逃跑,Steven口裡咀嚼那三個字,「姚子奇嗎……」知道名字就好辦了。
  
  
  
  「我記得你從不過問學生的姓名。」男人找到學生後,按下列印。「自己拿吧。」憑他的身份,要弄到學生的資料不是一件難事。
  「呵……偶爾找點好玩的事做做也不錯。」略微瀏覽後,揚揚紙張道謝。「謝禮嘛……明晚到教堂吧。」
  「哦?」挑眉看向神父揚手的背影。「的確是份大禮呢……」
  
  
  
  
  
  ※
  
  
  
  
  
  「住手、啊…不、停下…哈…啊……」上半身貼緊鋪著紅毯的地面,下半身讓人抬高,任身後男人出入。
  「在自己所愛的天父前…讓男人侵犯……感覺如何?」抓緊頭髮逼迫他抬高頭。「看來是更加的……興奮呵。」
  「不、求你……」景仰的天主就在前方,他是多麼的骯髒啊!胸前的十字架讓男人丟離自己幾公分處,顫著手想將祂拾回,男人比他更快一步撿走。
  「到這個時候仍是不忘記他?」抱住他的腰際,就著盤腿姿勢讓他坐在自己腿上,在他眼前擺晃十字架。
  「嗚…嗯……」伸手想抓住自己心靈的寄託,沒料到男人卻撐開他的下體,將十字架底端幾吋塞入裡頭。「不要!!──拿出來、啊…拿出…來……」
  「這樣──」抽送自己,手上的十字架跟著一起推進抽出他的後穴。「有覺得他更接近你了嗎……」
  「嗯、嗯…不、啊……」冰涼的長體與熱脹的柱體,洶湧而來的酥麻讓他身子臣服,對著天主張開雙腿而遞增的羞恥感侵蝕著他,理智反抗著身體卻搖擺迎接男人。
  「讓天父看看你淫蕩的樣子……」手掌一緊,握住的陰莖便猛然射出液體,斷斷續續地抽射。「哈啊…啊、啊啊──」一陣緊縮,後穴也盈滿了汁液,感覺到十字架讓男人抽出。
  「他髒了呢…該怎辦……」將十字架移至他嘴旁,男人在他耳邊低喃著。「對了…那就舔乾淨吧……」
  盯著他仔細地將十字架上的愛液舔盡,男人輕笑,「你是屬於我的……記得。」
  
  不屬於你,他是屬於我的!男人抬頭直視前方的聖像,狂傲的宣告。
  
  
  ※
  
  
  「唔嗯、嗯…嗯嗯……」含住神父胸前的十字架,姚子奇濡濕的雙眼瞪視著侵犯自己的漂亮男人。
  「呵呵…真是隻倔強的小貓呢……」手指撩撥著那淡金的髮絲。
  吐出十字架,姚子奇斷續地問出心底疑問,「嗯…你、唔……不是神父…嗎、啊……」為什麼卻做這種事!
  「神父不能尋求快樂?」話是這麼說,不過也只有身下這小東西真正讓他進入。「嘻嘻……」看來他有點失控了呢。
  「但是…啊、慢點嗯……」深怕讓隔壁同學聽見,姚子奇咬緊牙硬忍下來。
  「忍著對身體不好喔……」雙唇貼合,撬開牙關,靈活的舌頭竄進與之交纏。
  突然有點明白那些男學生心甘情願服侍神父的原因了……眼前精緻如神祇的臉孔,不由自主著迷其中,誰說天主是我的信仰?
  
  ──Steven才是我的信仰。
  
  「怎了?」指尖壓著髮旋,Steven也不在意這裡是學生的房間,打算留宿。雖只是偶然升起的興趣,但能遇上讓他失控的人也是史無前例。
  「你……」要是這人抱了他又去抱別的人,他絕對爆走給他看!「不會再做這種事了吧?」
  「為什麼不做?」好笑地反問。
  「你!」倏然起身,憤怒地兩手圈住Steven頸子。「你敢去抱別人,我絕對會殺死你!」他厭惡這人身上出現其他人的痕跡與氣味!
  無辜的眨眨眼睛,也不把圈著自己頸子的手放在眼裡,「我抱的人不就是你嗎。」聽見他的話,姚子奇才放開手,趴在他身上。
  「累了?」像逗弄著小貓似的,手指搔著姚子奇下巴。
  「廢話……你自己讓我插插看。」很痛耶,屁股像裂成兩半!
  「你捨得嗎?」淺笑。
  斜睨一眼,「是捨不得。」
  「對了,明天晨禱別在打瞌睡了。」他想不注意都很難呢。
  「那你現在從我身上滾下去!」嘴上是這麼說,雙臂卻已經摟上。
  
  
  
  ※
  
  
  
  
  
  「吶,你不覺得最近兩個神父都變得很……怎麼說,嫵媚嗎?」
  姚子奇依舊在釣魚,只是聽見這話時稍稍瞄了一眼,然後再看向最前方的帶禱人──天天都進行代謝,要不精神奕奕也難吧!
  搥搥腰部,打了個呵欠,繼續釣魚。
  
  教堂後方,雙臂環胸盯著那帶禱的神父,杜司臣也聽見剛才學生所說的話,在與神父眼神對上之際,似乎在傳達著只有兩人才知道的訊息。
  嫵媚?呵……想著昨晚他在身下承歡的媚態,只想狠狠攫住他再好好要他一次!
  
  「仲瑄,怎了嗎?」Steven和善的笑著,無所覺自己是出賣好友的人,當自己墮落了,就想拉人一起墮落呢,呵呵。
  「不……」擺頭,城仲瑄緊握胸口的十字架。
  
  親愛的天父,我有罪,我愛上了一個男人。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者。阿門!
  
  
  
  
  
  over talk
  神父大好啊(茶)
  其實很猶豫是要寫牧師還神父(問阿羽就知道XD)
  不過想來想去還是神父較萌XD
  我不是信奉這兩教,所以找了一堆資料,但還是有看沒懂(囧)
  好複雜OTZ…
  
  可以看出我從司瑄mode轉到史姚mode的乏力(想不到花樣可搞)
  如同我說的,史姚也升華到老夫老妻跟瑞文一起聊天了(茶)
  我們要重視精神生活,肉體生活就交給年輕人吧(啥屁)
  
  這兩個絕對是不及格的神父(囧)
  
  2008/05/08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