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俎上肉

  俎上肉

 

 

 

 

  杜雲芊總是感到奇怪兼納悶,她與旗下藝人交情都不錯,也常常排幾天大家私下出遊,除了放鬆心情外還能跟他們聊聊天,探查藝人不為人知的一面。
  就說了,要知道藝人的生平直接在搜尋頁面上打上藝人大名,包羅萬象的資料條條列在網頁上──除了仲瑄。
  當然,早就知道仲瑄是哥哥派來監督,難聽就是監視自己,不過……  
  
  「仲瑄,哥哥是不是很難搞?」某週日時,杜雲芊好奇地問。
  「嘖!杜司臣那人看起來就比紀翔難相處!」與紀翔有前師兄弟關係的姚子奇。
  「子奇,這話被紀翔聽到,你會被他扒皮喔。」咬著冰棒,史蒂芬覺得他重生了。
  「事實。」姚子奇奪過冰棒大口咬下,滿足的表情一覽無疑。
  「總經理在難搞,應該也沒小姐難。」城仲瑄就事論事。
  「討厭!仲瑄講話真的跟哥哥像同個媽媽生出來的!」她只是魯莽了點嘛。「總覺得哥哥對仲瑄的態度,比對我好太多了!」偏心外人。
  「總經理只是稍稍嚴格了點……」
  杜雲芊懷疑的看向他。「不止稍稍吧……」難道仲瑄是哥哥失散多年的弟弟嗎。「還是仲瑄跟哥哥……」呵呵笑了幾聲,眼尾暗示什麼的瞄了史蒂芬跟姚子奇幾眼。
  「我跟總經理……?」不解的跟著杜雲芊視線望過去,只見座位相鄰的兩人共喝一杯大杯思樂冰,城仲瑄臉紅之餘忍不住出手敲了杜雲芊頭殼。「小姐妳想太多了!」
  「現在同性愛那麼流行,很難不想嘛。」而且又是養眼的俊男站在一起,賣點十足。「再說你們也很配嘛!常常有話不說搞心靈溝通──像上次那個,明明哥哥到公司裡來只說了一句『仲瑄』,你竟然就知道哥哥在說什麼!」
  「小姐,這是習慣……」客人來當然要端茶不是嗎。「總經理會叫我,除了他咖啡沒了,就是資料快處理他要過目,或是詢問接下來的行程還有……」
  「好吧,這說的過去。那上上次呢!你只是跟哥哥眼神相交,竟然還點點頭表示理解,你們……電波交流嗎!?」宇宙人襲台咧。
  「呃……」這就真的有點難解釋。「小姐可以看成我跟總經理的默契好。」
  「真的嗎……」官方論壇裡滿滿都是公司裡誰跟誰比較配,她也沒制止──這是市場啊──甚至還特地開了同性戀情區來讓粉絲討論,當然不能有十八限的話題囉。會講到這個,就是因此她看來看去竟然都沒個有關仲瑄的討論串!她家仲瑄可是新好男人代表,雖然嚴肅拘謹了點,但也是很溫柔的愛家男人啊!
  「唉……難道仲瑄討論串真的開不成嗎……」可惜地嘆氣。
  開那種討論串,他也開心不起來……城仲瑄無言。「總而言之,小姐妳想太多了,還是把這些心思花在公事上吧。」

 

  或許是杜雲芊的禱告成真,沒幾天後竟真有粉絲發了仲瑄討論串,杜雲芊尖叫之餘好奇地點開來看。
  標題是「搶購完有帥哥接送!」,文章內容大略是粉絲提到某天她在商店街血拼完,發現熟悉的人影,一看是藝人城仲瑄,提著一大袋的東西停在名貴轎車前,轎車的主人是黑色中長髮的帥哥一枚,她當下好奇地看著兩人談談笑笑,最後城仲瑄坐上車離去。
  樓下的粉絲也有許多回應說曾看過,有粉絲更狠的直接點出黑髮帥哥是誰。「哥哥被供出來了!」一看見杜司臣三個大字,甚至PO上掃瞄財經雜誌的照片,杜雲芊拍案叫絕。「有照片!」再往下捲,有人PO上兩人合照,照片下方輔以大字──共事五年,真有暗情,不足為奇!
  這篇討論串響應熱烈,馬上飆到頂端,全衝著俊美的哥哥跟斯文的仲瑄而來。
  已經有人列出種種曖昧跡象,第一條便是出席酒會從不攜女伴的哥哥,身旁永遠只跟著仲瑄。
  「杜小姐的哥哥,長得也很…漂亮?」好奇地湊進來的姚子奇。
  「要比喻帥氣吧?」史蒂芬笑著說。
  「嘖嘖…看城仲瑄的性格,會不會他在上頭?」姚子奇想像那個畫面,笑了出來。
  「不不不,依我的見解,城大哥這麼遵守禮節,身為上司的杜先生一定是啃食的那位。」史蒂芬想到城仲瑄在公司裡把杜雲芊的話當聖旨,馬上反駁。
  「錯錯錯……」杜雲芊搖搖食指。

  「仲瑄那就……」
  「沒問……」
  
  「我看哥哥一定是鬼畜溫柔攻!」剛打開門進來的城仲瑄跟杜司臣,聽見杜雲芊中氣十足的高聲呼喊,都呆了住。
  「……我們出去晃晃。」見苗頭不對,姚子奇抓了憋笑很辛苦的史蒂芬快速從兩人身旁通過。
  「芊……妳剛說什麼?」一進來就聽見這麼震撼的發言,當事人的杜司臣挑眉問。
  城仲瑄呢?早已跑到茶水間磨咖啡去,省得還要面對奇怪的問題。
  「呵呵……」傻笑。「只是在研究你跟仲瑄誰上誰下而已。」
  「當然是我上仲瑄下了。」杜司臣以為妹妹是在問上司下屬。
  「……哥哥真的知道我在說什麼嗎?」絕對誤會了。
  「公司?」
  「哥哥……你還太嫩了!」總算有哥哥不知道的事了吧!
  經妹妹這麼一說,杜司臣的好奇心完全被挑起,單看妹妹電腦開著,便馬上靠近一覽──呆了幾秒。「芊……」
  「想想仲瑄推著哥哥然後說『總經理不要』,那個畫面好像很有趣……」杜雲芊腦海裡開始勾勒兩人在(嗶──)時的畫面。
  
  讓芊出來闖蕩三年……真的好嗎?哥哥杜司臣此刻為自己下的決定而擔憂。

  ※

  若有所思的視線一直黏著自己,城仲瑄放下刀叉,抬頭問,「總經理,有什麼需要嗎?」吃飯時一直盯著他,好奇怪。
  「不……」
  「啊,總經理想吃是吧。」以為杜司臣是在打自己盤中鮮美肥嫩的魚肉主意,城仲瑄也不以為意,切下一大塊移到杜司臣盤裡。
  「……謝謝。」看著盤裡令人食指大動的魚肉,杜司臣聯想到……

  「嗯……」雙手攪著白色床單,勻稱的雙腿環住腰際。「總經理……」濕潤的眼兒直盯著。
  「這樣?」低啞的嗓音問著,腰部緩緩向前推進。
  「總、總經理…不要……」

  苦惱的手背抵住額頭,都是芊亂說話,害他一直想像……
  「總經理?」他都分一半,難道總經理還想要?城仲瑄看著自己僅剩的晚餐,有點擔心。
  「啊、」馬上回復正常模樣。「只是剛頭暈了下。」一見城仲瑄,腦海又浮出方才的畫面,立時別開眼。
  「那總經理等等要不要到我家休息一下?」上司身體出了任一點小病,都是下屬的責任。
  「……好啊。」

 

  城仲瑄的下場……就像杜司臣盤裡的那塊肥厚魚肉,被吃得一乾二淨,連渣兒都沒剩……

 

 

  over talk 2008/07/16
  絕望啊~~~我對BL結局絕望啊~~~~
  明願~~~絕望啊~~~~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