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可以嫁了

  可以嫁了
  
  
  
  
  
  
  
  
  
  
  城仲瑄在家裡身為大哥並兼顧母親職責,在公司裡是藝人也順便充當秘書工作,那當他是杜司臣身邊的特助呢?
  
  
  
  情形一
  「仲瑄──」為了企劃而顯得有點煩躁的杜司臣抬頭正想讓特助再泡點咖啡,沒想到城仲瑄已經自動自發的端著咖啡停在自己桌前。
  「總經理請用。」放下咖啡後回到不遠的座位。
  「謝謝。」先知先覺的專家啊……杜司臣喝著香濃的咖啡,心想。
  
  
  
  情形二
  「仲瑄,等等打電話讓水電工人來一趟。」杜司臣擦拭著手裡的水珠,順口吩咐了城仲瑄。
  「怎麼了嗎?」
  「水龍頭好像壞了,水有時會出不來。」
  「嗯。」點頭表示理解後,彎身從辦公桌底下提了工具箱鑽進廁所裡。
  二十分過後──
  「總經理,水龍頭好囉。」
  「咦?」剛剛工人有來嗎?
  「我修好了。」笑著說。
  ……水電工人?特助?杜司臣無語。
  
  
  
  情形三
  「總經理,您不先用中餐嗎?」十二要半了。
  「你先吃吧,等我把這邊搞好……」
  三十分過去──
  「呼──」播了內線讓企劃部主管下午來一趟,杜司臣才稍作休息。
  咕嚕咕嚕……停下工作後才覺得餓,杜司臣正心想等會隨便買個麵包果腹時,城仲瑄提了個袋子到杜司臣辦公桌前,拿出了四層便當盒,兩盒各裝了主菜及飯,另兩盒是配菜,在杜司臣幾乎是目瞪口呆的狀態下,再將筷子擺好。
  「我開動了。」挾了波菜到自己盒裡。「總經理,快吃吧!」
  「嗯……」這才開始享用遲來的中餐。
  連便當都有準備啊……看著筷子挾著的章魚小熱狗,杜司臣頓感神奇。
  
  
  
  情形四
  「總經理,您的領口……」服裝整齊乾淨是給人良好、專業的形象,杜司臣不可能放著領口不扣。
  「剛扶人時不小心被扯到了。」好險不是抓花他的臉。「釦子掉了。」方才是用領巾綁好。「仲瑄,等等你到SOGO幫我──」還沒說完,就看城仲瑄從抽屜裡拿了一小包東西來到他面前。
  「總經理麻煩您先到沙發坐好。」穿針引線,拿了個釦子踱到杜司臣前。「呃,抱歉失禮了。」接下動作可能就有點不雅了……一腳擠入杜司臣雙腿間,膝蓋曲起跪在沙發上當支力點,只差咫尺就觸碰到男人最敏感的地帶,身子湊進杜司臣頸窩部,開始補那掉落的釦子。
  好曖昧的情景……杜司臣感覺頸間讓頭髮搔的刺癢,城仲瑄補釦子,他便無聊的撫弄著紅紫的髮絲。
  
  
  
  「哥哥,你在感嘆什麼啊?」遞了咖啡給兄長,杜雲芊納悶地問。
  「……芊,你介意男嫂嫂嗎?」
  「欸?」
  
  
  
  
  
  over talk 2008/12/04
  就這樣XD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