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執事是潮流

  執事是潮流
  
  
  
  
  
  
  
  
  
  
  杜雲芊帥氣的一腳踹開房門,看見床上是兩具交纏的軀體,嫌惡的努努嘴。「髒死了髒死了!」
  從女人體內抽出,杜司臣張手隨性梳理墨黑髮,拿了丟到床下的浴袍披上。床上女人雖對突然闖進來的女孩很不悅,但見金主都沒說話,表示眼前俏麗的女孩對男人來說,一定非比尋常。
  杜司臣看都不看女人一眼,「妳先離開。」女人瞪了杜雲芊一眼,穿戴好衣物便離開房間。
  
  冰山似的俊容瞬間溶化,「怎麼了?」對這唯一的妹妹,杜司臣是視如珍寶,放在掌心怕呵疼,含在嘴裡怕化了。
  「哥,」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她才不想去坐那張床呢!「我好擔心你會得AIDS喔。」
  身體差點滑到床下,望了妹妹一眼,「胡說什麼。」
  「看你每次帶來的女人都不一樣,身為妹妹,我擔心嘛!」說完雙手合掌,狀似夢幻的說著,「要是哪天真命天女出現,你身上卻……」說罷,可惜地攤手搖搖頭。
  「……妳腦中在想些什麼啊。」點燃根菸,深吸一口從鼻子呼出。
  「不要抽煙啦!」揮手散去白霧。「對身體不好!」怎麼講都不聽,杜雲芊不開心地嘟高嘴。
  杜司臣無奈地壓熄菸頭,「所以?」
  「其實是我從朋友那裡聽來的,好玩的餐廳。」雀躍地看著哥哥。
  「妳想去?那就讓幾個女僕陪妳去吧。」總覺得妹妹想去的地方一定不是什麼好地方。
  「不、要!」起身拉著杜司臣手臂。「陪我去嘛,哥!」
  「好吧,我換個衣服,你先讓司機……」
  「哥哥開車!」不等杜司臣說完,杜雲芊一馬當先衝出房門。
  搖搖頭苦笑,杜司臣只好換衣服當司機了。
  
  ※
  
  「歡迎光臨,少爺、小姐!」兩執事在門旁替杜氏兄妹拉開門。
  唔哇──帥哥!杜雲芊心中尖叫,像看見明星的小女孩一樣地在男執事身旁打轉。
  「請問有預約嗎?」其中一個男執事苦笑問。
  「咦?要預約?」杜雲芊楞住,朋友沒有跟她說呀。
  「是的,我們是採用預約制,若沒有預約的話,很抱歉可能要麻煩您改天再來用餐。」
  「芊──」瞇著雙眼,掃了妹妹一眼。
  「啊…我不知道嘛……」好不容易把哥哥一起抓來體會一下,沒想到要改天……杜雲芊失望地直盯著兩個執事。
  「真的很抱歉……」就算客人再怎麼用小鹿般的雙眼盯著他們,不能就是不能啊。
  「下次吧。」揉揉妹妹頭髮,反正要來的機會多的是,不差這一次。
  兄妹倆正想打道回府,剛拉開門正巧迎面撞上一個男子。
  「啊!」提著塑膠袋的身子一個不穩,差點往前栽下去,是杜司臣即時摟住他才讓男子免於跟地板做親密接觸。
  「沒事吧……」替他拿了一袋過來,免得連自己也跟著倒下去。
  「呼…抱、抱歉……」心臟一陣蹦跳,袋子裡正好有幾盒蛋,一個下去就麻煩了。
  「執事長!」門旁的兩執事趕忙替男子接過袋子。
  
  執、事、長?
  
  兄妹一同看向這稍嫌瘦弱的男子,男子微微一笑算是回應他們的注視。
  「有預約嗎?」先讓執事們把東西提進去,改由自己來接待。
  「不,因為我們沒預約,所以……」也不知怎了,杜雲芊不由得緊張起來。「就…這樣……」
  「這樣啊……」腦中回想今日預約單上的桌數,露出笑容。「沒關係,就算是少爺小姐幫我忙的謝禮吧。」說完便朝裡面做了個請的手勢。「今日就由我替兩位服務吧!」
  「真的嗎?謝謝!」挽起哥哥手臂便開心地跟著執事進入餐廳。
  
  
  
  「先自我介紹,我是瑄,王旁宣邊的瑄。」就座後,先替兩位客人的水杯倒滿八分滿,後將口布攤開放在兩人腿上,再把菜單遞上。
  「謝謝。」杜司臣梢頷首。
  「這是我該做的事。」微微彎下腰,喚作瑄的執事笑著回答。
  「我幫哥哥點!」杜雲芊搶過兄長的菜單,自顧自地盯著菜單,不時偷抬眼看著兩人。
  菜單讓妹妹搶去,杜司臣無奈地揉揉太陽穴。
  「兩位感情很好呢。」
  「她是我妹妹。」似乎察覺到眼前執事誤會什麼,平常不多加解釋的杜司臣難得開啟金口說明。「愛搗亂的妹妹。」
  「我也有妹妹,嗯…三個。」
  「還蠻多的。」有一個杜雲芊已經夠頭疼了,要是三個杜雲芊……杜司臣光想就覺得頭疼。
  「但是很可愛啊。」
  「可愛……」怪異地看了對面妹妹一眼。「或許是。」
  「喂喂,別在當事人面前說壞話。」杜雲芊來回掃視兩人。
  兩人彼此望了一眼,不約而同輕笑出聲。
  「我決定好了!」杜雲芊將餐點一一唸給執事聽,聽他再重覆一次,點點頭。
  等執事離開後,杜雲芊身子往前湊近,「哥哥,感覺如何?比死在女人鄉好吧?」
  「妳啊……」用那什麼比喻,杜司臣沒辦法的敲了妹妹頭一記。
  「瑄…唔──感覺好棒。」斯文秀氣的臉蛋上掛著溫和的笑意,要是每天醒來可以看見這種笑容,要她死一百次也沒問題。「哥哥不這麼覺得嗎?剛剛的瑄長得不錯吧?」
  「嗯……」稍稍回想。「是不錯。」職業關係,杜司臣對美醜其實也不甚在意。
  「好敷衍!」
  「菜送上來了,快吃吧!」
  
  
  
  
  
  ※
  
  
  
  
  
  原以為就至此一面之緣,倒是沒想到會在這遇上他……
  
  「老大,該怎辦?」手下A恭敬地詢問。
  「錢的話我會盡快湊齊,能麻煩在延一下嗎?」說話的男子呈九十度鞠躬姿勢。
  「你們都延了兩個多月還敢──」手下B正要烙狠話,被老大一個冷眼硬生生打住。
  「無妨,若真的不行,你可以延。」
  手下們個個用不可置信的眼光呆呆注視自己老大,平常那個陰冷的老大耶……
  「謝謝…欸?」正覺得這道聲音耳熟,抬起頭來入目的是個曾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城仲瑄不覺呆然。「你是……」
  「還沒自我介紹,」伸出右手。「杜司臣。」
  「呃……」自然反應伸出手與之交握。「城仲瑄。」
  
  ※
  
  「請。」
  城仲瑄不住正襟危坐,他剛才從其他人口中得知那個男人是黑道老大,猶如還在作夢一樣──原來真的有老大這種職業存在啊。「那個……」
  「很緊張?」杜司臣不禁揚起嘴角,為眼前城仲瑄如驚弓之鳥的行為覺得有趣。
  「錢的話我真的想辦法湊齊,所以……」
  輕笑,端起茶杯輕嚐幾口,「有辦法的話,就不會延了兩個月,還在再延一個月。」剛接過手下的資料一覽,城仲瑄的家庭背景一清二楚地呈現在眼前。
  呼吸一滯,明顯氣勢全失,嘆口氣垂臉玩著雙手,「我會盡量……」杜司臣正想回答,卻讓一道女聲先行插入。
  「我回來了,哥哥今天沒帶女人…欸?改帶男人……欸欸!?」杜雲芊調侃話講到一半,赫然發現沙發上的男人是之前到執事餐廳的執事長。
  「您好,小姐。」根深柢固的職業病,城仲瑄仍下意識的綻出笑容。
  「為什麼你在這?」好奇地看向兄長,馬上意會──一定是跟哥哥的特殊職業有關。「呃,難道……」記得最近聽哥哥手下說過有個欠債的家庭好像兩個月都沒拿出半毛錢。
  城仲瑄只能尷尬地微笑,杜司臣點點頭確定妹妹心中所想的。
  「是這樣啊……」眼睛一個打轉,精靈古怪的杜雲芊馬上想到辦法。「那不如來我家幫忙,我一個月付你薪水…嗯……這樣吧!」比出一個五的手勢。
  「五十萬嗎?」杜司臣皺眉,記得城家也才欠幾千萬而已。
  ……為什麼基本是從十萬起跳呢?城仲瑄默默不作聲。
  「五萬!」要是五十萬這麼大手筆,就不能留住人很久了!杜雲芊心中打著如意算盤。
  「五萬?」眨眨眼,比他目前的薪水高出兩倍多。「但是……」在這種環境可不比擬餐廳。
  「放心啦,在我們家裡幫忙跟外面那些不一樣!」杜雲芊豪氣萬千地拍拍城仲瑄。
  「呃──」他是很心動,不過……城仲瑄望了杜司臣一眼。
  「她說了就算吧,家裡的事我不管。」杜司臣邊說邊從西裝胸前口袋掏出菸盒,正準備拿出根香菸,杜雲芊見狀嘟了張嘴才要去搶過來,反倒是有人先她一步行動──
  「不能抽煙!抽煙對身體不好,而且對吸二手煙的人也是一樣!」城仲瑄一手奪過菸盒,隨手揉一揉丟進垃圾桶。
  兄妹倆都呆愣了幾秒,杜雲芊噗哧地先笑了出來,杜司臣皺緊了眉峰,看著空無一物的手掌,無奈地嘆氣。
  「啊…抱歉……」城仲瑄才發現自己行為不太妥當,也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反應還沒那麼大,但看見杜司臣就突然……
  「太好了!總算有人可以治哥哥了!」最好連帶女人回家的習慣也一併改掉!杜雲芊心中可樂了。
  突然有種剋星被請到家裡來了的預感,杜司臣頭痛的揉揉太陽穴。
  
  
  
  
  
  free talk 2008/11/06
  執事餐廳是阿羽在尋找有無執事手則時正巧去找到的,當然是好梗啊XD
  在高雄而已耶,好想去吃看看(掩面),找我妹去會被她巴死吧(扶額)
  
  這篇真想就結束在這裡(憨笑)
  可以嗎A_A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