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男子寮
  
  
  
  
  
  
  
  
  
  
  「學、學長…我喜歡你!」
  
  咦?城仲瑄搬著幾本厚重的書本正穿過樹林,便聽附近傳來力吼聲……只是告白而已嘛有必要用到吼的嗎,嘿咻一聲城仲瑄把書本放好以妨掉下。
  
  「抱歉,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怪怪……這聲音有點耳熟,城仲瑄偏頭回想自己在哪聽過這聲音。
  
  「學長不喜歡男人嗎?」
  
  廢話!男人怎麼會喜歡……等等,男人?現在不是小學妹在跟學長告白嗎?
  
  「不,這不是問題所在,而是……」
  
  想起來了!
  這聲音的主人……城仲瑄咽咽口水,打算繞道而行。
  
  「偷聽別人告白,不是好習慣喔,學弟。」杜司臣早不知何時拒絕學弟來到城仲瑄身旁,有趣地看著學弟一臉頓悟並準備離開的神情。
  
  「抱歉我沒有……」自己也才矮上他幾公分而已,但氣勢卻輸了一大截,城仲瑄不太有魄力的反駁。
  
  「嗯哼,沒有。」倚靠著樹幹,盯住眼前似乎挺窘困的學弟。
  
  「只是不巧經過而已……」總覺得再怎麼說明也沒有用……城仲瑄無力的垂頭。
  「那學長慢慢忙,我還得搬這些書給老師。」有點疲憊的呼了口氣,這些書真重。
  
  「……你這些搬給誰的?」好奇的目光掃視著那些厚重的原文書,沒道理這些書都讓一人搬吧。
  
  「咦?哦……是給化學老師的,他要我私下替他借來搬到他辦公室。」雖然不太曉得為什麼要找上他借,不過就當是幫個小忙。
  
  「哦……」化學老師?那肯定是那個了……「自己小心點。」
  
  「好的。」的確是要小心這些書掉下去,原文書不便宜啊。
  
  看著城仲瑄漸漸走遠,杜司臣皺眉思考了一會,提起腳步追過去,總覺得學弟不知道那老師的精彩事蹟,就當日行一善吧。
  
  
  
  
  
  「城同學你身上真香呢……」
  
  「老師喜歡的話我可告訴你哪個牌子的沐浴乳。」
  
  「那多麻煩,直接讓我來體驗一下這香味吧。」
  
  「欸?」
  
  若不是眼前上演著老師性騷擾同學,杜司臣對城仲瑄的回答還蠻噴飯的。
  「我說老師,你將我可愛的學弟壓在桌上做什麼呢?」前臂抵著門板,杜司臣利眼一掃。
  
  一見來人是不好太惹的人物,老師馬上起身,呵呵笑解釋,「只是想…更近聞那個香味而已嘛……」
  
  剛才那一壓嚇到了他,總覺得不太對勁的城仲瑄趕緊快步走向門口,躲到杜司臣背後。
  
  迴身攬住城仲瑄,杜司臣瞇起眼瞪向老師,「我想你是不知道惹到誰了吧?」一副他是我在罩的樣子。
  
  「啊哈哈…那城同學,老師這邊沒事了,你可以先離開了。」
  
  一愣一愣的被扯出研究室,出了走廊轉個彎城仲瑄才回神過來,「學長?」
  雖然他不太曉得剛剛學長的舉動是什麼意思,不過似乎另有隱情。
  
  「你都沒聽過那老師的事?」
  
  「事?」側頭思索,後搖搖頭。
  
  才正開口,杜司臣便發現經過的同學或老師都會用帶著異色的眼睛掃瞄他倆。
  
  「學長……你要不要換個姿勢?」城仲瑄不禁想退後,卻忘了自己是緊靠著牆壁。
  
  心中起了逗弄的主意,杜司臣掛著輕笑更加靠近城仲瑄,「什麼姿勢?」
  
  看著小學弟尷尬想跑卻跑不得,臉上漸漸發紅,杜司臣才退開,「不逗你了。之前有些學生來向我反應那個老師會性騷擾學生,哦……只限男生。」
  
  瞪大眼,城仲瑄似乎不敢相信,原來老師對自己好的原因是想──那要是剛剛學長沒來,自己可能會被……越想越感覺好不舒服。
  
  「自己小心點。」
  
  「學長!」叫住要離開的杜司臣,城仲瑄投以真心的笑容。「真的很謝謝你!」
  
  微怔,杜司臣嘴角微勾,「不客氣。」
  
  
  
  
  
  「啊啊!司臣學長好帥!」
  幾個女生捧住面頰發出尖叫,根本不在意這是朝會,不過……周遭有很多人都是一樣狀況。
  
  城仲瑄這時才曉得杜司臣的魅力多大……而且無遠弗屆。
  
  「學長真的很帥耶!」
  身邊男同學嘰嘰喳喳討論著,沒因為杜司臣受到女生歡迎而敵視他。
  
  「真那麼受歡迎啊……」城仲瑄不自覺說出口。
  
  「杜司臣嗎?」坐在身旁的史蒂芬笑說。「不僅因為杜氏集團繼承人而極受禮遇,在學校也很受男女學生歡迎,雖然為人有些冷淡說話也有點毒辣,但這些都無礙他受歡迎程度,另外一提,他是雙性戀。」
  
  「……史蒂芬,你好了解。」
  不過冷淡?想起他還替自己解圍的舉動,城仲瑄倒覺得杜司臣並不是那麼地冷淡。
  
  「有個副會長哥哥囉。」比比在台上一旁的俊酷男學生,他的哥哥,丹尼斯。
  
  「啊,的確丹尼斯也是很受女生歡迎。」而另類的受歡迎就是身旁好友吧,城仲瑄瞄了好友一眼。
  
  「嗯,怎麼了?」史蒂芬紅唇揚起,瞬時周圍女生男生一陣臉紅。
  
  「你別散發費洛蒙了。」從國小就認識,深知好友邪惡的念頭,但就是有傻瓜愛往陷阱裡跳。
  
  「可是引誘不到我想要的人吶……」散發電力的眼眸往台上風紀委員射去,就看台上那金髮的男學生抖了一下,後納悶地四處張望。
  
  願那位同學還能保有全屍,城仲瑄在心中哀悼。
  
  「對了,我聽說有人看見杜司臣大膽的與一年級學弟在走廊調情呢?」燦爛的笑容,史蒂芬側頭看著好友。
  
  「……你就直接說是我就好。」真沒想到會被傳出去,城仲瑄開始煩惱了,不會有漫畫裡那種圍堵情敵的戲碼吧,他只想好好過他的學校生活。
  
  「很多人看見啊。仲瑄你最近小心點較好,杜司臣的魅力是男女通吃,有些人的手段又比較偏激。」史蒂芬不禁擔心起來。
  
  「都是那個變態化學老師害的。」雖然自己也太粗心大意了。
  
  「咦?你不知道?」史蒂芬吃驚反問。「他騷擾很多男同學了,不過礙於他背景一直沒開除他。」但聽說這次理事會會嚴重討論這個問題,原因當然還是台上那位背景更雄厚的男人了。
  
  「意思是你……」
  
  「呵呵,我當然是賞他一個過肩摔加踩了他幾腳,然後離開囉。」露出漂亮的微笑,用著今天天氣很好的口氣說出令人錯愕的話語。
  
  「是嗎。」無奈苦笑,城仲瑄就知道好友身體不是白練的,被史蒂芬喜歡上的人……唔嗯,應該會很幸福。
  
  史蒂芬不置可否地視線轉回去台上,卻正巧撞進一道帶有興味的目光,詫異地愣了幾秒,報以禮貌的笑容,後用著詭異的眼神看著身旁好友。
  ──並不是面孔俊美的類型,甚至個性還很正經嚴肅,還常常跟丹尼斯同一鼻子出氣當自己是小朋友照顧,不過對沒接觸過這類型的人……應該會帶有很大的興趣?
  杜司臣可能還沒遇過不受他魅力影響的人吧?呃,除了他自己的好友外。
  「對了,仲瑄,你今天要搬入宿舍?」
  
  「嗯,希望室友很好相處。」
  
  
  
  
  
  「三零一……舍長室。」事實上能有床位就該偷笑了,畢竟都快學期中了他才申請要住宿。
  打開門進入未來的房間,浴室在房門附近,正對門口有扇窗戶,右側有電視、和式桌、衣櫃、書櫃還有小冰箱等等,左邊裏側是書桌及床舖。
  不愧是私立學校,宿舍設備硬是高級。
  
  「又見面了。」杜司臣正好換下制服,主動替城仲瑄將行李放好。
  
  「學、學長!?」他跟這大人物同房!?
  
  「看起來你不太願意與我同房?」眉一挑,城仲瑄口氣一副就是不願。
  
  慌張地解釋,「沒有,只是為什麼……」這等大人物應該很多人搶著與他同房才是。
  
  「因為我是舍長,所以學校給我個人房。你臨時申請宿舍,也只剩我房間有床位。」
  雖本來不願意,不過得知是這學弟後……也不錯。
  
  「給學長添麻煩了,未來請多多指教。」反正在怎樣就一學年,之後可能就換室友了。
  
  「叫我司臣就好了。」
  
  「好的,學…呃,司臣。」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他直呼此人名字,會被亂箭射死吧,城仲瑄苦笑心想。
  
  
  
  
  
  「就是他吧?」
  「跟學長同房耶。」
  「可是學長不是從一年級就一直一個人一間嗎?」
  「不會跟學長有關係吧?」
  
  此起比落的低語聲,城仲瑄想裝沒聽見也很難,才剛入住第一天,由宿舍走到教室,沿途都能聽見類似的話語。
  一進教室,好友笑著說了聲早安,城仲瑄才放下背包,就一些女同學湊過來。
  
  「城仲瑄,聽說你跟杜學長同房啊?」
  「天啊你一定要幫我A件學長的東西!」
  「內褲啦!」
  「妳變態啊!」
  「妳敢說妳不想要嗎?」
  「……我想要!」
  
  城仲瑄正苦思對策,正好鐘聲響了,解救了他免於魔音干擾。
  
  「嘖嘖嘖……仲瑄你也擠身大紅人之列了。」這能說因禍得福嗎?好像不能喔。
  
  「我現在後悔住宿了。」無奈的趴在桌上,其實從昨晚搬進房間,就有些認識但不熟的同學藉口要找他而一直敲門,他終於曉得為什麼杜司臣始終一個人住了。
  就是怕室友的同學會一直藉機來打擾。
  
  「習慣……就好吧。」史蒂芬不太確定地說著。
  
  城仲瑄就這麼過了引人注目的生活一陣子,在一兩個月後大伙眼見從他那兒得不到什麼好處,杜司臣似乎也不太在意室友,城仲瑄才終於得以清靜,除了偶爾……
  
  
  
  「你就是城仲瑄?」一個長相頗可愛的男孩子立於城仲瑄前方。
  
  「我是。」他認識這號人物嗎?城仲瑄疑惑地看向身旁好友,而史蒂芬也搖頭表示他不認識。
  
  「看來也不怎樣嘛,別以為你跟學長同寢就得意!」說完男孩子就離開了。
  
  「到底怎麼……」城仲瑄大為不解。
  
  「學弟你最好小心點。」
  兩人身後突然冒出了道聲音,原來是看見弟弟來打招呼的丹尼斯。
  「剛那男學生發下豪語說要追司臣,剛是在跟你下馬威。」
  
  「他誤會我跟司臣有關係?」城仲瑄不可思議地說。
  
  丹尼斯一愣,「你……」
  他怎不知道杜司臣會隨意讓他不熟的人直呼他名字?原來剛剛的下馬威是有必要的啊。
  
  「他就是那個很有名的一年級新生啊!」史蒂芬似乎想起是何方人物了。
  不過他忘了自己也是頂有名的一年級新生。
  「長得很可愛,還有直屬親衛隊,還大膽的宣告他要追杜司臣。」
  這所學校學風很自由,只要不做違法的事,學校也不會多加管束,再說由杜司臣上任學生會長後,他更勁爆表示他是雙性戀,連帶促成校內許多男男及女女的情侶。
  杜氏集團繼承人這麼酷,杜司臣他老爸都沒管他了,學校當然不會也不敢有意見。
  
  「他想太多了。」城仲瑄好笑的搖頭,他至多就是杜司臣的室友而已。
  
  或許不是想太多……丹尼斯若有所思地注視著城仲瑄。
  本來一開始他就很訝異杜司臣會願意與他人同寢,只要熟識的人都知道杜司臣厭惡與他人共用一個空間,何況還是他的私有空間,這也是他始終獨自住一間的原因,反正杜家有錢,他想付兩人的房間費用也無妨,而就任宿舍長後他也理所當然地擁有個人房。
  就算礙於床位問題,又不是只有一間男子宿舍,丹尼斯越想越覺得杜司臣是不是……看上這小學弟了?
  
  「啊,我要去郵局一趟。」城仲瑄朝兩人點頭,便先行離去。
  
  「哥你在想什麼?」畢竟是兄弟,史蒂芬輕易地察覺兄長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我在想,你的好友說不定很不簡單呢……」丹尼斯微微笑。
  
  紅唇勾起,「呵呵,我也很期待呢。」
  
  
  
  ※
  
  
  
  到郵局辦完事後回到宿舍房間,意外地發現有客人,而且還是跑來下馬威的那位男同學,城仲瑄略顯尷尬地一點頭,沒想到對方竟回了和善的笑容。
  因為喜歡的人在場吧,城仲瑄邊掛好外套邊想。
  「司臣我要洗澡,你浴室裡掛的衣服要我順便幫你洗嗎?」城仲瑄捧著衣物,打開浴室電燈後發現掛著幾件衣服,回頭問。
  
  「嗯,麻煩你了,晚餐我請你吃。」
  兩人似乎也很習慣這一來一往的模式了,不過在場就有人聽得很不順耳,瞪了浴室方向一眼,但轉向杜司臣時馬上化為笑容。
  
  當城仲瑄洗完澡連衣服都洗完了,出來一看那位同學仍好端端坐著,他離開房間將衣服脫水完再回房,男同學仍然在,一副要在這打擾很久的模樣。
  城仲瑄可能不在意,但杜司臣已經有些不悅了,雖然他負責處理宿舍問題,但這已嚴重打擾到他私人時間。
  
  「學弟,你的問題我會幫你處理,你先去餐廳吧,晚餐時間到了。」言下之意是要你快滾出去。
  
  「可是我會怕……學長,我不能跟你一起吃飯嗎?」
  
  怕?
  城仲瑄晾好衣服,一進房便聽見這話,不禁好奇地瞄了一眼,卻收到一個瞪眼。
  看來對方真的把他視為情敵……
  
  「你也是男人,應該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再說男人最脆弱又沒骨頭的地方不就一處嗎,踹他個一下就包對方痛得叫不出聲音。
  
  「但他身材跟城同學一樣,我那麼瘦小……」男同學垂下頭。
  
  是在暗喻什麼嗎……城仲瑄坐在書桌前,有些無言。
  
  「啊,不如我跟城同學換寢,他好像不喜歡城同學這一型的樣子。」
  
  聽到這,城仲瑄也大略猜到事由,原來是同寢室友化身成大野狼,只好來求助宿舍長。
  
  「那這樣吧,你先到朋友那住幾天,等事情處理好了後我會通知你。」
  
  男同學一聽,有些急了,「但是他若來找我──!」
  
  「正好你班上的班代我很熟,我告訴他一聲,你先到他那暫住吧。」杜司臣說完就拿出手機。
  講完電話後,便比了比門口,「OK,他會陪你回房整理東西,現在他在門外。」
  事情已成定局,男同學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說了聲謝謝並離開房間。
  
  客人一離開,城仲瑄猶豫地問,「這樣好嗎?」對方處境若真的危險,那豈不很糟。
  
  杜司臣不禁輕笑,「放心,我不信他的親衛隊不會保護他。」
  
  看他那麼輕鬆的模樣,城仲瑄忍不住猜測,「……難道他是騙人的?」
  
  「你覺得呢?」從衣櫃拿出便服,換好後見城仲瑄仍在思考。
  
  「沒必要撒被室友侵犯這種謊吧……」
  
  「再說事情真是如此,我更不可能換你過去受害。」
  
  杜司臣說那麼直白,反讓他一怔,「……不過他說我不是他室友喜歡的類型。」自己長得又不可愛。
  
  「這不是類型問題,男人只要下半身一衝動,管他是誰照上不誤。」
  
  「呃……是這樣啊。」這麼說,眼前親口承認自己是雙性戀的男人不就屬於高度危險群了?
  下一秒,城仲瑄不禁笑了,他在想些什麼啊,他可不覺得自己有那種吸引力。
  
  「在寫功課?」杜司臣來到城仲瑄背後,彎下身子看著桌面上的作業。
  
  「嗯,不過有點……」城仲瑄也沒發現兩人此刻動作如何地曖昧,困擾著盤踞他腦海的化學問題。
  
  「等會我在教你吧。」雖然是升學組,不過完全沒課業問題。
  
  「真的?」吃驚地回過頭,城仲瑄鬆口氣的一笑。
  「太好了,我覺得這次考試化學有點危險……」雖然國中課業沒問題,但一升上高中實在有點吃緊。
  
  還真是沒有危機意識呢……杜司臣注視著那張距離自己不過幾尺的面孔,尤其是那張不停開合的嘴唇實在很誘人……
  「走吧,吃飯。」若無其事的起身,杜司臣先到門口穿鞋。
  
  城仲瑄愣愣地張著嘴,聽見門口杜司臣催促的聲音才驚醒──
  他……剛剛是被杜司臣吻了?
  
  
  
  ※
  
  
  
  「仲瑄……」史蒂芬咬著吸管。「你已經對著午餐發呆很久了耶。」他都吃完好久了。
  
  「啊、呃……」聽好友這麼一說,城仲瑄猛然回過神,趕緊低頭專心吃午餐。
  
  「怎啦?我看你從今天早上來就一直發呆呢?」難道是宿舍發生什麼事嗎?史蒂芬好奇地打量。
  
  放下筷子,城仲瑄猶豫了一會才慢慢道出……
  
  
  
  「你吻了他!?」丹尼斯詫異地驚呼。
  
  辦公桌前的男學生點點頭,繼續看向下一張公文,手上的筆也不停地動。
  
  「我以為你只是不討厭,沒想到已經出手啦。」
  
  「只是身旁沒這樣的人,忍不住就很有興趣……」丟下原子筆,撐著下巴像似在思考……或是想著室友?
  
  「那就追過來不就得了,小心被人搶走。」丹尼斯才不在乎別人戀情怎樣,他只希望杜司臣趕快把事處理完好放人。
  「……對吧,姚子奇?」
  
  坐在沙發上喝著飲料的金髮男孩一驚,「幹麻問我?」
  
  「哼哼……聽說你避了我寶貝的弟弟好幾天了?」丹尼斯想到史蒂芬憂鬱地看著手機的畫面,就想將弟弟喜歡的人大卸八塊。
  
  有戀弟情結的人最可怕了!
  姚子奇無言地繼續喝他的飲料,轉過頭看他的漫畫裝沒聽見。
  
  「反正你們同寢,不怕沒機會下手。」丹尼斯迴過身若無其事地說著驚人之語。
  
  
  
  「呵呵……那你回房後要小心杜司臣對你出手囉。」直接跳過告白牽手到接吻,杜司臣的手腳真快呢。
  房裡又有床,應該直接……史蒂芬不禁也打起跟某人同房的主意。
  
  想像杜司臣對自己怎樣的畫面,城仲瑄臉色不禁迅速刷紅,但被他吻……不討厭。
  摸著自己嘴唇,回想當時的狀況,因為是一瞬間的事,根本沒什麼感覺……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親而已。
  不過照杜司臣昨天的說法,說不定他也是一時的衝動罷了。
  
  怎麼突然變沮喪了?史蒂芬看好友思考了一會就垂下臉的喪氣樣,不禁疑惑。
  「怎了?」
  
  「史蒂芬,什麼是喜歡呢?」喜歡女生或許很容易,但喜歡男生……他還是頭一次。
  
  「說簡單一點……應該是無時無刻都想著他。」真的要說明太難了,感情是要親身經驗的吧。
  
  無時無刻……?現在杜司臣應該是在學生會室吧。
  可以想得到他其實心裡不耐煩地在處理公務,城仲瑄忍俊不住笑出聲。
  
  「最直接的,若他在你眼前跟一個……啊,就跟說要追他的男生在熱吻,你心裡是什麼感覺?」
  
  杜司臣吻著那個對自己態度不善的男學生,他會……不開心……不高興……想……
  「想扒開他們兩個。」認真的作下結論。
  
  一彈指,「那就對了!」說那麼多,原來早有感覺了嘛。
  「我想你也不必太過在意,順其自然就好囉。」
  
  「可是我討厭這種上上下下、猜忌的心情。」他喜歡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最好清清楚楚。
  
  「呵呵……有時候模糊不清的感覺,也不錯呀。」要是事事都很分明,那不就很無趣了。
  
  順其自然嗎……這或許是城仲瑄人生第一次嚐試,在不作任何計劃下,照著自己的感覺……
  
  
  
  
  
  「就是這樣。」城仲瑄放下杯子。
  
  「……什麼就是這樣,完全沒說到戀愛發展咩。」嘟著粉唇,杜雲芊不滿意地說。
  每次問哥哥,死都不說他的情史。這次剛好遇到仲瑄哥,才纏著他問出一點小頭緒……結果根本只是一個小楔子嘛!
  
  微微笑,拍拍那好奇女孩的頭,城仲瑄起身到廚房洗杯子,杜絕杜雲芊任何問題。
  洗完杯子後便開始煮咖啡,一個、兩個…啊,今天雲芊也在……三個杯子。
  習慣準備的咖啡,都只為了……
  
  「我回來了。」從玄關傳來了熟悉的嗓音。
  
  擦乾手上的水珠,城仲瑄笑臉走到玄關迎接歸來的戀人。
  
  
  
  故事還沒結束,當然就沒繼續說下去囉……
  
  
  
  
  
  over talk 2010/03/31
  一開始好像只是想寫學長調戲學弟…
  對中途的轉折感到窘上加囧
  
  以下還有篇小番外,順勢捲下去吧XD
  
  
  
  
  
  「學長的好帥喔……」說話的男學生一臉神醉的盯著講台上。
  
  一旁幾個男學生也是嘰嘰喳喳地附和。
  「史蒂芬會長真的是又強又美!」
  「身手又超好!」
  「鋼琴也彈的好!」
  「十全十美!」
  
  「啥啦,我說的是副會長啦!」
  
  「……城仲瑄學長?」同學A瞬間沉默,然後極為不解。
  「城學長只是一般吧?」
  
  「哎唷你不懂的啦!」推了好友一把。
  
  「哈哈!小高這傢伙在入學當天對城學長一見鍾情耶!」同學B勾住他口中小高的頸子。
  
  「當他一臉微笑問我有沒有事,我就迷上他了!」入學那天對他是個最美的回憶。
  
  沒救了──同學A無聲地對著其他人說。
  
  「不過雖然我們學校是男女合校,但是同性情侶很多耶。」畢竟剛入學沒多久,仍不太了解學校風氣。
  
  「因為那傳說中的會長啊!」知道其中的學生馬上開口。
  「我姐跟我說的,她剛好跟那個會長同屆,那個會長可是大膽地說他自己是雙性戀咧,讓一堆小學弟哈他哈的要死。」
  
  聽的一小群男學生又開始嘰嘰喳喳地討論。
  「不過……若像現在史蒂芬會長的話……」
  「我可以理解……」
  幾個男學生抱胸點點頭。
  
  「不知道仲瑄學長會接受男生嗎?」
  
  「啊,我姐有說,城學長曾經在一年級跟傳說的會長同寢喔。」報馬仔同學一臉曖昧的推推小高。
  「說不定兩人在寢室裡都……」未完的話因無聲而更顯得情色。
  
  「才不會咧!城學長不會是那種人!」小高力幫自己愛慕的副會長反駁。
  「嘿嘿……還有我昨天申請了要當學生會實習幹部!」
  
  「……真的沒救了。」同學A作下結論。
  
  
  
  
  
  小高以充滿愛意的目光注視著會議桌另一邊的副會長,進來實習一個月多,他更堅信副會長是最佳戀人,不僅會隨時注意他們這些小菜鳥有沒有問題,也隨時伸出援手。
  
  「……下午要開校慶會議,地點在這喔。」史蒂芬突然地說出這一句話,馬上引得其他人好奇。
  
  「不會大學部會長就是……」其中也是新加入的菜鳥舉手發問,同時他的問題也是許多沒見過傳說會長的同學們心底的疑問。
  
  「呵呵,是你們口中的『傳說中的會長』沒錯唷。」史蒂芬微笑解答。
  
  隨後爆出尖叫聲及討論聲,不過對小高而言,傳說的會長也比不上副會長的吸引力。
  
  而史蒂芬則繼續派下事務,「仲瑄,大學部會長就麻煩你接待了。」
  
  沉默地盯著美人會長,「你故意的?」
  
  「說什麼故意,你跟他最熟了嘛。」史蒂芬說出合理的解釋。
  
  「反正他又不是沒讀過,叫他自己來吧。」
  
  暗中觀察兩人談話的小高,意外地發現副會長竟像在…鬧彆扭……?
  怎麼可以讓副會長為難呢!
  「若可以的話讓我去吧!」小高自告奮勇地向會長毛遂自薦。
  馬上接二連三其他人也舉手自願要去接待大學部會長。
  
  「嗯……不過仲瑄才知道要怎樣才能應付學長,還是由他吧。仲瑄,這是會長的命令唷。」
  
  輕嘆口氣,「我知道了。」
  
  而小高則暗自決定要跟在他景仰的副會後,保護副會!
  
  
  
  
  
  「不過幹麻要拖我們來啊。」同學A無言地跟著躲在一旁。
  「而且不覺得這樣我們更引人注目嗎?」同學B抬腕看看時間,雖然現在這時候的後校門不會有人經過,但總是怪怪的。
  「囉嗦!有福同享啊!」小高瞪了兩個好友一眼,叫他們小聲點。
  「啊……好像來了!」也懶得爭辯,指指後門。
  「不過幹麻從後門……那麼見不得人嗎?」
  「你傻啊!從正門被人潮擠死嗎?」
  「噓噓──」
  
  在三人小聲吵鬧中,後門口已進來了個墨色中長髮,戴著墨鏡的男子,與校園裡大相迴異的輕鬆便服,但看得出來這身便服也所價不菲。
  男人一進來,便寂靜無聲地站在城仲瑄面前。
  
  「好久不見……」最終仍是城仲瑄打破沉默。
  
  「不是前幾天才見過面。」嘴角溢出笑容,男子──杜司臣拿下墨鏡掛在胸前,一張臂便摟住城仲瑄。
  
  躲在一旁的三人無言發出驚嘆,尤以小高最甚。
  那什麼傳說的會長竟然輕薄他最愛的副會長!巴不得用目光將那抱住人的手臂燒出幾個洞。
  
  「還在生氣?」杜司臣倚在牆上,讓城仲瑄能靠往自己懷裡。
  「我跟你道歉。」說罷,低頭在懷中人頰上輕輕一吻。
  
  小高眼裡快能噴出火了,而其他兩個則大嘆不愧是傳說的會長啊。
  不過更令他們驚訝的是副會與傳說會長真的是……?
  「不會的,一定是那個人強迫副會!」小高仍試圖說服自己。
  
  「你就不怕被發現啊。」城仲瑄無奈的說,不過他倒沒掙開杜司臣。
  
  「這樣更好,杜絕那些惱人的蜜蜂蝴蝶。」雖然情人不是面容俊美型,但仍是有為數不少的支持者。
  仲瑄的好只要他一人知道便可,其他人可以閃一邊涼快去。
  
  「的確。」城仲瑄微微笑,也伸臂攬住杜司臣頸子,頭顱輕靠在杜司臣頸窩。
  「你的頂頂大名我看會流傳很久,『傳說中的會長』。」
  「有沒有覺得開心跟榮耀?廣受男女學生歡迎喔。」一番話不知是真心還是調侃。
  
  「我只要受你歡迎就好。」
  
  「……嘴巴真甜。」
  
  「嚐嚐看?」語落也不管對方回應,挑起懷中情人下巴,做出他從一開始就想做的動作。
  
  「小高你冷靜點!」
  「這時出去會被發現啦!」
  兩人拉住小高,以防他衝出去。
  
  杜司臣手掌曖昧地在情人腰際游移,似乎下一刻就要解開皮帶似的,更順勢一腳擠入情人雙腿間,讓情人面向他像似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杜司臣一雙眼直勾勾地射向躲在不遠處的三人──是的,他早一開始就發現到了,更注意到其中一人顯然對自己情人懷有意思。
  由著接吻空隙,唇畔扯出輕笑,目光就這樣盯著三人不動,手掌更從情人腰間滑落到臀部,輕輕地揉捏,指尖更劃著褲裡股間地帶。
  ──就是要做給他們看。
  
  「嗯……」
  
  雖隔著一段距離,但隨著動作,三人都像能聽見城仲瑄的低吟聲,紅了三張臉。
  「媽的他發現我們了啦!」同學A真想一頭撞死,要命的他發現自己看得火氣也有點上來。
  「你不覺得副會長感覺變的很……情色?」同學B挺有閒情意致的評論。
  「我的副會長……」小高欲哭無淚的說。
  
  接下來杜司臣便轉過身,以自身擋住,不讓其他人看見情人陷入情慾的模樣,專心地撩撥那熟悉的身子。
  
  「嗚、嗯…我…真是瘋了……才會在…這……」
  城仲瑄緊攀住杜司臣背部,上身被對方有計劃性地偎入他懷中,眼鏡早讓情人收到口袋,餘下的是眼瞳濕潤、嘴輕啟喘息。
  
  「喂他們不會在這裡做吧?」同學A覺得自己快噴鼻血及“升旗”。
  「我們還是快走吧……」同學B眼一使,拖著小高就準備落跑。
  不過三人就算遠離危險地帶,總是感覺耳邊依稀能聽見副會長的呻吟聲,只怕這情形會維持好一陣子了。
  
  「司臣……?」城仲瑄不解地抬眸,不懂為何戀人突然停下動作。
  
  「忍一下,我車在外頭。」既然戲作完,礙事的電燈泡也消失了,當然是“開動”的時間了。
  
  顯然兩人都將正事拋到腦後了……
  
  
  
  
  
  校慶會議順利結束,國中學生會長已先行離去,杜司臣則還留在會議室,沒見過本人的成員都一直將視線往他身上黏住不能移開。
  不管是好奇、打量或是仰慕,其中也包含了小高的怨懟。
  
  「學長,最近如何?」嚴謹的時間過後,便是休息時間了。
  
  「啊……跟情人合好了。」回答史蒂芬之餘,眼角餘光瞄了一旁的副會。
  
  「是嗎。」史蒂芬也賊笑瞄了身旁副會一眼,畢竟就是他將人送到杜司臣身邊嘛。
  
  狼狽為奸……城仲瑄只顧低頭看資料,壓根不想理兩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