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
  
  
  
  
  
  
  
  
  
  
  01
  
  從沒想過自己會遇見這種事兒……
  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城仲瑄只好在心裡想些其他事分散注意的,倒也沒懼怕,他總覺得對方沒有意思要傷害自己。
  只是……這種情況還要維持多久呢?一早還有戲要拍呢。
  好心的飄大人,麻煩讓我睡一下吧……
  
  
  
  02
  
  城仲瑄不信鬼神之論,卻又不完全不信,大概是經紀公司有個姚某人的存在吧。
  所以當他到飯店房間時,他立即感受到房間裡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對於鬼神,沒碰上就沒碰上,但碰上了大多人是能跑則跑;城仲瑄傷腦筋放下行李,先敲了敲房門,輕輕地說聲打擾了才進房間。
  放好行李後,城仲瑄脫下外套,整理一下盥洗用具,同時嘴裡說著,「房間的主人,很抱歉,我只是來這裡住個三天,這幾天麻煩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你不怕他,他自然就不會要傷你──哦,惡鬼除外。by姚子奇
  
  
  
  03
  
  想來姚子奇那句話是無用的……呆呆看著天花板,仍被壓住的城仲瑄心想。
  罷了,反正眼睛閉上該睡就會睡著。
  
  好難過……
  鼻子被濃煙嗆得難受,是有火災嗎……
  「嗯……唔……」
  救、救……
  
  
  
  04
  
  被惡夢驚醒,城仲瑄坐起身,四處張望確認房間完好無虞,手揉揉額頭。
  夢中發生火災,真實的讓他以為是真的……
  「果然是夢啊……」但那難過的感覺就像在這房間被活活嗆死的就是他自己──
  「……不會吧?」煩惱的吐口氣,晃晃頭決定不先想那件事,反正要七點了,梳洗梳洗吃早餐準備拍戲。
  
  
  
  05
  
  拍完了自己的戲份,城仲瑄百般無聊地逛著飯店,不禁注意到牆上掛著的幾幅畫。
  「對畫有興趣啊,城先生?」路過的staff看了畫,忍不住說著昨晚聽見的消息。
  「這幾幅畫啊,據說是三十年前這家飯店的模樣,當時發生火災全都燒了,還有個男子活活被嗆死在房間裡呢,好像就在我們住的那樓……真不曉得昨晚誰跟他同房了。」
  「呃、是嗎……」那個誰正巧就是他啊,無奈的陪笑,轉頭繼續瞧著三十年前飯店的景象,聯想到房間裡的主人,城仲瑄垂下眼不禁抱滿同情。
  死前連半句話語都沒留下嗎……是不是想對他傳達什麼呢……
  
  
  
  06
  
  「那位先生……你身上的氣異於常人呢。」常在路邊看見的算命先生,看了正巧經過攤子前的男人一眼。
  「咦?」正要去公司途中,那人似乎是在叫自己,城仲瑄停了下。「我嗎?」
  「方便將手給我嗎?」忍不住瞧了他身後。
  「當然可以。」將手伸出。
  「唉…孽緣啊……」算命先生看了看,搖頭嘆。「先生,若不要陷入,即早讓人將那位先生化解掉吧。」
  「啊、嗯……」雖滿腦疑惑,但仍朝算命先生點下頭,就算到了公司仍不時想著剛剛那話。
  
  
  
  07
  
  「芊姐,妳在看什麼?」咬著巧克力棒,姚子奇坐在椅上。
  「照片囉。」年屆四十五仍是保養有當,風韻猶存的美人兒;至今演藝圈仍不減言論的當紅女星,杜雲芊指腹撫著相片,眼中溢滿懷念。
  放了幾天假在家休息,城仲瑄一進辦公室便精神飽滿的道了聲早安。
  「喔早……夭壽啊!」姚子奇口中的巧克力棒掉落地面。「城、城仲瑄你出個外景帶了什麼東西回來啊!」
  「什麼?」納悶的轉頭,怎麼看都沒東西啊。「姚子奇你在說什麼?」
  「你你你你……」退避三舍,城仲瑄身後那隻是怎麼回事啊!「算了算了!」沒看見沒看見。
  「在說些什麼啊。」笑了笑,杜雲芊將照片放好。「讓你們瞧瞧我最帥的哥哥。」現寶似地相框轉向。「他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哥哥。」
  不看還好,一看姚子奇馬上爆出慘叫,「我進了什麼公司啊──」不只巧克力棒,下巴都快掉了。
  
  
  
  08
  
  「等、等……子奇,你是說我哥哥在……仲瑄身後?」杜雲芊是知道姚子奇的靈異體質,不過也太巧了吧。
  「沒錯,墨藍色中長髮,穿著一身白西裝,長得邪裡邪氣跟紀翔有得拼……對吧?」
  「嗯!」點點頭,哥哥的俊美面容在當時很少見,連她這個妹妹有時都會看呆。「不過……怎麼會這樣……」
  三十年前,回國的哥哥入住台北某飯店,未料當晚發生火災,時差關係而熟睡的男人根本沒有察覺,吸入過多濃煙而死亡;至今父親母親仍不願回到台灣,就怕想起往事。
  她與姚子奇兩人不禁一同望向悠然自得的城仲瑄。
  
  
  
  09
  
  如此戲劇化的劇情,不是只在戲裡出現嗎?
  城仲瑄坐在家裡沙發上,看了桌上擺著芊姐塞給他的相框,放一個已死去的、還不是自己親人的照片在自己家,感覺蠻怪的……
  「喵──」愛貓羅羅在自己腳邊摩擦著褲管。
  「羅羅乖。」抱起小貓,城仲瑄輕輕摸著貓身。
  難怪……自那天回家後,家裡總是會發生怪事,原來不是自己神經接錯──才這麼想著,客廳電燈突然閃爍不定。
  「……抱歉,杜先生。」說完,又回復穩定的光線,城仲瑄輕吐口氣。
  能這樣跟另外一個朋友相處愉快,也是可以的嘛。
  
  
  
  10
  
  「謝謝你啦,城大哥。」蘇嫚君因應小說需要,請城仲瑄拍攝貓的行為動作。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想起家中小貓也很興奮地盯著V8。
  馬上打開V8確認,影片都是小貓活蹦亂跳的映像,卻在最後幾分轉換映像,蘇嫚君看擺設應該是在城仲瑄臥房,不以為意的看完關上。「城大哥,沒想到你家還有一個大帥哥耶……是你朋友嗎?」曖昧地手肘撞撞城仲瑄。
  「我自己一個人住……嫚君,V8可以先借我嗎?」終於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城仲瑄訝異心想早上V8開起來不是他的錯覺囉?他以為是自己沒收好也不在意。
  「OK啊!」
  
  
  
  11
  
  「這樣?」城仲瑄穿著休閒服,坐在沙發上。
  老師點點頭,「放輕鬆就好……」同時讓另外三人到一旁等候。
  「仲瑄不會有危險嗎?」杜雲芊憂心地問,畢竟是通靈這種異事。
  「放心,對方會跟著他,表示磁場有某一定的相合;到現在也沒傷他還相安無事,對方可能是有餘願未了。等等城先生會有點累是正常的。」老師說完便燒了符讓灰燼掉落水杯裡。
  一旁觀看的姚子奇正實況轉播,「好奇怪的FEEL喔。」
  史蒂芬做了噤聲的手勢,同時使力抱緊懷中的小貓,以免牠衝出去。
  
  
  
  12
  
  你是誰……
  杜司臣。
  你跟著我有什麼心願嗎?眼前越來越清晰的人影,城仲瑄有點緊張。
  你身上有芊的氣息。
  啊……原來如此,難怪。那你有什麼想跟芊姐說的嗎?她很想念你。
  麻煩你了……
  
  
  
  13
  
  「哥哥……」聽完城仲瑄轉述的話,杜雲芊咬了咬下唇,漂亮的面孔垂下低低啜泣。
  「你等等喝下這杯符水,安你的心也讓他趕快投胎。」老師說完便先行離開。
  羅羅一掙脫史蒂芬的懷抱,一躍跳到桌上,城仲瑄思緒才慢慢轉醒,想讓羅羅不要調皮,接過的水杯失手打翻,符水都濺在褲子上。
  「糟!」姚子奇趕緊抽了衛生紙。「沒喝會怎樣嗎?」總不能吸回來繼續喝吧。
  「應該沒關係吧。」城仲瑄不在意地說。「等再換褲子就好。」
  
  
  
  14
  
  城仲瑄總是擔心自己不在家,羅羅會不會有危險、有沒有吃飯,現在嘛──
  「羅羅。」才剛踩上地板,便感覺到有股涼意往自己撲來似擁抱著。「我回來了。」
  家裡不是一個人……城仲瑄笑看愛貓對著空氣喵喵叫,還又跑又跳,貓盆中仍殘存著貓糧,記得自己早上趕著出門也沒放……
  「謝謝你了,杜大哥。」反正輩份很足,叫大哥應該無恙吧。
  掛在窗台上的風鈴噹啷噹啷作響,恰似在回應城仲瑄。
  
  
  
  15
  
  「GOD你竟然能跟一隻阿飄相處還那麼好!」姚子奇光聽就很不可思議。
  「杜大哥又不會傷害我,有什麼好怕的。」不解問,反正相安無事,城仲瑄並不覺得值得驚訝。
  「仲瑄!」杜雲芊進辦公室,馬上提了一袋袋。「來,這是衣服跟吃的!」
  「……為什麼要給我這個?」是公司分配的嗎?
  「反正你收下就對啦!」
  「謝謝芊姐。」雖然不明白,不過仍是聽了她的話。
  
  
  
  16
  
  「那老師說時間久了,靈體自然都會蓄積靈力,何況哥哥身為阿飄也三十歲了……」
  雖然杜雲芊是用很認真的口氣解釋,但聽到最後一句,姚子奇很不客氣的給他笑出聲。
  「認真聽!」杜雲芊拍了那笑得太誇張的人。「其實哥哥力量有一定程度,甚至老師還說他可以現身咧!所以我當然要準備衣服跟吃的!」就是不知道哥哥三十年後身材有沒有沒發福,不過都變阿飄了,應該不會胖吧。
  「原、原來如此……」笑到眼角掛淚的姚子奇,癱在史蒂芬懷裡。
  「而且老師也說雖然善靈不會傷害人類,但靈的存在對人類也是負擔,所以我特地準備了幾件衣服!」
  「……跟衣服沒關係吧?」穿了衣服也不能防啊。
  「噓。」這種時候還是乖乖的吧,史蒂芬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17
  
  「好冰……」用水潑了自己仍帶睏意的臉蛋。
  「嗯…牙刷……」沒戴眼鏡,要瞇起眼尋找,只能用大略形狀搜尋。
  眼角有人遞來牙刷,「啊、謝謝……」接過牙刷,城仲瑄下意識的道謝,刷到一半心頭喀噔了一下,剛剛……是誰遞給他牙刷?
  趕緊拿了眼鏡戴上,深吸口氣才有勇氣抬頭看鏡子,這一看,城仲瑄真的呆住了──
  雖是蒼白的臉色,但卻不減其生前一絲俊美灑逸,就那樣直勾勾地與鏡中自己雙眼對上視線,後男人露出一絲淡笑。
  
  
  
  18
  
  「靠夭、唔──」城仲瑄一進辦公室,姚子奇忍不住罵了髒話,卻馬上讓人封口。
  「……不要說髒話。」舔舔唇,史蒂芬提醒愛人。
  「用正常的方法阻止我啦!」哪有人用吻啊!
  「這方法對你最有效啊。」笑了開來,當然是有效才用嘛。
  「怎了?」杜雲芊拿下眼鏡,不明白姚子奇怎麼突然罵人。
  「芊姐妳哥來了啦!」撇撇嘴,姚子奇才說出他罵髒話的原因。「帶了一個就很容易引起其他注意耶……」
  「放心吧,既然你沒看見其他,就是芊姐的哥哥在保護城仲瑄囉。」史蒂芬拍拍姚子奇,要他別那麼擔心。
  「也是。」隱約能感覺得到那男人散發的氣感。
  
  
  
  19
  
  躺在床上了無睡意,突然想到今天姚子奇說的杜大哥跟在他身後,他是不知道啦……畢竟也要對方想給他看見才會出現。
  一個眨眼,城仲瑄發現床旁出了個半透明靈體,愈來愈清晰,忍不住伸手撫摸,卻還是穿透過去。「咦?」詫異的縮回手看了看,雖然很清晰,不過不是實體。
  男人嘴角微揚,大概是因為城仲瑄的行為頗逗趣。
  手掌撫著城仲瑄面頰,只能呆呆地盯著男人看,要動也不是,乾脆閉上眼──也奇怪,城仲瑄感覺到一絲很舒服、帶著涼意的感覺沁入心頭。
  看著終於入睡的容顏,男人笑著吻了下城仲瑄額頭,後才離開房間。
  「喵~」在客廳趴在貓床上的羅羅抬起頭叫了聲。
  食指抵住唇,羅羅不解的用著無辜的眼睛望著男人。
  
  
  
  20
  
  發現自己是越來越依賴……該說同居「人」嗎?但其實自己是看不見他的。
  只要羅羅跟空氣玩耍,城仲瑄便不自覺會多點注意力在愛貓身上,表示牠正與看不見的同居人互動;也不是自己完全感覺不到,時常會有股涼風在自己身邊……應該是同居人吧。
  
  一日,城仲瑄終於好奇啟口問了。
  「杜大哥,我不懂,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怕你,為什麼不在我眼前出現實體呢?」坐臥在床上,城仲瑄肯定同居人在自己身邊,就不知是在哪了。
  又是那股涼意!城仲瑄後頸顫了下,突然發現自己手上的書本以極快速度翻頁,呆愣的看著它停在某頁,空白的頁面浮現幾個字──我怕嚇到你──城仲瑄輕笑,「不會的,我心臟很強。」
  當同居人漸漸出現,城仲瑄忍不住張手給了他一個擁抱。
  
  
  
  21
  
  「仲瑄,你最近心情很好喔。」扶扶眼鏡,杜雲芊看了那不苟言笑的嚴肅男人,竟然帶笑並哼歌耶。
  「啊,芊姐,有空到我家吧。」
  「咦?」怎麼突然邀請她了。「怎了嗎?」
  「嗯……是想給妳個驚喜。」
  
  相信芊姐看見司臣會很開心吧,城仲瑄如此想著。
  
  
  
  22
  
  果然!
  杜司臣嘴巴說話,卻是在腦海裡響起聲音,兄妹倆馬上陷入熱烈的談話中。
  抱著愛貓,起先是看著電視,時不時轉過頭看那對兄妹;最後終於不支先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發現哥哥明顯心不在跟自己談話上了,杜雲芊看了睡著的人,笑了笑,卻又想起什麼的皺了細眉。「哥……你一直在仲瑄這……」
  搖搖頭,杜司臣開口說了些什麼,但這只有杜雲芊才曉得內容了。
  杜司臣拍拍羅羅,倏刻驚醒跳下主人大腿,而城仲瑄也被愛貓的舉動吵醒,揉了揉眼,「嗯……你們聊完了…那我去關門……咦?啊…嗯…那麻煩你了……」杜司臣剛讓自己先去睡,他會讓芊姐關門;放心了的城仲瑄便邊打呵欠邊進臥房。
  
  
  
  23
  
  「仲瑄,這是我爸爸及媽媽;爸、媽,這是城仲瑄。」杜雲芊約了城仲瑄沒通告時在高級餐廳的包廂吃飯,一看人來了馬上替彼此介紹。
  「啊、您們好。」心底訝異,但仍是有禮的打招呼。
  年老的夫妻倆本來要點頭問好,卻在看見城仲瑄身後的男人,睜大雙眼淚盈眶。
  「司、司臣……」杜司臣輕壓眉頭,搖搖頭,開口說了什麼,杜母想去抱兒子,卻只能撲空。
  「……司臣你要進入我身體嗎?」雖然母親不在了,但家庭仍算健全,城仲瑄看見早當了爺爺奶奶的杜夫婦見了死去的兒子卻不能擁抱,心中感到不捨。
  抱歉──杜司臣一語話落,城仲瑄便沒了意識。
  
  
  
  24
  
  「嗯……」皺了眉頭,緩緩睜開雙眼,發現是在自己房間,城仲瑄腦袋一時轉換不過來,看見床緣的男人,才想起自己借了他身體。
  「他們……離開了嗎?」大概是在身體借杜司臣時就回到家了,所以才躺在床上吧,城仲瑄心想。
  『嗯』撫著城仲瑄臉頰。『抱歉。』
  搖搖頭,「不會,你也想抱他們,不是嗎。」
  『……謝謝。』就算觸碰不到,杜司臣仍是傾身抱住城仲瑄。『要是有實體……』
  微微笑,城仲瑄手臂環了個圈,狀似抱住杜司臣。「這樣也不錯啊。」
  
  
  
  25
  
  看書到一半抬眼稍休息,卻發現床邊多了個人,杜雲芊差點尖叫。「哥、哥!?」
  再聽了兄長來意,杜雲芊不免詫異,「真的嗎?」
  從知道哥哥的存在,她就去問過很多老師,其中當然不乏可以有實體的方法之類等等。
  「那個老師算過了,也看過仲瑄,哥哥你跟仲瑄是註定會牽扯在一起,還說這樣你乾脆就成為他的守護靈。」喝著熱牛奶,杜雲芊打了打呵欠。
  『……我並不想成為他的守護靈。』
  端著杯子的手一僵,嘆口氣,「哥哥……」其實她也曉得,就如同哥哥了解她一樣。「老師有跟我提過,他看過仲瑄手相沒婚姻線,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就給仲瑄選擇吧!」
  
  
  
  26
  
  「咦?」詫異地睜大眼,確認自己沒看錯。「……司臣?」
  坐在沙發上逗著貓玩的“人”確實是杜司臣,卻不再是半透明的靈體,城仲瑄伸臂抱住,確定是實體。「為什麼會……」
  「我請芊幫我的。」光靠他的力量要想凝聚還是有難度。「雖然沒有心跳、沒有呼吸。」當然,沒有體溫。
  「不過是怎麼變出實體的?」城仲瑄本來想替他倒杯飲料,不過……有胃嗎?好奇的目光一直盯著杜司臣看。
  「我可以不吃不喝,嚴格來說我只是用實體存在的魂魄。」
  「原來如此。」
  
  
  
  27
  
  攤著棉被,轉頭注視正閱讀著書本的同居人,家裡沒多餘的房間,只好委屈杜司臣與自己同床了。
  當燈光暗下,兩人面對面側躺,不意碰觸到杜司臣的腳,城仲瑄愣了一下。
  「冰的……」
  「畢竟我不是人。」
  「……抱著會較溫暖一些嗎?」忍不住移近他,張手環住他。「冰冰涼涼的,好舒服。」反正現在是夏天。
  「晚安。」在城仲瑄額上輕輕一吻。
  
  
  
  28
  
  「仲瑄。」杜雲芊笑著落座在城仲瑄旁邊。
  「經理,怎麼了嗎?」杜雲芊的存在總給了城仲瑄媽媽的感覺,對這年長的女性非常敬愛。
  「哥哥會給你添麻煩嗎?」
  城仲瑄輕搖頭,「怎麼會。」
  「那就好。」露出如釋負重的笑容。「只是怕會造成你的困擾……」
  「比如?」
  「呃,你交女朋友的時候……」要是帶回家就麻煩了,哥哥會發狠吧。
  
  
  
  29
  
  城仲瑄靜靜坐在沙發上,螢幕亮著,但也不知道有沒有看著電視。
  他一直在思考杜雲芊下午與他說的話,其實從杜司臣在家裡定居後,他並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除了羅羅外有人在自己身邊是件很幸福的事。
  「在想些什麼?」泡了杯紅茶給城仲瑄。
  「嗯……經理跟我講的話而已。」把下午的談話如實告訴杜司臣。
  芊這孩子……杜司臣無奈的嘆口氣。「別理她,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微微一笑,「我覺得這樣下去也不錯。」這是他的真心話。
  杜司臣也回以笑容,覆上城仲瑄唇瓣。
  心裡雖驚訝,不過城仲瑄沒點抗拒的閉上眼。
  
  
  
  30
  
  杜老夫婦離開了,永遠的離開人世。
  在下葬當日,城仲瑄以兩人乾兒子身份出席,當然引起很多側目,畢竟攸關繼承人選,長子年輕去世而由第二順位的杜雲芊為合法繼承人,不過顯然她壓根對商場毫無興趣,便繼續由杜夫婦兩人掌管。而夫婦倆仙逝的現在,憑空出現一個乾兒子,在一旁望眼欲穿期待接手的親戚當然不服,但律師親口交待杜老先生的遺書,加上杜雲芊全力支持,城仲瑄便合理坐上杜氏集團總裁之位。
  一切像夢,不是嗎?
  
  
  
  31
  
  多年以後,杜雲芊么子帶著食物到醫院探望母親。
  「仲瑄孩子就麻煩你了。」他聽見母親笑著說。
  「怎麼講得一副在交待遺言。」
  杜攸思要旋開門把的手頓住,這聲音他沒聽過……
  「哎呀,我只是未雨綢繆嘛,畢竟他過繼給杜家,是姓杜啊。」明明只是車禍腳骨折在醫院休養。
  「司臣你就別跟經理爭了。」
  他認得,這是小舅舅。
  不過司臣是誰?
  
  
  
  32
  
  「小舅舅……」過繼給城仲瑄,剛升高中的孩子拿著書本打開書房門,本來想請教功課卻頓住。
  舅舅靠在椅子上睡著了,但這不是他頓住的原因,是抱住舅舅那一黑髮及肩的男子,低頭溫柔注視著懷中人,發覺了他的存在才抬頭,淡淡笑了。
  「該說初次見面你好吧。」
  「你是誰?」來這個家已經一年了卻從未發覺有這號人物的存在。
  陌生男子輕柔地撫去舅舅臉上髮絲,不過似乎還是吵醒了人。
  「嗯……司臣…幾點了……」注意到門口的孩子,仍帶了點睡意的城仲瑄倏然清醒。「攸思、你怎麼……」
  
  司臣?當天在醫院的是這個男人。
  
  
  
  33
  
  「本來想一直瞞著你的……」城仲瑄滿臉歉然望著眼前孩子。
  「我是沒關係。」杜攸思偏頭,順便好奇地打量這叫杜司臣的男人。
  記得,死去的大舅舅也叫杜司臣,而且……根本是同一個人吧!
  杜攸思看著放在客廳的照片,那是張全家福,而其中一人就是杜司臣。
  「別懷疑你所見到的。」喝了口咖啡,杜司臣微笑。
  「難怪……原來沒見過的是大舅舅,大舅媽一直在我身邊啊……」杜攸思盯著眼前兩人,點點頭領悟。
  城仲瑄身子一僵,杜司臣則是低笑。
  
  
  
  34
  
  匆忙趕到醫院門口,慌張地朝病房前進,卻在進電梯後愣住,杜攸思不可思議地看著身旁突然出現的兩人。
  「爸、……」
  年輕的城仲瑄笑著依偎在杜司臣身邊,後伸出手在早已離小孩很久的杜攸思頭上輕揉,口中開合說著什麼,雖無聲音但杜攸思卻曉得內容。
  
  當電梯門打開,才猛然回過神,方才的事像夢般,是最近醫院公司兩頭跑太累了,開始作白日夢嗎?杜攸思輕笑搖頭。
  
  
  
  35
  
  「老公!」
  「爸爸他……」一看病床上蓋著白布,杜攸思面露呆滯。
  「爸爸……走得很安心,笑著說一切就交給你了……」婦人忍著眼淚替床上的公公整理衣物。
  「是嗎……」
  
  或許剛才,不是夢……畢竟這一輩子發生在爸爸身上的事就很不可思議了。
  杜攸思摟住妻子,安慰著她不要在傷心。
  
  
  
  END
  
  葬禮後整理遺物,杜攸思發現城仲瑄放在抽屜最裏端的日記,靜靜看完後放回原位,後將房門深鎖,離開。
  
  
  
  
  
  over talk 2009/06/25
  呀啊啊啊啊──
  我忘了仲瑄的生日了OTZ|||||||||
  不管如何,瑄瑄生日快樂XD
  (今天早上從床上跳起來趕忙開電腦=_=a)
  獻上我家小人司瑄,為了符合撞鬼….
  
  杜哥是鬼魂狀態XDDDDDD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