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新娘修業?

  新娘修業?
  
  
  
  
  
  
  
  
  
  
  杜司臣挑眉看著擺在桌上的牛排及濃湯,轉眼望住妹妹有些不安的模樣。
  
  「我是試驗品?」
  
  自從他承認雲芊及沈惟真後,家裡頻繁出現此番狀況,比如雲芊開始整理家裡環境、在庭園種些花花草草及……烹飪。
  杜雲芊未來的丈夫也是豪門公子哥,一直這麼認為的杜司臣壓根沒讓她上烹飪課,當然也不可能打掃環境等等。
  真是預估錯誤……喝了口濃湯,口裡有些古怪的味道著實有點不舒服。
  
  「不好喝嗎?」杜雲芊一看哥哥緊皺眉頭,垂頭喪氣。
  
  「這點事讓傭人做就好了。」
  
  「哥哥!」杜雲芊不能認同的叉腰。「未來我嫁給惟真,可是絕對不會請傭人的!」
  
  一個人在外獨居,外食是很方便,但結婚就不一樣了,她當然想要親手煮飯給自己最愛的人。
  
  「哥哥難道不覺得天天吃最愛的人親手做的料理,是件很幸福的事嗎?」杜雲芊面帶甜蜜的笑說。
  
  明顯就是衝著他來……無奈點頭,杜司臣終於應允前幾日妹妹向他提起的事。
  「我明白了,我讓仲瑄挑幾天到這裡教妳。」
  說那麼多跟準備眼前食物不就為了說服他答應這件事。
  
  作戰成功!杜雲芊偷偷在背後比了個V手勢。
  
  
  
  ※
  
  
  
  「小姐,您……可以嗎?」
  
  兩人穿了圍裙在廚房裡開始練習,基於平常不可能天天都吃牛排,城仲瑄決定教杜雲芊做些簡單的家常料理,但似乎……困難重重。
  終於知道大小姐為什麼會挑牛排做,原則上不用動刀,有肉鎚就好。
  看杜雲芊拿菜刀的樣子,城仲瑄跟著心驚膽戰,就怕下一秒不是切菜是切手。
  
  「只、只是切個蔥絲,應該……」為什麼蔥那麼細?
  
  似乎得花上一段時間……城仲瑄無奈拿起一旁生薑,「那我切薑絲吧。」
  
  身旁男子迅速俐落的切片切絲,杜雲芊冒出一股不能輸給他的氣勢,勇敢的下刀。
  「切完了!」雖然費了一些時間。
  
  「處理魚的話……我想大小姐應該還不敢,今天就先看我做吧。」雖然魚料理有些費事,但對於營養可是不能或缺的。
  
  刮鱗去鰓剖肚取腸劃刀像在寫字般的簡單,杜雲芊不免有些傻眼,城仲瑄一連串動作流暢像在跳舞似地完成後,她忍不住拍手鼓掌。
  
  「仲瑄,我下次幫你問問有沒有做菜的節目好了。」
  
  城仲瑄聽了只能苦笑。「好了,趁在蒸魚時,準備其他的吧,OK?」
  
  「當然!」杜雲芊就不信依她的聰明才智學不會料理。
  
  
  
  
  
  經過約一個月的訓練,杜雲芊終於能夠獨自做出三菜一湯的家常料理,也不枉城仲瑄的教導。
  
  「看來不錯。」杜司臣滿意的點頭。
  
  「當然,我有名師的教導!」而且這幾道菜還是仲瑄說哥哥很喜歡的呢,射將先射馬,哥哥一定會喜歡。
  
  「才誇妳一句就得意了?」杜司臣搖頭失笑,隨後挑了青菜入口。「還不錯。」
  
  杜雲芊開心地朝老師比了V手勢,「仲瑄快來吃!」
  
  「等等……」城仲瑄說完便進廚房,幾分後端著盤子出現,盤面上放了五個小杯盅。「我有做茶碗蒸。」
  
  「哥哥你還是快把仲瑄娶進來好了。」筷子挾起蛋面上漂亮的紅蘿蔔刻花,杜雲芊忍不住嘀咕。
  
  「大小姐在胡說什麼。」城仲瑄有些尷尬。
  
  「欸──仲瑄不敢承認因為哥哥喜歡日式料理,而有特別去學嗎。」在公司裡還有看過仲瑄拿著日式料理食譜研究著呢!
  
  輕咳幾聲,城仲瑄轉過身替自己添飯,裝作沒聽見她的話。
  
  杜司臣則是帶著笑意吃完了一個茶碗蒸,並拿了一個放城仲瑄桌前。
  
  啊啊……不要在我眼前大放閃光嘛!杜雲芊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深深覺得她被閃到了。
  
  
  
  飯後,城仲瑄在廚房收拾著,杜司臣來到他身後伸手擁住他的腰間。
  
  「總經理!」
  
  就這樣膩在愛人身後看著他洗碗,杜司臣微微一笑,心裡帶著難以言喻的幸福感。一直認為婚姻只是為了商業上的利益及手段,但自己一陷入情網,雖然保有理智,但偶爾也有神經斷掉的時候。
  
  輕輕一嘆,城仲瑄也沒阻止身後男人的動作,對上杜司臣,他的反抗力一向很低,反正除了動作比較遲緩,倒也不會妨礙什麼。
  
  「等、等…你的手…在摸哪!」城仲瑄緊張地驚呼。
  怎麼那隻手鑽進他衣內了!?他不由得扭動身子想逃開那赤熱的撫摸。
  
  「好久沒親熱了……嗯?」在那燒紅的耳際低語,更不時舔咬著耳珠。
  
  「等、這裡是廚房!」
  要發情也看一下地點吧,城仲瑄只好先放下碗筷,著急地將衣內及要滑入褲內的手扯出來,後馬上遠離危險人物。
  
  低嘖了一聲,杜司臣保持笑容攤攤手,城仲瑄才呼了口氣──未料早算準他會失了防備,杜司臣一把拉過人往懷裡帶。
  
  「……我說你們兩個是在跳探戈嗎?」
  杜雲芊早坐在隔離廚房與飯廳的吧台旁許久,她本來想進去幫忙切些水果,不過一看哥哥進去……鐵定是糟糕事,這下果然吧。
  
  「雲芊,那些就交給未來的新娘妳了。」杜司臣指的是剩餘的餐具。
  「哥哥呢,要跟親愛的戀人進房討論契合度。」
  
  「請慢用。」對城仲瑄求救目光視而不見,杜雲芊吐吐粉舌,她可不能跟哥哥為敵。
  「仲瑄,呃……你把等等的事也當修業的一種吧。」露出笑容,杜雲芊只能如此安慰了。
  
  能不能不要?
  打包入房準備被開動,城仲瑄低嘆。
  
  
  
  
  
  over talk 2009/12/09
  考完復出!…才怪(扶額)
  嘎啵!還有轉學考(抖)
  雖然今天是小飛翔的生日但我沒有賀文只好貼司瑄(喂)
  不管怎樣,小飛翔生日快樂>///<
  嘛…看我明天能不能寫出一篇(挖鼻孔)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