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深遂

  深遂
  
  
  
  
  
  
  
  
  
  
  他煩惱地盯著捧在自己眼前的一大束玫瑰。
  
  見狀,大伙都不禁驚嘆,姚子奇吹了聲口哨,衛亞吃驚地一直觀察玫瑰的顏色。
  「這是染的嗎?可是染的比較死板……很漂亮的藍色呢!」水藍色的玫瑰花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唔嗯……新品種呢。」似乎也想買幾束送人,慕容和希認真的拿出手機。
  
  「大小姐,您知道是誰送的嗎?」
  一個月了,每天必定會有一束玫瑰花,城仲瑄都要為了玫瑰花而煩惱,丟掉覺得浪費,擺家裡又佔位,公司裡也擺滿了。
  
  她只負責將玫瑰花獻上,杜雲芊擺擺手。
  「我只負責送唷。」
  
  意思是大小姐知道是誰卻不告訴他囉?城仲瑄皺眉。
  
  「其實仲瑄心裡有譜不是嗎?」
  杜雲芊笑得很甜,城仲瑄一愣,隨後只能將臉埋進玫瑰叢裡,幾不可見的是他臉上絲絲紅暈。
  
  
  
  
  
  「城先生請進,少爺等你很久了。」
  才站定高級社區門口外,不用說明來意,警衛似乎就知道城仲瑄的目的,鐵門緩緩打開,專車接送到杜司臣家門口,城仲瑄還在煩惱等會要如何面對上司。
  
  
  
  「進來。」
  
  恭敬的行個禮,城仲瑄不安地看著沙發上悠閒讀書的男人,等著對方開口。
  
  「怎麼,找我來發呆?」
  闔上書盯著坐立不安的下屬,杜司臣倒覺得有趣,下午妹妹一通電話告知仲瑄可能會來找他,似乎該緊張的不是仲瑄而是他吧。
  
  「關於玫瑰花的事……」
  猶豫要如何說明,城仲瑄還真不知該怎麼開口,直接拒絕讓上司失了面子,但不拒絕……
  
  「要拒絕我了?」杜司臣怎麼看不出,城仲瑄猶豫不決的神情太明顯了。
  
  「呃──」尷尬的苦笑,既然都被看出了,城仲瑄便點點頭承認。「承蒙總經理的錯愛,但我……」
  
  「理由?性別?」交疊著雙腿,手交握放在大腿上,杜司臣好整以暇地盤問。
  
  「性別倒不是……」
  
  「那,是什麼?」
  
  看來總經理是打定了一定要有理由了……城仲瑄無奈。
  「總經理,我想我們彼此是兩個世界。」
  天之驕子與凡夫俗子的差別,他只是單純平凡人家,對方可是跨國企業的總經理,未來更是杜氏總裁,這之中的差距是橫越不了的。
  再說,依杜司臣的身世樣貌都該屬於另一個相當的美女。
  
  點頭理解,杜司臣可以接受這個理由,但……
  「我承認這點,但不代表我會放棄。」
  起身來到城仲瑄身旁,三公分的差距讓他不費力地就能吻住城仲瑄。
  
  沒想到杜司臣會吻自己,直到男人吻完退開,城仲瑄才回過神來摀住自己的唇,瞪大了一雙眼,錯愕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討厭?」身體的接觸是最直接的。
  
  撫著那仍充滿著杜司臣熱度的唇瓣,城仲瑄很想點頭說謊,但在男人熾熱的注視下,感覺連靈魂都被吸進那黑曜雙瞳,不自禁的搖頭。
  
  「不討厭的話,就是喜歡囉。」微微笑了一下,趁意亂情迷之際拐人是最容易成功了。
  
  果真城仲瑄壓下頭,幾秒過後才驚醒並慌亂地想退開,殊不知杜司臣早已將他緊緊鎖在懷裡,掙脫不了。
  
  杜司臣雙唇貼在城仲瑄耳際,低沉的嗓音緩緩飄出,「別拒絕我……」
  
  唉……城仲瑄嘆口氣,猶豫了幾秒才伸臂環住杜司臣腰際,自己果然拒絕不了他啊。
  究竟是感情的原因,還是只因為是這個男人呢?
  
  
  
  ※
  
  
  
  「不過為什麼哥哥要一直送仲瑄藍玫瑰?」看著膩在一起的兄長及城仲瑄,杜雲芊終於將心底的疑問於此時問出口。
  
  「藍玫瑰原先的花語是不可能,而被研發出來後就改了。」慕容又仔細瞧了仍擺在桌上的藍玫瑰。
  「這是最新品種,我記得最先出來的是有點藍紫色。」
  
  「這是“深邃”。」衛亞說出他昨晚辜勾的結果。「仔細看的話花心是深藍色,漫沿到花瓣變水藍色。」
  「花語是綿延不絕的愛意。」衛亞說完就笑了,眨眨眼望著送花及收禮者。
  
  「不過用紅色不是更優嗎?」姚子奇研究完藍玫瑰的顏色,好奇地問。
  畢竟紅玫瑰可是代表火熱的愛情之定番花種耶!
  
  「是由不可能化為可能的玫瑰,更有味道吧。」史蒂芬笑著拿起一朵湊到鼻下輕聞。
  「再說,我不覺得城仲瑄適合紅玫瑰。記得沒錯,藍玫瑰花語還有惇厚善良及高貴的愛。」
  不過像子奇就很適合紅玫瑰,但他可能會不喜歡,史蒂芬笑著心想。
  
  「原來哥哥還蠻浪漫的嘛。」想想依哥哥的身價,追求都不用,自然會有一堆女性攀住他的西裝褲。
  
  「……其實經理送我家庭用品,我或許會更高興。」城仲瑄很不浪漫的說。
  雖然他有選了一些好看的藍玫瑰製成壓花,這當然不能說。
  
  不愧是務實的人!此刻眾人心裡所想的都一樣。
  
  「我不介意你嫁給我,杜家一切任你享有。」杜司臣擒著詭笑。
  
  「但我介意。」城仲瑄白了杜司臣一眼。
  
  眼見兩人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杜雲芊綻開甜笑,她深信哥哥與仲瑄的愛情就會如同藍玫瑰的名字一樣──
  深遂。
  
  
  
  
  
  over talk 2010/05/28
  文中藍玫瑰的品種是自己掰的,現今的藍玫瑰還沒到純藍色的地步。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雖然晚了一天XD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