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
  
  
  
  
  
  
  
  
  
  
  炎熱酷暑的夏天裡,走在路上的行人,個個像烤架上被翻來覆去的肉片,還淋上醬料煎得香噴噴。
  杜氏企業大樓從最底層到最高層,人人皆處於半脫水狀態,有扇子的人還能頗風雅地搧風,沒扇子的管他什麼企劃書照樣拿起來猛搖,辦公室不是沒電扇,只是怎麼吹都是陣陣熱風。
  是的,這種天氣中央空調竟然壞了,還不是清清水槽這麼簡單,而是整個機器報銷,雖然已讓總務部的盡快處理,不過都半天了也還不見人影。
  
  城仲瑄一進總經理室,就看見男人西裝外套被棄之一旁,領巾也丟在椅背上,袖子挽了好幾層,襯衫前襟大開,停筆時就是拿起一旁開水灌幾口的景況。
  若是此時女性員工進來,應該會尖叫吧……城仲瑄不禁低笑,也引起了桌前男人注意。
  
  「怎麼來了?」呼口氣將完成公文收好,杜司臣略顯煩躁的梳理髮絲。
  
  「突然想過來看看。」揚揚進公司前買的剉冰,雖然杜司臣不吃這類食物,不過這天氣應該也不會計較那麼多吧。
  
  總不能說是臨時接到秘書室電話,希望自己有空能到公司一趟並順便帶能替總經理消暑的食物吧,城仲瑄邊想邊把剉冰放在男人面前,將公文放在桌旁。
  
  「謝了。」剛入口的冰涼稍稍舒緩了杜司臣煩躁的心情。「哪買的?」
  
  「附近的冰店。」城仲瑄放好外套,要是有皺褶就麻煩了。
  
  拿起話筒按下室內線,吩咐總務處用公費到賣場買冰棒分全公司的員工,杜司臣似乎能聽見聽筒彼端傳來的歡呼聲,不禁莞爾。
  之後就見城仲瑄手裡似乎拿著什麼走到自己身後,下一秒烏黑的髮絲被束起綁好,隨後就是肩膀適中的力道按捏著。
  
  「總經理的頭髮好漂亮。」城仲瑄記得財經雜誌上──「雜誌上都說總經理一頭墨色長髮,長相俊美,家世又好,是許多千金名媛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我只需要成為一個人的王子就好。」對於他人的愛慕是敬謝不敏。
  「長髮嗎……」杜司臣略有所思。「剪掉好了。」自己會留長髮的原因……
  
  記得小時古裝劇很流行,金庸、古龍等等都拍為電視劇,妹妹學習完在自己准許下會觀看,便吵說要他留長髮,因為很好看,自己也沒拒絕,不過現在似乎也沒理由留下去。
  
  杜司臣一話換來城仲瑄驚訝的詢問,「為什麼?很漂亮呢。」心中有些可惜。
  
  突然杜司臣勾勾手指,城仲瑄本來不解他的用意,又看他下一個動作是拍拍大腿,理解後面色有些尷尬,但男人也沒讓他多加思索的機會,手一拉就讓城仲瑄安份地坐在他腿上。
  
  「喜歡我長髮還短髮?」手指捲著紅紫色的髮絲把玩。
  
  「都很好看。」不過還是長髮吧。「果然看習慣了……」玩著杜司臣垂在胸前的髮絲。
  
  「是嗎。」那麼,長髮就留下吧。「不過整理有點麻煩……」這話當然可信度為50%。
  
  「改天我幫你?」整理頭髮他也是很有一套。「以前妹妹的頭髮都是我在整理,不管是洗頭還是綁頭髮一手包辦。」
  
  原來跟妹妹同一個Level……杜司臣不作聲挑眉,算了,他自有方法讓仲瑄曉得他跟妹妹是不同Level。
  
  至於什麼方法嘛……杜司臣嘴角是詭譎的笑花。
  
  城仲瑄突然納悶,炎炎夏日裡但他背脊卻竄起一絲寒意。
  
  
  
  
  
  over talk 2009/07/22
  看著司瑄坑發呆。
  
  8月後FEZ要改版了!!!(偏好大
  萊依魯陛下請使用索隆三刀流加伊達六爪流及土方特製美乃滋蓋飯征服大陸吧( σ′ω‵)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