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獵豔

  獵豔
  
  
  
  
  
  
  
  
  
  
  『喂,老公你現在在哪裡?』
  杜司臣將手機挾在頸窩間,專注地盯著螢幕,手指快速的移動。
  「我臨時要到台中出差,後天才回台北。」
  『是嗎,那你住哪?』
  妻子的猶疑,讓他不禁帶了笑意回答:「跟仲瑄找了旅館,安心了?」
  『嗯,那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掛斷電話,杜司臣溢出一抹淡笑,隨即闔上筆電並點了支菸,撐著下巴,以著欣賞的目光注視著浴室裡淋浴的男子,透明的玻璃窗讓杜司臣將豔麗春光飽覽無疑,灑落下來的水珠沿著肌理慢慢滑落至兩腿間,而裡頭男子發現到炙熱的目光,轉過頭朝杜司臣微微一笑。
  壓熄煙頭,杜司臣起身慢步向浴室走去,沿途並褪下束縛自己的西裝。一待踏進浴室摟過男子便是火辣辣的深吻,一手玩弄著男子胸前乳珠,一手揉捏著那容納自己無數次的臀部,手指也放肆地闖進後穴。
  
  「嗯…啊、報備完了?……」城仲瑄笑問,緊攀著杜司臣結實的背部。
  
  「女人懷孕總是多疑的。」親密愛人對自己的調侃,杜司臣絲毫不以為意。
  
  一個挺進到體內,城仲瑄微仰起頭輕喘,他早習慣杜司臣突如其來的插入,那火熱的陽物抽插幾下,他便隨著放鬆縮緊密處吞納杜司臣。
  杜司臣順利地頂到最深處,深深浸淫於那包裹著自己的濕熱、緊窒及兩人的契合中。在最後一個深撞,射在愛人體內,同時感受到腹間有股灼熱感。
  
  
  
  兩人泡在大理石浴池裡,城仲瑄把玩著杜司臣手機,而身後人則啄吻著他的後頸。
  「嗯?」好奇地按下四位數字,一覽裡頭的圖片及影音後,城仲瑄禁不給愛人一個白眼。
  「你不怕被發現。」手機裡被鎖上的資料夾,盡是他們倆的親密照及影音,有兩人做愛的片段,但最多的還是他單獨個人的。
  
  「呵……我最喜歡看你射精完的表情。」杜司臣接過手機挑了一個按下,原音重現城仲瑄高潮後,那脫力無神的雙眼及滿足的神情。
  「都讓我欲罷不能。」
  
  「那麼你親愛的老婆呢?」舒適地靠在身後人頸窩處。
  
  「心中想著你囉……」杜司臣說起甜言蜜語倒也不馬虎,只要是他真正執著的對象。
  
  「不愧是商人。」很會說好話。
  
  「若真只是逢場作戲,我不會讓你待在我身邊那麼久。」杜司臣愉悅地享受愛人吃醋的表現。
  
  城仲瑄笑了笑,「你老婆預產期什麼時候?」
  
  「記得是八月中。」
  
  「是嗎。」城仲瑄不再說話,只是摟住杜司臣,似是在算計著什麼。
  
  
  
  
  
  ※
  
  
  
  
  
  今日一通電話,杜司臣偕同城仲瑄回到杜宅,莫名的陣仗擺在客廳,杜家及親家全員到齊,還外加了對方律師。
  「怎麼回事?」杜司臣有趣地望著。
  
  只看方生產完不久的妻子,不可一世地揚高下巴說:「我要離婚。」
  
  杜司臣更覺興味地落座到單人沙發上,城仲瑄恭敬地站在沙發後。
  「理由?」
  他更發覺岳父一副高興樣,似乎是在幻想杜家將會給的高額贍養費,或是可從中取得的獲利。
  
  「你自己做的好事,跟自己的男秘書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小舅……應該說要成為前小舅的男人哼了口氣。
  
  挑起眉,「關係?我跟仲瑄不就是上司跟下屬嗎。」
  優雅的交疊起腿,杜司臣勾起笑容,「要想定罪,證據呢?」
  
  「把你手機拿出來。」
  
  杜司臣一個手勢,城仲瑄便從公事包掏出手機放在桌面上,妻子馬上搶了去,熟門熟路地尋找證據,卻在幾分後面無血色。
  「妳想在我手機裡找什麼?」杜司臣搖頭失笑。
  
  「怎、怎麼可能!我明明上次有看見啊!」妻子發出尖叫。
  「電腦!你的電腦!我看過你的電腦裡也有!」
  
  杜司臣不悅地瞇起眼,「手機我可以當沒這回事,電腦我說過了,就算妳是我的妻子,但有關於杜氏的任何事務除了相關人員,都屬於機密,而妳偷看我的電腦?」
  聽聞此事,杜家兩老也露出不悅表情,杜雲芊更是直接鄙夷地望著前大嫂。
  「基於隱私,我有權拒絕。」
  
  「你一定存在電腦裡!」妻子歇斯底里地大叫。
  
  無奈搖頭,杜司臣示意特助將筆電打開,乾脆讓妹妹檢查。
  杜雲芊對於那些公文還是企劃書一律跳過,翻了翻也沒見到什麼私人資料。
  「都是公司的資料。」她極其肯定的說。
  
  「律師。」杜司臣輕瞄了一眼,他最厭惡這種不講理的女人。
  「若有證據請提出,沒有我將會請我方律師提告。」
  
  對方律師難為地看了看雇主,突然想起什麼地低頭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那我要看那男人的手機!」對於美滿婚姻輕易地被破壞,且第三者還是個男人,她心有不甘。
  
  城仲瑄在得到杜司臣同意後,將手機遞出,這次換成杜老爺拿過來檢查,杜雲芊也在父親身旁一起檢查。
  「根本沒有啊,倒是仲瑄跟他女友照很多張。」杜雲芊不禁懷疑前大嫂是不是有妄想症。
  還將手機現寶給對方律師看,「喏,拜託要跟我哥離婚就說嘛,扯那麼多謊做什麼。」
  
  這下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前岳父也是灰頭土臉,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攀上杜家,沒想到僅因女兒幾句大話就急著來定罪,這情況可真出乎意料了。
  
  「若沒事請回吧,過幾天我會請律師擬定離婚協議書送到府上,管家,送客。」
  這樁鬧劇就在杜司臣幾句話下告一段落,而他便先到書房繼續忙公事了。
  城仲瑄也一同送這杜氏前親家全員出杜宅大門,臉上掛著微笑,可笑意卻未達眼裡。
  
  愚蠢的女人!
  
  
  
  ※
  
  
  
  「滿意嗎?」如絲綢般的床單上躺著兩人,杜司臣摟著愛人,啄吻著愛人面頰。
  他口裡指的是,上星期上演的鬧劇,而這段婚姻在昨天法庭上正式解除。
  
  城仲瑄微笑不語,只是翻身跨到男人身上,指尖劃著男人胸口、腰腹直到那聳立的男根。
  而他的不作聲,也默認了這場戲碼的布幕,就是他揭起的。
  滿意?他怎能不滿意呢,如願趕走那礙眼的女人,這男人終於只屬於他的了。
  
  杜司臣也未露出不悅,他早想趕走這一家寄生蟲,現下愛人只是提早幫他罷了。
  「改天來看看兒子。」他可是很願意讓愛人入主家裡成為兒子乾爹。
  城仲瑄的回應是,送上自己嘴唇,這次他改揭起一室春色的布幕。
  
  至於那些秘密片段,自然是燒成光碟安靜地放置於鎖上的抽屜裡。
  
  
  
  
  
  over talk 2010/07/30
  司瑄版獵豔>V<
  是不是兩篇風格不一樣嘎,因為司瑄很早就寫了囧,原初只是想寫外遇,只是昨天寫完史姚,就想到杜哥不就跟獵豔溫升豪角色有點相像,就決定了。
  文裡為什麼杜妻會知道杜哥外遇,也是因為瑄瑄打電話跟她說的,而證據密碼也是,至於沒有拷貝的原因:設定是杜妻在杜哥洗澡時偷看,來不及拷貝。
  雖然我手下的瑄瑄是比較順從杜哥,但男人談起愛畢竟是侵略性十足吧?
  自然會希望愛人是屬於他的一個人,他在杜哥面前是小白兔,但不代表他人面前就是。
  也有點想寫明願小說最終章,說瑄瑄是屬於不擇手段的類型啦030
  總覺得這篇瑄瑄有點誘受感覺-///-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