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童年是最美好的……回憶XD

  童年是最美好的……回憶XD
  
  很舒潔的一篇文。
  司不像司、瑄不像瑄XD
  
  
  
  
  
  
  
  雖然不曉得父母將他送來這間平民幼稚園有什麼用意,但小小杜司臣還是乖乖的扮演自己角色。
  「各位小朋友,今天有新朋友要加入我們囉!」老師拍拍手吸引小朋友們注意,輕輕將身旁孩子往前推。「來,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杜司臣,四歲。」
  「大家要好好相處喔!」
  
  一到中午休息時間,馬上一堆小朋友圍在杜司臣身邊,不堪其擾的他決心溜到別的地方。
  正當他鬆一口氣時,卻又讓身後冒出的聲音嚇了跳。
  「吶,你在做什麼?」
  怎麼走到哪裡都有人陰魂不散……小小杜司臣心想著,轉過身想看看到底是誰追過來。
  粉色髮絲略長,抱著一隻粉紅兔子,張著眼望著自己,杜司臣頭一次有被愛心及小花K到的感覺。
  「你是哪班的?」
  「白兔班。」漾著笑容,小孩伸手將懷中小兔子遞給杜司臣。
  「啊、呃……」有些遲疑,但還是接過兔子。「你叫什麼名字?」
  「瑄瑄。」
  「瑄瑄……」是女生吧?杜司臣忍不住好奇地用力觀察眼前的孩子。
  「你呢?」小孩偏頭盯著。
  「司臣。」
  「司司!」開心地漾開笑容撲向杜司臣。
  噗咚!心頭一悸,杜司臣也伸出小手臂摟住他,兩人身高相近,忍不住蹭了蹭這叫瑄瑄的孩子臉頰。
  決定了,拐回家!
  
  ──非常可惜,這個念頭在杜司臣拐回家後破滅,在浴室跟瑄瑄一起洗澡時。
  
  
  
  拿著一張略陳舊的照片,杜司臣輕嘆口氣。
  「怎了?」耳裡接收到嘆息聲,本看著書的城仲瑄抬眼。
  將床上的少年與照片裡的可愛孩子比對了番,杜司臣又嘆氣。
  「到底……」城仲瑄極為不解地望著他。
  「沒什麼。」將照片收進抽屜,起身改坐在床沿,湊近城仲瑄。
  眨眨眼,眼看著越湊越近的俊臉,城仲瑄也不閃躲,只是微啟口承接下一秒貼上唇瓣的溫熱。
  「……怎麼了?」似乎早習慣了他突如其來的偷襲,城仲瑄執意於剛剛的問題。
  杜司臣盯著那略為偏頭的不解神情,又有被愛心及小花“貓”到的感覺。
  咕嚕地吞了口口水,十五歲了,從弟弟有抬頭意識後,他可是強忍到現在才沒撲倒人吃乾抹淨。
  
  ──再五年!只要再忍五年……他跟媽媽及阿姨約定好的。
  
  
  
  
  
  「司司……」眼眶含淚,城仲瑄扯著杜司臣衣角。
  打定了不理他,杜司臣頭撇向一旁,鼻子哼了一聲。
  他很生氣!瑄瑄竟然被剛剛那臭女生偷親還沒反應。
  雖然知道瑄瑄是男生時他嚇了一跳,不過抵擋不了他要拐瑄瑄回家的念頭!
  看杜司臣真的鐵了心不理他,城仲瑄終於淚珠滑下,嗚噎著聲音抱住杜司臣。
  「不要生氣嘛…不、不然我給你親回來……」
  只要他真的哭自己就沒輒了……杜司臣無奈地拍著他的背。
  「乖乖,把頭抬起來。」
  眨著閃閃淚光的大眼,杜司臣又被愛心及小花砸到了,大力地在城仲瑄嘴巴啾了一下。
  「以後只有我能這樣做,其他人你都要生氣,知道了嗎?」
  「嗯!」開心地用力點點頭,換城仲瑄大力在杜司臣嘴上啾一下。
  
  ──啊你們是啾夠了沒?老師在一旁抽抽嘴角無言。
  
  
  
  越大就越不可愛了。
  背對自己生悶氣的男孩,杜司臣知道他是在氣自己在他朋友面前吻他──是吻,還法式熱吻,不是以前單純啾來啾去的親。
  「別氣了,嗯?」從背後抱住他,杜司臣輕聲地安撫。
  轉過頭瞪了他一眼,城仲瑄哼了一聲,再三耳提面命杜司臣在外頭不準亂親他,沒想到這次竟然……
  彆扭生氣的表情,又開滿愛心及小花的杜司臣詭異地笑了笑。
  「我那樣…你不喜歡嗎?」
  唔了一聲,城仲瑄再瞪他一次,是很喜歡…但……
  「不要在我朋友面前親我!」
  「OKOK!唉,真想吃了你……」杜司臣失望地睹了他一眼,只怕等等又要去跟水龍頭打招呼。
  燒紅了臉,城仲瑄吶吶地說:「我…等…等……幫你…好了……」
  
  ──就知道哀兵政策最好用!某人竊笑。
  
  
  
  
  
  「爸爸、媽媽、叔叔、阿姨,我要把瑄瑄拐回家。」認真的看著眼前四個大人。
  「嗯哼,你有自信忍到二十歲?」杜媽媽優雅地喝了口大吉嶺紅茶,挑起細眉。
  「……哈啊?」小小年紀的杜司臣,根本不懂媽媽在說什麼。
  「咳咳,孩子的媽,現在說這還太早。」杜爸爸提醒妻子。
  「那就來個二十之約吧。」城媽媽笑著提議。
  「好,等你跟瑄瑄都二十歲,你們還在一起,就讓司司把我家瑄瑄拐回去!」城爸爸豪邁的說。
  「二十喔!你們說的,不能反悔!」趕緊將剛剛藏在背後的紙張遞出。「簽約!」
  這小子……四個大人頭上滑下黑線。
  還是經過杜奶奶親手擬定,敢違約,等同與老夫人她作對!
  
  ──嘖,應該說十八歲的!一天早晨,某人咬牙切齒地洗著內褲時心想。
  
  
  
  看著那一到十二點就猴急地摸來自己房間的男人,床上的人噗哧噴笑。
  等男人壓在身上,開發著身後禁地,雖有些微痛,他仍是笑著。
  「我總算能開封了……」沙啞的嗓音,男人直盯著他。
  伸臂摟住男人,他略抬高身子,在炙熱進到自己體內同時用力吻住男人。
  
  ──杜司臣心甘情願被愛心及花壓死,當他望見底下城仲瑄迷離的神情時心想。
  
  
  
  
  
  over talk 2009/04/28
  說到為什麼突然寫了舒潔且人崩的這篇嘛…
  因為(指下方)
  天真無邪瑄
  瑄瑄嫁給我就好了(告非)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