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繫生命的不止水跟空氣及食物
  
  
  
  
  
  
  
  
  
  
  「仲瑄,這個忙你一定得幫!」抱著書本,城仲瑄被堵在教室口出入不得。
  「這個……」無言地看著眼前俏麗清靈的學妹。「不是我不幫,是這個忙的難度……」
  杜雲芊自己也覺得很為難,她只是跟甫回國的哥哥現寶,她生平第一次參加新生露營的照片,沒想到哥哥指了裡頭學長說要邀請他做模特兒,讓她去做說客……簡直是強人所難嘛!
  知名服裝設計師的模特兒,想來應該是頂風光的,但城仲瑄自認沒那福份,再說他一個市井小民跟人家走什麼伸展台,不怕跌個狗吃屎。
  「仲瑄學長~~」哥哥還說她只要說服成功,未來零用錢加倍耶,當然要努力囉!
  「學妹,我覺得與其說服我……」
  「有薪水!」
  薪水?城仲瑄猶豫了幾秒,杜雲芊見機不可失馬上加碼,非要讓他心動不可。
  「當然嘛,而且是很優渥喔!我哥可是很大方的呢,再說因為有拍照跟錄影,分紅都沒少喔!」
  遲疑了……他最近想換電腦,也想買台代步的機車,但真的要做模特兒嗎?
  「哥哥會先請人訓練,當然學校方面也會請假,而且是不扣操性還會加分記嘉獎!」這可是風光事呢,學校當然是與有榮焉。
  城仲瑄終於壓下頭顱,「好吧。」
  
  
  
  
  
  ※
  
  
  
  
  
  「你好,我是杜司臣。」率先伸出友善的右手,面帶溫和笑意。
  「未來多多指教。」禮貌的點點頭,也伸出右手與之交握。
  「為你介紹,這是訓練你的老師與搭擋史蒂芬以及音樂總監姚子奇。」
  「兩位好。」都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名人……又開始擔心。「請問,我真的可以嗎?」還是其實杜先生找錯人了?
  「放心。」執起城仲瑄頰邊略長的細髮,虔誠地在上頭落下一吻,抬頭施放費洛蒙笑容。「相信我,嗯?」杜司臣的舉動,嚇得城仲瑄倒退幾步,汗笑點頭。
  
  城仲瑄讓人先領去公寓,史蒂芬笑了笑,「不過,我真沒想到你真的採用沒沒無名…更正,是圈外人。」聽了史蒂芬的話,杜司臣淡笑不予置評。
  「但我記得……」史蒂芬越想臉色越古怪。「Boss,你確定嗎?」城仲瑄的位置是──
  
  「咦,要我跟你表現出親密!?」城仲瑄整個都傻了。
  果然。「是的。」
  「……我現在可以退出嗎?」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
  「當然不行。」就知道平常人的反應會如此激烈。
  「這真的是服裝秀嗎……」
  深怕城仲瑄拒絕,史蒂芬從頭說明,「這次主題『Sex』除了性感外,Boss還想表達『性』,不管是同性或異性間。」
  「所以我跟你卿卿我我就是了。」
  「呵呵呵……」
  「我明白了。」接都接了,拿人錢財也只能乖乖辦事了。
  
  除了各種訓練外,連衣服也得做修改,據說原本是史蒂芬同公司後輩接下,但史蒂芬的哥哥堅決反對,才導致杜司臣緊急回國物新人選,好險當初早料到會發生這種事,現在只差放布與一些修正。
  「衣服脫掉。」城仲瑄才剛進房間,杜司臣劈頭下來就這麼一句話。
  「啊…喔……」看見他手上的布尺,城中瑄才理解地點頭。也不能怪他太神經質,自從訓練開始後,凝聚在他身上的有色眼光有驟增趨勢。「上半身?」
  「全脫,包括內褲。」就算杜司臣閱人無數,但城仲瑄實在不太想成為那些人之一,不過也只能脫了!
  雖彼此同為男性,但台灣不比日本外國,讓人瞧見裸體還是怪害羞的。
  「四角褲…有丁字褲嗎?」
  「沒有。」丁字褲那沒幾尺的布是要遮什麼。
  「我想也是。」示意城仲瑄抬平雙臂,布尺由後方環繞到前方,指頭不經意的移過,冰冷的尺面覆上,敏感的乳首微微挺立。
  「抱、抱歉!」為自己生理反應感到羞澀,城仲瑄立時出口道歉。
  輕笑,杜司臣不以為意,「人類正常反應。」丈量的部位轉移至腰部。「有人還是升旗狀態讓我量的。」
  「杜、杜先生……」這實在不像是笑話。
  「習慣就好。」城仲瑄心想他一輩子都習慣不了。
  不過依杜司臣俊美的面容,一定是許多美女巴不得讓他量身還能釣釣他,城仲瑄這時才想到眼前男人身價之高。
  「訓練還好嗎?」記下數字,順口問問進度。
  「嗯,慢慢習慣……」習慣讓人摟來抱去,唉。
  「姚子奇有為難你?」看他一臉愁眉不展,杜司臣很難不作此聯想。
  「咦,姚先生?」雖訓練過程中姚子奇會在場,但……「為什麼姚先生會為難我?」沒道理啊。
  「說讓史蒂芬接下這工作,姚子奇那心口不一的傢伙會誠實點,看來是得下重藥了……」
  雖然杜司臣嘴開開合合像在自言自語,但一個人在自己耳邊說話,要沒聽清楚也很難。「不會史蒂芬跟姚先生……!?」忽然想到每次要示範動作,史蒂芬總是拉了姚子奇。
  「是你想的那樣沒錯。這也是此次服裝秀目的之一。」
  原來服裝秀能如此兒戲?「那另外呢?」
  「就主題囉。」低下身量腰至膝蓋,再至腳踝。
  杜司臣頭部正巧貼近自己重要地帶,城仲瑄臉上禁不住燥熱,接連牽動最易激動的地尷尬部位。「杜先生……」手貼上低著身子的杜司臣肩上,欲推開他。
  離自己視線範圍不過幾尺距離,掃了一眼淡笑,「真是精神。」
  「對、對不起!」丟臉丟到家了,城仲瑄此刻巴不得地上有洞能鑽進去。
  「我記得有個動作是……」起身邊說邊將左腳擠入城仲瑄雙腿間。「這樣?」輕輕往上頂。
  「不要!」一觸到站起的部位,城仲瑄驚叫,猛力一推。「杜先生請你自重!」說完立刻快速著裝落慌而逃。
  「Boss,我剛怎麼看見仲瑄像見鬼……」推開門入內的史蒂芬納悶不已,剛才走過來時,身旁像一陣旋風呼嘯而過的城仲瑄讓他想叫都來不及。
  「哈哈哈哈……」跌坐在地上的男人撫額大笑。
  「……終於瘋了?」史蒂芬挑眉。
  「只是…呵、好久沒遇到這麼乾淨的孩子……」小小逗了一下,不小心把人嚇跑了。
  可以想見這表面上俊美飄逸,其實骨子裡邪惡下流的男人會開什麼玩笑。「別太欺負他。」
  「心疼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相反亦是。
  「不,只是這樣我就沒有效果可以──」刺激某人,史蒂芬未說完的話,兩人心知肚明。
  不約而同呵呵奸笑。
  
  
  
  ※
  
  
  
  事件的引爆點在訓練過程,狀況漸入佳境的兩人,甜蜜的摟在一塊,一個低頭一個抬頭,彼此嘴唇不意擦過,呆了在場人士幾分。其實有了國際級打招呼的抱抱,再多加個國際級打招呼的親親也沒什麼,但前提是城仲瑄不要紅了一張臉小女人似的偎進史蒂芬懷裡,而史蒂芬不要滿足地綻開笑容。
  姚子奇率先有了動作,一把扯下肩上視如生命的吉他摔門離去,史蒂芬急起追上,下一刻大伙也有了動作──開始佈置訓練房,掛上祝賀布條,拿出美食美酒,慶祝姚子奇低氣壓總算解除了。
  
  兩人偷偷摸摸地靠近隱密的樓梯間,本來吵架的聲響瞬時消音,彼此對望一眼,同時探頭瞄一眼再縮回去,搞定了!
  回訓練房途中,城仲瑄忍不住感慨,「原來大家都知道啊。」
  「史蒂芬都追幾年,再不行就要生米煮成熟飯了。」你追我跑的兩人不累,一旁看戲的都膩了,正好晉級至甜蜜模式,未來劇情走向應該是輔導級的吧。「這圈子形形色色的人多著,你不用奇怪。」情婦好幾個的都有,相較之下,他倆感情顯得可貴。
  瞄了身旁男人一眼,猜想男人是否也是其中一員,上次量身的玩笑,讓他不敢靠近男人足足一星期。
  「回去?」那些人應該趁機玩瘋了,回去也只是跟著瘋,不如做點別的事。
  「是的,還得繼續練習。」
  「史蒂芬都跑了,你要跟誰練習?」
  對喔,他都忘了。「呃……那我自己練──」
  「那麼想練習的話,我當你的對手吧。」杜司臣若有所思的眼神及笑容,城仲瑄如人體電風扇死命搖頭。
  「不不不不──」馬上退到走道另一端,貼緊牆壁,相好逃跑路線。
  慢條斯理地走近,「仲瑄,你知道嗎?」
  「嗯?」本來想開溜,卻讓杜司臣的問句釣高了好奇心。
  抓準時機將人困在雙臂間,「對於獵物,我一向喜歡讓牠自己跑得夠,等牠跑累了停下來休息,我再一舉衝向前將牠拆解入腹。」說話同時,手背在城仲瑄臉頰上下游移。
  ……這男人是在影射什麼嗎?左右兩邊逃脫不得,城仲瑄不由得心驚膽跳起來,杜司臣不會又要開什麼低級玩笑吧……
  「有接過吻嗎?」姆指指腹摩娑著城仲瑄下唇。
  「呃…沒……」剛剛製造的意外應該不算吧。
  「那我──」俊容越湊越近,不知情的人若看見這幕,說不定會以為是情侶在調情呢。
  雖近日身旁不乏俊男美女,但杜司臣獨有的男性氣息又搭上絕倫的臉蛋,城仲瑄也忍不住看癡了,呆呆地毫無反應。
  「教你吧。」話落之際,馬上實行操作演練。
  兩人似乎忘了身處人來人往的走道,渾然忘我地熱吻,腰部以下也是一番糾纏景象,第三點緊緊貼在一塊兒,大腿磨大腿,小腿腹蹭小腿腹。杜司臣猴急地扯開城仲瑄褲頭,手掌潛入想點燃熱源。
  「唔…嗯……」密合的雙唇,偷了變換角度的空隙,嗚咽呻吟聲從城仲瑄口裡溢出。
  
  「呵呵~好熱情呢。」
  「拜託光天化日下,你們兩隻猛獸別在公共場所野合啦。」
  週遭散發幸福粉紅光線的兩人,一言一語揶揄黏在一塊的杜司臣與城仲瑄,要是再晚個幾分,就會看見四腳獸──哦不,照姿勢看來,可能三腳獸或是無尾熊抱樹比較有可能喔!
  飄遠的思緒讓突然蹦出的兩道聲響抓回,城仲瑄臉紅得能滴出血,推開杜司臣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再度逃得無影無蹤了。
  「啐……」又讓他逃了,杜司臣白了那對情侶一眼。「你們兩個…就不會繞道而行嗎?」就不怕被馬踢。
  攤手表示無奈,姚子奇咧嘴嘿嘿一笑,「抱歉啊,這是訓練房必經之道。」剛剛的意外內幕,他也從史蒂芬口中得知了。
  呵呵笑了幾聲,史蒂芬如所意抱了愛人回家,奉行愛人最大,姚子奇要報仇他當然是鼎力相助囉。
  「不與你們計較。」撫平西裝上的皺褶。「明天休假。」
  眼見杜司臣離開,姚子奇不解的開口,「他剛說誰明天休假?」
  「當然是他跟仲瑄囉。」都要殺到人家家裡了,不休才有鬼。「明天去玩?」
  「你請客。」捏了捏擱在腰上手背的肉。
  「好好。」
  
  ※
  
  「嗯……」棉被中伸出一隻手,按掉尖叫的鬧鐘,然後閉上眼繼續睡,並往身旁溫暖的源頭縮了縮……咦?溫暖!?
  赫然起身,驚愕的發現身旁躺了個熟悉的人,腦中跑馬燈播放昨日事件發生經過,城仲瑄開始感到頭疼了。
  不想了不想了,說不定再睡一覺起來,什麼事都沒有,城仲瑄駝鳥地埋頭打算補眠,不過顯然那隻在他身上移來移去的手掌主人不這麼想。
  「看來你想在床上滾一天?」
  「呃……」不等他說完。「嗯,你也贊同。」說完馬上壓上。
  「我──」來不及反駁,封口。
  
  
  
  ※
  
  
  
  服裝秀平安的落幕了,最後的最後,卻是杜司臣親自上場,與城仲瑄兩人攜手驚豔四座,尤其是出場時兩人那深情對目,還有定點擺Pose,杜司臣手指拈著城仲瑄維繫內褲生命的細帶子,那狀似想拉開的大膽又讓閃光燈閃個不停。
  
  問他為什麼親自上陣?
  「……看史蒂芬那傢伙摟著仲瑄還露出那種笑容,礙眼。」
  反正,就是吃醋嘛。
  
  
  
  
  
  over talk 2008/07/26
  大家好久不見XD
  哈哈,看看上一篇的日期,正好隔了十天呢。
  這篇完成後,還有學園跟狩相等著我,然後我想說…外外傳裡師倩以為相丹是紫爸的…老婆XD!?還說要去看相丹生得啥模樣──
  我笑倒了(正色)
  還有騰勾相遇,小黑蛇果然把勾陳誤認為女人了,呵呵呵呵~
  然後紫紫那聲樓哥,讓我當下囧到天邊去,不能想像(抖)
  
  回到正題,應該第一眼看見本篇文名會不知道在說什麼吧,
  最後瑄瑄上場是穿丁字褲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