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謠言止於智者

  謠言止於智者
  副標:智者就是讓謠言成為事實所以終止。
  
  
  
  
  
  
  
  
  
  「哥,你若太無聊可以上聊天室打發時間啊。」杜雲芊邊說邊幫兄長鍵入暱稱,按下Enter。
  馬上進入聊天室後,刷屏之飛快讓人眼花撩亂。「這是你們小女生玩的,哥哥很忙……」杜司臣不以為然地說道。
  「最好是!」杜雲芊馬上吐嘈。「不知道是誰每天回家都嫌無聊。」憑自己哥哥過人的才智及交際手腕,那點事沒幾下就處理完,準點打卡下班。
  「反正我就告訴你囉。」
  
  妹妹離開後,心想反正也很閒,那就上去看看吧──杜司臣便用剛才妹妹替自己鍵入的暱稱進入聊天室,並沒特定找什麼人聊天,杜司臣只是單純掛在線上。
  
  “所以你要我幫你想個報告名嗎?”
  
  畫面上突然出現的私人訊息方框引起了杜司臣注意,一看是個暱稱為“王宣”的室友。
  
  “抱歉,我密錯人了……”
  
  隨後閃爍的是道歉話語,杜司臣不覺有趣地回了句。“沒關係,我也很樂意效勞。”
  
  “你真有趣:)”
  
  因緣際會的一個錯誤,兩人打開了話閘子,從北聊到南,又聊到彼此一些私事。
  最後談話是止在該用晚餐,杜司臣遲疑了一會,才打出問句。
  “方便留個MSN?”
  
  “當然,我的是[email protected]
  
  杜司臣沒再踏入那個聊天室一次,倒是都會開著MSN與那名“王宣”聊天。
  他慢慢知道螢幕彼端的人是個老師。
  他慢慢知道螢幕彼端的人今年二十八歲。
  他慢慢知道螢幕彼端的人還單身。
  他慢慢知道……
  
  
  
  ※
  
  
  
  司 說 (上午 09:20):
  ‧假日還要去學校?
  雖是如此問句,杜司臣似乎也忘了自己坐在書房辦公桌前。
  
  王宣 說 (上午 09:21):
  ‧不是
  ‧其實從今天開始要家庭訪問
  
  司 說 (上午 09:22):
  ‧這麼早就要去?
  才剛早餐不久呢,這麼早打擾也不好。
  
  王宣 說 (上午 09:23):
  ‧不,是下午才開始
  ‧但我想準備一下,而且有的學生住在比較遠…
  ‧像有一個學生住在陽明山上呢
  
  司 說 (上午 09:24):
  ‧是嗎
  那不就跟自己一樣了,杜司臣笑了笑。
  
  
  
  ※
  
  
  
  「哥,我們老師會來做家庭訪問喔。」咬著餅乾的杜雲芊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排到自己家訪了。
  「哦?」盯著報紙的眼抬起。「什麼時候?」杜家雙親在國外,杜司臣兼代父母照顧妹妹。
  「嗯……」回想通知單上的時間。「好像是……」帕海貝爾D大調卡農幽幽響起,杜雲芊一臉甜笑。「是現在!」杜司臣無奈的望了妹妹一眼才吩咐傭人開門。
  
  
  
  「老師你好,我是杜司臣,雲芊的哥哥。」
  聽完對方自我介紹後愣了幾秒,城仲瑄才回過神,他本來還以為是雲芊同學的爸爸駐顏有術,原來是哥哥啊……
  「我是城仲瑄,雲芊的導師。」
  一開始當然免不了客套話一番,杜雲芊無聊地看著打官腔的兩人,心想到底何時才會進入正題,隨後用了讀書的藉口溜到房裡。
  
  「雲芊的父母在……」城仲瑄剛在杜家門口是要用“觀望”來看這棟房子,不…應該說是別墅。
  「他們在國外。我們差了十一歲,爸媽想讓她回台灣看看,正好我要到台灣設公司,所以便由我照顧。」
  「是這樣啊。」城仲瑄心中叫巧,他突然想到無意中認識的網友也有個差了頗多歲數的妹妹。
  「雲芊在學校的表現不錯吧。」對於自己的妹妹,杜司臣很有信心。
  「她是個很棒的女孩,很有主見,又獨立!」城仲瑄讚不絕口,現在的小孩資質真的不比以前了。「但……」
  「如何?」
  「雖然她很獨立,但我還是希望杜先生別忘了能關心她的學業或人際關係。」城仲瑄急急地補充,「當然,我不指她這方面有問題,而是做為家人……」
  「我了解。」杜司臣明白頷首。「老師方便留個名字與手機嗎?」
  「當然可以。」隨手撕下一張便條。
  「這是我的名片,若有任何事能直接Call我。」杜司臣接過便條一看,驚覺上頭寫下的手機號碼很面熟。
  「城仲瑄…仲瑄…瑄……」剛沒看見字形光聽字音,他誤以為是宣或軒字,卻是王宣瑄……而這串手機號碼不就是網友的MSN帳號。
  世界上有那麼巧的事?杜司臣笑了笑。
  在網路上隨便點了個聊天室,一個密錯人的舉動而產生的友情,現在卻跟本人碰面了。
  不過,原來當初仲瑄說住在陽明山上的就是指雲芊啊。
  
  「怎了嗎?」城仲瑄將名片收好。「我的名字…有問題?」
  「你有四個弟弟、三個妹妹。」突然轉換話題。
  「欸?」城仲瑄詫異地嘴張成O形。「呃,我不曉得現在家長對老師那麼瞭若指掌……」竟然也曉得老師的手足人數。
  稍稍回想兩人聊天內容,「沒記錯的話,你大弟跟二弟是雙胞胎,今年二十三歲;大妹十八歲,比雲芊大…你曾經說過或許是照顧弟妹的關係,自然就想朝老師這個方向──」
  「等、等等!」城仲瑄吃驚的喊停。「你怎麼知道,這事我只有跟一個朋友……」突然憶起MSN上某個友人的暱稱。「……司、司臣?」
  「不該說初次見面了吧。」淡然一哂。
  
  世上無奇不有,這也太巧了吧……城仲瑄驚詫暗想。
  
  
  
  ※
  
  
  
  司 說 (下午 08:05):
  ‧今天比較早
  本來看著書,聽見右下角的登入訊息聲,杜司臣一往如常的敲下訊息給對方。
  
  王宣 說 (下午 08:05):
  ‧嗯…該準備的都ok了
  
  司 說 (下午 08:05):
  ‧是嗎
  司 說 (下午 08:07):
  ‧對了,明晚有空嗎
  手指躊躇了幾秒才按下Enter送出邀約。
  
  王宣 說 (下午 08:07):
  ‧有啊
  
  司 說 (下午 08:08):
  ‧來吃個飯?
  
  王宣 說 (下午 08:09):
  ‧這麼突然
  不過倒是沒拒絕的意思,城仲瑄便跟躺在自己床上打遊戲的三弟通知一聲,明天換人煮飯。
  
  司 說 (下午 08:10):
  ‧你之前跟我提過要關心雲芊
  ‧但,怎麼說…
  要如何才能把人拐過來,杜司臣端著下巴思索著。
  
  王宣 說 (下午 08:11):
  ‧沒有話題?
  話說回來,他現在才發現兩人聊天一直是自己找話題比較多,杜司臣多半是回話或是給意見的那方。
  
  司 說 (下午 08:11):
  ‧嗯…
  將錯就錯的回應下去,他怎麼可能跟妹妹沒話題,光是訓話他都可以訓上一天。
  
  王宣 說 (下午 08:12):
  ‧沒問題呀
  除卻網路對面的男人是家長外,他倒是很喜歡杜司臣,也想交這個好友。
  
  司 說 (下午 08:13):
  ‧嗯,那你有不吃什麼嗎?
  
  王宣 說 (下午 08:14):
  ‧我煮吧?
  城仲瑄也猜得到杜家除了傭人準備,可能就是外食了。
  深怕杜司臣會擔心,城仲瑄送出補充。
  王宣 說 (下午 08:15):
  ‧放心,我家人吃了好幾年,沒問題的
  
  司 說 (下午 08:16):
  ‧那就麻煩你了
  杜司臣莞爾一笑,仲瑄果然是宜室宜家的好男人。
  
  
  
  ※
  
  
  
  「老師!」一下課,馬上一群人圍在城仲瑄身旁。年輕的男性老師果然很受歡迎,不管是在辦公室還是教室……杜雲芊邊擠邊想,總算讓她擠到老師旁了。「其實是哥哥晚上邀請你吃飯。」
  最近哥哥也不知發什麼神經,竟然都很早回家,除了一起用晚餐,還會跟她聊學校生活,有時還會邀請老師到家裡吃飯……被什麼東西纏上了嗎?
  「嗯,我知道。」微微一笑,早在跟杜司臣聊天時有提到今日的約會。
  「是喔。」雖然不曉得老師怎麼知道的,但話帶到便不多想了。「那哥哥下午會來接我們唷!」她是很懷疑日理萬機的哥哥能在五點準時出現在校門口嗎……
  
  
  
  五點一到,一輛超級跑車囂張地停在校門口,讓經過的學生老師們莫不引首盼望,有人直接定在原地觀賞這輛藍寶堅尼,不約而同發出讚賞。
  「GOD……這不是去年才發表的新車嗎?」男人都愛車,馬上有人認出來。
  「雖然開超跑,不會等等出來個大醜男吧?」下班路過的男老師忍不住笑說,心裡也低嘆,他們賺一輩子也買不起跑車。
  女性們也佇足圍觀,好奇等等出來的是何等人物,同時半羨慕半嫉妒能坐上跑車的人──媽媽咪到底是誰這麼幸運啊啊啊啊!?一見下車的墨鏡男子,女性心裡是一陣尖叫。
  
  「哥!」杜雲芊還在收書包,就聽見有同學在傳校門口來個開跑車的,她馬上就猜到是哥哥到了,果然人未到聲先到。
  「芊。」摘下墨鏡,俊美的面孔又讓女性掀起另外一股熱潮。「……你們學校好吵。」皺了皺眉。
  「……是你引起的耶。」滿臉無言。
  「仲瑄呢?」
  「老師他等等才會到,因為有很多人纏著他嘛!」不禁嘻嘻笑,杜雲芊光想到城老師那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就好有趣。
  「纏?」挑高眉尾,注意到妹妹使用的形容詞。
  「嘿嘿,因為年輕的老師不多嘛,而且長相不差,是很多老師跟學生的獵物喔!」雖然有可能明天會一堆人衝來問她哥哥的事……杜雲芊覺得惡夢到了,應該讓司機來載才對。
  
  「妳們還是趕緊回家吧,不要在學校逗留。」好不容易龜速走到校門口,但身旁的女學生卻不見散去跡象,城仲瑄傷腦筋的嘆口氣。
  女學生仍是嘰嘰喳喳的你一語我一語,卻在跟著城仲瑄走到校門口,見到那輛跑車加上主人之俊美後集體收聲──頂級飯票!
  「好帥喔!」
  「是那女的男朋友嗎?」不免有人見了杜雲芊站在一旁,便開始酸了。
  「不會吧!」
  
  「哥哥,你真受歡迎耶。」嘻笑地糗著自己兄長。
  杜司臣早習慣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以為然的喚著:「仲瑄。」
  「抱歉!」城仲瑄只好輕輕推開女學生,才順利來到杜司臣身邊。「有點遲了。」
  「無妨,芊剛告訴我原因了。」說話同時瞄了那群仍吵雜的女學生。
  「讓你見笑了。」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身為老師竟那麼沒威嚴。
  「受學生歡迎也不錯……你頭髮亂了。」伸手替城仲瑄撫好微亂的髮絲。
  「啊,謝謝。」抬頭報以微笑。
  兩人身邊無形築起了道薔薇牆,看傻了眾人,杜雲芊噗哧笑了一聲。
  「哥,你趕快讓老師上車,別在表現你們的友情了。」
  「表現?」城仲瑄對這個形容詞感到不明白,想發問卻讓杜雲芊推進副座。
  「回家再說、回家再說。」
  
  
  
  「所以說!是你們兩個太過……恩愛了。」想想學校那群女性眼中的失望與驚愕,杜雲芊用了個可以比擬的形容詞。
  「這什麼形容詞?」杜司臣皺眉,他開始懷疑妹妹的國文造詣。
  杜家兄妹進廚房便無用武之地,便乖乖坐在隔離廚房與飯廳的吧台邊聊剛剛在學校的事,城仲瑄洗著高麗菜乾笑。
  「我大概理解……」班上有幾個小女生就是對男男極感興趣,他也沒收過好幾本限制級漫畫及小說還有……什麼同人本的。
  「不愧是老師,知道我在說什麼!」杜雲芊一番話說得城仲瑄只能無言以對。「上次我到嫚君家,看見她的書櫃,超驚人!」說起蘇嫚君,不可不提的當然就是她櫃上那驚人的收藏,杜雲芊也見識過的。
  
  妹妹到客廳看電視,杜司臣才問城仲瑄剛剛他們兩人談話的主題。
  「欸?」處理著黃帝豆,城仲瑄臉色微異的解釋,「班上有個很喜歡男同志的女生,所以……」
  「喜歡男同志?」著實愣了一下,杜司臣還沒聽過這種興趣的人。
  「應該說是喜歡Boy’s Love,好像是被稱為腐女的……我也沒收過她好幾本限制級的書。」
  「嗯……」陷入深思,「意思就是女性的A片囉。」
  「這麼說來是有點類似。」也好像喜歡的多為女生。
  「哦……感覺很有趣。」
  「哈啊?」城仲瑄呆住,不解為什麼杜司臣會覺得有趣。
  「這是我頭一次聽見,改天來見識一下。」
  「你想看的話我那裡有學生的書跟……片子。」他曾無聊加好奇現在學生在想什麼而放來看,到底蘇嫚君是從哪拿到那種影片的啊。
  「你看過?」杜司臣說完,只看城仲瑄紅著臉低頭繼續處理黃帝豆,隨後是小小的嗯了一聲。
  
  杜雲芊偏首立在廚房門口,看著哥哥與老師間迴妙的氣氛,眼睛咕嚕咕嚕轉。
  
  
  
  ※
  
  
  
  司 說 (下午 09:40):
  ‧我看了
  杜司臣邊說邊看一旁的視窗,對於畫面上的重鹹溼鏡頭視若無睹,耳朵自動屏蔽喇叭傳出的喘息聲。
  
  王宣 說 (下午 09:41):
  ‧如何?
  城仲瑄還蠻希望能從杜司臣聽到感言或對於時下女生的感想,他真讓蘇同學每次都打量他屁股到他很害怕。
  
  司 說 (下午 09:42):
  ‧現實跟幻想的差距
  看完動畫影片跟真人影片,杜司臣只有這感覺。
  
  王宣 說 (下午 09:42):
  ‧…我只覺得好像很痛,還有很SHOCK
  
  司 說 (下午 09:43):
  ‧不過我看有些0號蠻享受的
  
  王宣 說 (下午 09:46):
  ‧我不想知道:S
  
  司 說 (下午 09:46):
  ‧呵呵
  杜司臣只是突然想到,若今日是城仲瑄在他身下……
  
  
  
  ※
  
  
  
  城仲瑄納悶地回頭看甫經過他身邊的女學生群,而那幾個小女生一看他回頭,趕緊裝作沒事,而一待城仲瑄轉回頭,又耳尖地聽到似乎是在討論他的談話聲。
  最近這種情況越加頻繁,真奇怪……
  
  「老師,你怎麼一副煩惱的模樣站在這?」杜雲芊正偕同幾個好友準備回教室。
  
  「雲芊,我臉上是有長什麼嗎?」城仲瑄不禁把最近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告訴學生。
  
  杜雲芊與好友曖昧的對望,歐怡青忍不住手肘撞撞年輕的老師。
  「老師你別裝了啦!那天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嫚君都開心得快要飛起來了。」
  城仲瑄仍是一副莫宰羊的表情,而且他發現只有他一人處在未知的狀態。
  「真想不到,大家都以為老師沒女朋友,倒是男朋友超帥的!」
  
  ──男朋友!?
  「等、等等!什麼男朋友,我怎麼可能會有男朋友?」城仲瑄錯愕地揚聲問。
  
  杜雲芊噗哧笑了出來,看來全校只有老師自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老師,你上次跟我哥不是曖昧的對望嗎,那天看見的學生還有老師都在傳你們在一起耶!」
  因為實在太好玩了,她也沒特別去澄清。
  
  意思是說……對象是杜司臣?城仲瑄無力地扶額。
  「到底是怎麼傳的啊……」
  
  「話說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我哥笑成那樣……」杜雲芊回想跟哥哥述說學校謠言時,哥哥也是笑到快翻掉,整個形象都沒了。
  
  「這根本不是好笑的事……」輕嘆口氣,「算了,反正只是謠言,不管的話應該就會消聲了吧。」
  杜雲芊與好友都詭異地笑了笑,這種勁爆的謠言肯定會給他傳個很久,老師真是想得太簡單了。
  
  
  
  ※
  
  
  
  司 說 (下午 10:15):
  ‧你知道啦?
  杜司臣笑著打出問句,前幾天聊天都沒聊到關於妹妹學校的謠言,他就猜城仲瑄肯定不知道,果然。
  
  王宣 說 (下午 10:16):
  ‧我想謠言很快就會消失
  撐著下巴,城仲瑄無奈地一字一字慢慢按。
  
  司 說 (下午 10:17):
  ‧還在傳?
  杜司臣似乎能想見城仲瑄用著無奈的表情說著。
  
  王宣 說 (下午 10:17):
  ‧…你想聽實話嗎?
  
  司 說 (下午 10:18):
  ‧哦?似乎很有趣的樣子
  
  王宣 說 (下午 10:19):
  ‧那些小朋友還會跑來問我…
  城仲瑄有些猶豫是否要繼續打完下文。
  
  司 說 (下午 10:19):
  ‧嗯?問你什麼?
  其實不用城仲瑄說,杜司臣也想得到高中小孩最好奇什麼了。
  眼看視窗裡一直是回覆訊息中的狀態,杜司臣就知道肯定是難以啟齒的問題。
  司 說 (下午 10:23):
  ‧我猜猜…問我們兩個到哪個程度、誰是被插入的一方…之類?
  
  王宣 說 (下午 10:24):
  ‧知道就別說了…
  城仲瑄一看那大膽的發言,就算是網路談話,他卻可以想像杜司臣面不改色的說這話。
  
  司 說 (下午 10:25):
  ‧結果你回答?
  
  王宣 說 (下午 10:26):
  ‧…我強力的澄清我跟你是好朋友
  只是效果不彰而已,城仲瑄心忖。
  
  司 說 (下午 10:27):
  ‧我想那些小朋友肯定會說你在裝吧,然後又繼續纏問下去
  
  王宣 說 (下午 10:28):
  ‧你還真是料事如神…
  還真都被杜司臣說中了,那些學生一副老師你賣假了的表情一直追問下去。
  
  司 說 (下午 10:29):
  ‧你乾脆說我們交往順利還準備步入禮堂,未來還要領養小孩
  撇開公事,杜司臣倒也挺愛惡作劇,再說……
  就這樣把這男人歸到自己羽翼下,又有何不可?杜司臣滿意的壞笑。
  
  王宣 說 (下午 10:31):
  ‧……這樣會更糟吧?
  不過似乎有點被感染到捉弄人的心情了,既然被纏煩了,看看那些小朋友驚訝的表情……好像也不錯?
  
  司 說 (下午 10:32):
  ‧不是已經夠糟了,再糟也不過那樣了
  至於所謂的最糟是如何,大概只有杜司臣自己明白。
  
  王宣 說 (下午 10:33):
  ‧說得也是呢:D
  下次就照杜司臣說的那樣做好了,城仲瑄笑了笑。
  
  
  
  ※
  
  
  
  「哥!你知道嗎,老師承認他跟你在一起而且你們要結婚了耶!」
  杜雲芊一接獲到最新消息,回家馬上跟哥哥報告。
  
  看著報紙的男人抬頭,有趣的露出笑容。
  「仲瑄真的做了啊。」他原以為依仲瑄的個性不會實行。
  
  「哥……你跟老師感情好像真的很好耶。」杜雲芊無趣的坐下。
   一副早就知道了的樣子,還以為哥哥臉色會大變。
  
  「只要有空我們都會用MSN聊天啊。」
  他都可以背出仲瑄衣服褲子鞋子穿幾號呢。
  
  「……原來早就有姦情!」
  難怪有時在學校發生什麼,明明沒說,但哥哥都曉得,看來都是老師說的。
  杜司臣笑了笑不反駁,他的確從仲瑄那裡聽來很多事,不管是關於學校、學生還是他的家人。
  
  「哥哥很喜歡老師哦……」詭異的目光注視著兄長。
  
  「妳覺得呢?」回以微笑,杜司臣存心吊妹妹胃口。
  
  「哥哥……老師那樣做,是你的主意吧。」
  她就想嘛,老師的個性不可能會讓事情糊塗下去,肯定到離開學校的前一秒都會繼續澄清。
  「但是哥哥你什麼時候……」問題沒完,但杜雲芊知道依自己哥哥的聰敏一定知道她想問什麼。
 
  放下報紙,略微思考了下。
  「網路真的會讓人的距離一下子拉近。」
  縱使他沒與城仲瑄天天見面,但有空就聊天的他們就跟戀人沒兩樣了,只差沒牽手接吻愛撫做愛。
  雖然對同性產生愛的感覺令他很驚訝,不過對象是城仲瑄,他倒也樂意。
  
  「哥哥談網戀耶。」真是令人跌破眼鏡。
  
  「既然知道了,妳是不是該做點什麼?」杜司臣俊美的面孔揚起笑容──奸笑。
  
  杜雲芊俏皮的眨眨眼,「當然囉!」
  
  
  
  
  
  事情越演越烈,超乎城仲瑄的預料。
  ──停在門口的跑車主人不會是他想的那個人吧?
  看來明天又有最新的頭條了,關於自己的。
  「你怎麼來了?」忍不住埋怨地白了男人一眼。
  
  杜司臣笑了笑,仲瑄絕對不知道他自己剛剛一副莫可奈何的戀人口氣。
  「我不能來嗎?」
  
  望了身旁的眾人,城仲瑄小聲的說:「司臣,情況超糟的耶。」
  明明就是吵鬧的放學時刻,卻沒幾隻小貓說話,都在偷聽兩人談話。
  
  不糟才有鬼,還有個女孩是他暗示之下大力鼓吹謠言呢。
  嘴角勾起,輕輕勾了勾手指,城仲瑄以為杜司臣有什麼好辦法,不覺有它的靠近。
  「既然都這麼糟了,那樣乾脆就成為事實吧。」
  在一片尖叫聲中、杜司臣有意中及城仲瑄呆愣中──兩雙唇貼合在一塊。
  
  所謂謠言,七七四九天後會自動消聲有一半是假的;而謠言止於智者,也只限於智者不是當事人並有意誤導的情況下。
  
  
  
  
  
  over talk 2010/06/22
  仲瑄生日賀超早完成,好像5月中就寫完
  而且還有另篇備用的(整個大偏心XD)
  至於不用另一篇的原因…那篇我想不出文名囧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