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遊戲裡魅力爆表是作弊

  遊戲裡魅力爆表是作弊
  
  
  
  
  
  
  
  
  
  
  不悅地嘟高了嘴,抱胸看著一個男子對著自己最敬愛的哥哥告白,沒幾分後被攆出門。
  魔咒!
  霉咒!
  完全適用在杜雲芊身上。
  
  有個同性戀哥哥不是錯,錯的是那些準男友,每個一知道她就是杜氏集團總經理的妹妹,半抱好奇的見了哥哥後便大發花痴追著哥哥。
  哼哼哼,世上最英明的哥哥怎麼可能會看上這些毛頭小子。
  
  「哥哥,我又失戀了。」進家門後,杜雲芊無奈的說,數不清這是第幾次了。
  
  有些開明的父母總會希望兒女帶戀人回家,除了審查還能適應其他家庭的生活;而她必須把準男友帶回家先看過兄長,後才能真正安心開始交往……男人背後都有一座斷背山是真的嗎?
  用遊戲來比喻,哥哥的魅力就是爆表,連NPC都會愛上他。
  
  解開領巾,杜司臣無言的將西裝外套遞給一旁管家。
  這種事能怪他嗎?
  公開自己同性戀身份揮開了一群母狼,卻吸引了一批公狼,這是當初誰都意料不到的事。
  
  父母親看著紛至沓來的邀請函是各界大老卻是邀請兒子不是女兒而感到心情複雜。
  “司臣,我不管你趕快交個男友或女友都可以,不然你妹妹可能嫁不出去。”
  一日,杜父認真對著杜司臣如此說,他頓時是哭笑不得。
  
  「現在小孩是怎了。」女的不愛愛男的。
  
  「哥,是你太有魅力了啦。」媽媽也常說自己生了個禍害。
  「算了算了,我要找瑄瑄來安慰我。」杜雲芊拿了手機就按了按鍵四撥出。
  
  瑄瑄?杜司臣稍思索了一會便想起了,是妹妹的好友,雖自己沒見過面,不過常聽妹妹提起,是個照顧家人的好姐姐……
  
  應該是吧?
  
  愣著看妹妹打開家門迎來個男孩,男孩略帶青澀地朝自己打招呼,等到在餐桌前坐定準備開飯,杜司臣才猛然回過神。
  
  「雲芊,瑄瑄……不是女孩?」
  
  氣氛頓時僵硬,幾秒後杜雲芊噗哧一笑,城仲瑄尷尬的解釋。
  「全名是城仲瑄,雲芊都叫我瑄瑄,才會讓杜大哥你誤會。」
  
  杜雲芊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叫一個男生瑄瑄。
  「我覺得很好聽呀。」吃了口冰淇淋。
  
  杜司臣不禁覺得納悶,妹妹不是堅決不把男性朋友介紹給他認識,怎麼今日反常了。像是看穿他心裡想的,杜雲芊給了解答。
  
  「哥哥你放心,瑄瑄對帥哥是免疫,啊…應該說他有女朋友,不會出軌。」
  不過說到城仲瑄的女朋友,杜雲芊臉色明顯很差,這在飯後城仲瑄離去,她才說明理由。
  「因為那個女生很差勁嘛!」
  皺皺鼻頭,杜雲芊為好友抱打不平,杜司臣反問怎麼不分手。
  「因為……」猶豫了一會兒,杜雲芊才緩緩說出原因。
  「……就是那女生跟瑄瑄有發生過關係而且沒做防護,那女的警告瑄瑄要是敢分手她就自殺。」
  
  杜雲芊又替好友解釋了緣由,原來是城仲瑄生日時被大家灌酒,酒後誤事果然是真理。
  「那女的早哈瑄瑄很久了,既然發生關係,瑄瑄就答應跟她交往了。」
  說完杜雲芊又用了一副尊尊教誨的模樣,對哥哥語重心長說著。
  「所以哥哥你要小心喔。」
  
  要他小心什麼?
  杜司臣聞言挑起眉,杜雲芊抿嘴偷笑。
  
  「我可不想多個……姐夫?還是嫂嫂比較貼心囉!」
  
  這女孩……杜司臣無言搖搖頭。
  
  
  
  
  
  ※
  
  
  
  
  
  三個女生圍住一個男生,這畫面怎麼看都……很怪。
  杜司臣來接妹妹下課,撞見這幕本想繞路,不過談話內容讓他停下腳。
  
  「城仲瑄,男人做事敢做敢擔!雅芹都懷孕了耶!」
  
  「我會負責,但是我希望孩子生下後,我們彼此只有孩子的父母關係。」
  
  「這怎麼可以!」
  她們都知道何雅芹喜歡城仲瑄,才會設計灌醉好與他發生關係。
  
  城仲瑄輕聲歎息,「我很抱歉,但我對雅芹真的沒有戀人的感覺。」
  
  本來就不是喜歡的類型,就算有關係,交往後他仍是“相敬如冰”,沒意思更進一步,沒想到僅一次關係就中標,城仲瑄真不知該高興還是該抱怨自己的種子太活躍。
  對於感情他很理智,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愛就是不愛,強求只會讓雙方鬧得不愉快與疲憊。
  
  「我就知道你喜歡那個杜雲芊,那種女人有什麼好,只是有幾個臭錢而已!」哭泣的女孩子哽咽說著。
  
  「我跟雲芊只是好朋友,還有不準妳說她壞話。」城仲瑄不悅。
  兩人從國中就認識了,真要有關係早有關係了,城仲瑄不解為什麼大家總是將他與雲芊扯在一塊。
  
  「不管妳想拿掉或是生下,我都會付起全部金額,但除此之外的我真的無法給妳。」城仲瑄最後一次表示。
  
  三個女生才開口要說些什麼,就見一白西裝男子摟住城仲瑄,俊逸的臉孔露出冷笑。
  「金額我來負擔。」
  
  城仲瑄詫異的要說些什麼,卻被男人以手指抵住,後被用力擁進男人懷裡。城仲瑄呆愣的用手掌撐住男人胸膛,煞是不解怎麼會變這種情況。
  
  三個女生也呆住,沒料想到竟有個男人跑進談判現場,本來四人就引起了經過的人群注意,當局外人又是極為俊美的男人突然緊抱城仲瑄時,圍觀的人不禁發出驚呼。
  
  雙方僵持不下,直到一道女聲打破沉默。
  「哥對不起我剛剛……欸?」
  姍姍來遲的杜雲芊一見哥哥跟好友抱在一起,再看那邊三個女生,馬上就曉得發生什麼事,當然是與哥哥同仇敵慨了。
  
  「天啊杜雲芊妳哥哥竟然是同性戀!」三個女生發出尖叫。
  
  對方一副噁心的口氣,杜雲芊抬起下巴哼笑。
  「同性戀又怎樣?我哥哥既優秀長得又帥,誰不喜歡,而且大家早知道我哥哥是同性戀了啊。」
  杜雲芊一席話獲得圍觀人群同意,雜誌訪問杜司臣時就公開了,根本不是什麼大新聞。
  
  「不會妳也是吧,難怪都沒男朋友!」
  
  「不準妳說雲芊壞話!」城仲瑄面帶慍色。
  
  杜司臣口頭雖無表示,但可以殺人的目光射向她們,杜雲芊見了這有默契的畫面,不禁覺得好笑,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要她們不準說自己壞話。
  
  「不管如何,孩子杜家會全權負責。雲芊,走吧。」
  杜司臣牽著人喚了妹妹,頭也不回地朝停車處走去,只餘下跳腳的三個女生。
  
  
  
  「瑄瑄你別擔心,我跟哥哥會保護你!」
  車上,杜雲芊拍拍胸脯,她早看那三個女生不爽很久了,正好有機會出口氣。
  
  不把好友的話當一回事,城仲瑄率先與杜司臣道歉,惹得杜雲芊哇哇叫。
  「啊──瑄瑄你不相信我嗎!」
  
  看著後照鏡裡妹妹與男孩打鬧,杜司臣嘴角微勾。
  
  
  
  有時不得不佩服女人的行動力。
  一到家門口就看見新聞記者朝著他們座車猛拍,不到一小時的路程就能通知記者來補捉新聞……
  
  「真有狗仔的潛力。」杜司臣淡淡評論。
  
  這真是最糟糕的情況了,城仲瑄重重嘆氣,反而是杜兄妹壓根不在意。
  
  「安心吧,爹地跟媽咪才不會在意咧。」
  杜雲芊樂天的說著,想當初哥哥公開自己性向的事才是滿城風雨呢。
  
  而杜司臣倒不是擔心這個,而是……
  「……爸媽不會衝回來逼婚吧。」
  怎麼覺得依自己父母親擔心女兒的程度,很可能會如此做……杜司臣不由得聯想。
  
  
  
  
  
  果然沒幾天後事情就如杜司臣所預言,接到第一手消息的杜夫婦是立馬搭機飛回台灣,急著要見未來的“媳婦”。
  
  「媽,您們真的誤會了,我只是想幫雲芊的朋友解圍。」揉著額頭,杜司臣無奈解釋,只望爸媽能放過他。
  既然城仲瑄的事情到最後雲芊一定會管,不如一開始就由他出面解決。
  
  「屁話!要解圍有很多方式,我可不曉得你只會用這種低劣的方式,看人家好好一個男生跟你鬧誹聞我還心疼呢!」
  
  杜母一邊打量著城仲瑄,一邊回嘴,自己生的當然了解,想丟錢還是丟房子都可以,兒子拿自身去解圍,還真是破天荒。
  本來兒子是同性戀嚇著了她,不過長年在外國什麼沒見過的,只擔心兒子未來的對象怎麼挑都不好,看看這小男生,斯文清秀又乾淨,杜母越看越滿意。
  
  「很抱歉造成您們的麻煩。」城仲瑄苦惱地說,事情已經鬧得甚至有媒體說他們已經在國外結婚了。
  
  「說那什麼話,還不都是司臣這孩子自作主張。」
  杜母一坐下,馬上抓著城仲瑄問家裡幾人父母從事什麼工作,只差沒連祖宗八代都問。
  
  「哥……看來很糟喔。」杜雲芊偷偷在兄長耳邊說。
  「你看媽咪一副認定瑄瑄是你“女朋友”耶。」
  
  「別理她,爸爸不會答應的。」
  
  杜司臣只當笑話來看,當初公開性向時,父親就曾與自己提過,不準他有任何花邊醜聞,既然這次只是烏龍,父親自然不會當一回事,全都是母親一個人唱獨角戲,等她膩了就好了。
  
  但一向料事如神的杜司臣,也會有料錯的一天。
  
  
  
  ※
  
  
  
  城仲瑄暫時在杜宅住下,學校方面也請假,可以受到保護也可免除媒體干擾。一併請假休息的杜雲芊喝著花茶,心裡在猜這次風波要經過多久才會平息。
  
  「回來了回來了。」杜母脫掉小罩衫,坐下後馬上讓杜雲芊奉上一杯茶。「嗯,這茶誰泡的?」滿意的點頭,她準備加薪。
  
  杜雲芊指指在廚房裡的人,城仲瑄邊盯著茶壺,邊與杜司臣聊天,兩人倒有說有笑的,杜母懷疑的問了女兒。
  「他們真的沒關係?」
  
  杜雲芊本還想舉手發誓,但她也很少看見哥哥一年裡露出笑容的次數如此刻之多,心裡也跟著不確定起來了。
  從以前一直沒將仲瑄介紹給哥哥認識的原因,就是怕連仲瑄都迷上哥哥,雖然她是百分之九十覺得不可能啦,但凡事總有萬一嘛。
  要是連好朋友都被搶去,那她真的要哭了。
  
  「怎麼?兩人湊在一起嘀嘀咕咕。」杜父卸下西裝外套,就看妻子與女兒頭靠在一起往廚房望去並低聲討論些什麼,端了桌上杯子喝了花茶也讚不絕口。
  
  「對了對了,雲芊,跟仲瑄交往的女孩怎樣?」
  
  聳聳肩,「那件事啊,我之後去問了其他的人……」
  
  當天有其他男生在場,說城仲瑄根本醉到不醒人事倒頭睡死,根本不可能發生什麼事,天曉得那個女人是找了誰來發生關係,肚子又是懷了誰的種。
  
  「所以,仲瑄早跟她分手了。」
  
  而且還當個可憐的受害者被記者採訪,說仲瑄始亂終棄她及肚中的孩子,最後是哥哥出面回應“真要是仲瑄的孩子,等妳生下來驗過DNA在說”堵住她的嘴。
  不過媒體卻沒放過哥哥及仲瑄兩人,畢竟是繼哥哥公開性向後,杜家特大條的新聞了。
  事情已經發展到兩人的養子目前在國外讀書,真好奇媒體是哪得來的消息,養子是從石頭裡蹦出來嗎?
  
  「唉,不過真要有人做我們家媳婦……」她也寧可是城仲瑄。杜母捧著面頰輕嘆,杜雲芊理解地拍拍她的肩膀。
  
  杜父口中悠悠飄出一句話,瞬間點醒了母女倆,「真的喜歡就乾脆讓它變事實不就得了。」
  
  「下藥?」最老套的應該最好用。
  
  「可是哥哥這麼精明,一定會被發現的。」
  
  母女熱烈的討論,杜父在心中替自己兒子默哀──也沒解救的意思。
  
  在廚房的杜司臣只覺得背脊竄過寒意。
  
  
  
  
  
  晚餐時刻,突來的門鈴聲造訪了杜宅,淡綠色人影揚著手上幾本筆記本微笑,身旁的金髮男生好奇地打量著別墅。
  
  「史蒂芬,不好意思。」城仲瑄放下冒著熱氣的茶杯。
  
  「不會,反正也是借衛亞印的。」
  
  「還被慕容那混帳揩了好多油……」姚子奇不平地低聲唸著,想到慕容伸手收錢的模樣就氣,明明就大少爺還在意那一點小錢幹麻,衛亞自己都不在意了。
  
  史蒂芬笑著摟住姚子奇,快速在他頰上一吻,存心火上加油。
  他的舉動引得杜父杜母一聲哎呀及杜司臣挑眉。
  
  「去死啦!」果然,有人出拳了,不過可惜地被擋下。
  
  早已見怪不怪的杜雲芊城仲瑄兩人,腦中也想得到慕容的樣子,彼此互望苦笑。
  
  「你們是一對的呀?」原來現在社會這麼開放啊,杜母忍不住好奇問。
  
  姚子奇不發一語,只是撇過臉;史蒂芬以行動證明,再偷得一吻,惹來姚子奇的白眼。
  
  「公認的公認的!我們班上有公認的兩對唷!」
  杜雲芊馬上打開手機獻寶給母親看,還一邊介紹情史。
  「我現在要看誰會變第三對……呵呵。」
  邊收好手機,用了打量的眼神射向城仲瑄,被目光黏住的人納悶皺眉。
  
  「我?」食指點了點自己,城仲瑄不解怎麼會扯到他身上。
  
  「啊。」姚子奇想起什麼了。「對對對,跟你告白的那個學弟今天有來,不過我們跟他說你請假……一個月吧?」側頭詢問身旁人。
  史蒂芬聳聳肩,天曉得何時這波烏龍才會消聲。
  
  好像是有這回事耶……城仲瑄這時候才想起來,煩惱的支著下巴。
  「我都忘了……」
  
  「超大膽的唷,就在我們班上大聲對瑄瑄告白。」
  杜雲芊想到那學弟的勇氣就忍不住想叫好,姚子奇也認同的點點頭。
  
  「仲瑄討厭同性戀嗎?」杜母有些緊張地詢問城仲瑄。
  
  「不……」城仲瑄眼神古怪地掃了史蒂芬兩人,後搖頭嘆氣。
  說真的,從大一開始,腦袋及眼睛水晶體天天被迫接收男人摟著男人卿卿我我就算了,有時還會跑出快要十八禁的畫面,城仲瑄早處之泰然,更何況之後又多了慕容及衛亞……
  「我已經麻痺了。」這樣該開心嗎。
  
  「同學,我了解你的明白。」杜雲芊化作原住民同胞口氣,拍拍他的肩膀。
  
  「那就好……」杜母拍拍胸口呼口氣,從剛開始就沒說話的杜司臣瞄了眼母親。
  
  「不過你怎麼惹上他的啊?」姚子奇咬著冰棒好奇地問,杜雲芊也點點頭表示好奇。
  
  「那天我在場……」史蒂芬忍不住笑出來,城仲瑄沒好氣地瞄了好友一眼,起因不就是史蒂芬嗎。
  「本來我跟仲瑄都以為他是要跟我告白,我就先下手為強,說仲瑄在跟我交往。」
  史蒂芬總是有千奇百怪的理由,比如天氣不好所以拒絕、隔壁家的螞蟻死掉太多隻是兇日所以拒絕、家裡的電視機壞了所以拒絕……而剛好那天身旁是城仲瑄便隨口說了句,沒想到卻踢到鐵板。
  「結果他是要跟仲瑄告白,不過可能知道比不過我便黯然退出。之後我跟子奇交往的事被傳出去,小學弟馬上再告白啦。」還是驚天動地只差沒校內廣播。
  
  「不過他在瑄瑄跟那女人交往時就很安份。」杜雲芊回憶地說。
  
  「嘁!說到那女人,還一直在學校裝可憐,以為沒人知道內幕。」姚子奇老大不爽的說著,要不是史蒂芬制止,他頭一次想打破好男不跟女鬥的原則。
  
  「連慕容這女權主義者都看不過去了。要不是杜家有回應,我想學校內都以為仲瑄是罪該萬死的負心漢。」史蒂芬補充道。
  
  「她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城仲瑄淡淡地說。
  
  「沒錯,仲瑄都跟她沒關係了,再回應也是越描越黑。放心,伯母給你靠!」杜母拍拍胸口。
  
  怔了怔,城仲瑄露出了柔和的笑容,誠心地向杜母說:「謝謝伯母。」
  
  剛說完,就被用力摟進婦人懷中,城仲瑄愣了幾秒,才伸手回抱婦人,臉上帶著有些懷念的微笑,雖然只是一瞬,仍是被眼尖的杜司臣發現。
  
  「仲瑄乾脆你來當我兒子吧!」杜母衷心喜愛這年紀輕輕卻識大體的男孩。
  
  杜司臣搖搖頭,開口制止母親的行為,「媽,你別為難人了。兩位吃過飯了嗎?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兩人互望一眼,一同有默契的微笑,「不了等等我們要去吃飯。」
  
  「真甜蜜呀。」杜雲芊有些羨慕地托著香腮望著兩人離開杜宅,心中低嘆何時她也能擁有一段像他倆的戀情呢。
  
  城仲瑄見狀,不禁微笑,「我記得沈學長不是追妳追得很勤?」
  
  「什、什麼呀!」杜雲芊雙頰微紅,嘟著紅唇裝作沒這一回事。「我又沒答應他。」
  
  「沈學長可是許多人的目標喔。」城仲瑄早知道好友對學長抱有淡淡的好感,口頭上忍不住調侃。
  
  「瑄瑄你也是啦。」杜雲芊美目瞪了他一眼。「哼哼……我猜那個學弟等你一回學校,包準又要追著你跑。」
  
  搖搖頭,城仲瑄篤定地說道:「絕對不會,這事鬧得這麼大,我想應該很難有人能比得過杜大哥。」呃、也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杜母聽了也不住得意,「當然,我家兒子是最棒的!」話中主角只是揚眉不語,繼續喝茶。
  
  「對了,瑄瑄你不是要回家一趟?」杜雲芊突然想起,同時朝母親眨了一眼。
  
  「真的啊?那……」杜母笑了笑。「司臣你就載仲瑄去一趟吧!」她巴不得兒子最好假戲真做,將城仲瑄拐回家,所以當然最好是先見見對方家人啦。
  
  感覺有陰謀啊這對母女,杜司臣不語盯著母親及妹妹,意圖想看出什麼。
  
  「對對,仲瑄我有跟城叔叔講過了,我看你跟哥哥就在那邊吃飯吧!」反正城家餐桌不缺兩張椅子,呵呵,杜雲芊精打細算著。
  
  「也好。」也有段時間沒看見家人,城仲瑄笑著點頭,而杜司臣見狀並無任何回應,只是拿起車鑰匙準備到車庫。
  
  
  
  ※
  
  
  
  坐在沙發上吃著水果,杜司臣仍有些恍神,感覺他的靈魂還停留在剛才餐桌上,他還是頭一次那麼多人一起用晚餐。
  跟自己家裡不同,熱鬧到可以說是很驚人,沒想到現在還會有那麼多兒女的家庭,八個孩子呢,真……不可思議。
  話說回來,似乎從一進門就沒有看見女主人。
  
  「杜大哥你在看啥?」城三弟咬著柿子好奇問。
  
  「啊……好像沒看見城媽媽。」
  
  「欸?瑄哥沒說嗎?我們媽媽已經去世了喔。」城二弟微微笑解釋。
  
  略吃驚地撐大了眼,杜司臣馬上為自己失言道歉,「對不起,我……」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啦!」城三弟笑了笑。「我們有第二個媽媽啊。」
  這對雙胞胎笑的很詭異地一起比著從廚房出來的人,杜司臣有些無言地看著那人──端著水果的城仲瑄。
  
  「……怎麼了嗎?」三個人一同看向自己,城仲瑄不解。
  
  「沒有。」兩個弟弟合聲說。
  
  「對了小瑆,爸爸說你在打工?」邊喂六弟,城仲瑄問著三弟。
  
  「嗯啊,小郁也有啊。」
  
  「真的?」城仲瑄轉而問二弟,他倒是沒聽爸爸說。
  
  「呵呵呵……國英數理一頁十元,其他一頁五元,大考期間會漲價唷。」
  這只是作業部分,他還沒說筆記及影印費呢。
  
  「……算了,只要不是壞事就好。那小瑆呢?」
  
  「我在學校附近的書店打工。」
  
  還好,很正常,城仲瑄放心了。
  「啊,你們是不是有校外教學?」
  
  「哥,不去又不會怎樣,在學校自修而已。」兩人根本不當一回事。
  
  「不行,跟朋友一起去玩也好。」
  
  「我們自己付就好了,存下來的錢也夠。」城二弟說。
  
  「沒錯沒錯!」
  
  看弟弟兩人如此堅持的模樣,城仲瑄也只好作罷。
  自從媽媽去世之後,家裡經濟狀況不如以往,底下還有許多弟妹,身為大哥的他自然擔子重了點,好在弟妹都很貼心。
  
  「話說回來,那個烏龍新聞什麼時候還會結束啊?」
  這問題,杜司臣與城仲瑄兩人也只能相視苦笑。
  
  「爸爸一開始還擔心的問我們要怎辦耶。」城三弟想到爸爸慌張的模樣就噴笑。
  
  「有造成你們的困擾嗎?」杜司臣皺眉,沒料到會炒那麼久。
  
  「還好啦,鄰居還說能釣到杜氏企業的少爺,很厲害耶!」城三弟越說笑得越開心。
  
  「啊,我是不介意有姐夫。」城二弟咬著餅乾插話。
  
  「你們兩個,別跟鄰居說些有的沒的,本來就只是個烏龍。」城仲瑄擦著六弟嘴角,同時叮嚀。
  
  「喔對,哥你的前女友有來耶。」
  
  杜司臣瞇起眼,城仲瑄也一愣,「我不是跟她分手了?」
  
  「天曉得,她跟爸說她懷孕了,吵著要你負責。」
  
  「……跟那比起來,被說跟男人交往說不定還好一點。」城仲瑄喃喃自語。
  
  「真是難纏的女生。」
  杜司臣思忖解決之道,當然是有直接手段,不過對方只是個大學生,能和平解決是最好。
  
  「哎唷哥我當初不就跟你說了,就算有性行為又不代表什麼,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啊。」城三弟搖搖頭。
  
  「真是傷腦筋……」還以為聽史蒂芬說的,想說她已經放棄了,沒想到還跑到家裡。
  
  「仲瑄,你要更慘,還是另想辦法?」杜司臣見城仲瑄煩惱的模樣,開口問。
  
  「……比如?」
  
  下一秒,兩個弟弟聽過杜司臣的方法後,不約而同大笑,城仲瑄只能無言畫上黑線。
  
  
  
  ※
  
  
  
  「何同學,我希望作為女性妳能自制,別在纏著仲瑄。」
  
  此刻陣仗,兩男三女在教室談判,男方同時附帶陪客幾枚。
  
  何雅芹一開始有些讓杜司臣的狠冽神情嚇到,但想到自己的立場,又挺起胸回應:
  「我肚子裡有仲瑄的孩子!」
  就算不是,她自然有辦法變成是。
  
  冷笑一聲,杜司臣摟住身旁人的腰際。
  「那又如何?頂多孩子歸妳,我們支付贍養費。」
  
  「你……你不怕我鬧上法院!」她就不信杜家不會怕醜聞。
  
  「妳以為妳站得住腳?一開始就是你情我願的性關係,現在孩子還不能確定是誰的,又用孩子威脅我們,鬧上法院的結果不過就是孩子歸屬權及贍養費的問題。」
  想到什麼,杜司臣輕笑。「再說,杜家也不怕那些新聞。」現在鬧得還不夠大嗎。
  
  「什、什麼……」孩子本來是她的武器,她還真沒想過其他問題。
  瞬時她便有些慌了,她原以為上法院一定是她得利,現在一想,還真沒有她的立場,了不起最後是她得到孩子及錢而已,城仲瑄也只是有父親身份能探視孩子罷了。
  
  「還是,妳以為我的身份不能做些什麼?」
  杜司臣嘴角微揚,瞇起眼略帶陰冷的目光射向何雅芹。
  
  何雅芹忍不住一顫,城仲瑄見狀便扯扯杜司臣,示意他適可而止便行,別太過為難人。
  
  「為什麼你不能接受我!我、我只是喜歡你而已啊……」
  何雅芹哭著質問,身旁兩個好友馬上開口安慰,同時幫聲。
  
  「我很抱歉,一開始我就不該給妳希望而要與妳說清楚,這點我也有錯。」
  城仲瑄垂眼,繼續說:「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不能勉強。」
  
  「那你就喜歡那個男人!」
  何雅芹不禁憤恨地瞪著那俊美的男人,一想到他是杜雲芊的哥哥,更加厭惡。
  「不……說不定你是在騙人!對,你根本不可能跟男人交往!」
  一開始她的確被嚇傻了,之後細想,城仲瑄不可能馬上轉變性向,還突如其然的告知與一個男性交往。
  
  「……女人,真是麻煩。」皺緊眉頭,杜司臣不禁有感而發。
  「仲瑄。」語落,杜司臣便扳過身旁人,城仲瑄還未反應過來,便感覺到嘴上一片濕熱。
  
  「欸……不愧是哥哥!」靜靜在一旁的杜雲芊,忍不住拍拍手。
  
  吹了聲口哨,姚子奇也比起大姆指;史蒂芬只是偏頭小聲問杜雲芊。
  「不是作戲嗎?」怎麼現在動真格的了。
  
  「哥說這是最終手段,不過他說有點對不起仲瑄啦。」
  她了解哥哥可能不覺得怎樣,但對仲瑄來說或許有些刺激了。
  
  「……這倒不一定喔。」眨眨眼,史蒂芬輕笑。
  杜雲芊只是納悶地看著神秘的男人。
  
  唔……原來跟男人接吻的感覺是這樣啊……
  城仲瑄不禁有些出神,倒談不上什麼厭惡感,反正只是被吻了一下……但若現在吻他的是那個學弟呢?
  應該會馬上推開吧。
  
  只是想輕吻而已。
  ──本來。
  杜司臣也沒料到會變這情況,他突然覺得就這樣將眼前人納為己有也無妨,不厭惡與男孩接吻,好現象。
  不過再繼續下去就忘了原先的目的了,杜司臣終於退開,看著懷中男孩迷濛的眼神,將人揉進懷裡,厲眼一掃。
  「如何?我想比仲瑄吻妳時……」不禁發出輕笑。
  
  「你、…你……」她本來以為城仲瑄會反抗,沒想到反而看起來很陶醉其中。
  
  「女人,別讓自己變得更難看。」杜司臣也不打算脅迫下去,目的達到就收手。
  「我們回去吧。」低聲對懷中人說,只看那紫紅頭顱輕點一下,而露出來的耳根鮮紅欲滴,杜司臣莞爾一笑。
  
  真可愛……杜司臣心裡不禁如此想著。
  
  
  
  
  
  ※
  
  
  
  
  
  「唉……」還未離開台灣的杜母垂頭喪氣、無精打采的。
  
  「媽咪妳怎了?」看著雜誌的杜雲芊不知第幾次聽見媽媽嘆氣。
  
  「還不是那件事。」沒好氣的說著。
  
  本來以為會鬧上很久,但同一件事看久了也失新鮮度,早幾星期前杜家早不是頭條,頂多有個後續追蹤,但媒體看杜家沒什麼動作,也沒再繼續報了,不如趕緊去追新的新聞才是真的。
  
  「唔……」她在聽過衛亞說的話後,也以為哥哥跟瑄瑄會發生什麼,不過觀察了幾天,的確當初那場接吻只是作戲。
  「媽咪我看就算了啦,反正妳都收了瑄瑄當乾兒子。」也沒什麼損失嘛。
  
  「哎呀,還是媳婦比較親嘛!」
  杜母又說,「不然雲芊妳嫁給仲瑄好了。」女婿也很棒。
  
  「媽咪,我已經答應跟學長交往了。」這個答案她也回答好幾次了。
  
  「當初爆出來時應該要讓司臣馬上帶去結婚才對……」杜母不禁扼腕啊。
  
  「結婚都能離婚了,媽咪就別想了嘛。」她倒覺得乾兒子也不錯。
  「至少瑄瑄也能說是妳半個兒子。」
  
  「又在講了啊?」杜父從公司回來,一進客廳便聽見妻子在抱怨。
  「哦雲芊沒課啊……嗯,司臣呢?」
  
  「哥哥不是在公司?」
  
  杜父納悶的想了想,「那孩子說他要回家……」
  
  「沒有看見……啊,哥哥是不是說他自己的公寓?他昨晚說過會回公寓,應該是指那裡吧。」
  
  「有可能吧。」杜父不以為意。「好了,老婆妳就別在想了。」都聽妻子抱怨好幾天了。
  
  「爸爸說的對,再說晚上瑄瑄不是要來吃飯。」
  
  「對唷!」當然要準備豐盛的晚餐來招待乾兒子。
  
  
  
  ※
  
  
  
  「嗯……」手微抽動了下,城仲瑄慢慢轉醒,一睜眼便見男人特寫,不禁呆愕了幾秒才想起他在杜司臣的公寓。
  
  「醒了。」杜司臣笑了笑,揉揉懷中男孩的髮絲。
  看著城仲瑄那半睡半醒的模樣,隨後又不安份的鑽動,簡直像隻寵物似的,杜司臣笑著摟緊男孩。
  有一下沒一下地梳理著窩在頸邊那柔順的髮絲,杜司臣心思也沒放在書上了。
  
  其實並沒有與城仲瑄發展成戀人的打算,男孩才幾歲呢,他都快步入三十歲的叔叔了,城仲瑄的未來才剛開始而已,同性情人的風險太大了。
  再說,彼此喜歡及愛,男女之間都不一定了,何況同性。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擔心──他可以承受輿論,但對方呢?
  
  
  
  
  
  「杜大哥……有交過…呃,男朋友嗎?」
  幾星期前,新聞風波總算平息許多,女朋友事件也算是圓滿解決,便決定讓杜雲芊及城仲瑄回到學校,而在他送城仲瑄回家時,男孩問了這個問題。
  
  「嗯,有過幾個。」不過總是沒幾個月便分手,最大原因是他將工作擺第一,同性間本來維持便難,他又因為工作時常出入各國,聚少離多下就是分手一途。
  眼角處掃到男孩若有所思的模樣,杜司臣眉頭一皺,當下將車子停在一邊。
  「仲瑄,上次接吻只是作戲。」
  
  「但是我不討厭。」城仲瑄笑了笑,接續說著。
  「衛亞說過,他覺得人體有很多開關,有的人是在手,有的人是在耳朵,有的人是在嘴巴,一但開關被開啟,感情就湧湧而來……我想我現在就處於這樣的感覺。」
  但並不全是接吻的關係,而是對象的不同,就他吻前女友時並沒有心動的感覺。
  
  嘆口氣,杜司臣也不得不承認,那一次滋味很好,若不是他有良好自制力及還要解決女朋友的事,他八成會一直吻下去。
  「……你還小。」杜司臣只能如此說服城仲瑄及他自己。
  
  「我已經成年了。」城仲瑄不贊同的反駁。
  「杜大哥你能拒絕我,但我也能繼續喜歡你。」
  對於感情他一向喜歡條理分明,或許的確他跟杜司臣相比下仍不成熟,但喜歡就勇於說出口,這是年輕人的氣魄。
  
  「你還沒經歷過,不知道同性戀會為你帶來怎樣的後果……」
  他大可以直接與城仲瑄交往、做愛,但他喜歡這個男孩,所以更不能自私的用喜歡及愛套住男孩的未來。
  
  「就因為沒經歷過我怎麼會知道。」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還是杜大哥……討厭我?」
  
  搖頭苦笑,「若真的討厭,從你說出喜歡我,我就會馬上把你丟出車外。」
  
  「那……能跟我交往嗎?」
  
  「你知道說交往代表什麼嗎?我會吻你,我會抱你,我會把你綁在我身邊。」
  撫著城仲瑄臉頰,試探性地滑到頸子,就看對方忍不住一顫,杜司臣嘴角逸出笑花,壞心的補了一句。
  「另外,我不做零號。」
  意謂,被壓在下頭的絕對是你城仲瑄。
  
  雖然對杜司臣所說的感到有點尷尬,城仲瑄仍是點點頭。
  說真的……他也不曉得同性戀是怎麼做,反正只要是彼此,哪個上哪個下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
  
  「那我們交往吧,我先收點……」
  
  收點什麼東西……城仲瑄猶在不解之際,杜司臣便越發靠近自己,他只能臉紅地承受男人親吻。
  
  
  
  
  
  雖然說了很多,不過男孩一點也不領情。
  該說天真還是傻亦或是愛情至上呢……杜司臣無奈的笑了笑,想很遠的自己在男孩眼中可能是庸人自擾吧?
  
  不過,現在某人就大膽地枕在自己身上睡覺,真不知是信任他還是忘了男人很容易衝動,尤其對方還是自己的戀人。
  杜司臣目前並不一定要與城仲瑄做到最後一步,雖說該有的慾望是會有,用其他解決方法就好。
  城仲瑄仍是會害怕的吧,對於同性間的性關係。
  再說他仍然會猶豫──真是可笑,他可是商場上出手狠絕的杜氏企業總經理呢。
  慢慢來吧,他很喜歡與男孩這樣悠閒、簡單的相處。
  
  
  
  
  
  over talk 2010/01/01
  噢耶結束。
  祝杜哥生日快樂XD
  
  
  
  
  
  東窗事發XD
  
  「啊、這樣太…啊、嗯……」
  
  ……什麼聲音?
  杜家三人來到杜司臣的公寓裡頭,寂靜無聲的公寓裡,卻從主臥房半掩的房門裡傳出極為曖昧的呻吟。
  
  「司臣那孩子不會給我亂帶小男生回來吧!」杜母簡直氣炸了,都已經三十好幾了也不趕緊定下來,她在一旁也看得心急死了。
  
  「不過……」杜雲芊皺眉,這聲音有點……耳熟?
  
  「咳咳……那誰要進去叫司臣?」杜父雖然接受了兒子是同性戀,不過他的心臟強度還沒強到可以看兒子跟另一個男性親密的畫面。
  
  「當然是我去抓姦!」杜母滿懷氣勢的走向主臥房。
  
  「不應該用抓姦吧媽咪……」杜雲芊噗哧的笑了,也跟著媽媽去看好戲。
  
  「杜司臣你這兔崽子又給我帶──欸?」杜母根本不在意房間裡頭兒子進行到哪裡,也不怕兒子突然煞車很傷身,直接打開臥房門,卻在觸及床上那刻愣在當場。
  
  杜雲芊看媽媽突然傻愣的模樣,好奇地探頭。
  「怎麼、欸──瑄、瑄瑄瑄……」
  
  「媽妳怎麼──」杜司臣只來得急用棉被裹住兩人。
  城仲瑄只能窩囊的躲在杜司臣懷裡,露出鼻子以上部位,不好意思的看著房門口……話說,他們兩人還相連著。
  
  杜母回想剛才的畫面,她的乾兒子坐在兒子身上,一看就知道是在做什麼。
  「……解決完之後出來。」要是在待下去,兒子絕對會用目光殺了她。
  只好推著女兒出房間,離開前朝房裡曖昧的說:「你們兩個慢慢來,媽媽不急。」
  
  一等媽媽及妹妹離開,杜司臣馬上低咒,他怎樣都沒料到家人會突襲。
  
  「怎…怎麼辦……」城仲瑄整個想一頭撞死,竟然被撞見最尷尬的畫面。
  
  「既然媽都說要我們慢慢來……」杜司臣揚起壞笑,翻身壓住愛人。
  「當然要做完才出去接受審判了。」
  
  「但、但是……」身上男人一個挺進,便讓城仲瑄潰不成軍。
  「……會被、嗯…啊…聽見……」緊環住男人頸子,似乎還想咬住下唇抑制住呻吟。
  
  「那你得小聲點了……」故意又一個重刺,杜司臣聽見耳邊突然急促的叫聲,繼續欺負愛人。
  等等還得說明他從幾年前就跟仲瑄在一起了……想到媽媽會如何,不禁惡寒。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