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水救近火
  
  
  
  
  
  
  
  
  
  
  杜氏企業裡,能不用通報直接進總經理室的只有一人──
  是以公司上下都將他當保命符,每當總經理颶風開始匯集,秘書們開始討救兵,討到救兵大家上天堂,討不到救兵大家下地獄。
  只要他一進辦公室,裡面正挨罵的主管就鬆一口氣,保命符來了!
  雖然使用過多次可能會導致於滅火失效,但能減少一次掃到尾的機會,秘書們是很樂意狂摳救兵。
  
  
  
  秘書們的午休用餐就是八卦時間,尤其又大部分是女人。
  配飯話題聊到救兵,秘書方小姐忍不住說:「城特助跟總經理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縱使城仲瑄已離職進入演藝圈,但大家仍是將他視為總經理的特助。
  
  「不過總覺得有些曖昧耶!」秘書陳小姐竊笑。
  說真的,總經理對城特助很好,除了杜千金外是史無前例了,就忍不住……多作聯想了起來。
  
  「拜託妳電影小說看太多啦!」秘書吳小姐不以為意。「世界上哪那麼多同性伴侶還正巧是我們總經理跟城特助。」
  
  「哎呀,讓我幻想一下嘛!兩個帥哥站一起很養眼耶!」陳小姐反駁。
  
  旁邊靜靜啃飯的菜鳥秘書欲言又止,面色有些古怪,似乎另有隱情,陳小姐眼尖發現她的怪易,將椅子移到她身邊。
  
  「小菜菜妳好像有八卦喔,快從實招來吧!」
  
  八卦人人愛聽,禁不起前輩們的逼供,菜鳥秘書一五一十的招供了。
  「就是上星期我到總經理室時……」
  
  那絕對是她活了好幾個年頭,印象最深的一刻了,那一瞬間度秒如年,冷汗淋漓的她就怕下一秒,總經理劈頭一句讓她捲鋪蓋走路。
  
  「欸欸欸欸──妳是說、妳正好撞見、唔!──」陳小姐還沒放聲尖叫完就讓人摀住嘴,她這時才發現餐廳其他人目光焦點匯聚在自己身上。
  
  「噓噓──妳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啊!」
  
  吐吐舌,轉以悄悄聲問,「妳是說妳……真的看見總經理把特助壓在桌上!?」
  
  「我沒看錯的話啦……因為總經理馬上就發現我,然後拉特助起來。」
  她也想過是不是特助不小心絆倒之類的,但瞧特助臉紅成那樣,氣氛又很尷尬……應該沒有看錯。
  當下總經理不發一語,她只能哀悼,還好特助先開口說話救了她一命。
  “這裡讓我來就好,妳先出去吧。”
  神蹟!她簡直是飛地離開辦公室,甚至考慮回家替特助立個長生牌,每天早晚三柱香祭拜。
  
  「噗──厲害!」聽了菜鳥的想法,幾個老鳥笑得天花亂墜。
  
  「我現在超怕遇見總經理。」雖然特助幫她一馬,但畢竟保命符不在公司內,要是遇上總經理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其他呢?沒看見什麼嗎?比如KISS、扒開衣服在親熱之類的。」越說越興奮的陳小姐。
  
  「我哪敢多瞄一眼啊。」怕都怕死了,她視線只敢放在地上。
  
  「小笨蛋,妳這樣不就代表有鬼嗎,應該要正大光明的看總經理,裝得妳一副什麼都沒看見其實正偷偷觀察嘛!」
  「希望下次遇見的是我。」陳小姐忍不住祈禱,她一定躲起來偷看完全程。
  
  「說不定真的只是特助跌倒,總經理剛好扶住他,不小心摔到桌上而已呀。」吳小姐覺得同事真是想太多。
  
  方小姐聳聳肩,「不過,與其看總經理跟一個不知名女人在一起,我也寧可看城特助。」
  天天看黃金單身漢,總覺得其他男人都入不了眼了,要是一個憑空冒出的女人站在總經理身旁,感覺就很差啊。
  
  「會覺得很不甘心嘛。」像那樣優質的男人被女人搶走,想想就不爽。
  
  「那你們就要看兩個男人在一起啊?」吳小姐真是不懂這些女人心裡在想些什麼。
  
  「怎麼說……」方、陳兩人互望一眼。「很微妙的感覺吧!」
  
  「被男人搶走,就不會覺得這女人哪裡比不上自己嘛。」所以才說是很微妙的感覺。
  
  「懶得理妳們這群愛作夢的女人。」吳小姐無言起身將餐盤準備拿去放好。
  
  剩下的三人也趕緊吃完午餐,收好餐盤餐具準備上工。
  
  
  
  ※
  
  
  
  老成員嘻嘻哈哈地由頂樓準備回辦公室,打頭陣的小菜鳥才剛走下一層樓後卻頓住,迅速轉過身推前輩們上樓,同時做了噤聲手勢,一顆頭顱直往樓下探。
  「什麼事啊?」方小姐用氣聲詢問。
  「噓噓──」菜鳥比了比樓下。
  另外三人納悶地跟著望去,這是──
  
  位於大樓最高層的總經室根本不會有人爬樓梯上來,正巧到頂樓野餐一定得經過樓梯,沒想到她們會撞見……呃,陳小姐上次祈禱的事情。
  
  空氣中似乎能聽見微微喘息聲,四個女人害羞的用手遮掩住卻又打開指縫偷看,觸及總經理的手已經伸進特助上衣裡,嘴巴不自覺地成O型發出無聲驚嘆。
  
  「唔…嗯、等……」察覺眼前男人有些過火了,城仲瑄趕緊略微推開他,就怕繼續下去會一發不可收拾。
  
  杜司臣用力摟住情人,親吻著他的髮絲及臉頰,最後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是……努力消卻腹下慾火?
  
  「今晚到我那。」兩人額頭相貼,杜司臣親密地磨蹭著對方鼻尖,彼此雙唇時不時擦過。
  
  「你的口氣是肯定句。」忍不住微笑,都已經決定了還需要問他嗎。
  
  「我尊重你的選擇。」知道對方更重視家人,今天正巧又是固定回家的日子,杜司臣也不是不明理的人。
  
  「沒關係……」城仲瑄輕搖頭,或許這段感情一開始有些不安及憂慮,甚至會逃避,但一經確認,不能處處遷就於某一方,兩人都要退讓一步。
  「今晚看要吃飯還是──」有些尷尬的低下頭。
  
  發出低低淺笑,杜司臣當然知道他想說些什麼,惡意地接續問下去。
  「還是什麼,嗯?」
  
  明知故問……城仲瑄不禁白了他一眼,杜司臣除了霸道還外加壞心眼,為什麼之前沒有注意到。
  
  「到我家吧。」交往之後,最大的改變莫過於他逐漸喜愛待在家裡,以往冷清的宅邸也變得活絡。
  
  「那我下廚吧,等等回去時順便到超市一趟。」知道杜宅除了固定時間有餐點外,冰箱裡幾乎沒什麼額外食材。
  
  「時間差不多,回辦公室吧。」想到今天一整個下午都能看見情人在身邊活動,杜司臣就覺辦公像吃飯一樣簡單。
  
  正要離去時,城仲瑄突然拉住男人手臂,在對方不解的目光下,摟住男人頸子送上自己雙唇。杜司臣也樂享突來的恩澤,耳鬢廝磨幾分後,兩人才終於離開樓梯間。
  
  樓上的四人終於能放下心來,感覺方才大家都處於屏息狀態,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互望彼此幾秒後尷尬地轉過頭去。
  看來總經理冷漠的外表下很熱情啊,特助也很性…咳,幸福。
  
  「看吧看吧,我就說很養眼!」陳小姐心情雀躍地說。
  
  吳小姐終於點頭肯定了,「我大概懂了……」
  
  「……不過我們等等坐電梯會經過總經理室吧?」方小姐突然說。
  
  現場一陣靜默,菜鳥小聲提醒,「走樓梯下去吧?」
  
  
  
  
  
  over talk 2008/07/27
  把司瑄坑填完就差不多跟史姚篇數一樣囧
  不過就是沒心沒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