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雙人床果然很罪惡

  雙人床果然很罪惡
  
  
  
  
  
  
  
  
  
  
  杜司臣一直很忙,忙著當空中飛人,忙著工作,忙著一切的一切。
  而當他空閒下來,他仍是待在家裡看著國際新聞,隨時注意股市與市場變動。
  ──總之,他的重心就是在工作。
  
  「哥哥總有一天會過勞死!」這是杜雲芊說的。
  
  就算如此,杜司臣還是會抽空到健身房運動,他也愛游泳,保持身材與健康。
  
  而以前總是跟著上司飛來飛去的城仲瑄,也練就了一身打包行李的好功夫──完全是因為當了杜總經理特助後練出來的。
  專注的盯著紙張,比對著物品。「護照、證件、機票……」他目前在台灣總經理的家中,因為明天總經理又將上飛機飛到其他分公司。
  與其說他是特助,他更覺得自己是老婆之類的,這樣想著的城仲瑄收完物品,拉上拉鍊。
  
  「仲瑄。」頭上毛巾隨便地擦擦仍濕的黑色長髮。「你今晚就先住這吧。」為了明天到機場省時,今天是住在市區的公寓,雖只是公寓,但買了整層樓,不怕沒房間給客人住。
  「好的。」將行李放好。
  「衣服的話,先穿我的吧。」打開衣櫥挑了件襯衫。「客房裡有換洗的內衣褲跟毛巾。」說完便拿了企劃書,坐臥在床上瀏覽著。
  
  不久後,一陣跌撞的聲響引起杜司臣的注意,且是從客房傳出。「仲瑄?」
  城仲瑄跌坐在更衣間裡,撫著額角,吃痛的低呼,杜司臣伸手拉起他。「怎麼撞到了?」
  「……剛剛洗澡前不小心把眼鏡掉在地上,踩到了。」眼前一片模糊,只好草草沖完澡,出來時不小心撞到。「看來這陣子得先做瞎子了。」度數小有深度,沒眼鏡很麻煩。
  眼看城仲瑄慢慢起身,皺著眉頭眼幾乎瞇成一條線,還探近身仔細看,杜司臣只好牽起他的手,引領著他走出更衣間。「還可以嗎?」
  「應該……」勉勉強強可以看見面積較龐大的床及落地窗。「總經理,可以麻煩將吹風機拿給我嗎?」頭髮濕的,等等感冒就不好了。
  「有備用的眼鏡?」拉了人要他坐在梳妝台前,打開抽屜拿出吹風機插上插頭,打開電源俐落地替城仲瑄吹乾頭髮。
  「呃、沒……」伸手想接過吹風機。「總經理您先去睡沒關係。」讓上司替他服務,一整個很奇怪。
  「我不想睡到一半被吵醒,而且我沒那麼冷血眼睜睜看一個媲美瞎子的人在家裡行走。」
  好毒。「謝謝……」總經理技術還蠻不錯的呢,城仲瑄被吹得昏昏欲睡。
  吹了八分乾,將吹風機關上電源收回原處,「仲瑄你……」才轉頭,城仲瑄已經頭低下去,似乎睡著了。
  無奈的抱起城仲瑄,將他放好在床上,但他現在才注意到一件事。「連衣服都沒換啊……」微濕的浴袍一直穿在身上,剛給的襯衫也還丟在床上,杜司臣抓著浴袍腰間的帶子,有點猶豫。
  剛洗完澡,那身清爽的沐浴乳香味直撲鼻,柔順的纖髮貼在頰上,人又陷入沉睡,怎麼看都是很刺激的畫面,尤其前襟浴袍半開,下襬因為城仲瑄翻身而敞開,只餘腰間的束縛,從杜司臣的角度望去,微微可見裡頭的貼身褲子。
  也管不了那麼多,不換下仲瑄今晚絕對會感冒,拿了丟在床上的白襯衫,深吸口氣扯開腰間那道束縛,迅速替床上的人穿好襯衫、扣好釦子,再拉了被子覆上,眼睛盡量定在城仲瑄臉上,完成換衣工作後吐了口氣坐在床緣,杜司臣頓時覺得自己真像情竇初開的小男生,光現在這樣盯著城仲瑄睡顏他也覺得滿足。
  對他來說,他並不在意未來對象是男或是女,只要他欣賞、喜歡,性別不是嚴重的問題,他應該是人說的雙性戀吧。不是笨蛋的他,自然會察覺到心中城仲瑄擺放的位置不同,那是跟芊不同的,是更深更深的……佔有慾。
  他一手提拔上來的得力特助,到底這份感情是怎變質了呢……
  
  
  
  「這些文件請您過目。」
  這是城仲瑄還是實習秘書,天天忙的加班到八九點,跟著杜司臣在公司裡左轉右轉的時候。
  「嗯,先放一邊吧。」頭也不抬,腦中思考的是目前報告內容。
  呆呆看著總經理桌上那一疊的書面資料,城仲瑄看看腕上手錶,已經八點多了,他跟總經理兩人忙得連晚餐還沒吃。「呼……」至少他的工作完成了,總經理得在今日之前把會議資料全搞定,明天一早便要用的……雖然總經理是杜氏少爺,但私毫沒二世祖的架勢。
  他只是個實習秘書,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嗎……城仲瑄苦惱地思索著。
  
  眼角餘光發現小秘書還呆站在一旁,杜司臣抬頭掃了他一眼又低下繼續審視資料,「你先下班吧。」
  還在思考的城仲瑄,一聽總經理說話,如大夢初醒地震了下,「啊、喔…好的,謝謝總經理。」
  聽見關門聲,杜司臣嘆口氣,一到月末,事情就如雪花片片地飛來,原秘書這個月離職,而新上路的小秘書還在實習中,前幾天想從秘書室調一兩個過來,但月末不管哪裡都缺人手……
  罷了,想這麼多也沒用,趕緊整理整理也能早點離開,杜司臣搖頭苦笑。
  
  叩、叩……
  聽見敲門聲,杜司臣詫異地抬眼,稍稍掃了下時間,發現又過了一小時。「進來。」一見進來的人是城仲瑄,愣了幾秒。「有什麼東西忘了拿嗎?」
  「啊、是……」拎高手上的袋子。「總經理,您要不要先吃個飯?」
  「你買的?」其實他腹中光填咖啡就飽了。
  「不是。」搖搖頭。剛剛他坐電梯下樓,發現餐廳廚師在門口警衛室跟警衛在聊天,想到總經理沒吃晚餐,便跟廚師借了廚房鑰匙再匆忙地到超市買了些食材,好險廚房裡有預留些白飯,便簡單做了兩人份炒飯。
  「民以食為天,雖然我幫不上什麼忙,但準備晚餐這事還可以的。」
  
  
  
  似乎就是從那天起,就特別在意他,也發現這小秘書比女人還細心,廚藝也比女人好,家事更是一把罩,便將他留在身邊,一留就是幾年。
  若仲瑄是個女人或許就好解決了點,依正常程序交往;對方是男人……他也著實沒法子,雖然覺得若他下命令,仲瑄不會不從,但,這是不一樣的吧。
  「嗯……」似乎是睡得很不安穩,城仲瑄被日光燈刺醒,微睜開眼就看見上司坐在床邊,呆愣地盯著杜司臣幾秒,後才向一邊輕移身子,然後拍拍空的床面。「總經理也累了吧…趕緊睡吧…晚安……」說罷又倒頭繼續跟周公連線聊天。
  ……這是邀請嗎?杜司臣不禁低笑一聲,既然這樣他就不客氣了。
  
  
  
  ※
  
  
  
  「仲瑄,你臉色很糟喔。」收著書本,杜雲芊擔憂地問。她早就就發現到了……似乎是從哥哥那裡回來,仲瑄臉色就一直很不好。
  「呃。」思量幾秒,後才吶吶地問出令人噴飯的問題。「大小姐,假若有人強暴了總經理怎辦?」
  「噗──」聽了問題,口中飲料忍不住噴了出來。「咳、咳……」
  「小心點。」拿了衛生紙遞給女孩。
  「為、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難、難道仲瑄對哥哥……越想越驚人。
  「假設性問題而已。」說是如此,但城仲瑄這話卻讓杜雲芊有越描越黑的感覺。
  「哦……」看來事情不簡單喔,杜雲芊打量的眼神環繞在城仲瑄身上。
  「我真的只是假設……」說完這話連城仲瑄自己都心虛了,眼神流轉偏不對上杜雲芊。
  「假設啊……」嘟著一張嘴眨眨眼。
  
  城仲瑄忍不住想起總經理出國當天早晨,迷迷糊糊的起床,時間也拿捏得很好,準備完早餐,送總經理到機場,回純真年代打卡上班──邊計劃準備什麼早餐起身要下床,猛然發現自己身邊多了個人型抱枕杜司臣。
  這就算了。
  為什麼是很詭異又曖昧的相擁呢?而且自己只穿件內褲跟襯衫!一早的刺激惹得城仲瑄腦子差點糊了,精明的頭腦遇上這種狀況他也慌了。
  不管如何……先偷偷下床再說吧,心裡這麼想著,便放輕動作慢慢要橫越過杜司臣──無緣無故放個雙人床做什麼啊!
  城仲瑄生平頭一次怨恨好睡好躺的雙人床。
  順利地跨過一隻腳,眼看成功近在眼前,心裡安心地呼了口氣──Safe。
  說時慢那時快,杜司臣突然睜開雙眼,正好處在尷尬姿勢中的城仲瑄便與身下的上司四目相交。
  「……總、總經理…您早呀……」努力扯了嘴角浮出笑容,城仲瑄只盼望上司最好還沒清醒。
  只見杜司臣也回以微笑,然後在城仲瑄頰邊輕輕一吻後,不理那呆滯的人兒,撇下一句話後便翻身下床──你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
  城仲瑄最後的印象只停在上司幫他吹頭髮,然後……就連接到早晨了。
  到機場沿途上,總經理還一直用著要笑不笑的表情盯著他看,害他直到飛機起飛前,心裡一直毛毛的。
  他很確定什麼事都沒有,但……總經理卻講得一副有事發生……沒印象沒印象沒印象……
  真的完全沒印象!
  
  看那似乎腦袋快當機的城仲瑄,杜雲芊只有滿肚疑惑,剛剛是她一下沒反應過來,冷靜下來後就她來看,仲瑄被哥哥強暴了還有可能咧,怎麼可能仲瑄會對哥哥做出什麼事。
  一定是被哥哥騙了吧──杜雲芊如此猜測。
  不過,感覺蠻好玩的耶,懷著這想法,杜雲芊也不點破,等著看好戲。
  
  此時,杜司臣下飛機不久,正坐上車準備返家。
  「少爺,您心情很好呢?」司機從後照鏡發現,少爺從上車後一直掛著笑容,讓他也不得不好奇起來是什麼事讓少爺這麼開心。
  「啊,公事很順利。」隨便說了個藉口,杜司臣心頭正想著,仲瑄會給他什麼臉色而心情飛揚呢。
  
  
  
  
  
  「總、總經理……似乎有些錯……」男人吻著自己臉頰,城仲瑄伸手推了推。
  一進門後,他馬上跟總經理道歉並表示願意負責,雖然不知道錯在哪裡與要負責什麼,但總先開口表示誠意,畢竟錯在自己。
  然後事情就發展的……
  「哦?哪裡錯了?」雖然剛下飛機沒多久,但精神顯然很好,尤其在聽了城仲瑄的話後,好到把人拉進房裡丟到床上。
  「不是……我強暴了總經理嗎?」城仲瑄愣愣反問。
  「你覺得有可能嗎?」笑著回答。「我現在才正要開始強暴你。」冷不防地又爆出驚人之語。
  嘰──城仲瑄確信自己腦袋當機了。
  
  
  
  
  
  over talk 2009/03/28
  雙人床是老梗了,另一篇明明晚寫但早就over了XD
  事到如今也懶得改。
  看完星光詠嘆調,相關感想在自己家,說是感想不如說是滿口的仲瑄XDDDDDDDD
  真正的感想只有那篇幅下面最後三句(噗)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